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內蒙古軍區被害者和加害者紀錄

內蒙古軍區被害者和加害者紀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540203
新銳文創
2020年10月08日
287.00  元
HK$ 243.95
省下 $43.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540203
  • 叢書系列:內蒙古文革檔案
  • 規格:平裝 / 554頁 / 17 x 23 x 2.8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蒙古文革檔案


  •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其他











      「最高指示: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粉碎帝國主義者及其走狗中國反動派的任何一項反對中國人民的陰謀計畫。」──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1968年8月27日



      1967-1969年間,150萬的內蒙古人,至少346,000人受捕,27,900人被殺,120,000人致殘。



      ★收錄近18萬字內蒙古軍區後勤部的部分受害者報告及加害者紀錄,重現第一手檔案資料★



      ──內蒙古文革檔案史料,系統性排版整理,重新看見歷史──



      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內蒙古軍區是中國八大軍區之一,但不是紅軍(即以後八路軍、解放軍)嫡系,而是以異族(即蒙古人)為主組成,其前身為日本占領時期的「滿洲國軍」和德王蒙古自治邦之「蒙古軍」。軍官多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和興安陸軍軍官學校,中共稱他們為「挎洋刀的」。受過近代化教育的蒙古軍人,和多為草莽出身的中共解放軍幹部之間,存在著格格不入的矛盾。



      早在文化大革命以前,中共就已經以「反動」及「民族分裂」為由,整肅了內蒙古軍區的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烏蘭夫上將;文革期間,更藉口「挖烏蘭夫黑線、肅烏蘭夫流毒」,在1967-1969年發動「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肅清事件」來整肅內蒙古自治區,同時也重點清洗內蒙古軍區。經此一劫,蒙古人失去了自己的武裝力量,內蒙古自治區由異族擔任解放軍司令員和政治委員的時代也隨之結束。



      本書收錄內蒙古軍區後勤部的部分受害者報告及加害者紀錄,分收入了文革期間關於整肅並大量屠殺蒙古人的政府文件資料,同時以一名蒙古人將校鮑風為個案,顯示屠殺蒙古人和「平反」隱蔽暴行的手段,也展示其他受害者狀況。除印刷文件重新繕打排版以外,其中手寫文件以及部分有修改痕跡的印刷檔案以原件掃描的方式呈現,以期讀者能從更為深刻地見證歷史。



      「內蒙古文革檔案」全系列共五書,另有《滕海清將軍有關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講話集》(三冊)、《有關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的政府文件和領導講話》(二冊)、《挖內蒙古人民革命黨歷史證據和社會動員》(二冊)、《內蒙古土默特右旗被害者報告書》(乙冊)。



    本書特色



      ★揭露鮮為人知的蒙古人文革受難,白紙黑字的史料檔案,當局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面對堪比種族屠殺的暴行「內人黨肅清事件」,正視中國少數民族治理問題!

      ★真實呈現「內人黨肅清事件」對內蒙古軍區的清洗,揭發中共拔除少數民族武裝力量的歷史!

    ?


     





    序言

    編輯書前註



    1.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核心小組辦公組揪出各種壞人情況(1968.05.08)

    2.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彙報提綱(1968.05.09)

    3.批轉政法委員會關於對「內人黨」進行登記的幾個具體問題意見的報告(1968.08.27)

    4.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核心小組辦公組 挖肅鬥爭情況(1968.09.13)

    5.內蒙古革委會人保組組長公安機關軍管會主任任家驥同志十二月七日在政保三組傳達滕吳首長指示會議上的講話(記錄稿)(1968.12.07)

    6.公安機關革委會政保三組對內人黨十個上層人頭專案突審情況小結意見(1969.01.13)

    7.內蒙公安廳政保三組向核心小組滕、吳、權、李樹德、李德臣報送《突審都固爾扎布新內人黨問題的經驗》(1969.01.21)

    8.李樹德在「內人黨」專案工作經驗交流座談會上的講話(1969.01.16)

    9.中央首長二月四日接見滕海清同志時的指示──滕海清同志二月八日在常委擴大會上傳達記錄整理(1969.02.08)

    10.反革命叛國集團「新內人黨」部分罪證(1969.03.31)

    11.中共內蒙古軍區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卷宗,落實政策材料:挖內人黨致死同志登記冊(1978.12.05)

    12.中共內蒙古軍區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卷宗,落實政策材料:被誤傷病故人員登記冊(1979.04.17)

    13.內蒙古軍區後勤部致死者家屬及其要求

    14.中共內蒙古軍區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卷宗,落實政策材料:劉世峰 (1985.09.25)

    15.中共內蒙古軍區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卷宗,落實政策材料:鮑風(1985.09.25)

    16.中共內蒙古軍區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卷宗,落實政策材料:宋寶林(1985.09.27)

    17.薄志明的資料

    18.中共內蒙古軍區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卷宗,落實政策材料:鄔桂英(1985.09.25)

    19.中共內蒙古軍區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卷宗,落實政策材料:後勤機關師以上幹部座談會記錄(1985.10.07)

    20.文化大革命中各種冤假錯案情況統計表,呼倫貝爾盟(1980.12)





    序言



      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共產黨在內蒙古自治區發動了大規模種族屠殺(genocide)。經中國政府操作過後的公開數據呈示,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即漢民族)總共逮捕了346,000人,殺害27,900人,致殘120,000人。在內蒙古各地做過社會調查的歐美文化人類學家們,則認為被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屠殺的蒙古人受害者總數達10萬人。



      筆者曾經在日本編輯出版了兩本文化大革命(以下簡稱為「文革」)被害者報告書。其中中共包頭市土默特右旗四家堯人民公社總計殺害32人。筆者的家鄉,鄂爾多斯(伊克昭盟)烏審旗圖克人民公社殺害69人。當時的自治區,總共有「7盟2市1,046個人民公社」。7盟盟公署和呼和浩特及包頭2市有大約幾千個多於人民公社人口的機關單位。用社會學簡單的抽樣調查即可發現,被殺害的蒙古人數目遠不在27,900人之內。筆者通過用社會學抽樣調查方法探討自治區東部呼倫貝爾盟和基層人民公社的被害者情況後,得出的結論與歐美文化人類學家的推算結果大致相同。而且這些數據裡並不包括「遲到的死亡」,亦即致殘者120,000人的命運。蒙古人的民族集體記憶是:「文革就是一場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合謀屠殺蒙古人的政治運動」。



      1966年中國政府發動文革時內蒙古自治區原住的蒙古人人口近150萬,而從長城以南侵入草原的中國人殖民者則達到蒙古人的9倍即1,300萬。所謂的自治區實際上名存實亡。入殖內蒙古的中國人還大膽提出,乾脆把內蒙古自治區改為「中國共產黨反修省」。可見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所標榜的「民族區域自治」實際上以同化異族為主要目的。為了達到同化,製造沒有蒙古人的內蒙古自治區,中國政府和普通中國人共同推行了一場大規模種族屠殺。



      在進行大規模種族屠殺的時候,從各地傳遞到自治區革命委員會的「捷報」都提到了詳盡的數字,也就是「殲滅了多少內人黨和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的成果」。其中的一部分,我在本系列的第一書,即《滕海清將軍有關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講話集》裡提到過。但是,整個自治區和各個地區到底「殲滅」了多少「蒙古人民族分裂主義分子」,至今仍然未得解密。



      本書收集了內蒙古軍區後勤部的部分受害者報告。文革前的內蒙古軍區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八大軍區之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是蒙古人烏蘭夫上將。中共在文革開始之前即將烏蘭夫上將整肅,為的就是「保障祖國北疆安定」而傾全力發動文革。



      內蒙古軍區雖然是中國八大軍區之一,但她不是紅軍(即以後八路軍、解放軍)嫡系。內蒙古軍區以異族(即蒙古人)為主組成,其前身為日本占領滿洲和內蒙古東部及中部地區時期的「滿洲國軍」和德王蒙古自治邦(亦稱蒙古軍政府、蒙疆政權)之「蒙古軍」。軍官多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和興安陸軍軍官學校,中共稱他們為「挎洋刀的」。眾所周知,中共軍隊中幹部多為草莽出身,不識大字。文盲的中國人解放軍幹部和留學日本、接受過近代化教育的蒙古人軍官,有著格格不入的風格和不可克服的政治矛盾。文明的蒙古軍人與粗野的中共軍人,遊牧的蒙古人與農耕的中國人,如此種種多重對立在文革中激化,導致了中國政府血洗內蒙古軍區的結果。



      中共重點清洗蒙古人的內蒙古軍區,完全是出於其戰略部署。滕海清將軍率領北京軍區部隊首先解除駐紮於自治區南部集寧的騎兵第五師,然後逮捕軍中各級蒙古人將校加以殺害。受害最嚴重當屬軍區政治部。據一份不完全的報告講,滕海清將軍親自整肅內蒙古軍區,僅政治部一個小單位,200名蒙古人幹部中180名被打成「民族分裂主義者的內人黨員」,導致10人死亡。



      本書則收集了有關軍區後勤部受害狀況。原資料曾經以影印方式在2014年日本出版。前半部分收入了一些文革期間關於整肅並大量屠殺蒙古人的政府文件資料,同時以一名蒙古人將校鮑風為個案,顯示屠殺蒙古人和「平反」隱蔽的陰謀手段。後半部分展示其他受害者狀況。



      文革後,關於整肅殺害蒙古人的資料全部重新被政府收回檔案館封存。中國政府和中國人銷毀大量屠殺證據的手段非常高明。在對受害者「平反」時往往強調「毀滅假資料」,「當眾銷毀」等。有史以來一直處在強權專制之下的「中國人民」也害怕如果留下「罪證」成為檔案的話,有朝一日執政者又會「秋後再次算帳」,因此也願意「當眾銷毀」對自己不利的「罪證」。如此執政者和子民奴隸的共同願望,給中國政府提供了可以系統地、組織性地毀滅文革罪證的機會。讀者可以從本書所收集的檔案中看出政府如何積極毀滅證據的過程。



      蒙古人不僅經歷了大規模屠殺,還成了有組織的性犯罪的犧牲品。文革期間,母語蒙古語也被禁止。1948年12月底聯合國通過的〈反種族屠殺條約〉明確規定其中包括「禁止別的民族之母語權和性犯罪」。根據聯合國條約,中國政府主導的針對蒙古人的大屠殺和性犯罪明確屬於種族屠殺。



      文革後,不但蒙古人永遠失去了自己的武裝力量,異族擔任解放軍司令員和政治委員的時代也結束。中國政府的軍隊完全成了其奴役異族的工具。換言之,沒有本民族自己的軍隊,隨時可能被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大量屠殺。



      本系列「內蒙古文革檔案」所收文獻在重新電子輸入時,已將文革期間專用的簡體字和繁體字一律統一為現行繁體字;除明顯的錯別字以外,未作任何改動。

    ?
    楊海英




    其 他 著 作
    1. 內蒙古軍區被害者和加害者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