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日和見閒話(2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220822
李長聲
五南
2020年10月28日
100.00  元
HK$ 95
省下 $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220822
  • 叢書系列:人文隨筆
  • 規格:平裝 / 296頁 / 12.8 x 18.8 x 1.4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2版
  • 出版地:台灣
    人文隨筆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旅遊文學











    ?日和見?,本義是看天,即看天氣的好壞。

    有這類套話很方便寒暄,避免了相視一笑或者被問及行蹤的尷尬。



      作者由長春遊走至千葉,今天為人以知日學者傳誦捧讀,然而筆下從沒有背離筆記風情,幾至打造成李氏獨門別具一格的知日文學大道來。──日本文化研究者湯禎兆



      作者僑居日本多年,曾任日本文學雜誌編輯、專攻日本出版文化史,現今以「知日學者」傳誦捧讀,然而筆下卻沒有背離筆記風情,幾至打造成李氏獨門別具一格的知日文學大道來。



      全書分為三大部份

      負日遊│東京的胡同、天津栗子、梅花與梅乾、裸祭、天狗…

      指日談│觀音菩薩的腳、說魚解字、織田信長大屠殺、櫻花過後…

      枕日讀│誰給日本起的名、菊與刀、可樂嬰兒、村上春樹密碼…



      曾有人評作者之文說:?頗有經過文革的人士所慣有的行文的『痞子味』?

      村上春樹說:「重讀自己寫的東西好像聞自己脫下來的臭襪子。」

      作者自嘲:「我重讀確實聞到了一股痞子味。」


     





    湯禎兆:尋找李長聲的真身



    負日遊

      東京的胡同

      大米

      天津栗子

      馬刺與櫻鍋

      豆腐

      落書

      錦鯉繞島影

      梅花與梅乾

      美在青苔

      裸祭

      猴

      天狗

      

    指日談


      觀音菩薩的腳

      朱舜水

      結

      臉

      復仇

      下海今昔

      臨行喝媽什麼酒

      武士與騎士

      說魚解字

      誤譯的深度

      北野武拔刀

      織田信長大屠殺

      關於對談

      大江醉酒

      算算友誼帳

      千石的念法

      從清水寺舞臺跳下去

      櫻花過後

      

    枕日讀

      誰給日本起的名

      葉隱

      日本的內戰

      白旗從何時豎起

      「單一民族」是怎樣煉成的

      菊與刀

      抄書的樂趣

      斷腸亭日記

      書中世界

      雜誌日本

      品格

      金子般的童謠

      可樂嬰兒

      信長密碼

      劇作家之死

      麒麟志在昆崙河

      人革命的《德川家康》

      谷崎潤一郎和女人以及文學

      永井荷風的江戶、法國以及中國

      夢二美人

      作踐武二郎

      山岡莊八的「戰爭與和平」

      小說長鳴警世鐘

      國語問題

      村上春樹密碼

        第三種啤酒

        情人旅館的字畫

        圍繞地圖的冒險

        文學雜誌

        貓

        井

        比喻

        1Q84新人獎

      從《古事記》到《女神記》

      日語將消亡

    後記





    後記



      出書寫後記,是要對讀者有一個交待,也不免替自己做一些辯解。



      先交待「日和見」。



      ──在電腦上打出兩行字,座椅猛地搖晃起來。僑居二十餘年,對地震習以為常,繼續往下寫,卻愈搖愈烈,而且有一種扭動的感覺。吊燈擺盪,書從架上劈哩啪啦掉下來,這可是頭一遭。幾年前發生豆腐渣設計事件,所居樓房也特意檢查了防震程度,應該抗得住,但這麼強烈的地震接二連三,不由地心驚。時間是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太陽已偏西。



      看電視才知道震災之嚴重。引發的海嘯把船舶涌上岸,飛機浮起來,房屋浩浩蕩蕩地漂移,遇到障礙便碎為齏粉,足見那海水沖盪的力量,停車場上的汽車猶如被大手劃拉的滿桌麻將牌。走下八層樓,查看住居周圍:地面噴泥沙,信號燈不亮,道路寸斷;寸斷是日本說法,他們常說中國人愛誇張,白髮三千丈,但寸斷也未免言過其實,充其量丈斷。這一大片地方是從東京灣裡填出來的,據說下面被震成液態。上水道損壞,斷水,海上自衛隊用艦船送水,這是我第一次跟日本兵零距離接觸。去商店買水桶,售罄,看來很多人家像我一樣未防備。又去買手電筒,只剩下一種最貴的,這種時候買不買,價錢仍然是一個考量。上樓下樓打了十天水,深感生命在於運動。最鬧心的卻是人為的,福島核電站發生事故,束手無策的模樣令人惶惶不可終日。人們往西逃,外國人蜂擁離開日本,據統計,三月十二日至四月八日之間出走五十三萬人。走了廚師,走了跑堂的,好些中華料理店歇業,只剩下老闆為房租叫苦不迭。



      日子過得膽戰,膽戰的日子也得過,過著過著事情就開始過去,不遠處的迪士尼樂園重新響起了歡樂,我也接著交待「日和見」。



      這個日本詞的本義是看天,看天氣好壞。日本人重視天氣,見面少不了今天天氣哈哈哈。有這類套話很便利寒暄,避免了相視一笑或者被問及行蹤的尷尬。人類如今也只能預測用各種手段看得見的天氣,像這次東日本大地震,說是「想定外」。地震、海嘯是造化要修改自己的作品罷,基本結構沒有變,天照樣暖,花照樣開。東京都副知事說:不妨賞花,不妨喝酒,自慎過頭就冷卻消費,但也要想想東京的火葬場正燒著從災區運來的屍體。這位副知事是作家,而知事石原慎太郎作為文學家更著名,他說海嘯是天譴,好好滌蕩一下日本人橫流的私慾。



      那麼,辯解點甚麼呢?



      以前某先生讀了我的作文,說我「頗有經過文革的人士所慣有的行文的『痞子味』」。這個批評是對的。說話作文有腔調,人所難免,也許即所謂文體。日本電視上有一位戰地攝影家走紅,不是因攝影,而是他說話慢條斯理的腔調,聽多了就變成裝腔作勢,引起了反感。村上春樹說過,重讀自己寫的東西好像聞自己脫下來的臭襪子,我重讀確實聞到了一股痞子味。我不唱卡拉OK,文革年代也不跟著唱語錄歌,簡直像元祖「宅男」,地道逍遙派。之所以逍遙,有一點天生,有點學魏晉人物,也曾為自己屬於不革命而忐忑。「日和見」引申為觀望,有等待時機以求一逞的意思,我對於橫掃甚麼的,作壁上觀。彷彿閱盡了人類從上至下的全部醜態,有了點虛無,凡事都覺得無聊,疑神疑鬼。畢竟從那個時代走過來,烙印了這一代的集體記憶與共同語言,說出來有一種認同,一種會心。把歷史放在諧謔中記憶,可減輕心靈的負擔,若無其事地前行。或如文化評論家桑原武夫所言,中國和法國有這樣的觀點,即在某種意義上,語言比內容優先,語言的修練形成價值。其實同代人並不是我的讀者,真不該下意識地跟他們說話,滿紙痞子味。有人把一首古詩貼上網:夜深衣薄露華凝,屢欲催眠恐未應,恰有天風解人意,窗前吹滅讀書燈。年輕朋友笑道:洗巴洗巴睡吧。這該是現今痞子味。讀年輕一代能增加活力,讀年老一代能圓滑世故,讀同代人的東西呢,很可能同聲相求,臭味相投,一起發牢騷,一道走下坡路。



      時見國內稱我為學者,這是編輯亂扣大帽子,以壯版面也。我夠不上學者,不過對日本文化有一些觀感罷了。譬如有人說,對日本文化的入門認識,文學從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禮讚》開始,電影從《猷山節考》,攝影從荒木經惟,然而我沒看過這個電影,也不喜歡荒木其作,且討厭其人。由於福島核電站事故,電力不足,東京一下子昏暗,我也沒看出陰翳之美。我行文有一個毛病,那就是通篇好話,得便總提醒一下,事情還有另一面,況且寫的是人們常說具有二重性的日本,也只能點到為止,卻常被讀成譏諷。「日和見」加「主義」意味機會主義,作者若不單為文學,不把自己當上帝,而是與讀者同在,娛樂讀者,似需要點機會主義。書暢其銷,如某某日本人所言,文化就跟在屁股後來了。



      年輕多夢想,正好寫小說;人老了,若返璞歸真,那就寫隨筆為好。我雖然寫隨筆,卻尚未歸真,這一番交待和辯解無非要推銷自己,想賣這本書。

    ?
    東日本大震災死難者七七之日 合掌




    其 他 著 作
    1. 入秋讀剩半冊書
    2. 光看沒有酒,櫻花算個屁:李長聲日本妙譚集 2
    3. 坐聽青蛙跳水聲
    4. 閒看蒼蠅搓手腳
    5. 閒看蒼蠅搓手腳
    6. 送誰一池溫泉水:李長聲日本妙譚集
    7. 我的日本作家們
    8. 東瀛百面相
    9. 日和見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