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說再見的23個練習

說再見的23個練習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5683252
堀繪里香
賴庭筠
采實文化
2014年10月30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詳情可參考『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683252
  • 叢書系列:心視野
  • 規格:平裝 / 208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心視野


  • >


















    學會放下,好好說再見,

    讓愛在分離的時刻,依然閃亮。





    【前言】練習說再見,這是我最後愛你的方式



    序章 凝視死亡,活在當下

    從現在起,重新認識「死亡」,人生活得更踏實 ?

    生病的家人說「我好想死」,是真心的嗎? ?

    人會直覺感應到,死神的腳步近了

    死亡讓人更珍惜「當下」,對幸福變得敏感



    第一章 找到「活下去的力量」

    01 「生命長度」不是幸福的標準

    02 反向思考「活著」,從終點望向現在

    03 別逃避,把「死亡」納入日常話題

    04 寫下「臨終筆記」,給親人最後的贈禮

    05 思考「最重要的事」,能撫平對死亡的孤獨感 ?

    06 死亡讓我們被迫放下,也看見無可取代的事物 ?

    07 培養「感受的心」,一點點就會很幸福 ?

    08 不要輕易放棄對「美」的追求 ?



    第二章 一起走過幸福的最後一段路

    09 故人不會被遺忘,他永遠活在你的記憶裡 ?

    10 為將死之人完成願望,那是最開心的禮物 ?

    11 每天做一點努力,可以不讓死亡提早到來

    12 由自己定義「活著」,善待被留下來的人

    13 不是一定要在家中過世,才算是幸福 ?

    14 別再對臨終之人說「加油!」 ?

    15 消除與他人的心結,永別時不留遺憾

    16 讓孩子參與死亡,那是最寶貴的成長機會 ?

    17 練習說出真心話,重視家人間的溝通 ?



    第三章 寫給被留在世上的你

    18 讓回憶成為止痛藥,追尋下一次幸福 ?

    19 失去摯愛的時候,誰都不必扮演「精神支柱」 ?

    20 陪伴家人度過悲傷,靜靜的就足夠 ?

    21 面對克服悲傷的遺族,「沉默」是最好的陪伴

    22 練習為死後準備,消除「生活的不安」

    23 和寵物永別,如同失去重要的家人



    【結語】勇敢告別,將回憶化為活下去的力量





    推薦序

      

    面對死亡,需要歸屬與陪伴 陳雅琳主播〔三立新聞台總編輯〕


      

      ◎所愛之人罹難後,他們活下去的方式

      

      三度走訪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海嘯重災區,除了震驚於海嘯掃過的一無所有、更感嘆於核災爆發後的「再也回不去」,但在海嘯與核災這種天災人禍下造成的生離死別,最是令人不忍卒睹……。

      

      我永遠記在陸前高田市,那位「再也不想看到大海的母親」,即使一輩子住在海邊城市,但當唯一要繼承六十年山茶花油家業的寶貝兒子淪為波臣後,她實在無力走出深沉的悲傷;她流著眼淚告訴我,她再也不想看到大海一眼,一眼都不願意,因為大海是殺死兒子的兇手,是個大惡魔!

      

      在另一個海邊城市大槌町,阿部寬先生那個榮獲田園設計大獎的家,不但已經毫無一點殘跡,相依為命的愛妻也失蹤,一年後再找到時只剩一小截身軀,而且還是漂流在外縣市幾百公里外的海上所撈到的。

      

      已經當阿公的他,人生伴侶驟逝,同樣歷經哭天搶地的悲傷,但這位大哥顯然正面迎戰死亡,他貸款買了新車,車號就故意挑「三一一」,真的是「老子跟你拼了」!

      

      而且,在一片荒蕪的土地上,他卻是第一個帶領弟兄跳起東北虎舞的人,不知振奮了多少災民重生的力量;更有guts的是,他反對這個城市為了阻絕海嘯就要築起十四點五米高的圍牆,他認為這樣海洋城市的風貌就蕩然無存了!

      

      ◎最後的念頭是想回到親人的身邊……

      

      每個人面對死亡的態度真的不一樣,但人類彼此的公平點就是,每個人都會面臨生老病死。只是,天災太難以預測,也巨大得令人無法抵抗,幾乎大家都難以預做準備。

      

      因此,當我讀到身為醫護人員的本書作者繪里香,在重災區看見那個手臂刻著名字的遺體時,內心滿是震撼。我腦海浮出的畫面是:一位沉浮於海嘯惡浪中的人,絕望地,在做最後掙扎,但當自己很清楚死亡就在眼前了,最後的念頭,也許就是想回到親人的身邊吧!

      

      所以,他在身體刻上名字,好讓他人可以辨識,即使生命即走到盡頭了、即使身軀可能變成碎片了,但再怎麼樣,希望最後能回到親人的身邊。

      

      ◎童年記憶中唯一任性的要求──索討一份「陪伴」

      

      讀這本《說再見的二十三個練習》,不禁會反覆回溯自己的生命歷程。

      

      我七歲的時候,才三十九歲的父親就過世了,在那之前,他生了好久的病;印象中,他就是一個行動不便、半身不遂、經常在醫院裡的人;而我的母親只是個成衣加工廠的縫紉女工,要養一個生病的老公和四個嗷嗷待哺的小孩,還得到處租房子,實在辛苦。

      

      雖然,我因為家裡太窮,在那個未上學的童年時期就是睡在冷冰冰的地板、也沒有錢可以去唸幼稚園,但我沒有任何怨言,一個人被關在租屋處,每天等待三位哥哥放學,也等待母親下工。不過,時間久了,可能總會有感到孤獨的時刻吧?

      

      有一天,我死命拜託媽媽帶我去工廠,我知道這樣她可能會被老闆罵,但我那天實在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一再拜託母親說:「只要一天就好,媽媽,讓我跟妳去工廠,我保證,絕對不會影響妳,我不跟妳講話,我會靜靜的坐在裁縫車旁邊,看著妳就好,就這麼一次,拜託……。」我記得,我是哭著講的。

      

      但媽媽也實在為難,她花了好多功夫勸我,還說要買「乖乖」給我,那個時候我從來沒有零嘴可以吃,但這些外在東西我通通不想要,只希望有媽媽陪,一天就好。

      

      最後,媽媽拗不過我,終於帶我去了工廠,我不知道她如何跟老闆解釋,但我非常守承諾的,靜靜的坐在裁縫車旁邊,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這樣帶著笑意、滿足的過了一天;而且,信守承諾的,再也沒有要求媽媽帶我去工廠,認命地繼續待在租屋處。

      

      ◎目賭父親驟逝,人生沒有什麼是永遠的

      

      後來,有一個半夜,父親喘得非常厲害,聲音好大,我被驚醒了,只見媽媽拿著萬金油一直幫他搓胸擦背,同時,要我大哥奔出去找醫生,後來,醫生來了,爸爸也過世了。

      

      眼前這一幕,我都縮在角落靜靜的觀看,我不知道「爸爸死了」是什麼意思,只見醫師一直搖頭抱歉,媽媽和哥哥們都在哭,而我,好像沒有眼淚,我不知道,死亡意味著什麼?

      

      也許是從小就目睹生命的流失吧,我這一輩子都不強求任何事,對戀愛、對婚姻、對事業都如此,因為我總覺得人生沒有什麼是永遠的,但活在當下、好好地過日子、讓自己的生命過得有意義,卻是我一直的信條。

      

      所以,日本三一一大災難後,當我深赴重災區三遍、尤其是反覆進出核災區,我依然沒有什麼裝備,幾乎是只帶著一顆「憨膽」,很多人問我,怎麼不怕?

      

      我也不知道,我老是覺得,人都會死,可能剛好遇到墜機、海難、車禍、樓塌,一個瞬間,生命就消失了,但重點是,在這之前,我們可有好好的活著?尤其,認真去對待每個認真對待我們的人!

      

      ◎預先為重要的人,安排你離開後的「陪伴」

      

      死亡,本來就會來臨,每活一天,就愈接近死亡一天,不是嗎?

      

      保險公司要我先立下遺囑,每個階段都可以改,我說OK;朋友找我支持「放棄無效治療」,我也簽了。我想,對於死亡,我應該是可以豁達地看待;但我深知,歸屬與陪伴是很重要的,就像那位手臂刻著姓名的海嘯罹難者,也像我童年殷殷期待的不孤獨。

      

      那麼,請在有生之年,為生命中重要的人做好這些事,也讓自己對生老病死,有更正面的看待。讀完此書,更有所感!

      

    作者序

      

    練習說再見,這是我最後愛你的方式

      


      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那一天發生的事,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絕對無法忘懷──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對日本東北地區造成大海嘯的太平洋近海地震,芮氏規模高達九.○,是日本史上最大的地震。

      

      地震發生當時,我在東京的辦公室裡,為醫療雜誌撰寫連載的文章。隨著「咚──」一聲巨響而來的,是我至今從未體驗過的劇烈搖晃,我甚至無法判斷是縱向還是橫向晃動,只能蜷起身子。當數次劇烈搖晃終於平靜下來,我環顧整個辦公室,書架倒了、壁紙也破了。

      

      「真糟糕!」我感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災難。過沒多久,我就明白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各家電視台報導大海嘯的畫面,讓我看見東北地區超乎想像的災情,我問自己:「這下子,妳還覺得自己糟糕了嗎?」

      

      ◎一個用盡最後力氣,刻在手上的名字

      

      三一一大地震發生數週後,我為了支援災區醫療而前往日本東北。北方的春天來得比較晚,但終於可以看見萬里晴空。然而,只要將視線稍微放低一點,就會看到一台又一台不停運作的重型機械,以及塵土飛揚的瓦礫。由於這兩種景象的落差實在太大,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我前往因海嘯而天花板剝落的倉庫,那應該是其中一個遺體安置處。地上放著幾具遺體。如同新聞報導所言,當時安置遺體的棺木不夠,遺體僅能暫時收納在藍色或白色的塑膠袋中。其中一具遺體的手臂,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具遺體的左下臂有道傷痕,看起來像是名字的一部分。雖然他的手臂還有其他傷痕,但那看起來像是刻意弄傷的「文字」,形狀與其他傷痕明顯不同。

      

      這個「文字」讓我感受到強烈的意志。

      

      當時他被捲進海嘯裡,就快要不能呼吸了。即使面臨各式各樣的恐懼與不安,他還是拼命求生。不過在威猛的大自然面前,他終究接受了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於是他利用最後一點時間,為自己留下可供辨別身分的蛛絲馬跡。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為人在覺悟自己即將死亡時,會強烈意識到自己的「存在」。說得更深入一點,這就是我們恐懼死亡的原因。因為對「即將消失」、「即將被遺忘」感到巨大的不安,才會對死亡感到恐懼。

      

      我們無法得知他是用什麼工具,又是用什麼方式在手臂上刻出名字。然而那道傷痕卻讓人深切感受到「希望有人找到我」的強烈意志。

      

      ◎在終點來臨前,你該思考的事

      

      人,有可能因為捲入事故、災害等無法預期的情況,而突然失去生命;也有可能因為罹患癌症等疾病,以「剩下○個月」的形式邁向人生的終點。不過無論如何,在這世上開始的生命,一定會結束。有人對「死亡」感到絕望,而懷抱著不安與恐懼過世。然而,也有人平靜而充實地迎接死亡。兩者的差異為何?

      

      答案是在最後的瞬間來臨之前,能否讓其他人強烈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也就是說,能否在明白一定會看見「終點」的情況下,充實地度過每一天。

      

      為了迎接沒有遺憾的死亡,平常就要思考自己在那之前想要做些什麼,或者想要以什麼樣的形式邁向最後的瞬間──這點非常重要。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看過許多「最後的瞬間」,那些經驗讓我明白了「說再見需要練習」,包括平常應該要思考哪些關於死亡的事,以及當事者與其家人應該要留意的事。撰寫這本書時,我特別安排讓這本書可以從序章開始讀,也可以從特別在意的篇章開始讀,而不會影響內容的完整性。

      

      希望這本書可以協助各位,平靜並幸福地迎接終究會來臨的「最後的瞬間」。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