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烽火重生之歌:柬埔寨30年扶貧記事

烽火重生之歌:柬埔寨30年扶貧記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33572
楊蔚齡
聯合文學
2020年9月21日
127.00  元
HK$ 101.6
省下 $25.4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233572
  • 叢書系列:人文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 x 21 x 1.4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人文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她義無反顧投入三十年

    見證這個國家從烽火中重生



      在柬埔寨偏鄉,由於協助貧困村民,楊蔚齡融入當地的各種窘境。原以為只是以救助工作者的專業,前去協助、修補貧困者的生活和生命缺口,然而一連串奇遇和異端事件,讓她震驚而意識到,這個滿目瘡痍的國家,需要療癒的不僅是房舍和道路,還有紅高棉刀下那些「不安的魂魄」!



      這些男女老幼的生命故事,串成楊蔚齡人生半甲子的勞頓與奔波。她結合志同道合伙伴,成立「知風草協會」,創辦以來從尋覓適當會址、建立制度,擬定並展開各項救助計劃,不只在台灣承辦過「北、中、南」三個感化院的少年閱讀教化活動,更深入柬埔寨地雷戰區協助重整家園,為尋求庇護的逃難者服務。



      知風草協會在柬埔寨的人道救助,只是想扶跌倒的人一把!不畏地雷與傳染病,讓貧苦的孩子進學校讀書。經歷了數不清的風霜,在文化差異的火花裡,必須勇敢克服失敗與障礙,才能給出希望和善意,逐步完成各項艱鉅服務;在機構運作經費不足,或遭遇質疑或人事紛擾等窘境裡,必須意志堅定,才能夠持續不遠千里、長征柬埔寨偏鄉異地,實踐助學助貧的人道價值。



      藉著這些對話資料,逐步解讀柬埔寨的地方文化,同時希望融合鄉野傳奇與傳統信仰,將歷史滄桑下的古剎與寺廟之美,透過口傳記述的報導實錄,呈現出高棉族群的歷史記憶!

    ?


     





    第一章、為無依的孩子建立一個家

    之一:進入斷山山腰的「亂葬崗」

    之二:來自飢餓煉獄的小天使

    之三:遠離斷山

    ?

    第二章、在動盪的年代以愛啟程

    之一:波傑騰新村重獲展望

    之二、貓婆婆和她的「貓裡有黨派」

    之三:救助工作要面對的許多人與事

    ?

    第三章、花落離枝──不幸的「絲蕾們」!

    之一:歸無家的「絲蕾」

    之二、拒絕改變的「該波麗」

    之三:無罪的受害者

    ?

    第四章、地雷軍頭村的「蛇頭」和勞工悲歌

    之一、遠洋船工的惡夢

    之二、「第五軍區」的蛇頭

    之三、貧窮助長了「非法人力仲介」

    ?

    第五章、在波傑騰村的草根奇遇

    之一、從古老棕櫚樹葉手抄本裡唱回來的「報喪」歌

    之二、敲鑼打鼓救月亮

    之三、老人「生活禁忌」及「供魯村的安魂亭」

    ?

    第六章、我的超靈療體驗

    之一、邊界少數民族「祭神(Arakk)信仰」及我的「趕鬼體驗」

    之二、柬埔寨民間信仰與「民俗靈療」探源

    ?

    第七章、「舉趾南畝,蠶月女桑」──柬埔寨的織品之路

    ˙從吳哥窟石壁上穿沙龍布的女子說起

    ˙回到農村尋找傳統手藝

    ˙帕農荍村(Phnom Slok)來自「耶耶」的手藝

    ˙黃金蠶寶寶

    ˙「一省一產品」的絲織之路

    ?

    第八章、「土陶牛車」的原鄉:柬埔寨傳統產業

    之一、土鍋碼頭磅清揚

    之二、手藝傳家

    ?

    第九章、「烏廊山」與「御耕節」傳說

    之一、「烏廊山」尋幽訪勝

    之二、「牛」轉乾坤—從聖牛到神牛

    ?

    第十章、吳哥窟石壁上的「阿普莎仙女下凡」

    之一、一九九二•吳哥神殿壁畫裡的〈阿拉克〉樂音響起

    之二、「傳統舞蹈藝術」與「吳哥文化」傳承

    之三、訪問「猴子將軍哈奴曼(Hanuman)」面具的皮雕師

    ?

    第十一章、知識糧倉—柬埔寨寺廟與常民文化

    ˙串聯「天、地、人」三界的重要橋樑

    ˙寺廟即歷史文化

    ˙寺廟與常民生活

    ˙寺廟肩負文化藝術傳承

    ˙寺廟建築的絕對神聖性

    ?

    第十二章、「柏葳夏神廟」及「古剎與佛塔」傳說

    之一、柏崴夏神廟(The Temple of Preah Vihear )登高望遠

    之二、「佛塔」之歷史遺跡與社會脈絡

    ?





    序言



    救助路上發生的事




      踩著泥濘,送出關愛與祝福的助人工程,總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進行著。我用一輩子最精華的時間,走進許許多多難以遮風避雨的矮屋,也和矮屋裡的人們成為「生命共同體」。時間總在忙碌中流逝,疼惜有時、笑談有時。



      記得當時到泰國難民營服務是佛歷二五三一年,而今時序進入二五六四,即西元二○二○年的現在,一晃眼三十多個年頭,我仍然在異地與貧困區域的柬埔寨村民,踩著坑坑巴巴的泥沼過日子。這些時日,我不只見證了柬埔寨國家百廢待舉的失序狀態、走過每一條等待修築的泥濘道路,還觀察過自一九九三年以來,幾年必定上演一次的「民主選舉」。話說這種基於「聯合國(UN)」定調的民主選舉,每一次皆如火如荼地被展開,越接近選舉時間,造勢車輛和競選旗幟總會飄揚在各個城鎮,參與的群眾也會勁歌熱舞呼喊口號,隊伍遊行時擴音器播放的是流行歌曲,完全展現出一個開朗民族的熱情與活力。



      以最近一次選舉為例,可以發現造勢遊行隊伍成員大多是戰後成長的青年男女居多。然而,對現年四十歲以上的柬埔寨人來說,上個世紀七零年代那三年八個月又二十天「紅高棉(Khmaey Krahom ,Khmer Rouge regime 1975-79)」的腥風血雨動亂,是一段雖被暫時擱置、但卻無法遺忘的傷痕!他們說,參與政黨運動是非常危險的。這次選舉,正逢我分送救助米糧而外訪,為了讓路給造勢隊伍而暫停於路邊的一顆「酸子」老樹旁,樹下也蹲了幾位乘涼的老人,他們非常起勁地圍觀群眾掃街、輕聲細語聊天,當我隨口探詢這麼熱鬧的造勢,應該所費不貲!他們則小聲告訴我,參加的人每天可得到五美金走路工資。其中,有位精瘦、黝黑,年約五十多歲的男子,聽到大家談論著「走路工」和每家得到一件沙龍布的酬庸,深深吸了一口還捏在指尖的短菸,並將菸蒂丟向泥沼、注視吸飽泥水的短菸頭許久才悠悠吐出:「不好說哩!」。



      選舉隊伍漸行漸遠之後,遠處來了一輛載滿僧侶的三輪車,從我眼前揚起塵土、緩慢駛過,然而他們並非驅車參與選舉造勢,而是因為守夏節的即將到來,許多出外化緣、托缽的僧侶,正準備返回自己的村莊寺廟「結夏安居」。 雖然僧侶也可以參與投票,然而大多數和尚對政治議題並不熱衷;寺廟中的僧侶們嚴守小乘信仰、戒律、儀軌,日常所依循的是傳統的節氣律動和「佛歷」時序,而非西元民主體制,這也是許多年來我所接觸的高棉族群的生活樣貌。



      選舉一旦落幕,不論結果如何,物質簡約的高棉人,總又會回到各自的宿命裡,期待下一個節慶能恣情地跳一場「猜央舞」(柬國傳統酬神舞蹈);或以香蕉樹葉摺疊幾對精緻的「百歇(Baisei Daem)」(祭儀用的香蕉塔),在慶典裡盡情載歌載舞,隆重地為自己的小日子增添幾分歡樂,並暫時將憂愁擱置!



      柬埔寨人的「滄桑」,從歷史脈絡來檢視,無不與鄰國強權牽制有關。變革歷程從一世紀的「扶南王朝」統治,到七世紀被北方屬國「真臘」及後來的「吳哥王朝」征服,十六世紀改稱「柬埔寨」,十九世紀憾為法國殖民地,被併入「法署印度支那聯邦」,直到一九五三年獨立後,西哈努克國王(Norodom Sihanouk,1922年10月31日 ~2012年10月15日)實施君主立憲。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期,受越戰波及,柬國的政治勢力分裂為三大派系:

      (1)西哈努克所實施的「佛教社會主義」,強調經濟國有化政策,主張不介入越戰。

      (2)朗諾(Lon Nol,1913年11月13日~1985年11月17日)為主,主張自由經濟政策,以強烈民族主義色彩,掌握軍權。

      (3)波爾布特(Pol Pot,原名「桑洛沙(Saloth Sar)」1928年5月19日~1998年4月15日)領導的「紅色高棉」(即柬共)當時稱「柬埔寨勞動黨」,主張建立共產制度,反資產階級。



      獨立後的柬埔寨,因長期內部政權分裂及外力介入,原有的王權制度早已被摧毀。一九七○年,朗諾趁西哈努克訪問中國時,發動政變、廢除君主立憲,成立「高棉共和國」,為第一任總統。西哈努克流亡中國,在中共和北越的支持下,與紅高棉聯合組成「柬埔寨民族統一陣線」,並在北京成立「柬埔寨民族團結政府」。



      一九七五年,紅高棉佔領首都金邊,當西哈努克國王返回金邊時即遭軟禁,一九七六年一月五日新國家成立,公布憲法,正式命名為「民主柬埔寨」,開始了革命者的目標:清洗「腐敗的資產階級淵藪-任何舊時代的人物都必須被徹底地清掃乾淨!」。狂熱革命「砸碎舊世界」的瘋狂及建立全新烏扥邦的夢想,在那短短三年八個月又二十天的「民主柬埔寨」時期,「非正常死亡」人數高達二百多萬人。這些以「民族」鮮明旗幟行動的「大清洗」,套用紅高棉領袖波爾布特的話:「我們的政策歸結到一點,就是要同過去的歷史徹底決裂!」。與歷史決裂,一定要有那麼多人犧牲嗎?「那是歷史的教訓,我們不是故意犯錯。」紅高棉重要幹部英薩利(Ieng Sary,1925年10月24日~2013年3月14日)苦笑地向新聞記者說。



      一九七九年一月七日,出身紅高棉第四師師長的洪森(Hun Sen,原名Hun Bunal,1952年8月5日~),將紅高棉趕回森林,成立「柬埔寨救國民族團結陣線」,開始越南傀儡政權性質的新政府,直到一九八九年越南撤軍,整個民族大躍進的歷程總算告一段落。一九九三年三月三十日,聯合國(UN)的調解,柬國終於走向和平,各國和平使團及人道救援組織也紛紛進入柬埔寨,投入大量人力與物力,協助戰後重建。



      我與柬埔寨的故事,即開始於一九八九年越南撤軍前後的難民潮,當時我在泰國東部西圖、西溢、考依蘭難民營裡,和難民們過著「關城榆葉早疏黃,日暮雲沙古戰場。(王昌齡)」的避難歲月。直到難民即將遣返,更感同身受於:「表請回軍掩塵骨,莫教兵士哭龍荒。〈從軍行〉」之悲涼蒼茫。每每思及過往,總覺得是累世輪迴裡的某個「宿命」,造就了我這半世紀的今生緣會。



      一九九三年至今,我在柬埔寨偏鄉,由於協助貧困村民而融入當地生、老、病、死、苦的各種情境,在每一場小人物的婚、喪聚會儀式裡,總感受著群眾以抽絲剝繭的輕柔力量,將那些殖民歷史或內戰傷痕摧殘下,被波及而斷裂的歷史文化傳統,一點一滴拉回來,且體現在日常生活裡。對我而言,既參與了這個苦難國度的教育及社會重建,亦在人們節慶的歡樂時刻,透過不斷重複播放唱誦的儀式歌謠、生活傳說和信仰禁忌,體驗著高棉族群的日常,過程中所嚐的酸、甜、苦、辣、鹹等況味,都是不簡單的考驗和認識。



      二○一二年十月十五日,適逢柬埔寨一年一度的亡人節,我因前往「司外朔廟」主持協會所捐助「化身爐」的剪綵典禮,下午兩點從暹粒返回機構途中,收音機裡的音樂忽然被切斷,幾分鐘沉默之後,電台節目主持人以低沉又嚴肅的慢調嗓音廣播:「全國父老兄弟姊妹們!此時此刻,我們十萬分悲傷地宣布,我們敬愛的西哈奴克國王,已經駕崩。這是皇室新聞部發布的消息,皇家衛隊、皇族家眷、各級官員,以及皇室僧團、高僧,都已隨伺在君側。」突然發布的國王駕崩訊息,瞬間凍結了車廂裡的輕鬆氛圍,同行的柬籍員工人人面色凝重,剛剛還在談笑的興緻,忽然降至冰點。繼之而起的,是一聲聲興嘆與傷懷,司機「堤」手上握著方向盤,雙眼凝著淚光說:「廣播說從現在開始,除了誦經,不應該播放歡樂的音樂,來表達我們對國王的哀傷,等到下午五點,全國寺廟都會統一時間擊鼓,向天神及民眾昭告—柬埔寨王國西哈奴克駕崩!」。



      果然,當我們一行五人回到機構時,當天下午五時整,遠遠近近同聲響起的鼓聲和鑼聲,劃破了熱浪糾結的虛空,隨著即將西沉的落日,四野鑼鼓齊鳴配合寺廟僧眾的誦經祈福,遠遠遠遠地,直到絢爛的霞光迅即沒入黑幕……!



      翻閱人物誌,在楊木(1997)《西哈努克國王(Norodom Sihanouk)》書中,西哈努克談及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於一九四五年三月解除法國在柬埔寨的軍隊武裝,直接控制柬國的歷史,他曾經沉痛地說:「柬埔寨從法國的龍潭中走出來,又調進日本統治的虎穴中,後者比前者更壞。」該書記載,日軍佔領期間,以中小學校舍為據點,將學生、老師趕走,把學校的門板拿去當材燒,學校只好另結茅屋當課室。西哈努克沉重表示過:「那些自由主義的代表,聲稱比柬埔寨人更愛柬埔寨,但歸根?底,只有柬埔寨人才能解決柬埔寨的問題。」。



      歷史的殘酷,大江東去浪滔盡多少英雄人物?在隨後的國殤日子裡,每天下午五點整,全國寺廟鑼鼓九十九響之後誦經;火化儀式時,全國九百九十九位僧侶聚集在皇宮前面,為他們深愛的國王虔誠禮讚頌經,揭示哀悼與不捨!



      柬埔寨的故事,有如此莊嚴神聖的王族崇拜,亦有無窮無盡在生死間掙扎,或脆弱得令人心痛的卑微生命。在工作路途中,我皆一一參與。曾有數次,我目睹了被地雷炸成重傷的男子,他的兄弟和妻子兒女於戰後罹患怪病亡故,這些病症或許與彈藥或落葉劑的毒害有關,而他卻只宿命地認為家人和自己之所以遭逢災厄、被地雷炸傷,都是因為上輩子做了壞事,此生才會受到天神詛咒懲罰。循著認命、忍受生活磨難諸多個案的思維邏輯,我也發現了高棉族群獨特的自然觀和宇宙觀。



      柬埔寨內戰後初期,金邊、暹粒市場及熱鬧觀光地點,總有許多乞討群眾聚集向遊客伸手求援,這些乞討者大多以家庭形式移動、餐風露宿、衣著襤褸,且滿身汙垢,據說大約八成左右是來自「磅楨省」。令人好奇的是,難道這個省份特別窮困嗎?探究之後發覺,有個源自柬埔寨民間的古老傳說,盛傳磅楨省的先祖們曾因犯下背叛行為而遭「天譴詛咒」禍遺子孫,他們的後代必須每年外出「乞討、受苦一個月」來為先祖的罪行懺悔,否則稻田必然年年乾旱、粒米不生。且不論這個傳說的考據為何,但自一九九二年至二○二○年的這三十年之間,我的確親手發出超過二十噸白米給這些家庭。尤其,貧困的泰柬邊境「波貝」偏鄉,自從邊境開放貨物運輸之後,為了生活而來自各地的移動勞工之中,也幾乎網羅了七成來自磅楨省的家庭。



      民間傳說,行乞、贖罪、做功德,在這個國家所網織起來的「信仰實踐」,直到現在仍然主宰著偏鄉村民,代代延續。



      在柬埔寨偏鄉,由於協助貧困村民,我融入當地的各種窘境。原以為只是以救助工作者的專業,前去協助、修補貧困者的生活和生命缺口,然而一連串奇遇和異端事件,讓我震驚而意識到,這個滿目瘡痍的國家,需要療癒的不僅是房舍和道路,還有紅高棉刀下那些「不安的魂魄」!



      這些男女老幼的生命故事,串成我人生半甲子的勞頓與奔波。結合志同道合伙伴,成立「知風草協會」,創辦以來從尋覓適當會址、建立制度,擬定並展開各項救助計劃,不只在台灣承辦過「北、中、南」三個感化院的少年閱讀教化活動,更深入柬埔寨地雷戰區協助重整家園,為尋求庇護的逃難者服務。



      知風草協會在柬埔寨的人道救助,只是想扶跌倒的人一把!我們不畏地雷與傳染病,讓貧苦的孩子進學校讀書。經歷了數不清的風霜,在文化差異的火花裡,必須勇敢克服失敗與障礙,才能給出希望和善意,逐步完成各項艱鉅服務;在機構運作經費不足,或遭遇質疑或人事紛擾等窘境裡,必須意志堅定,才能夠持續不遠千里、長征柬埔寨偏鄉異地,實踐助學助貧的人道價值。



      我們一直扮演著「貧與富」之間「擺渡人」的角色,要擺渡的不僅是食物和醫藥,更要傳遞「善意、慈悲和包容」的人道關懷。回顧來時的道路,雖然能做的非常有限,但服務內涵的確感動了很多人,激發他們參與的熱忱並投入國際救助,共同為地球傷痕盡了一份療癒的心力。



      在這不算短的幾十年歲月裡,除了廣大社會人士支持,還有工作團隊同仁的努力,才能在戰後的偏鄉荒地開墾、耕耘,深信只要不放棄,透過持續的協助,絕對可以改變貧病者的命運,幫孩子們提升生命價值。工作中,我常感恩自己生在一個「充滿希望」的年代,能夠從台灣出發,將台灣人的愛的能量,在異地發揚。台灣之愛的地圖,也就這麼一小點、一小點地,在柬埔寨的偏鄉裡,被註記下來了!



      由於長期融入當地生活,親身參與寺廟舉辦的「剃渡法會」和慶典活動,我亦逐步從各種儀式和禁忌中,理解柬埔寨普羅大眾「一缽一飯」的生活內涵。因而本書中,除了記述「踩著泥濘對抗貧困」的救助歲月,還有文化紀錄、民間傳說,訪談了包括柬國皇室成員、僧侶、道士、乞討家庭,旅館、餐飲及傳統產業的製造鄉鎮,甚至掌管觀光事務的政府官員,以及邊區守衛士兵等。



      藉著這些對話資料,逐步解讀柬埔寨的地方文化,同時希望融合鄉野傳奇與傳統信仰,將歷史滄桑下的古剎與寺廟之美,透過口傳記述的報導實錄,呈現出高棉族群的歷史記憶!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