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枯枝敗葉

枯枝敗葉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335528
加布列.賈西亞.馬奎斯
葉淑吟
皇冠
2020年7月06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3335528
  • 叢書系列:Classic
  • 規格:平裝 / 240頁 / 14.8 x 21 x 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Classic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南美文學

















    《百年孤寂》前傳!

    馬奎斯步入世界文壇的驚人起手式!



      馬奎斯:從開始寫《枯枝敗葉》的那一刻開始,我瞭解到自己想成為作家,沒有人能阻止我,我唯一剩下能做的,就是嘗試成為全世界最好的作家!



      首度正式授權

      繁體中文版

      根據西班牙文版

      全新翻譯



      這一切彷彿早已命中註定,

      枯枝敗葉正一步一步,引領眾人走向那個在劫難逃的禮拜三。

      因為馬康多的禮拜三,正是埋葬惡魔的良辰吉日……



      上校帶著懷孕的妻子來到馬康多的時候,這裡還是個只有幾戶人家的小鎮,隨著香蕉公司與鐵路工程的發展,一陣猛烈的風暴也隨之而來。這股風暴挾帶著枯枝敗葉,並隱隱飄散著惡臭與死亡的氣味。



      商店、醫院、遊樂場次第而生,單身男女、內戰殘兵、人渣廢物相應而至。無數的異鄉人在此落地生根,荒蕪的小鎮也迎來了繁榮昌盛,唯獨一名醫生終日隱居,一生孤獨。



      許多年前,他帶著一封介紹信來到此地。他醫術精湛卻行為怪僻;他愛吃青草,喜好跟騾子一樣;他眼中有著焦慮,同時又流露貪欲;他努力融入人群,卻被視作惡魔,萬眾鄙棄。



      當枯枝敗葉帶走一切,小鎮再次化為廢墟,所有人都詛咒他早點死去,只有上校始終視他如家人般照顧,沒想到這卻成了悲劇的開端……



      《枯枝敗葉》是馬奎斯的第一部小說,也是首次以魔幻之鎮「馬康多」為背景的作品。故事藉由老上校祖孫三代的內心獨白,娓娓道出主角如何在極度的孤獨中度過此生,不僅形塑出奧雷里亞諾.波恩地亞上校的人物原型,也為馬奎斯與他的百年孤寂揭開了序幕!



    名人推薦



      【作家】廖偉棠 專文導讀

      【《聯合報》副刊組主任】宇文正

      【社會學家.作家】李明璁

      【詩人】楊澤

      【作家】蔡詩萍

      讚歎推薦!



      好評推薦:

      馬奎斯具有非凡的魔力和想像力,他的寫作沉著冷靜,並確切地知道自己能夠實現什麼樣的奇蹟。書中奇妙的種種,都發生在馬奎斯生長的土地。他就像愛默生、愛倫.坡、霍桑,每句話都能劃破空虛巨大的寂靜。他名揚世界的「孤獨」,不僅代表故事主角無意識中的絕望,同時也是馬奎斯天才標誌的象徵!──紐約時報�阿爾弗雷德.卡津

    ?

      對於馬奎斯來說,世界包含了生存所需的謎團,那些我們無法理解的奇蹟,代表著人類所不知道的力量。《枯枝敗葉》融合了馬奎斯早期與晚期的作品風格,這部作品值得我們敬重,這名作者需要我們賀讚!──新聞週刊�彼得.普雷斯科特

    ?

      《枯枝敗葉》書寫的是對於榮譽、責任和羞恥的不同觀感……這是馬奎斯所有小說中自傳色彩最濃厚的一本書!──文學評論家�傑拉德.馬汀

    ?

      馬奎斯翻攪他位在加勒比海的領地──馬康多的塵土,此刻,上帝與香蕉公司被棄置於角落,不再被需要……與往常一樣,作者的想像力充滿了奇蹟!──寇克斯評論

      

    ?


     





    導讀



    枯枝敗葉──馬奎斯對馬康多的第一重詛咒




      馬奎斯在二十多歲所寫的《枯枝敗葉》,當年只賣出三百本的初試啼聲之作,實際上是日後他名震天下的《百年孤寂》的一個小序曲。也可以說是縮微版的《百年孤寂》,因為後者的諸種元素都能在這裡找到:千日戰爭的殘酷後遺症、馬康多鎮的盛衰、香蕉公司的壓榨、特立獨行的人、執念與絕望……



      同樣,《枯枝敗葉》裡這個執著於安葬一個失敗者的上校,也是《百年孤寂》裡的波恩地亞上校、《沒有人寫信給上校》裡那個說明天吃屎的上校以及許多其他上校。



      一個大師級的作家總是從一開始就擁有自己的小宇宙,在這個由不知何來何去的枯葉包圍的小宇宙中,怪咖或者聖愚總能惺惺相惜(在本書裡是醫生、上校和神父「狗崽」),合力支撐這一艘愚人船駛向末日。但這一滑稽景象,薰染著一點唐吉訶德的色彩,竟也慢慢有了變徵之音,讓人愴然。



      執著於埋葬一個被馬康多人視為異端的自殺者,這一舉動就是整個故事的悲劇起點,也是終點,因為馬奎斯正是從此倒敘出諸多業障──就像他每當寫及那堆落葉漩渦時,他會動用史詩兼哀歌的語調,彷彿那不是衰敗的象徵,而是人類一切偉業惡業、Karma本身。業起業滅,迴旋不息,馬康多的過客也不能逃之例外。



      要理解被用作全書楔子的《安蒂岡妮》的片段,才能理解老上校這一執著,這不只是因為一個承諾。古希臘戲劇裡,安蒂岡妮堅決要安葬被禁止下葬的兄長波呂尼克斯,宣稱神的律法高於人的律法,這一行為既叫人動容又叫人迷惑,因為其背後洋溢著亂倫的氣息。但做為作家,馬奎斯的任務不是去解答這一迷惑,而是增加這迷惑的複雜性,讓我們重新認識人類行為當中那些無法理喻的悲劇時刻。



      於是,在一個自殺者等待下葬的禮拜三午後,時間重疊、蔓生,濃縮進了伊莎貝爾一家的命運、醫生與梅妹的命運、馬康多的命運、哥倫比亞內戰乃至悲慘的拉丁美洲的命運。這一切都是一點一點吝嗇地披露,你不得不驚嘆一個新手能有如此節制的能耐。



      正是在此高度節制下,後來展開的老上校的深情傾訴才如此驚豔、如此心醉神迷。老上校回憶起他跟醫生在長廊上最後一次對話,緊接在伊莎貝爾回憶與馬汀的初夜之後,刻意細緻曖昧,簡直像在誤導讀者想像一種愛慾,《春光乍洩》裡黎耀輝與何寶榮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愛慾。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注此寫彼,手揮目送。」沒有什麼比這幾句古代中文更能描摹馬奎斯小說布局的魅力。這可以是神秘的跨文本的呼應,小說開篇就寫道這是我第一回看屍體,必然讓我們想起《百年孤寂》著名的開頭,波恩地亞上校回想起父親帶他第一次看冰。

    這也可以是若即若離的埋伏,比如當上校的外孫看到火車,某種慾望隱約升起,「『亞伯拉罕。』我心想。」這句話突兀飄過,直到夢幻般的第四章,這個亞伯拉罕才帶著性啟蒙的曖昧恍惚再次出現。



      這一幕在文風上致敬馬奎斯最崇敬的拉美作家胡安.魯爾福的《佩德羅.巴拉莫》(又譯作《人鬼之間》),最早出現坐在他外祖父椅子上的鬼魂如此像人,最後登場的醫生與鬼無異,中間是青春期前夕的男孩們有一搭無一搭的詩般對話,出離這人間的窘迫。



      和這些「鬼話」一樣反覆出現的,還有馬康多在禮拜三的「逢魔時刻」,時間被固體化,直到「爸爸走進房間,兩個時間再一次合而為一;對切兩半的時間牢牢地結合」,這又呼應了前面亞伯拉罕「觸水的剎那,水彷彿又變回液體」。其實都是馬奎斯手到擒來的語言魔術。



      以一具屍體的形態充當了男主角的這位連名字都不得而知的醫生,是本書最大的魔術。我們只知道他曾經與波恩地亞上校共同戰鬥,此外他唯一的特徵是不吃飯只吃草,什麼草?「騾子吃的那種青草。」──因此我們可知這是一個決心要與人類劃清界線的「非人」,他日後在馬康多的種種行徑也說明了他的決心。



      那麼他到底是誰,是什麼鑄造了他的決絕?「艾黛萊妲帶著淒淒的微笑說:『如果我承認,當我看見他站在角落,手裡拿著這個音樂盒,把他當作誰,你可能會笑我。』她舉起手指,指向二十四年前看見他站的那個空蕩蕩位置,腳上一雙長靴,身上穿的似乎是一套軍服。」小說點到即止。



      馬奎斯後來在他的回憶錄《番石榴飄香》中說出答案「雖然小說裡沒有明說,但是我內心深處很清楚,她認為他就是烏里韋.烏里韋將軍。」──拉斐爾.烏里韋.烏里韋(一八五九∼一九一四),傳奇的哥倫比亞自由黨將軍,千日戰爭中的悲劇英雄。可以說是飄盪在整個馬康多體系上的幽靈。



      假如醫生他真的是哥倫比亞英雄呢?這是否平行宇宙的戲弄,這場慘酷戰爭造就了一個英雄萬念俱灰之後的另一重生活?他任由自己變得如此不堪,以便自棄於其他的枯枝敗葉?



      「那具棺木飄浮在明亮的半空中,彷彿抬去下葬的是一艘死去的大船。」



      「我心想:現在牠們聞到氣味了。現在所有的石?就要一起合唱。」



      這個結尾,暗示了英雄本應得的重視與哀慟。他之前只對這個世界說過:「等我們習慣這一大堆落葉的存在之後,所有的這一切就會消失無蹤。」



      不過,這都是一廂情願的幻想,事實上馬康多的他們都在戰後的暮色中苦熬,但院子牆邊種下的一棵茉莉樹,讓黃昏充滿重訪的鬼魂,陰陽之間似乎有彼此安慰的細語。



      「那是九年前種在牆邊的茉莉花的花香。」「可是現在沒有茉莉花啦」……「等你長大,就會懂得茉莉花是一種會魂魄出竅的花。」



      短短幾句,過去、現在、未來重疊在一起,茉莉成為靈媒,比普魯斯特的瑪德蓮小蛋糕還要神奇。



      既然如此,我們還何必計較什麼是枯枝敗葉呢?

    ?
    作家�廖偉棠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