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人在天涯:南渡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87991885
徐子雲
初文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0年4月01日
123.00  元
HK$ 110.7
省下 $12.3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87991885
  • 叢書系列:本創文學
  • 規格:平裝 / 368頁 / 14.8 x 21 x 2.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本創文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兩個人物的遭遇,揭示其間的變化。余天海由亡命香江的年青人成為現代的知青;唐明由高官成為死囚,二人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社會的變化,人的世界觀,無可避免受到現代化浪潮、傳統的復活兩股力量的左右。可以說任何人即使在天涯、在海角,都不能擺脫這兩方面的影響。唐明在此影響下沉淪;余天海在此影響下向上邁進。看兩人如何在急劇變化的現代化洪流中不被淹沒;在傳統復活的風氣下去濁揚清。



    聯合推薦



      「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稱晚清四大譴責小說《老殘游記》、《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官場現形記》、《孽海花》,『其在小說,則揭發伏藏,顯其弊惡。而於時政,嚴加糾彈或更擴充,並及風俗。』夏志清則謂:『古代讀書人受到孔孟教育的影響,個個都覺得應該甘為人民喉舌,揭露朝廷、社會上所見到的黑暗現象。』(《中國現代小說史》)徐子雲的《人在天涯—南渡》似無意於『糾彈』、『揭露』而?力於文學經營與存照。唯讀者掩卷之餘想必有一句話揮之不去:『幽靈纏擾一百年,醒來回到民國前。』文學比歷史更真實,原來須這般領會。」——吳甿(哲學教授)



      「 《人在天涯》是一部既有歷史意義,又能反映出地方色彩的長篇小說,作者融合了豐富的?歷與深刻敏銳的社會觀察,交織出曲折引人的現實人生,小說情節雙?發展,原本不相關的幾個人因緣際會相遇,擦撞出令人震驚的結局。從荒林蔓草的山嶺,燠熱窒悶的海濱,到五光十色、紙醉金迷的大都會,預示著即將掀開的風起雲湧。逃港者的決心,寧可葬身大海也不回頭;滿心渴盼出人頭地的幹部,終於因?欲望踏上不歸路。正如作者書中所言:『追逐利益的洪流中,人性的墮落,利益的分配衍生出無窮的問題。』本書有中國大陸經濟改革開放過程裏的波濤起伏,有人性純善與貪婪的矛盾糾結,《人在天涯》為一個時代留下值得深思的印記。」——楊明(著名小說作家)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徐教授這本小說?了我們幾多歷史的滄桑感慨。書中的奮鬥和無力都是那麼讓人感同身受,更喜歡他在每一章的開頭的概括和升華,將小說提升為哲學。讀完之後我叫了一碟梅菜扣肉飯,平日的簡單一餐因他小說中『梅菜』的加持品出了萬千滋味!」——張惠(紅學專家)



      「 現實比小說更精彩,而小說比現實更接近人性的本質,在真實與虛構的拉鋸中,所有的故事殘忍而親切。現實主義的良心力作已為數不多。」——梅真(文學評論家)


     





    自序



      時常聽到有人張冠李戴,把德國納粹派普的「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說成是邱吉爾名言。此說無非想否定歷史的可信性,所以英國歷史學家卡萊爾說:「歷史都是假的,除了名字;小說都是真的,除了名字。」其實無論歷史和小說都有真有假。令我感慨的是:現代人的存真能力,遠勝前人。我們有錄音機、錄影機、有容量極大的記憶卡,但寫的歷史書,可信性往往不如二千多年前的史記。文學作品的小說都是真的?也不盡然,梁任公對中國傳統小說是甚表失望的,指其宣揚妖巫狐鬼、權謀詭詐,敗壞世道人心。不過小說家說:我沒有說過我寫的是真的,都說本故事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以免有人對號入座,有被告誹謗之虞。如果小說時間、地點、人物、事情全部是真的,沒有文學的誇張、潤飾、提煉和集中,亦很難成為好小說。所以本篇小說是以真實的社會背景、社會現象為基礎,故事、人物、事情,經過加工而成,也是「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了。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大批年富力強的內地人來到香港,替香港的經濟騰飛作出貢獻。七、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華南地區引進外資、發展鄉鎮企業、國企紅籌來香港上市,是中國改革開放先驅。為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成為高新科技發展基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打下堅實基礎,也是今天大灣區的初圖。這些人物和事情,理應載入史冊,文學作品應有所反映,這也是我寫作此小說的一個觸發點。



      小說是想通過兩個人物的遭遇,揭示其間的變化。有時以唐明為主線,有時以余天海為主線。但終歸以唐明為主,余天海為輔。余天海由亡命香江的年青人成為現代的知青(文革時期之知青,大多是沒有甚麼知識的失學青年);唐明由高官成為死囚,二人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西方有些學者認為:社會的變化,人的世界觀,無可避免受到現代化浪潮、傳統的復活兩股力量的左右。可以說任何人即使在天涯、在海角,都不能擺脫這兩方面的影響。年前到俄羅斯旅行,我震驚於傳統復原力量的強大,?錘鎌刀工農標誌幾乎全被沙皇的雙頭鷹取代,七十年蘇維埃管治似不留痕?。現代化浪潮彰顯自由、平等、人權、法治和契約精神等,同時又衍生出物化無情、唯利是圖、急功近利、散漫無禮和不守紀律等問題。中國傳統有仁、義、禮、智、孝、悌、忠、信等德目,又有愚昧迷信、崇尚權威、不重邏輯、逆來順受、權謀詭詐等流弊。唐明、唐大志在此影響下沉淪;余天海、鄺帥在此影響下向上邁進。如何在急劇變化的現代化洪流中不被淹沒;在傳統復活的風氣下去濁揚清。這是一個大課題大考驗。需要我們拓展視野不斷學習;需要我們認識傳統反思革新。



      小說涉及政治、經濟、文學和歷史各個層面,大抵以經濟政治為主。列寧說「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這是一句極深刻的說話,政經二者密不可分。近年常聽到有人說:我只談經濟不講政治的。殊不知政治就是超級經濟,中國歷史上多少政權改易就是經濟破產、民不聊生導至民變。吏治日壞往往是貪官橫行,兩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一個本來純樸的共產黨人,曾經在工作崗位上對黨和人民作出過貢獻,卻走上錯誤的路途而不得善終,值得人們深思。而這種情形的發生,並非孤立的事件,而且似乎順理成章,發生得很自然。但這是不應該的、不能夠讓此情況繼續發生,歪風蔓延的。



      小說中的語言,原稿甚多粵語對白,考慮到國內許多人不懂粵語,所以作出改易,除去個別人物對白仍保留粵語,以突出人物性格及更為傳神外,大部份用通行語體行文。小說初稿完成,想過邀請內地、香港和台灣的作家朋友寫序推介,但考慮到序言有引導閱讀的作用,因而打消此念頭,還是讓讀者自行閱讀,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待閱讀完再批評指教。小說寫作過程中,曾得到很多朋友的鼓勵和協助,提供資料、意見、寫法和出版都有。人數眾多,私下一一表示謝忱,恕不在此致謝。


    徐子雲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