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寺山修司 少女詩集

寺山修司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1795904
寺山修司
張秋明
大田
2020年4月10日
130.00  元
HK$ 110.5
省下 $1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1795904
  • 叢書系列:日文系
  • 規格:平裝 / 384頁 / 14.8 x 21 x 1.9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日文系


  • 文學小說 > > 外國詩

















      淚水是

      人類所能製造

      最小的

      海洋

      __最短的抒情詩



      在寺山修司的詩裡,是悲傷與浪漫的混合體,

      你感受到多少愛,就感受到同等重量的孤獨。

      他以九個篇章完成一場極致的文字幻想。



      時而以純熟的技巧,創造瑰麗的異想天地;

      時而在重覆的問號裡,感性與抒情地敲擊你的內心;

      時而在單純執著的童趣,看見一抹邪惡的眼神與微笑。 

      豐富情感和深刻自我,體現人人都曾經有的,少女般的,蒼涼,愛恨。



    名人推薦



      新井一二三? 作家

      蔡傑曦? 攝影作家

      黃昕語Iris 《流浪而後生》作者

      連俞涵? 演員、作家

      陳繁齊? 作家

      林達陽? 詩人、作家

      張西? 作家

      渺渺? 作家



    好評推薦



      以私小說為主流的日本文學界裡,靠想像力跳躍到最遠處的作家,就是寺山修司。___作家 新井一二三



      若是我們有機會打開大海裡的藏寶箱,寺山修司的詩句一定會在裡面,而擺放在一起的還有最孤獨的眼淚和最透亮的星星。___攝影作家 蔡傑曦



      或許現實與虛幻本身就沒有界限,寺山修司就是明白了,才有了這麼一本詩集。___《流浪而後生》作者 黃昕語Iris



      著迷寺山修司的文字對身外總有巨大而遼闊的連結,同時卻又能顧及細小的情緒及他自己所鍾愛信仰之物。___作家 陳繁齊


     





    009 海

    043 我寫的鵝媽媽童謠

    081 貓? ?

    103 當我還是男孩時 ?

    157 惡魔的童謠 ?

    179 玩洋娃娃 ?

    213 愛

    279 花詩集??? ?

    307 有時像失去母親的孩子一樣





    推薦序



    靠想像力跳躍到最遠處

    新井一二三�作家




      好像是我小學一年級的大年夜,NHK電視節目「紅白歌合戰」中出現了一名叫Carmen Maki的女歌手。



      她的名字、長相都像混血兒,而且穿著當年還廣泛被視為勞動衣服的牛仔褲,自己彈著吉他,臉上沒有表情地唱出旋律簡單,可歌詞特有衝擊力的一首歌曲:有時就像失去了母親的孩子一樣……



      那是我邂逅了填詞人寺山修司的瞬間,至今印象非常深刻。

      相信當年生活在日本的人沒有一個不會唱那首歌的,因為歌詞所引發的視覺印象太強烈,簡直想忘都忘不了。



      其實,寺山修司不單是填詞人,也是歌人、俳人、詩人、評論家、劇作家、小說家、話劇導演、電影導演……



      在一次生涯裡,做了好多人份的工作,而且每一項工作都看得出來他投入的精神力量有多麼大。

      所以,四十七歲因肝硬化去世的消息令人感嘆;天才夭折太可惜了。



      一九三五年出生的寺山修司,跟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著名指揮家小澤征爾是同樣歲數。

      寺山的父親在太平洋戰爭中從軍喪命;母親則戰後為美國占領軍當女傭維生,把獨生子修司丟在他舅舅家了。



      這樣的成長經歷使他對日本、對美國感情頗為複雜。



      寺山修司的文學才能,早在青森縣念中學時就很顯著。上了早稻田大學以後,最初寫和歌受到矚目,一九五七年就刊行了第一本和歌集《我的五月》。



      其中收錄的一首和歌至今是很多日本同代人的座右銘:擦火柴,瞬間海上飄濃霧,有無祖國值得獻身?



      但是,這一首歌卻從一開始就被譴責為剽竊之作,因為有俳句作品確實像寺山的和歌:擦一根火柴,湖上飄著霧(富澤赤黃男)。



      只是,顯而易見,寺山作品比富澤原作好很多。再說,古今中外的文學界歷來有以「引用」「典故」之名參照先行作品的例子。



      所以,當年著名俳人楠本憲吉對他說的一句話「俳句不是縱橫字謎」,反而說穿了寺山文學的本質。



      閱讀這本《少女詩集》的讀者,會發現文中有很多來自西方的想像:愛麗絲、灰姑娘、法國歌手、格林童話、撲克牌、馬戲團。



      這些要素並不是在戰後日本的現實中存在的,反而是從戰後日本人對西方的幻想中而來的。

      同樣常出現的符號是:大海、眼淚、浴缸、鱷魚,似乎都指向拋棄了少年修司的母親。



      寺山生前講自己的成長經歷,尤其講到跟母親的關係時,往往撒謊說母親早已去世了;但是實際上,他瞑目的時候,母親還健在。



      珊瑚、玉石、綠寶石、藍寶石、紅寶石,任何題材,寺山都會寫成一首詩。可見,對他來說,文學不是現實經驗的結晶,倒是通過縱橫字謎一般的文字遊戲,把本來小小的理念膨脹成好大好大,正如受他的寵愛,作品中常出現的女演員大山胖子。



      我從高中到大學的一段時間裡,幾次去看過寺山主宰的劇團「天井棧敷」的話劇演出以及他拍的電影作品《死在田園》《上海異人娼館》等,整體印象是極其美麗但非常可怕。寺山的想像力超乎一般人能平心接受的程度。光是聽他填詞的一首歌都長年不能忘記歌曲引發出來的視覺印象,何況看了他自己塑造出來的畫面。以私小說為主流的日本文學界裡,靠想像力跳躍到最遠處的作家,就是寺山修司。




    其 他 著 作
    1. 我這個謎:寺山修司自傳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