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孤獨的眼睛

孤獨的眼睛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4442676
龔鵬程/著
九歌
2005年11月01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574442675
  • 叢書系列:九歌文庫
  • 規格:平裝 / 272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九歌文庫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本書分兩卷 行旅之一:自由的翅膀、行旅之二:那山那泉那海,開宗明義第一篇〈書到玩時方恨少〉即點出文人豪士肚子裡的墨水,在樂山樂水之際,對於歷史及人文,常常用錯典,或引用失據,不免一哂,作者龔鵬程好學深思,以寫讀為樂,書中各文均顯現他腹中文章,縱橫古今、出入儒道釋,深度廣度兼具。本書以〈旅行者的哀傷〉作結,作者「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在優美的文字中,與讀者一起度過一種「文化苦旅」與「文化甘旅」。

    作者簡介

      龔鵬程,江西省吉安縣人,民國四十五年生。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系主任、中文研究所所、文學院院長、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文教處參事兼處長、國際佛學研究中心主任、中華道教學院副院長、國立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教授,籌辦佛光大學並曾任校長。著有《人在江湖》、《經典與生活》、《文學與美學》等書數十種。






      一九八九年我曾遊訪過曲阜的少昊陵。當時曾有遊記謂:「這是中國少見的三角形金字塔陵墓。一路上經過的山丘、林木都斬伐殆盡,生意蕭索。路邊農家,鋪麥梗高梁桿於地,車行軋軋,一路作響。房舍皆土石,農民以樹之分叉者為耙,以溪溝為井、為泉、為浣洗之地。塵沙飛揚,大地一片灰濛土暗。到達少昊陵時,只見墓門石陛地上鋪滿了棉花,有鄉女正在曬棉花。伶俜稚弱,立在『少昊陵』三個大字底下。少昊見此,必當大哭」。

      如今,十五年過去了。曲阜遊客據說增加了許多,城市建設據說頗有發展,但稍稍走出孔廟孔府的商圈,就會看見與十五年前一模一樣的景觀。大陸近些年某些城市地區的繁華樣貌,乃是以犧牲農村換來的,即使是擁有少昊陵的這個村落,顯然也未因有這個旅遊點而獲益。

      或許,這也是由於少昊名號尚不顯赫,遊人多不曉得的緣故。

      但曲阜其實本應是以少昊故都著稱的,孔尚任〈出山異數記〉就曾說:「史稱少昊氏都曲阜,葬雲陽,其山古曰雲山」,後改名石門山,李白杜甫都在這兒玩過,還寫了許多詩。曲阜是黃帝的誕生處,少昊建立窮桑國,亦立都於此。窮桑又稱空桑,乃是傳說中太陽的誕育之地,是古代東方的大國。少昊又號青陽氏,便是因東方屬青。它的圖騰是鳥,《左傳》昭公十七年載郯子描述其祖先少昊氏族中「以鳥名官」,即指此事。我們中國人老喜歡描龍畫鳳,龍鳳這兩大圖騰,就起源於東方少昊族的鳥圖騰和西方夏民族的蛇圖騰,龍鳳即蛇與鳥之華麗化與神聖化。由這一點,便不難看出少昊有多麼重要了。曲阜迄今仍保有少昊陵,亦尚可令人追撫一下這久遠的淵源。

      可是少昊陵畢竟是寂寞的,我屢次來遊,都罕見人跡。斜陽衰草,倍增蕭瑟。它旁邊的壽丘,更是荒涼。

      壽丘即黃帝誕生地,宋朝時曾在此興建了富麗堂皇的景靈宮。據史傳所記,其富侈之程度,甚至遠超過阿房宮未央宮,瓊樓玉宇,難以殫述。但如今早已夷為平地,只剩下一汪小水潭,湖面漂著落葉,有雜草伴著蟲聲罷了。

      水邊倒還矗立著兩塊碑。這是全中國最大的碑,恐怕也是世上最大的。宋徽宗時採石刊刻而成。趺座已安好,尚未鐫字,而金兵已南下,朝廷乃棄石遠遁。文革期間,又被人炸壞,沉入潭底。近年才撈起黏接,豎於水畔,無言獨立西風。看著這樣的草潭、這樣的石碑,一種閱世滄桑之感,自然脹滿胸臆,令人說不出話來。

      由壽丘後面小徑,可以通往少昊陵。這兩處連接如此之近,頗令人懷疑或許它是古代景靈宮祭黃帝少昊的祭台。少昊陵那種金字塔形的陵墓型制,在中國畢竟太特殊了,也許它並不是陵,而是個祭台,所以底座呈三角形,上面則有一小廟壇。史載少昊葬於石門山,距現在少昊陵還有十幾公里遠。若少昊真葬在石門山,那麼此處就更不是陵墓而是祭台了。

      話雖如此,少昊陵作金字塔型也不是沒道理的。

      近年新疆阿爾泰山中青河縣三道海子接近蒙古處,一座金字塔式陵墓頗獲注意,大家喧傳它是成吉思汗陵,也有人說它是成吉思汗孫子貴由汗之墓。其實都不是。因為北方草原民族從五胡十六國起就因怕陵墓遭人發掘而實施了「潛葬」。亦即葬在山谷裡,再把地表踏平,然後植上草樹,讓人找不著。成吉思汗下葬一定也是如此,不會建陵。何況這個石塊堆成的墓,乃是鐵器時代之物,年代比貴由汗還早兩千年以上。

      那麼,又是誰那麼早就在阿爾泰山活動,且將陵墓建在那兒呢?。

      古希臘詩人阿利斯鐵阿斯(Aristeas)曾談到這個問題。他曾遊歷中亞草原,直達北海而還,寫了一部六韻體敘事詩集,叫《獨目人》。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eti)在《希波戰史》中曾予引述。他所說的海,應該是「北海」,也就是蘇武牧羊的貝加爾湖;他所說的獨目人,則是活躍於額爾濟斯河到阿爾泰山麓的一個部族。

      獨目人,詩中用的是斯基泰語對該族人的稱呼〝arimaspu〞。arima是一,spu是眼睛,所以合稱為獨目人。但世上真有獨目人嗎?今人考證,認為arima相當於于闐塞族語的「孤獨的」,spu相當於于闐塞族語的「觀察者」,故斯基泰人對獨目人部族的稱謂,應該是指他們是草原上「孤獨的守望者」。

      可是,中國古文獻也曾談到獨目人。《山海經》載有「一目國」,《淮南子.地形篇》也說有「一目民」。如何一目呢?《海外北經》說:「柔利國在一目東」,一目就是國名。《大荒北經》:「有人一目,當面中生。一目是威姓,少昊之子,食黍」。《海內北經》:「鬼國在貳負之尸北,為物人面而一目」。可能這個一目國因姓威,所以又因威鬼音近而被人稱為鬼國。其人只有一隻眼睛長在臉當中,無怪罹此凶名。

      但這個生活在北方草原上,卻仍保留東方「食黍」習性的民族,據說是少昊的後裔,卻讓我們可對少昊?什麼有一座金字塔式陵墓生出無限遐想:會不會是少昊的族裔確實有一支向西北走,穿過蒙古草原,到了阿爾泰山那一帶?他們這一族本來就有累石為陵,堆成金字塔型的習慣,遂也帶到了那兒。亦由於他們本來就是由東方流浪到中亞草原上的旅人,所以雖然在草原上雄霸一時,卻總是孤獨的。瞪著他們的大眼睛,一直做著草原上孤獨的觀察者。他們未必真的只長著一隻眼,但那孤獨的、觀察著的眼睛,想必讓草原上其他的民族印象深刻。那種眼睛,啊,你若曾遇見過真正浪跡漂泊的人,你就一定會懂的。





    其 他 著 作
    1. 紅樓夢夢
    2. 紅樓夢夢(精裝)
    3. 文史通義導讀
    4. 異議分子
    5. 閱讀馬森
    6. 文學散步
    7. 中國小說史論
    8. 龔鵬程四十自述
    9. 經典與生活
    10. 儒學反思錄(精裝)
    11. 儒學反思錄
    12. 知識與愛情
    13. 文化符號學
    14. 文化符號學
    15. 雲起樓詩
    16. 知識分子
    17. 生活的學問
    18. 文學批評的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