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浪漫騎士唐吉訶德

浪漫騎士唐吉訶德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331102
范湲
圓神
2005年8月25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當代文學
* 規格:平裝 / 360頁 / 25K / 普級 / 全彩印刷 / 初
* 出版地:台灣


當代文學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其他地區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柯慈說,《唐吉訶德》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本小說。

  米蘭昆德拉說:《唐吉訶德》開啟了「小說的藝術」。

  法國作家福婁貝和斯湯達爾,尊稱《唐吉訶德》為「我的師父」。

  《唐吉訶德》寫下許多個第一,包括被推崇為「第一部現代小說」,以及被公認是「全球第一本暢銷書」,在世界文學史上,足以與莎士比亞名劇、但丁《神曲》、薄伽丘《十日談》、歌德《浮士德》相提並論!

  西班牙大文豪塞萬提斯(1547∼1616)出身寒微,只接受過中學教育,卻是十七世紀西班牙最偉大的作家!他創造的唐吉訶德,是現代小說(流浪漢小說、田園小說、旅遊文學、美食書寫)的鼻祖,影響世界文壇甚巨。

  現今,到西班牙旅遊的觀光客,除了可看到四處矗立的塞萬提斯、唐吉訶德與桑丘二人雕像外,在品嚐海鮮飯之餘,也喜歡依著故事,尋找事件發生的地點,如「風車小鎮」、「客棧」、「托波索」……由此可見唐吉訶德出版400百年來,魅力不減!

作者簡介

荷西•馬利亞•普拉薩(Jose Maria Plaza)
  西班牙納瓦拉大學新聞系畢業,曾任著名週刊Diario 16及「世界報」藝文記者,後並擔任教育週刊和「迷你世界」等刊物總編輯;目前專事寫作,並定期為「世界報」及「讀書」雜誌執筆寫專欄。
  出版超過三十本著作,多是兒童及青少年文學,著名作品包括:《戀愛不是罪過》《你的貓眼煞到我也嚇到我》《我想當足球巨星勞爾》。
  此外,他也寫小說給大人看,《等待》(LA ESPERA)曾獲「路易斯貝倫格國際文學獎」肯定;也出版國際知名西班牙傑出時裝設計師AGATHA RUIZ DE LA PRADA的傳記。

繪者簡介

Jvlivs(Julio Carabias)
  本名胡立歐•卡拉畢亞斯。西班牙當今最傑出插畫家之一。馬德里大學新聞系畢業後,曾先後在數家廣告公司創意部門任職,後來在「迷你世界」以連載漫畫「大草原傳奇」嶄露頭角。
  目前專事創作,在著名的漫畫週刊「星期四」有專屬版面。此外,也為雜誌以及廣告公司創作插畫。本書是他和普拉薩合作的第四本書,另外兩人還一起出版過《爸爸迷路了》《大衛和那隻不會玩的怪物》《大衛和那隻遺失了寶藏的怪物》。

譯者簡介

范湲
  西班牙納瓦拉大學語言學碩士。當過西班牙文口譯,教過英文、西班牙文,近年多從事新聞相關工作,在台灣做過藝文版主編,到倫敦做過通訊社記者。
  和父母說客家話,和丈夫講英文,跟公婆掰德文,在西班牙遇見唐吉訶德熱情的靈魂。旅行成癮,常在地球上空飛來飛去。無可救藥的愛書人。在奧地利薩爾斯堡安家落戶,成了莫札特的鄉親。
  已出版譯作:《露露》《意亂情迷的出軌》《暗夜微光》《情色聖誕》《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這一生都是你的機會》《這就是孤獨》(以上皆由圓神出版)。



  翻譯期間,我在薩爾斯堡家中接受了西班牙國家廣播公司的電話採訪,他們製作了「唐吉訶德出版四百週年」特別節目,想聽聽中文譯者(和讀者)的看法。

  主持人一開始就問了個我一時答不上來的題目:您對《唐吉訶德》哪一個篇章印象最深刻?

  我答不上來,原因是答案常因不同的經驗而改變。

  學生時代讀到唐吉訶德央求桑丘看他脫褲子翻筋斗(第25章),曾經在宿舍床上狂笑不止;在南部鄉下的老家,我錯把一堆草繩當成一團毒蛇龜殼花,覺得自己真像被壓布機嚇破膽的桑丘(第20章);看到政客信口開河時,總覺得唐吉訶德忠誠的騎士精神既高尚又可貴……

  最後,我給了個最沒有新意的答案:風車。去年夏天,我獨自走了一趟「唐吉訶德之旅」,在小鎮鞏蘇埃格拉〈Consuegra〉親眼見到了挺立在原野上的風車,從此難忘這個經典場景。把風車當巨人,轉動的風車翼成了揮舞的手臂……塞萬提斯以驚人的想像力,將風車塑造成「挑戰不可能任務」的象徵,四百年來,風車已成為拉曼卻最有價值的文化資產!

《唐吉訶德》,有聽過沒看過

  「中文讀者聽過《唐吉訶德》嗎?」主持人這樣問我。

  很少人沒聽過《唐吉訶德》的大名,但讀過這本小說的人,實在沒有想像中的多。

  不只是外國人,很多西班牙人也沒讀過《唐吉訶德》。我在西班牙求學期間,隨口問了周圍的同學們,讀過的,大多為了應付學校作業!而且大部分是只看了幾章而已。明明是有趣的小說,卻因為內容龐雜而使人卻步,真是「叫巨著太沉重!」

  我想,能夠輕鬆愉快閱讀《唐吉訶德》的,恐怕只有十七世紀的西班牙讀者吧!對現今的外國讀者而言,許多人想看,但心有餘而力不足:相隔四百年的時代背景,加上文化差異,而且塞萬提斯在書中提到了許多現代讀者很陌生的騎士小說……為了因應讀者的需求,許多語言都有《唐吉訶德》簡易版。

  二○○五年正逢《唐吉訶德》出版四百週年,西班牙書市出現的改寫版本不知凡幾。

  既然選擇有很多,為什麼只譯介這一本?

  因為它好看!

  因為它忠於原味!

  改寫經典名著,有人側重情節,有人注重對白,但最常見的問題是失真,最糟糕的是把原著趣味丟掉了。這本書忠實保留了《唐吉訶德》原作裡對話的趣味,刪減了艱澀難懂的論述部分,換言之,讀者「畏懼」的部分不見了!

  淺顯易懂的文字,搭配圓潤可愛的插圖,這個討喜的組合,果然讓讀者願意親近!這本書不僅受到青少年歡迎,也獲得許多以前不敢讀《唐吉訶德》的成人讀者青睞。對於外國讀者而言,這本《浪漫騎士唐吉訶德》大大降低了文化隔閡的困擾,讓閱讀回歸成單純的樂趣。

《唐吉訶德》,偉大的暢銷書

  一六○四年,塞萬提斯拎著《唐吉訶德》原稿,到卡斯提亞省政府去申請出版許可。當時,名重一方的出版業龍頭羅布勒斯(Francisco de Robles)已經口頭答應要出版這本小說。《唐吉訶德》一六○五年元月問世,光是紙張的成本就占了預算的一半,塞萬提斯最後領到稿酬大概只占了預算的五分之一。

  煮文維生大不易,古今皆然。

  塞萬提斯一生沒見到書中崛起的黃金屋,不過,他確實享有盛名,只是時間太短。

  《唐吉訶德》出版後,大獲好評。一六○五年二月,賣出葡萄牙文版版權;同年三月,西班牙文版二刷,又印刷了一千八百本。一六○七年,精裝本在布魯塞爾出版。一六○八年,西班牙文版三刷。《唐吉訶德》成了國際暢銷書,沒出現盜版,倒是有人以筆名阿維亞內達(Alonso Fernandez de Avellaneda)替《唐吉訶德》寫了「假的」下冊,這本假書於一六一四年出版。塞萬提斯不甘示弱,同年年底就繳出了「本尊」下冊,但直到隔年秋天才面世。

  一六○五年出版《唐吉訶德》上冊時,塞萬提斯還有精力一再修改、校正、勘誤,到了一六一五年出版下冊時,他已年老多病,幾個月之後就去世了。因此,有人把《唐吉訶德》下冊比喻成了衣著邋遢的流浪漢。

  但是,這個「流浪漢」的內涵依舊是饒富趣味的。塞萬提斯在《唐吉訶德》下冊展現了前所未有的創意:唐吉訶德在途中遇見的人,都認出他是小說裡的主角,於是就和他聊起了過去那些冒險事件,唐吉訶德也可趁機為自己辯白或修正做法……好比照著鏡子整理衣裝一樣!這個創新的寫作手法,如今讀來,仍然富含現代感!

《唐吉訶德》,文壇巨擘推崇

  《唐吉訶德》四百歲了!在現代傑出小說家眼裡,這本小說依然是無可比擬的偉大巨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柯慈認為,《唐吉訶德》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本小說。米蘭昆德拉說:《唐吉訶德》開啟了「小說的藝術」。

  不過,塞萬提斯寫小說的時候,腦子裡沒想過這些「偉大」的事情吧?他寫著好玩、寫得過癮;他越寫越長,以至於偶有前後不連貫的謬誤;他天馬行空,在小說裡告訴讀者,書是會做法的摩爾人寫的,他只是譯者……塞萬提斯創作「唐吉訶德」的過程中,最不在乎的就是「真實性」!

  世間一切,常是虛幻的!人、事、物都沒有絕對的定義。唐吉訶德搶了理髮師的臉盆當頭盔,可是,誰說臉盆戴在頭上就不是頭盔?再提一個出現在下冊的例子:有個善良的鄉紳好心邀請唐吉訶德回家坐坐,這位鄉紳的兒子是個詩人,詩人兒子比鄉下老爸機靈多了,一眼就看出客人是個瘋子。唐吉訶德請詩人吟誦一首詩作來聽聽,浪漫的老騎士一聽,立刻讚揚他是偉大的詩人。詩人兒子沾沾自喜,根本就忘了誇獎他的人是個瘋子。請問,究竟是誰比較瘋呢?

  《唐吉訶德》不只是笑鬧而已。書中呈現了敏銳、精緻的喜劇性,足以讓人深思,如果讀者願意思考的話。這種特質,就是我們所謂的幽默。墨西哥詩人帕斯(Octavio Paz)曾說,「幽默」是現代一項偉大的發明,它與小說的誕生息息相關,塞萬提斯更是重要的推手。

  《唐吉訶德》讓人發噱:那不是恥笑,而是會心一笑。我們笑他的時候,或許會發現自己的人生更可笑。我們可憐他的時候,再想想,原來自己比他更悲哀!

  所以,唐吉訶德對杜希妮雅的愛情,不盡然是天大的笑話。如此堅貞的深愛著一個可能不曾謀面的女子,只因為所有的騎士都應該有個意中人,就像夜空中必有繁星點點?回顧過去的閱讀經驗,多少小說描述過背叛的愛情、絕望的戀人?……塞萬提斯跳脫了「戀人」這個範疇,他討論的是「愛情」這個概念。愛上一個不認識的人,算不算愛情?愛情,純然是心志的決定,還是一種模仿?(因為別的騎士都有心上人?因為同學都交了女朋友?……)

  這個問題很蠢嗎?想想,「包法利夫人」不就是為了模仿書裡的浪漫愛情而落得身敗名裂?

  《唐吉訶德》學問大得很,但是,千萬別怕《唐吉訶德》!

  或許有人崇拜「唐吉訶德」,但塞萬提斯並未將他神格化。塞萬提斯筆下的唐吉訶德和桑丘,不是史詩裡的傳奇英雄,而是兩個具體、平凡、有血有肉的小人物。讀者無須「美化」唐吉訶德的一再挫敗,只要用心去理解就好;生命中多的是難以避免的挫敗經驗,除了理解它、接受它,沒有更好的方法了。

  虛構的《唐吉訶德》,呈現了真實的人生。

  這就是小說的藝術珍貴之處。




其 他 著 作
1. 海上教堂
2. 宛如A片的現實人生
3. 風之影 (珍藏精裝+小說音樂CD)
4. 你就是自己的幸運星
5. 死了一個甜點師父之後
6. 時間推銷員
7. 這就是孤獨-當代文學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