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夢裡夢外

夢裡夢外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87458302
陳曉芳
初文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0年8月14日
110.00  元
HK$ 99
省下 $11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87458302
  • 叢書系列:本創文學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 x 21 x 1.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本創文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全書為一個中短篇小說集,又為一部長篇小說。全書共有六個篇章,分別是〈遠方〉、〈紅塵滾滾心是蓮〉、〈錦瑟年華〉、〈洞明〉、〈北海道三人行〉、〈直播人生〉,每篇各自獨立,卻又可以像屏風一樣,拼合成大的畫屏展現更?闊的景觀。



      全書以女性的視角展開?說,主要展現兩個女性形象,一個是「歐陽」,一個是「梅」。這兩個形象事實上互為化身,可以合二為一。透過她的故事,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新移民女性、或一個單親母親的心靈史,了解到她的心路歷程。



      作者以散文筆法寫小說,意到筆隨,像兒童繪畫,順著個人的情理邏輯運筆。如〈遠方〉,整個故事是以「歐陽」為?述視角,然而到了第四節「人生若只初相識」,就切換到兒子「他他」身上,視角的轉換完全不經過渡。同樣的?述方式在其他篇章中也有出現,這樣的筆法呈現出一種兒童畫一般的童稚趣味,倒不失為一種個人的?事風格。再如〈北海道三人行〉,講述三個女子同遊日本浸溫泉。故事到了中段,節外生枝,寫歐陽躲進自己的房間繼續寫她的小說,又進入到「洵美的一天」這個故事中。故事套故事,像俄羅斯套娃,可謂別開生面。


     





    一、遠方

    二、紅塵滾滾心似蓮

    三、錦瑟年華

    四、洞明

    五、北海道三人行

    六、直播人生









    她,聽到了海的聲音




      讀著陳曉芳的文字,不期然想到一個關於貝殼的故事。話說,一個小孩子在海灘上發現一個小小的貝殼,在觀賞把玩之餘又放在耳邊聽。這一聽可不得了,一個奇異的世界被開啟,貝殼裡回響著一種低沉而美妙的旋律,那是潮汐的聲音,大海的心靈律動,海洋的種種景象與記憶……一個小小的貝殼裡藏著一個神奇的世界。我想,陳曉芳也是一個拾貝的人,她在現實世界中拾取生活的貝殼,且聆聽到歲月的?聲,也翻開生命中的一個個篇章。



      這是一個中短篇小說集,不過,把它當一部長篇小說來讀也未為不可。全書共有六個篇章,分別是〈遠方〉、〈紅塵滾滾心是蓮〉、〈錦瑟年華〉、〈洞明〉、〈北海道三人行〉、〈直播人生〉,每篇各自獨立,卻又可以像屏風一樣,拼合成大的畫屏展現更?闊的景觀。全書以女性的視角展開?說,主要展現兩個女性形象,一個是「歐陽」,一個是「梅」。這兩個形象事實上互為化身,可以合二為一。透過她的故事,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新移民女性、或一個單親母親的心靈史,了解到她的心路歷程。



      跟編造故事的「創作」人不一樣,陳曉芳是一個本色寫作者。她的小說不是挖空心思編織出來的,而是從日常生活經驗、尋常小事或人生記憶中拾取的。她的寫作與其說是一種「創作」,不如說是一種自白式的?述。她不「講」故事,只是打開記憶的泉眼,任思緒流淌。這種天然的寫作殊為不易,百十人中難得有一個。這種寫作,靠的是本身的生命格局與氣場,學不來,修不來,也求不來。有這樣的寫作狀態,自有不一樣的文字品格與氣性,一言以概之,那就是練達。



      所謂人情練達即文章,陳曉芳的「文章」正是出自於通達的襟懷。有通透的思想,自有慧眼洞察力與言說的機鋒,形諸筆端也就有屬於她自己的語調。比如在〈紅塵滾滾心是蓮〉中,幾個小片斷都別有意趣。故事中的「梅」由故鄉移居K城,新來乍到,吃了不少苦頭受了不少委屈。到一間公司面試,人家要她試打一段文字。坐在電腦前,她傻了眼,輸入法不一樣,她弄了半天一分鐘連二十個字都打不出來,而人家的要求是一分鐘至少六十字。現實的遭遇,讓她有了這樣的感懷,「在故土,這個無論怎樣都是讀了大學出來的女子,工作體體面面,斯斯文文。到了這裡突然成了一無所長之人。甚至語言都要從頭來過,為了融入這個圈子,甚至有時要低於塵埃。這到底是愛自己還是在折磨自己?」這是「梅」的心緒,其實又何嘗不是眾多新移民的共同心聲?通過面試正式上班,工作的強度又讓她吃不消,不停聽電話,不停複印,不停傳真,人像機器在辦公室裡面轉來轉去,幾乎沒片刻停留,上洗手間的時間都要計算,一天下來她整個人好像散了架。她在故鄉十年也沒有像這樣上過一天班。除了工作的不適應,還要面對歧視與踐踏。K城讓她感覺呼吸困難,神經緊張,也十分懊喪,她覺得自己像「被殘忍的剝離泥土的水靈靈的蘿蔔離開了新鮮空氣和水,硬生生的被扔在堅硬的水泥地……」梅的遭遇與處境,同樣是無數新移民的共同寫照。在家庭生活中,「梅」經常做一個夢,「自己枯坐在從不打開窗戶的空間裡,眼睛機械的盯住電腦,一種鳥籠似的生活壓抑得她透不過氣」。她的丈夫「古」是保險經紀,每天在外面忙著。她坐在家裏,「從樓上望下去,人群如蟻。他們大多行色匆匆,焦頭爛額為了一日三餐。」雖然丈夫向她灌輸了不少流行的金錢觀念,她還是意識到,「無論多少錢都買不來面對廣闊天空的自由。」在「梅」的故事中,可以看到一個「不是爭強好勝、只是不甘心平庸」的女性形象。在這部作品集中,「歐陽」是貫穿始終的主角。〈錦瑟年華〉集中講述了她的故事,童年的艱難歲月,命運的捉弄,移居K城後的種種際遇……記錄一個女人的生命歷程,當然也銘刻她的生命感悟,「她終於明白,人一生中始終要獨自一人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這是她冥冥中的第一步。無關乎背叛,也無關乎一切人。」在關於「歐陽」的故事中,不少筆墨關涉家庭破裂與母子相處的經驗,不乏深刻洞見——「當一個家庭破裂之時,小朋友的天空便碎了。他將兩隻手無助的伸向天空,不論他多麼努力,而最終他只能有一隻手被人抓住,有的甚至,兩隻手都落空。」她從個人的身世與遭遇中領受人生的百般滋味,也從個人的遊歷與見聞中領悟生存的種種啟示,「人在他鄉,哪裡僅僅是余光中詩裡美麗的鄉愁。孤單,寂寞,無助,甚至屈辱,或那突然降臨的暴風雪都讓你猝不及防」;「如果要說遺憾,人生就是一場遺憾。慢慢的你會發現,她不完美,自己也不完美。幸好兩人這時都還在圍城之外,但是婚姻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書中像這樣的「金句」,俯拾皆是,由此也不難看出故事中的思想鐵質。



      文字是通靈的媒介,自我釋放的管道。真正意義的寫作,是心靈的自然釋放,像泉水一樣自內向外的流溢。在這種狀態下,作者打通了文脈,通常都能夠自由吐納,以氣運筆,說自己的話,展現自己的氣場。陳曉芳的寫作就展現出這樣的特質,以天然的筆調說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語調與?述的節奏。



      她用散文筆法寫小說,意到筆隨,可以說完全不理會傳統情節小說的套路,也不講究?述視角的統一。她寫小說的方式,有點像兒童繪畫,完全順著個人的情理邏輯運筆。如〈遠方〉,整個故事是以「歐陽」為?述視角,然而到了第四節「人生若只初相識」,就切換到兒子「他他」身上,視角的轉換完全不經過渡。同樣的?述方式在其他篇章中也有出現,這樣的筆法呈現出一種兒童畫一般的童稚趣味,倒不失為一種個人的?事風格。再如〈北海道三人行〉,講述三個女子同遊日本浸溫泉。故事到了中段,節外生枝,寫歐陽躲進自己的房間繼續寫她的小說,又進入到「洵美的一天」這個故事中。故事套故事,像俄羅斯套娃,可謂別開生面。



      用靈魂寫作的人,不會單憑技藝,相反更多的是張開心眼,以所有的感官觸鬚去探測、感知人世間的冷暖與愛恨。陳曉芳以女性的細微觸覺、嗅覺、思覺,敏感地捕捉到生存的種種況味與微妙感受,且加以貼心貼肺的?述。如〈紅塵滾滾心是蓮〉中,書寫一個女人對愛的需求,就有很細緻入微的描述。「那個夜晚,他們還躺在一張?上的時候,兩個人背對著背睡,梅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流出來,她知道這個時候古一定也無眠,知道她在流淚,他沒有轉過身來,也沒有擁抱她。她的背一陣一陣的發涼,在失望當中她一直幻想有一雙溫暖的手臂環繞住她,然後便是一顆溫熱的胸膛貼近她的後背,她便能聽見咚咚咚的心跳,如果是這樣,不管這顆心在想誰她都會原諒他,然而沒有,沒有任何身體的接觸,哪怕手指輕輕地碰一下都沒有,她想要的一個擁抱,或者叫愛撫的東西竟然這麼奢侈,兩人之間僅僅是一層薄薄的被單便將兩人遠遠的分離。」這段文字表現出夫妻的?第不協,對現代婚姻的疏離關係作出入木三分的揭示。再如〈錦瑟年華〉,寫詩人面對新生命誕生所產生的感興,不啻是生命的禮頌︰「我第一次感到了在我們的周圍,還如此的繁衍著生命繁衍的豐美」;「當那烏黑的頭探出母體,並向著這個世界一聲驚啼,我仿佛看見生命之門一次神聖的開啟,我的生命在另一個生命的來臨之後,擁有了第一次的震顫。」初為人父的一刻,生命意識的喚醒,是這一章中的一處亮色。在〈直播人生〉中,?述歐陽獨坐「叮叮」漫遊,更寫出了一種巿井風味︰「陽光是有溫度的,而且是跳動的,隨著清風,混合著街道上飄來的?包的香味,咖啡的味道,總之就是灣仔這條大街上的味道,車廂內和車廂外的空氣就這樣混在一起,像打發的蛋白混在低筋?粉裡面一樣。通過車廂上方斜斜的開著的玻璃窗,百年前和百年後就這樣混在一起,發酵成具有香港品牌的海綿蛋糕。」作者以細膩的筆觸,對電車路的風情作出有聲有色的描繪,構成了一幅別具意味的灣仔風情畫。此外,語言流利,不拖泥帶水,也是陳曉芳作品的一大特點。如寫電車︰「叮叮何許也?其形,翩若驚鴻,婉若遊龍。它永遠在一條直線上行走,在鬧市直來又直去,度盡春花秋月,歷盡人世繁華。」文字明快爽利,不帶文藝腔,又略帶反諷調侃的意味,正是一種成熟心性的表現。



      一個人的創作能力,通常直接表現在文字上。天份的高下,都在字裏行間,無從掩飾。陳曉芳的寫作是其通達心性的自然外露,加上本色的文字、天然的筆法,自有可觀處。



      生活的貝殼隨處是,能夠拾取且聽到海聲的人並不多。陳曉芳是有心也有福的,她拾取了一枚枚貝殼,諦聽到大海的吟誦,歲月的?聲,也開啟了一扇通往心靈空間的門。

    ?
    蔡益懷

    二?二?庚子年正月初五於南山書房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