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地底下的鯨魚

地底下的鯨魚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873389
許閔淳
印刻
2020年5月18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873389
  • 叢書系列:印刻文學
  • 規格:平裝 / 264頁 / 14.8 x 21 x 1.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印刻文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光影派散文作家許閔淳首部散文集,用最清澈之筆,直面自身,理出真正的自己。



      令人嫉妒又擔憂的青春記事,

      如鯨魚優游姿態潛入地底,

      那些在地表上的謊言、傷害、真實、溫柔與陽光,

      終將在呼吸吐納間浮出,繼續奔跑前行……



      她每年都買一本記事本,裡頭慘澹如忘了換水的水族箱,

      日子可能突像快速滑落的坡道,可能像轉軸卡住的卡帶,

      啃食著體內的生活感。



      一場喪禮,是親情攻防角力,生命終段理應涼涼卻如此灼燒。

      機械式吞下大量考試、公開排名、懲罰,再佐以「氣」的姿態吐出消化。

      和友人在記憶海灘擱淺;或和聚集在交友網站、湖邊、地下道的各種邊緣人交換滿是窟窿的祕密。種種,似苦裡帶甜的咖啡。



      作者以旋轉魔術方塊般之筆觸,重組同色塊卻分置不同區塊的文字;從自身路徑走入他人路徑,讓生活裡的槍、日子的燙,成為一道又一道擴散的漩渦。在畸形博物館、像谷底的U型小巷、漆黑街道,編織文字,收束情感,拼出無聲對抗,拼出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如何物換星移。



    好評推薦



      李欣倫�作家

      言叔夏�作家

      凌性傑�作家

      蔣亞妮�作家



      無論寫父親母親家族私史,還是寫校園、情感、關於日子與書寫的思索,光伴隨著影,影又佐著魍魎,三重意象,交織成敘事中不可承受之輕。我跟隨著閔淳,從白晝的人際往來,獨自走入夜晚,夜間散步、騎車與寫作。忽忽我想起閔淳碩士論文寫張愛玲。蒼涼張望中,雷電般的敘事裡,光與影與魍魎輪番幻化,相偕舞來。──李欣倫



      這本書裡的文字如同沙漠中的夜雨,靜謐地流成一條沒有尾巴的河。河裡的陷落與淤積,自成作者心中一座遙遠的城池,是從許多此刻以外的他方折射而來的海市與蜃樓。即使沒有終點,它仍在沙中以它自身的流淌,做了一個關於沙漠的夢。──言叔夏



      對許多散文創作者來說,最想寫、也最難寫的是家人,家庭的重量往往決定成長過程使否順遂。許閔淳深入挖掘記憶深處的礦場,正視迷離潮濕的過往,不虛張聲勢、不過於耽溺,展現了過人的敘述才華。這部散文集裡,許閔淳把貼身穿戴的感情記憶拿出來示人,這真需要莫大的勇氣。我尤其喜歡〈螢火蟲的光〉、〈所謂日子〉、〈一盞燈的明滅〉這些篇章的語氣,以及對細節的處理。因為有了無可替代的細節,散文才能顯現只屬於自己的獨特面目。──凌性傑



      閔淳曾和我說過,她是一個喉輪空白的人,話少言疏。我一貫緊張地回以寥落字詞,卻有事物在閱讀她寫的字時,洶湧結成。世間如細沙,時間被糊化,日子黏膩冰冷,原來宇宙所有的繁華在她迷幻雙眼,不過冷涼爬蟲,走過深宵。當時,我就知道她的心結成了一個奇怪蟲蛹,有小小事物藏在裡頭,玲瓏小巧地以寫代說,字成象再成蛹繭,質地是絲線、皮層與浮沫,裡頭的夢與愛全是彩色的。如果你輕輕敲擊字蛹,會聽到不同的波長赫茲跳躍回應,像蜂鳥拍動翅膀、大海潮湧嘆息、巷道日落剝離,就是這本散文集發出的聲音。這些聲音,你聽不見,卻看得清。──蔣亞妮



      •封面設計的話

      看完「地底下的鯨魚」作者的文字後,對於「鯨魚」有著不一樣的想法,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面對各種不如預期的壓力,就像鯨魚生活在充滿氣壓的大海中,只不過我們比較像在地底下生活,只想低調且緩慢著度過每一天。而我們也有著如同「鯨魚遷徙」的本能,一直向著遠方尋找適合自己的生存方法,鯨魚的「換氣動作」,猶如我們在生活上的壓力宣洩,宣洩結束後,又會回到安靜的地底下漫遊著。因此在設計以呈現地底感覺為主,放上代表「壓力宣洩」的鯨魚換氣姿態,書衣挑選手感美術紙張增加觸覺感受,希望藉由實際觸摸書籍的方式,讓大家可以感受到生活的分量。(Akira Lai)

    ?


     





    推薦序

    光與影與魍魎�李欣倫

    推薦語�言叔夏、凌性傑、蔣亞妮



    自序

    平地木



    輯一 掘土拼圖

    蟲之拼圖

    僵病

    雙繭

    涼涼

    天線



    輯二 浮漚

    螢火蟲的光 ?

    路徑????? ??? ?

    地下人



    所謂日子

    阿冷

    U

    地底下的鯨魚

    一盞燈的明滅?? ?

    ?? ?

    輯三 海面日出


    湖水色時間

    花開怎麼沒聲音

    黑色的歌

    咖啡事

    車窗和雨滴

    茶與字





    ?





    推薦序



    光與影與魍魎──讀《地底下的鯨魚》

    李欣倫




      最早認識閔淳,是在幾位東海、靜宜喜愛文學的師生共組的讀書會上,由於初識,她給我靦腆而安靜的感覺,眼神裡有靈動的光。進一步讀到閔淳的作品則是在東海文學獎散文決審會議上,當時我最支持並堅持的就是〈螢火蟲的光〉,一篇寫女女情感的作品,印象最深的句子是寫KTV中,投映在女孩子身上閃動、旋轉的五彩燈光,「黑暗中,將我們分割成各種零散的色塊」,接著閔淳寫「像一場殘忍的祭典」。



      不知為何,當時讀到「殘忍的祭典」這幾個字,有種正面迎擊的強烈感受,我驚訝的不是兩個女孩兒不被認可的擁抱,或是被龐大體制、秩序隻手遮蔽下的殘喘青春,而是那旋轉流蕩的KTV五彩燈影,應隱喻狂放或暴走的青春,所有的感官如同無限暢飲的可樂啤酒,應盡情流淌甚至浪費,但在女孩敘事者的眼中,卻藏不住鋒利的鋸齒,割裂寂寞又徨然的青春,等待屠宰,殘忍祭典。那篇以螢光終結的散文,讓我始終記得的卻是這間彷彿流亡最終站的KTV。



      這是我初識的閔淳,也是後來始終被我記憶收妥的閔淳文字:安靜沉穩敘事中,平淡家常的小日子裡,隱匿著一間五彩霓虹旋映、情感被分割再分割的暗房。這次讀《地底下的鯨魚》,暗房幻變成不同形式,像是〈地下人〉中「豢養著一批殘弱不堪的老人」的火車站地下道,還有懷抱著殘疾秘密的B的房間,黯黑記憶築構出的內心地下道,收納秘密和腐敗往昔的場所,被閔淳慎重的折疊起來,暗藏在敘事樓閣中,待你的目光經過,像機關般乍然彈出(像不像伏在錦羅綢緞中冷光森然的匕首),於是,就只能身陷其中。



      〈地下人〉的最末,在光的反射下,窗外大雨迴照出室內激烈的黑色雨影,如同將青春分割成色塊的廉價五彩燈飾,書中光耀處處,我也跟著閔淳駐足看光:河面上廣告招牌的光之倒影,遠處飛馳的車燈,黑暗的房間摸索孤獨,思量我與世界的距離:「而透進我世界的光也只有那痕細瘦的分量」(〈阿冷〉)。閔淳對光的捕捉似乎一向到位(敘事場景的燈控師?)無論上場的是寂寞或恐懼、慾望還是希望,閔淳說要有光,就有光,這樣的光,如同觀音千百億化身,現身於字裡行間,也是我喜歡重複品讀處,例如〈地底下的鯨魚〉寫到BRT站牌黃紅藍的色彩,燦燦顏彩融入水光,她將之形容成古老教堂彩色玻璃透出的光,繼而又疊以星光,閔淳極富耐心並掌握條理的為一重又一重的視覺疊影命名,又十分用心於意象經營,蟲、繭、照片、水、地下道等所有等待命名的物件,都有它該好好待著的多寶閣小抽屜。想來是微物之神:將某個意象的核心精準萃取、延伸並乾淨的收束,文中開演的層次與秩序井然,展現了寫作者的美德。



      有光就有影,影中還有魍魎,所有的天堂在寫作者的目光中,悉可折射成地獄無間,罔罔威脅,同樣的,可怖輪迴經過敘事濾鏡,也可造就絕美山水無數,無論寫父親母親家族私史,還是寫校園、情感、關於日子與書寫的思索,光伴隨著影,影又佐著魍魎,三重意象,交織成敘事中不可承受之輕。我跟隨著閔淳,從白晝的人際往來,獨自走入夜晚,夜間散步、騎車與寫作。忽忽我想起閔淳碩士論文寫張愛玲。蒼涼張望中,雷電般的敘事裡,光與影與魍魎輪番幻化,相偕舞來。



    自序



    平地木




      桌前的小黃燈下,紙張散著,上面漂浮著自己寫下的文字。一口氣潛入裡頭,彷彿又回到那空曠的時日。無盡的寂寞燃燒,似在森林裡獨行、在雨中戲劇性的對話……。這些潮濕的文字又一次回到面前,數度震驚著自己。我修剪字句、更換用詞,試圖使這些蔓生的文字草叢不那麼張狂,然而很快地發現,無論再如何試圖遮掩,都掩不去那些曾經清晰的情感,掩不去這些皆是一部分的真實。

    ?

    ??? 想起童年的時光,著迷於金庸,在家中附近小小的市立圖書館一套一套的讀著。那撩亂的情節、人物關係、絢麗的武打招式在多年後已逐漸忘卻,然而卻一直記得那披著黑色罩衫的行走姿態,荒山裡多崎的小路,突如其來的石洞,簷上的飛行,走不出的變幻八卦陣。



    ??? 曾經因為金庸,暗自在心底許下一個成為俠女的願望,卻終於長成了一個幾乎是俠女性格反面的心思曲折女子。那些童年寫下的亮晃晃的志願,都一個一個歧出散開了,成為別種模樣。現今想起,金庸之於我,也許從來都不算是一部武俠小說,在我心中留下的從來都是別的事物。



    ??? 後來再長大一點的我,仍在那圖書館裡借閱各種書籍、讀教科書,然而現下想起來,那個我在書櫃上取下紫微斗數書的下午,很有可能是後來寫下文字的某重要驅動力之一。



    ??? 那個下午我在窗邊寬綽、因舖上透明桌墊而微微反光如湖面的大桌上,一邊翻閱紫微書,一邊在空白的紙上畫下十二格子,依據書上的指示,一步驟一步驟地幫自己將上頭所有的星宿排列而上,漸漸地主星、吉星、煞星、飛星,全都在那空白的紙上出現了。印象中是一個陰涼的午後,所在的三樓罕無人跡,我終於完成命盤,揣著那張紙,小心翼翼的夾入課本,像是忽然擁有了一個極重要的秘密。

    ?? ?

    ??? 後來,我經常在讀教科書疲憊之際便跑到三樓閱讀其他書籍,悄悄攤開那張紙,在書櫃上取下那本紫微書,試圖從中解出那些星宿組合的密語。(當然,很快地網路就遍布生活,我發覺只要在隨意一個命理網站上輸入生辰,整張命盤便能夠自動排好,根本毋須如此勞費手工,便感覺當時的自己傻蠢又純粹。)



    ??? 那些午後我究竟想要知道些什麼?



    ??? 記憶中一直有那麼樣一個片段,時序依然是童年,一個男孩忽然就倒在地上,翻出眼白,全身抽搐著,雖然後來我明白到那是一種病理症狀。但那模樣依然在我心裡遺留下了些神祕的軌跡。當時我想:他怎麼了?原本的他呢?倒在地上的為什麼是他?不是我?



    ??? 為什麼我不是他,他不是我?



    ??? 我是誰呢?這樣子一個大哉問的問題存在心中。看著那些在十二宮格上的星宿組合,試圖從中探求答解,為什麼我會遇到那些事情?為什麼?為什麼?我想那並非為了預知什麼,而是想更加看清那些纏繞在自己身上的事物。



      後來,我並沒有一頭鑽入命理世界,終究是在表層游移,我知道命盤終究不代表一切。讓我真正理出自己的,也許更多是在文字裡的時候。我始終是相信文字的人,然而當在文字中直面自身,許多痕跡、圖像如沙一般浮現出來,它們是我嗎?也許是我也非我,但其中有真實。



      這本散文以某篇年少寫下的文章「地底下的鯨魚」來命名,寫下它的時日距今已十分遙遠,裡頭的心情與人在當時非常重要,然而隨著時日漸漸被擦拭。現下我更願意將這個名字視為對自我的探求,用鯨魚悠遊的姿態潛入地底,去看那些根、巢穴、腐壞,堅韌或柔軟。



      地表上的事仍全都在行進,無論是謊言、傷害、病毒,還是真實、溫柔與陽光;在地底游過的鯨魚,將會浮出,以更清晰的姿態穩住、行走、奔跑。



    ??? 謝謝促成這本書的所有人,謝謝那僅有投影機散發出微光教室,許多人的字、聲音、臉龐在白色布幕上流動,全都瀑布河流般地侵蝕、洗刷著我。謝謝所有空曠如草原的時日、每條夜裡通往清晨,浮晃著光亮的路。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