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我彌留之際(活著只是為了死亡作漫長的準備.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南方文學巨擘福克納代表作•90週年紀念版)

我彌留之際(活著只是為了死亡作漫長的準備.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南方文學巨擘福克納代表作•90週年紀念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447412
威廉.福克納
葉佳怡,蔡秀枝�專文導讀
麥田
2020年2月29日
133.00  元
HK$ 113.05
省下 $19.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447412
  • 叢書系列:GREAT
  • 規格:平裝 / 336頁 / 21 x 14.8 x 1.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出版地:台灣
  • 適讀年齡:18歲~99歲
    GREAT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美國文學











    15位主角祕密獨白×59篇章×短短10天內返鄉歸葬之路

    美國南方文學最具代表性人物? 寫作手法名留青史

    問世90週年地位仍高踞不墜

    認識美國現代文學必讀經典

    美國學生必備閱讀書單

    《百年孤寂》作者馬奎斯奉為寫作靈魂導師

    全新譯本



    2013年由詹姆斯法蘭柯自導自演改編拍成同名電影

    現代圖書館列入20世紀100大英語小說傑作 名列35

    20世紀美國最偉大長篇小說之一

    194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 蔡秀枝 教授 導讀




    ▍90週年紀念版

    1•麥田邀請同時有作家身分的知名譯者葉佳怡,重新詮釋更貼近原文脈絡、更符合當今閱讀習性的版本。譯者參閱資料,以祈確保接近作品大量跟《聖經》及其它文學作品有關的指涉,重建福克納寫作當時的時代氛圍。

    2•邀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蔡秀枝教授擔綱導讀。剖析福克納寫作脈絡、文學技法,以及如何間接開闢了後續美國現代文學盛世。



    ▍問世90週年經典地位仍高踞不墜

    「20世紀小說家當中,福克納與喬伊斯同為偉大的實驗者,福克納可能甚至略勝一籌。很少看見他有兩部小說採取類似技巧,他似乎想憑藉著不斷創新,以達到在地理上、題材上,這個有限世界所不能給予他不斷擴充的廣度。」──(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



    「福克納是一位與我靈魂息息相關的作家。我崇拜的大師是兩位極為不同的北美洲小說家,當年他們的作品只要一出版我一律沒放過,但我不是把它們當作互補性的讀物,而是兩種完全截然不同的文學創作形式。一位是威廉·福克納,另一位則是海明威。」(諾貝爾文學獎作家賈西亞.馬奎斯)



    「它有點像《奧德修斯返鄉》,但是完全沒有『英雄色彩』,在框架上和《唐吉軻德》一樣,本書也透過主人翁(一個群體、一個家庭)的歷險,探討人類種種經驗的一齣悲喜劇。外國評論咸認應該視此書為關於人類忍受能力的一部原始預言,更能視為我們如今更為複雜的這個社會的縮影。」(中國翻譯家李文俊)



    「儘管在福克納的年代裡尚無「荒誕主義」(absurdism)和「後現代主義」的出現,但作為「意識流大師」,《我彌留之際》卻表現了福克納荒誕主義和後現代文學特有的風格。

    ??父親曾說:「活在世上的理由僅僅是為長久的安眠作準備」。由於生前找不到生活的意義,她把死後的歸宿─「返鄉歸葬」視為至關重要,這既是一項遺囑又是一項家訓,既是一種儀式又是對丈夫的報復,因為她的丈夫終其一生都不知承諾與責任為何物。

    ??這支隊伍,執行著一項荒誕不經的任務。他們像一群被上帝流放遺棄在荒野中的苦難子民,在一片道德真空、諸法不治的道德荒地上,徘徊流連、浴火劫難。他們雖然罪孽纏身,各自背負著積重難改的惡習和劣跡,但在歷經狂風、暴雨、雷電、烈日的摧殘之後,猶如歷經一場「心靈淨洗」,使一個原本離心離德的家庭復歸於本真的統一。」(宋國誠《經典50》)



    ▍內容簡介



    邦德倫一家正忙著,所有家務和能夠賺錢的活都停擺下來,因為母親愛迪已經躺在床上瀕死數天了。長子在屋外為她趕製棺木,一家人答應了母親,她死後,一定要由家族親手送至四十英里之外的娘家墓地裡去下葬。即便天氣如此炎熱,數天的路途又是如此遙遠。

    母親終於死後,一家人完成入殮,浩浩蕩蕩上了騾車,歷經種種磨難……凶猛的溪流差點沖走棺木,騾子也淹死;屍臭驚擾了鄰居惹來紛紛議論,也惹來禿鷹盤旋。

    長子凱許摔斷腿,被家人以便宜水泥固定應急,最後終於找了醫生鋸腿治療,成為獨腳之人……

    次子達爾一直知道所有家人的祕密,脆弱的他不堪精神負荷,竟燒了鄰居的屋子……

    女兒杜葳和男友在棉花田裡初嘗禁果,不小心懷孕,想墮胎卻被藥房夥計誘騙,甚至連父親也拿走男友給的墮胎費用……

    三子珠爾在旅途上辛苦攢下了幾個月的工錢,好不容易買下一匹馬,竟被父親拿去交易……

    他們都有祕密,都等著葬禮之後完成私心想望。一路上,有美國南方刻苦的農民形象的父親安斯懶惰、自私,最後竟只有他的心願成功實現……





    ▍福克納透析生死的8大金句

    ☆活在世上的唯一理由,就是為死亡作漫長的準備。

    ☆當我躺上臨終床榻時,身邊會圍繞著摯愛之人的臉龐,而每個摯愛之人給的道別吻就是我的獎賞。

    ☆你的出生必須仰賴兩個人,但一個人死了就是死了。世界就是這樣終結的。

    ☆我們會想掩藏難堪的赤裸樣貌,但明明我們總是這樣赤裸地進入產房,再頑固、憤怒地以赤裸之身入土。

    ☆大地上的作物將被沖刷得一乾二淨。大地上似乎總會發生一些慘事。這是當然。這樣大地才有價值。

    ☆但願你能在散落後融入光陰。那樣就太好了。若你真能散落後融入光陰就太好了。

    ☆「你年輕時跟某人在一起,你在她的生命裡變老,她在你的生命裡變老,你們一起目睹年老迎面襲來。」

    ☆死亡只是一種心靈作用,是一個人受悲慟情緒折磨時出現的心靈作用。

    ?


     





    ▍導讀

    界線跨越與遺失之旅 ?? 文�蔡秀枝



    ▍譯序???

    書名、人物與時空的揣摩? 文�葉佳怡



    ▍人物關係圖:邦德倫家族與其他角色



    ▍我彌留之際



    ▍威廉.福克納大事紀





    ?





    ▍導讀《我彌留之際》:界線跨越與遺失之旅(精采摘錄)

    文�蔡秀枝(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

    ?



    ◎死亡陰影下的孤寂之旅

    一九二九年十月,剛剛新婚四個月的威廉?福克納在經濟困窘的壓力與證明專業寫作能力的壯志下,僅僅用了六週就完成《我彌留之際》。小說的敘事主要由邦德倫家成員的獨白所組成。全書五十九個章節,穿梭演繹著宗教與俗世、精神與肉體、自然與人力、語言與行動、人與動物間的衝突與糾纏。由始至終《我彌留之際》都籠罩在愛笛的死亡陰影之下。愛笛的死亡是邦德倫家成員一連串自我考驗的開始。在運送棺木到傑佛森鎮下葬的移靈旅程中他們遇到的拖延、轉折、磨難與意外,都是界限的跨越。愛笛的孩子們在充斥著喧囂、暴力、親情和私欲的拉鋸戰中,只能孤寂地面對與承受精神的混沌與感情的磨難。

    《我彌留之際》裡愛笛的孩子們失去的不僅是母親,還逐步丟失身體的所有權(凱許的腿、杜葳?戴爾的身體)、正常的神智(達爾)、手足間的情誼(凱許和達爾、達爾與杜葳?戴爾)、以及努力攢存下來的財物(凱許的錢、珠爾的馬、拉菲給杜葳?戴爾去打胎的錢)。然而他們那個既無愛、亦無任何作為的父親安斯卻自私又恣意地搶奪子女的一切而如願在傑佛森尋到新的邦德倫太太並且安置一副假牙。整部小說暴露的不僅是失去母親之後幾個角色內在欲望的抬頭與外在自然環境無情的打擊,還處處散發著邦德倫家族所立足的這片南方土地上環伺於生存背後的無情天地,與艱困掙扎下存活地人們與不同物種間的相互依存與獨特交流。於是在母親的遺志與死亡陰影的籠罩下,愛笛的子女演繹了一場孤獨自我的遇見之旅。



    ◎狂暴的愛與憤忿

    愛笛在《我彌留之際》裡僅只出現一次來敘述她自己的故事。她壓抑著自己身體內莫名的、源於文化對女性的思想與身體的箝制而引發的孤寂,藉由對犯錯學生的鞭打懲戒,讓自己體內野性的血液呼應著學生體內喧囂的血液,讓這奔騰熱血所隱含的狂野生命力與可能隱藏的惡與罪的發源,聯繫起人與人之間的隱形陰暗暴力關係。孤寂的愛笛婚後被困頓在安斯的農場,當懷孕生下凱許時才看清安斯所設下的「家」的騙局,所以她將凱許看做是她自己一人所有,而當達爾降生時,絕望的愛笛早已認清安斯,並拒絕再與安斯有任何親近的行?。艾笛從自身的孤寂與壓抑中,深深痛恨這沒有愛的牢籠,厭惡語言的空洞、虛假與欺騙。而安斯就正好是這樣一個擅於運用語言來進行偽裝的人。所以不管他叫什麼,對愛笛而言都沒有任何差別,因為安斯沒有愛──也沒有心。安斯在她的心中早已死亡。然而珠爾的出生與存在卻改變了一切,珠爾是她的愛的寄託與一生僅有的愛的證明。雖然她狂暴的愛與血性的孤寂只能深深地隱藏在她犯罪的衣袍與惠特菲爾德牧師有罪的法袍之下,這注定是無法被言語揭露的越界與深狂的愛。(完整導讀收錄於書中)





    ▍譯者序:書名、人物與時空的揣摩(精采摘錄)

    文�葉佳怡(本書譯者、作家)




    翻譯經典作品實在是項重責大任。在此之前,福克納的As I Lay Dying在台灣只出過一個中文譯本,也就是一九八○年出版的《出殯現形記》,此書由林啟藩及彭小妍合譯。中國譯本則以李文俊的《我彌留之際》為主,目前查到最早的資料是一九九○年年由灕江出版社出版(中國的簡體譯本眾多,我也有多方參閱,但大多譯本都已李文俊譯本為基礎)。這兩本譯本我都有參考,但借鏡之處各有所不同。



    就書名部分,《出殯現形記》捨棄原文字面之意,並類似「官場現形記」帶有批判意味,而《我彌留之際》則保留福克納原本的概念,以《奧德賽》(Odyssey)中阿伽門農的台詞原意直譯。由於這個故事是結合十五個人物的外在表現及內在思緒,以各種心理空間彼此對照的方式,去探索女主角愛笛從垂死、死亡,到「社會性身分」隨下葬消失的這段時間裡頭,每個人若隱若現的人生故事,承此,我認為「我彌留之際」保留了這種帶有空間及時間感的開放性。



    不過在細究福克納所參考的《奧德賽》英譯內容(他參考的是Sir William Morris於一九二五年出版的譯本),這段是阿迦門農回憶過往,提到外遇的妻子用劍刺殺自己,而他在垂死之際想要反擊。然而「彌留」一詞在古中文中帶有「久病」或「久病將死」之意,在當代台灣的醫療場域,又常用來對家屬形容人死前失去大多知覺及反應能力的階段,不符合阿迦門農的狀態。再者,儘管福克納筆下的愛笛似乎是生病而死,他卻沒有在小說中強調「as I lay dying」的是誰,若要用阿迦門農的例子去對照,as I lay dying指的也可能是她的丈夫安斯,若再綜觀全書布局,考量他討論的不只是身體的死亡,還包括每個角色在俗世生活中掙扎、奮鬥時,精神層面卻也同時逐漸受到侵蝕而死亡的脈絡。那麼,「彌留」一詞可能蘊含的「失去知覺」之意顯得過於被動。因此,我選擇使用「我垂死之際」。



    人名方面,《出殯現形記》採同化譯法,所以全部譯成姓氏在前的三字(或二字)人名,然而當今並不流行此種譯法。行文風格方面,兩個版本都跟台灣現今讀者的習慣有一段差距,所以我直接使用混合了異化元素的當代中文。雖然這是美國南方的故事,角色使用的也是當時南方人的英文,但其實從當代台灣的視角去看,無論是把美國南方類比成台灣南方,或者將當時的美國南方佃農類比為台灣當代或日治時代的農夫,其實都有類比失準的風險,並暴露出無謂的「中心—地方」思維。所以我只有在角色的「外在口語」及「內心意識流」方面作語氣上的區分,並沒有考慮任何與現行國語不同的語言。(完整譯序收錄於書中)




    其 他 著 作
    1. 八月之光(上)
    2. 八月之光(下)
    3. 福克納諾貝爾文學獎致答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