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禪是對自己好一點 Sweet Zen: Dharma Talks from Cheri Huber

禪是對自己好一點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242125
雪莉.修柏/著
賴隆彥
商周出版
2004年7月04日
67.00  元
HK$ 56.95
省下 $10.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人與宗教系列
規格:平裝 / 224頁 / 21*15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人與宗教系列


宗教命理 > 佛教 > 生活佛法









本書榮獲美國《FordWord》雜誌2000年宗教類年度好書首獎

  生老病死,無一不苦。然而佛陀透過苦集滅道的四聖諦,明白指出解脫之道,讓人重獲平靜與快樂。修習曹洞宗長達二十多年的雪莉.修柏,經常於全美各地與海外舉辦工作坊和禪七。她教導的一大特色,就是她把焦點放在如何滅苦的過程上。為了保存雪莉談話中的動人機鋒,編者以一九九六到一九九八年間,雪莉在全美各地禪七活動中發表的非正式談話為基礎,編輯成這本書。

  本書挑戰「剝奪自我有益於靈魂」和「為了某些想像中的純淨理想,禪修要求修行者必須放棄俗世中的某些東西」的想法。就像其他偉大的禪學教導,本書是一記當頭棒喝,邀請我們放棄受苦,轉而全心且歡喜地走入日常生活中。

作者簡介
  雪莉.修柏(Cheri Huber)受教於禪宗曹洞宗,雪莉.修柏教人坐禪已有二十多年的時間。她在美國加州山景市和曼菲斯市分別創設了「山景市禪宗中心」(Mountain View Zen Center)和「禪宗修行中心」(Zen Monastery Practice Center),並同時於兩地任教。她在全美各地與海外舉辦工作坊,並帶領坐禪。其著述超過十七部,近期代表作包括《受苦是自找的:通往喜樂與自由的三把鑰匙》(Suffering is Optional: Three Keys to Joy and Freedom)、《如何從你身處之處渡往你想去之處》(How to Get Where You Are to Where You Want to Be)。



前言:和強硬相反
導論:擁有全部
一、身念住
身心一如
能量與自我
剝削與放縱之間
痛苦的配方
犒賞
累而感覺很好
化解問題
在當下,在身體
其他人
無常
二、身分
你是誰
縮減身分的領域到無
不滿的必然性
誰知道?
追求心的生活
習慣的聚合
老朋友
八十輛勞斯萊斯的寓言
這裡
老師看見什麼
自皈依
三、在蒲團上
我們修什麼
認出自我中心
安住於覺性中的注意力
親自去查明
中心點
隨順
什麼使我們不修行
在清晨六點打坐的人
蒲團上的空間
不反應的習慣
呼吸裡的庇護
四、心智的運作
喜悅來自何處,又存在哪裡
創造痛苦
神祕故事
觀察執迷
打結的絲巾
碰壁的自我
無我
濃霧
五、生命的期望
希望帶來的問題
超越舒適
無悔
學習的機會
無分別的根本意涵
出離共有的假象
六、運用修行
對痛苦說不
是這樣嗎?
注意掉舉
決定
確定性
內心戲
建立信心
安心
抬頭
像小孩一樣
面對困難
七、常遭忽略卻極重要的第三聖諦
沈船上的靜心
不要褻瀆上帝
打開與關閉
待在原地不動
瞥見覺性
開悟
工作
不介意注意
悖理
八、矛盾的心
強硬的禪
一體性
接受一切
天堂與地獄
在大災難中現前
什麼會支撐我們?
釋放內心
喜悅的娛樂
一起靜默
色與空

沒有答案,沒有公式,沒有魔杖
放手進入愉悅
一樣
見到善



擁有全部 雪莉•修柏

  就我的了解,習禪並沒有阻止我們去做什麼、擁有什麼,或成為什麼。我不將禪修視為限制我們生活的一套規則,那其實是我執的伎倆。

  我執(或自我;不要和心理學的專門術語混淆)是指自我誤認為自己和其他一切事物有別。自我依賴規則與信念,我們從一出生就接受了制約,起初來自父母,然後來自社會,為的就是保護自己。由於我執是建立在分別之上,對於禪修裡「萬法一如」的體會,便如芒刺在背。「自我」把它的規則與信念投射到禪修上,於是我們發現自己會害怕用功靜坐、止觀,以及學習去用心生活等等,擔心如此一來,我們就無法坐在沙發上喝咖啡與翻閱雜誌,無法隨興和朋友一起出遊,無法盡情享受生活。

  但是,在禪修裡,根本沒有那些顧忌。

  當我們用心去生活時,唯一會失去的,只是苦。這並不是說苦從此不存在,在我們的心裡,在我們靜坐時生起的開闊心量裡,有很多空間可以容納我們所有的經驗,包括苦在內。但是,那個微細的、分別的、受苦的、充滿我執的自我,就是我們自己,對此我們已經不再有任何困惑了。

  例如,我們可能會對某些事感到很焦急,但我們不必相信那是真的。這並不是說那個焦急不存在,而是它發生於一個更大的實相裡,就像在舞台上演出的戲劇一樣。我們可能在看戲,並感覺到它影響我們的情緒、思想與身體感受,但我們從來都不會忘記,它會在某一時點結束,然後我們便起身走出戲院。同樣地,我們也看得出來,焦急是很有說服力的假象。我們知道,先前那個焦急會完全接管我們,並且在某段時間裡,我們會徹底認同那個觀點,換言之,那個焦急構成我們的整個實相。但是,當我們直心深入禪修時,它們就會被拋在腦後,因為我們開始看穿假象。

  慈悲心才是我們的本來面目,唯有在我們不再認同自己的制約觀念時,慈悲心就會現起。慈悲心先於一切存在,在一切都消失之後,它還會繼續存在;慈悲心存在於一切之間。每一次,我們內在制約的聲音出現缺口時,我們就輕輕滑進慈悲心裡;每一次,我們停下來,轉向內在,從散亂心和苦受轉向,發現對自己的慈悲時,它就在那裡。讓那個轉向一次又一次發生,逐漸培養出建立於經驗上的信心,那不是空中樓閣或阿Q式的精神,而是源自生活經驗的深刻覺知,知道所發生的一切都是開悟與滅苦的增上緣。

  只要轉身回顧過去,我們每個人便可以立即擁有那個信心。世間充滿各式各樣可怕的事,而我們終究會渡過,轉而生起更大的清明、慈悲、領悟與愛。每一次都是如此痛苦,幾乎無法忍受,我們認為自己活不下去了,然後,蹭的一聲,我們跳出了苦,並且變得更堅強。在生命中的這個時刻,我們可以認出那個過程,並接受那是必然的道路:經歷困難,是通過它的唯一方式。無論我們遇到的下一個苦有多可怕,我們都可以有信心,相信面對它、質疑它與處理它的過程,都是幫助我們繼續前進的資糧。

  禪修並不要求我們放棄任何東西。在我自己的生命中,我已經「放下」許多,但我從來不曾放棄任何東西。當我貪著某個事物,卻又想要更多的時候,我知道該是放下的時候。事實上,這個修行給了我曾經想要的一切。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