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金庸家族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88583300
蔣連根
心一堂
2020年5月22日
333.00  元
HK$ 299.7
省下 $33.3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88583300
  • 規格:平裝 / 510頁 / 17 x 23 x 2.5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文學小說 > 文學研究 > 華文文學研究











      本書介紹金庸的家族祖先與親屬。從金庸在清初的遠祖,到他的父祖輩、親兄弟姊妹、堂兄弟姊妹、表親,到三房妻子、四個子女。

      

      《金庸的江湖師友——影視棋畫篇》(蔣連根「金庸學研究」系列香港繁體增訂足本版),精采內容:



      ● 金庸的「海寧小老鄉」蔣連根,運用社會科學的「深度訪談」(In-depth Interview)和「滾雪球抽樣調查」(snow ball sampling method),將幾十年所獲的紮實資料厚積薄發,深入瞭解金庸的不為人知的另一面真實人生。



      ● 金庸武俠小說不斷被改編為電影和長篇電視劇,而金庸本人也當過電影編劇和導演。本篇談及金庸在影視界的江湖師友,包括:香港影壇大亨邵逸夫;長城三公主之首夏夢(相傳金庸經追求不果的大美人);拍過許多金庸武俠電影的張徹;為金庸影視作品作曲題詞的黃霑;與及有條件到中國內地實地拍攝金庸劇的製片人張紀中。



      ● 金庸熱愛圍棋,在他的小說中經常有圍棋對局出現,最為讀者津津樂道的是《天龍八部》的珍瓏。本篇介紹金庸的棋壇師友,包括金庸最佩服的「棋聖」吳清源;金庸正式拜師得聶衛平;曾在金庸家中養病、受金庸的影響成為作家的陳祖德;與及曾作金庸鄰居的劉小光。



      ● 金庸與畫家亦有緣。本篇介紹的畫家師友包括:不認同金庸寫武俠小說的黃永玉;退休後才有機為金庸小說繪製插畫的董培新;與及後輩漫畫界俠客李志清。



    本書特色



      本書作者透過長時間走訪金庸在浙江海寧的老家,與及在中國內地的親屬,為海內外讀者補充金庸鮮為人知、南來香港前的家庭生活與人生點滴。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海寧老家的故事兒

    一、龍鳳呈祥

    二、龍山花溪

    三、金庸舊居「赫山房」



    第二章 爺爺們的舊事兒

    一、「?波釣徒」查翰林──世太公查慎行

    二、野戍風淒六月秋──叔太公查嗣庭

    三「東山釣史」奇遇──伯太公查繼佐

    四、身在書生壯士間──世叔公查昇

    五、丟官不低頭的丹陽知縣──祖父查文清



    第三章 爹媽的那些事兒

    一、被冤枉錯殺的大地主──父親查懋忠

    二、本是徐志摩的堂姑媽──母親徐祿

    三、兒時玩伴小丫環──庶母顧秀英

    四、讓金庸迷上武俠的「女俠」──姑媽查玉芳

    五、槍聲引來異國情緣──姑父蔣百里



    第四章 兄弟姊妹的親情事兒(上)

    一、「情比金堅」手足情──哥哥查良鏗

    二、代哥當上董事長──大弟查良浩

    三、唐山大地震的逃生功臣──小弟查良鈺

    四、「軍官太太」的遭遇──大妹查良琇

    五、糾偏專家的「蓮花仙子」──小妹查良璇

    六、癡情守望舊居盼哥回──同父異母的弟弟查良楠



    第五章 兄弟姊妹的親情事兒(中)

    一、「觀化樂天」的「查活佛」──堂哥查良釗

    二、自稱「渺小」的大法官──堂哥查良鑑

    三、從野人山爬回來的詩人──堂哥查良錚

    四、夢回大觀園的五小姐──堂姐查良英



    第六章 兄弟姊妹的親情事兒(下)

    一、錢學森的「童養媳」──表姐蔣英

    二、「兩彈一星」的幕後功臣──表姐蔣華

    三、自詡「圖書管理員」──表哥蔣復璁



    第七章 三個老婆的艷事兒

    一、不願走斷橋,也該走走查家橋──第一任妻子杜冶芬

    二、香港回歸了,我跟你回查家橋去──第二任妻子朱玫

    三、離得這麼近,我多想跨過這座橋──第三任妻子林樂怡



    第八章 兒女們的往事兒.

    一、最具父親遺傳卻為情自縊──大兒子查傳俠

    二、撇開老爹開餐館──次子查傳倜

    三、「小龍女」原本是她──長女查傳詩

    四、焉知余之樂的畫家──次女查傳訥



    尾聲 金庸為何跨不過查家橋

    參考書(篇)目

    後記



    ?





    作者序



      七年以前,我寫過一本《金庸和他的家人們》,金庸是看了的。這書寫得好不好,金庸沒說,我也不敢問,因為歷年來他反對別人寫他,他將家事視作隱私,像一座城堡,護得嚴嚴實實的,誰也不敢攻破它。



      然而,我寫了這本書,一一數說了他的祖宗,寫了他的爹媽,展露了他和三任妻子的情愛和缺失,還寫了他眾多的兄弟姐妹,他的兒女們,應該全是他的私事、隱事。我為什麼要寫這本書,在他鮮活?的時候,書末後記中說得一清二楚,讀了你就明白了,這裡就不說了。



      要說的是這一本,這是一本修訂本,為什麼要修訂?



      金庸曾在他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的後記中寫道:「海寧近代的著名人物有王國維、蔣百里、徐志摩等,他們的性格中都有一些憂鬱色調和悲劇意味,也都帶?幾分不合時宜的執拗。」金庸自己的執拗也不例外,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後,他曾六次回海寧故鄉,卻從不跨進自己的舊居「赫山房」。我詫異,刨根問底,終於從他的兄弟姐妹口中找到答案。



      我的執拗才是不合時宜的,不僅將金庸的家事兒寫成書。然而,有一個不懷好意之人,竟然在領導面前煽風點火,阻撓這本書的出版。並且糾纏於出版社。最後,在北京大學嚴家炎教授和弟子陳志明老師救下了這本書。自然,刪除了一大段。如今重修這本書,回復原貌。



      金庸在《笑傲江湖》一書裡說:「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恨不知所終,一笑而泯。」書寫完了,我心中的憤怒沒了,剩下的還是一往情深。



      寫這本書,讓我最感激的是金庸的兄弟姐妹們。



      書中有一幅早年金庸和妹妹等人在杭州西子湖畔的合影。此照在張浚生主編的《鄉蹤俠影──金庸的三十個人生片斷》(紅旗出版社二○一五年四月版)一書中,照片下署?我的名字:蔣連根提供。署?我的名,可拍攝者不是我。那是一九九七年七月,金庸的老同學沈德緒在海寧傳授黃花梨栽培技術,我與他早就相識,他告訴我,金庸的妹妹查良璇被查出患有癌症,正在醫院治療。我便約他一同去探望她。見面時,查良璇滔滔不絕,講述了許多金庸小時候的故事,還兩次拿蘋果削了皮給我吃,我怎麼也看不出她是個絕症病人。後來,我還去過她家一次。告別時,查良璇給了我幾張照片。如今,我還清晰地記得當年查良璇給我講述的照片裡的故事。



      寫這本書,讓我最難忘的是金庸與我的一次交談。



      那是二○○三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金庸回到海寧,我參與現場採訪。八十高齡的金庸一下車就直奔硤石鎮菜市弄三十二號表兄徐志摩的故居。這一故居是徐志摩與陸小曼結婚時的新房,金庸說他小時候曾來過,路還是那條路,門還是這個門。他在自己親筆題的「詩人徐志摩故居」前駐足整整一分多鐘,才邁出腳步走進正廳。從地上的每一塊磚頭、屋裡的每一件擺設中,極力搜尋?兒時的記憶,溫習?曾經的溫馨場面。然後,他走進陳列室參觀。



      此時,我緊隨其後,仔細觀察?他的每一個動作,用心緊記?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當金庸看到徐志摩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念書時的成績單時,他微微點頭,說:「哦,他讀書挺用功的,成績那麼好!」他非常仔細地看?櫥窗裡表哥與陸小曼的書信,抿嘴笑了笑。看到面容姣好的林徽音的照片,他趕緊向同行的人介紹:「這是林徽音。」



      看到牆面上掛?的一幅訓詞──在徐志摩和陸小曼的結婚典禮上,證婚人梁啟超對自己學生作的「用情不專」的訓斥,金庸笑了,笑出了聲。然後他問:「這是不是真的?有沒有根據,出處在哪?」一時沒有人回答。他轉身對?站在他身後的我,重覆?問了一遍,並示意我上前,我跨前一步與他並列看?畫,回答道:「是真的,在梁啟超的《飲冰室合集》裡,我看見過這篇訓詞。但是,我查過資料,據當事人回憶,在一九二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徐陸的婚禮上,梁啟超沒有作這番訓詞,可能是他寫給徐志摩的信中才有的。」聽畢,金庸向我點點頭,表示贊同。一會兒,他轉身看到一幅油畫《徐志摩和泰戈爾》,轉身問我:「這是哪位畫家畫的?」我回答:「楊滌江畫的,他是海寧的畫家,原來是海寧高級中學的老師,現在是我們的文聯主席。」金庸讚賞道:「畫得很好!」



      就是這一回,我乘隙將一份金庸舊居「赫山房」的照片和宣傳資料遞到他的妻子林樂怡手中。我告訴他,我打算寫書,寫海寧的文化名人。我試探?,不敢明說我要寫他的家人和他的故事。金庸說:「你的文章不錯,寫書麼你行的。」他將香港作家潘國森介紹給我:「歷史方面的、文字方面都可以找他把關。」潘國森是研究金庸小說的名家,原來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潘國森就曾經找出《金庸作品集》中的一些錯漏,列出了清單,送給金庸作為改版時參考。只可惜遲到二○一四年才聯絡得上他。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六日《羊城晚報》透露金庸的「牢騷」:「香港、大陸出了很多有關我的傳記,有些資料是靠不住的,只不負責任地抄錄一些已發表了的資料,拉雜成文,成書之前也不來問我一下,或問我的朋友,完全是道聽途說,很多錯誤。」因而,當初我在動筆寫《金庸和他的家人們》一書之前,仔細閱讀了已經出版的《金庸傳》,發覺這書中謬誤實在太多,雖然有據可查,但來源就不可靠。



      我的這本書出版以後,還是有人惡意挑剔,說我的書「大多數篇章,缺乏引用註釋」。其實,這是我的記者功夫,不像金庸先生所厭惡的那樣全靠?抄抄摘摘成篇,我的寫作材料是依靠採訪所得,成書之前還徵求了金庸親屬意見,以謹慎認真的態度寫出來的。



      我寫金庸,寫得多了,手順心也順,於是有人挪揄我:「你搗鼓名人快把自己也搗鼓成名人了!」我的回答是:「這是我的職業啊,我應該記錄歷史,還原真相!」我將有關金庸家的記憶記錄下來,清晰如昨,也就帶有了歷史的餘溫。如今,重修此書,我想,應該感動更多的人。

    ?
    蔣連根

    二○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於杭州




    其 他 著 作
    1. 金庸的江湖師友:作家良朋篇
    2. 金庸的江湖師友:明教精英篇
    3. 金庸的江湖師友:金學群豪篇
    4. 金庸的江湖師友:師友同業篇
    5. 金庸的江湖師友:影視棋畫篇
    6. 五四百年回首:這才是陸宗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