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傳染病時代的我們

傳染病時代的我們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893916
保羅.裘唐諾
林師祺
愛米粒
2020年6月01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893916
  • 叢書系列:愛日常
  • 規格:平裝 / 112頁 / 14.8 x 21 x 1 cm / 普通級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愛日常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其他地區











      我們從未想過,去丟個垃圾竟然需要通行證。我們從未想過,竟然得根據民防保護局的每日簡報安排作息。我們從未想過,竟然有人孤伶伶過世,至親不能陪伴在側。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這裡,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

      其實不然。



      最近,我常常想起瑪格麗特.莒哈絲的句子:「和平即將來到,就像大片低垂的黑幕,也是遺忘的開始。」戰爭之後,人們總是迅速忘記教訓,我們碰到傳染病也一樣:苦難逼我們面對平時模糊不清的真相,逼我們重新評估輕重緩急;鼓勵我們為現在的局面賦予新意義。然而傷痛一旦開始復原,覺知的心情便不復存在。



      所以我要列出我不想忘記的每件事情。這張名單每天都越來越長,我覺得每個人都該自己擬一份,就能拿出來互相比對,看看是否有共通點,討論是否可以協力改變。

    ?

      新冠肺炎這個未知的世紀傳染病在全球肆虐,各國紛紛緊急封鎖邊界,禁止外國人入境。



      一個因為全球人口移動、交流頻繁而造成的世紀病毒,迫使全人類得暫時過著社交隔離的日子。



      這全球大流行的可怕惡夢,有一天終將過去,而什麼是你不想忘記的事呢?



    本書特色



      ◎作者部分版稅捐作新冠肺炎相關醫學研究及醫護人員之用。

      ◆全球二十八個國家緊急翻譯出版!

      ◆深具時代性又沒有時間性,帶領我們思索身處於這時代的我們,該如何前進而不畏懼病毒?

      「我怕的不是染病。否則我怕什麼?我擔心疫情可能改變的一切。我擔心疫情會揭露支持文明社會的結構,因為我知道這個結構不堪一擊,極其脆弱。我擔心人類遭到澈底打敗,也擔心恰巧相反:恐懼終成歷史,任何改變的微小蹤跡都將煙消雲散。」



    各界好評如潮



      「清楚、冷靜、資訊明瞭。幫助我們試著去思考在這傳染病大流行的當下,我們該怎麼做……這時代的文學之作始於這裡。」──《倫敦旗幟晚報》

      「閱讀裘唐諾的書,讓我們得以在瘋狂混淆視聽的數據以及可怕的傳染病故事中得到喘息的空間……他簡潔的文字把那些早已從我們腦中逃離的理性概念又重新整齊地串了起來。」──《泰晤士報》

      「具有力量又原創!」──《星期日泰晤士報》

      「在簡短的一個小時閱讀時光,在這最艱難的時刻,裘唐諾加強了我對人性的希望。」──《人權的條件》作者 沙茲

      「及時、不可或缺、深具啟發的閱讀。」──《博物學家的自然創世紀》作者 安德列雅?沃爾芙


     





    居家令 ───── 007

    書呆子的午後 ───── 012

    數字化的傳染病 ───── 014

    基本感染率 ─────017

    這個瘋狂的非線性世界 ───── 021

    阻止疫情蔓延 ───── 024

    抱持最大希望 ───── 026

    認真阻止疫情擴散 ───── 029

    謹慎計算 ───── 032

    手足口病 ───── 035

    居家隔離的困境 ───── 038

    反對宿命論 ───── 041

    再次反對宿命論 ───── 045

    沒有人是孤島 ───── 048

    飛行 ───── 051

    混亂 ─────054

    市場 ───── 057

    超市 ───── 059

    交通頻繁 ───── 062

    簡單到不需要預言 ───── 064

    整髮造型噴霧 ───── 067

    寄生菌 ───── 071

    專家 ───── 077

    外國跨國企業 ───── 080

    萬里長城 ───── 085

    希臘牧神潘恩 ───── 088

    數算自己的日子 ───── 091

    作者後記:我不想忘記的事 ───── 097





    作者後記



    我不想忘記的事




      在新冠肺炎「結束後」,想必沒多久就會開始重建。所以,我們從現在起就該仔細思考,不希望哪些事重蹈覆轍。



      最近,「戰爭」這個名詞被頻繁使用。法國總統馬克宏在對全國國民的宣告中使用了,政治家、記者、名嘴也不斷使用,連醫生都開始使用了。例如,「這是戰爭」、「如同戰時」、「大家備戰吧」。然而,並非如此,我們不是在戰爭,而是處於公共衛生上的緊急狀態中。不久後也將面臨社會上、經濟上的緊急狀態。這次的緊急狀態,具有與戰爭差不多的戲劇性,但本質並不相同,是應該視為全然不同的事情來處理的危機。



      現在所說的「戰爭」,根本就是利用「恣意措詞」的詐騙。企圖把起碼對我們來說是全新形態的事情,歸咎於聽起來像是我們都熟悉的令人擔憂的其他事,藉此矇混過去,無疑是新的詐騙手法。



      然而,我們從新冠狀肺炎病毒流行之初就是這樣,不願承認這是「無可想像的事情」,不厭其煩地重複著「硬要塞進更熟悉的範疇 裡」的錯誤。例如,有很多人把這次可能造成急性呼吸疾病的病毒, 誤說成是季節性流感。在傳染病流行期間,絕對需要更謹慎、更精準 的措詞。因為言語會制約人類的行動,不正確的言語有扭曲行動的危險。為什麼呢?因為任何言語都各自背負著亡魂。例如,「戰爭」會 讓人聯想到獨裁政治,想起基本人權的終止與暴力。每個言語— 尤其在現今這樣的時代— 都是盡可能不想去碰觸的妖魔。



      無可想像的事情闖入我們的生活已經一個月,如同新冠肺炎病毒──鑽進我們的肺部──這件無可想像的事情已經影響我們生活各個層面。我們從未想過,去丟個垃圾竟然需要通行證。我們從未想過,竟然得根據民防保護局的每日簡報安排作息。我們從未想過,竟然有人孤伶伶過世,至親不能陪伴在側。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這裡,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其實不然。



      二月二十一日,義大利發行量極大的《晚郵報》頭版是總理和支持他的政黨黨魁會面。我發誓,我根本不記得會議討論主題。剛過凌晨一點,政府就宣布新冠肺炎的第一個確診案例,地點就在倫巴底的科多諾,因為剛好趕上印刷最後時限,這一小則新聞就登在頭版右側。

    隔天,新型冠狀病毒就占據頭版,成為每家報紙的頭條,今天依舊如此。



      現在回顧,一切似乎來得奇快。疫情從中國開始,接著是義大利,然後發生在我們這個地帶、我們這個城市、我們的鄰里周遭。然後是名人確診,朋友的朋友確診,我們的至親確診。然後大樓裡有人被送到醫院。



      三十天過去了。每個階段──雖然在統計學上頗可信──都令人不敢置信:打從一開始,進入無可想像的局面就是有利於病毒。起初是「絕對不會發生在這裡」,結果現在我們卡在家裡,忙著印「內政部」的正式格式,出去採買雜貨時,才能出示給巡邏的警察看。



      目前義大利官方證實的死亡人數已經多過中國。現在我們應該已經了解,無可想像的局面不斷惡化,而且不會在今天就結束。不會在兩週內結束,即使解除鎖國令,也不會結束。無可想像的局面才剛揭開序幕,暫時不會離開,也許還會成為這個時代的決定性特徵。



      最近,我常常想起瑪格麗特.莒哈絲的句子:「和平即將來到,就像大片低垂的黑幕,也是遺忘的開始。」戰爭之後,人們總是迅速忘記教訓,我們碰到流行病也一樣:苦難逼我們面對平時模糊不清的真相,逼我們重新評估輕重緩急;鼓勵我們為現在的局面賦予新意義。然而傷痛一旦開始復原,覺知的心情便不復存在。



      所以我要列出我不想忘記的每件事情。這張名單每天都越來越長,我覺得每個人都該自己擬一份,就能拿出來互相比對,看看是否有共通點,討論是否可以協力改變。

    我的名單如下。



      我不想忘記,人們如何遵守新規定,也不想忘記自己看到大家執行時的驚訝心情;有人努力不懈地犧牲奮鬥,照護病患和健康的人;有人晚上站在窗口唱歌,告訴我們,有他們陪伴。這件事情很容易記得,因為這場流行病的報導已經加以記載。



      在最初幾週,或是面對官方剛開始的謹慎措施時,我常聽到人們說:「他們瘋了!」我不想忘記這些時刻。多年來無視專家疾呼,導致人們第一反應就是心生懷疑,最後就是化成這四個字:「他們瘋了。」這種不信任導致拖延,而拖延導致死傷。



      我不想忘記我非到最後一刻,不肯取消機票,即使局勢清楚點明,搭飛機的行為是不可理喻。我不想取消的原因只是因為我真的想去,這種行為既固執又自私。



      我不想忘記,疫情剛傳開時,隨之而來的莫名、對立、聳人聽聞、情緒激動、似是而非的資訊,也許這就是最明顯的失策之舉。面對流行病,明確的資訊是預防感染的關鍵因素。



      我不想忘記,政論歧見突然全部歸零的那一刻:彷彿取消航班之後,我的耳朵突然脹痛耳鳴。我們的日常生活本來充滿著時時刻刻都存在,而且摻雜個人意見的背景噪音,轉眼之間突然寂靜無聲。



      我不想忘記,這個突發狀況讓我們無視我們這群人有不同需求、不同的困擾。當我們宣稱我們說的是每個人,指的就是每個聽得懂義大利文、有電腦,而且知道如何使用的每個人。

    ?

      我不想忘記歐洲太晚行動──每次都太慢──而且竟然沒有人想到要出示圖表,秀出義大利和歐洲的疫情曲線,讓我們了解在這場災難當中,我們要跨越國界,同心協力。



      我不想忘記,這場全球大流行的起源不是軍方祕密實驗,而是因為我們罔顧大自然,因為我們砍伐森林,因為我們輕率消費。



      我不想忘記,這場全球大流行揭露我們在技術、科學方面有多不足。



      我不想忘記,我在保護家人安全時,沒發揮英勇精神,也不夠堅強。他們最需要我幫助時,我無法鼓勵任何人,也無法鼓勵自己。



      新確診案例的曲線將會漸漸趨緩,幾週前,我們才開始注意到這個曲線,如今這條曲線主宰我們的生活。曲線會到達最高點,然後開始下降。這不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而是我們自律甚嚴的直接影響。我們必須知道,下降趨勢會來得比上升走勢更慢,也可能會出現新高,也許還會有其他暫時封城措施、其他突發狀況,有些禁令必須繼續執行一陣子。但是這件事一定會結束,建設會重新開始。



      屆時政府高層會握手互相祝賀,稱讚彼此臨危不亂、嚴肅以對和克己自律。終於重獲自由的我們,一定會放下戒心,只想澈底擺脫這件事。大片低垂的黑幕。遺忘的開始。



      除非……除非我們願意,現在就開始勇於反思我們早知道該改變的事情;除非我們花點時間思考,無論是自己反省,或一起腦力激盪。我不知道該如何減低資本主義的醜惡程度,不知道該如何改變經濟體系,不知道該如何與大自然重新共生。我甚至不確定是否能改變自己的行為。但是我知道,如果之前都不勇於省思,上述每件事情都做不到。



      只要有必要,我們全都待在屋內。我們照護病人,流淚埋葬死者。但是從現在開始,我們也要想像之後的局面,這種無可想像的災難才不會再度殺得我們措手不及。



      這篇文章原本刊載於二○二○年三月二十日的義大利《晚郵報》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