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我的家們(附1CD)

我的家們(附1CD)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7494696
黃愛蓮
春天出版社
2006年4月20日
67.00  元
HK$ 56.95
省下 $10.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新文學
* 規格:平裝 / 192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新文學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我在地球上東西南北建了一個又一個的家,不同膚色的鄰居朋友,講著不同的語言;建家曲折又艱辛,但歷程鍛鍊了我的意志……

  每建一個新家,在我的生命裡便畫了一幅與之前完全不同的彩繪,是一個新生活的開始,好像再次回到以往的年輕,童稚般的歡樂喜慶,重整旗鼓,勇往下一站,「我的家們」使我永遠年輕。

  從建家們的路上安頓起來,好好在一塊土地上跟著一個真的好男人,播種耕耘出一片屬於自己有收獲有人氣的家來。

  每每當我再回到中國一定會回憶起那些失去的記憶,一筆難盡寫也寫不完,我願與我的讀者分享我的萬花筒般又似走馬燈但意義萬千的故事,雖然痛苦,但既講出來了,心裡就痛快太多,仍是笑談得樂,因為我是一個樂天派,傻大姐式的人物,因此無論如何這些常是傷痛的回憶卻又參染著有趣的甚至是美麗的故事。希望讀者和我一起想,一起樂,一起哭,一起笑,從生活和歷史中回味出極其平凡,因此偉大的一些哲學道理,幫助我們今天的生活過得更健康,更快樂,更美好。

  作者黃愛蓮是著名鋼琴家,特別為本書精選鋼琴曲目隨書附贈音樂CD,曲曲動人。

作者簡介

黃愛蓮 (Eileen Huang)

  黃愛蓮出身於高級知識份子世家。祖父和外祖父是中國本世紀初的留日法學家和早期在中國開辦西方學院的教育家。父親是二十年代清華學堂(後清華大學)留美博士生,母親也是二十年代在哥倫比亞大學學習世界文學。父母在紐約結婚,三十年代回國成為建設祖國的棟樑人才。

黃愛蓮出生於四川,六歲開始學鋼琴,十歲在北京少年兒童音樂比賽獲獎。
十一歲考入中央音樂學院少年班。
1966 年以優異成績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
1979年從北京移居舊金山。
1982年取得Mills女子大學音樂系碩士學位。
1989年加入美籍。
1987-1990年間曾到法國、葡萄牙、奧地利等地繼續進修。
1990年移居古典音樂之鄉--歐洲。
曾在奧地利和瑞士的音樂學校教鋼琴。

  1997年搬居義大利南部地中海邊,鄰近拿波里的波色太濃Positano,並於1998年夏熱情創立了「波色太濃國際室內樂大課音樂節」Positano I.C.M.C. (International Chamber Music Courses& Festival) 。

  黃愛蓮活躍於美國、亞洲和歐洲,舉辦音樂會、出任比賽評審,喜好教打太極拳。演奏錄製中外鋼琴曲CD「鋼琴獨奏中國古典現代曲第集」、「黃河鋼琴協奏曲等」、「相望」、「短訴」、「流水」、「李斯特:威尼斯和拿波里」、「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巴哈/布卓尼恰空午曲」等CD專輯,並熱衷寫作;1999年出版《漂--中國吉普賽女人》、2001年出版《闖--快樂是怎樣築成的》。2004年出版《思念的羽翼--來自波色太濃的19封信》。2006年出版《我的家們》。

2004年起居住義大利Positano和法國巴黎,



自序

  我的名字叫黃愛蓮,我媽說我的生父藏有一幅名畫是「蓮花出污泥而不染」。我媽又送過我一個粉紅色的心狀別針,上面標有Eileen的英文字母,還是我父母在二十年代留學美國時買的,後來Eileen就成了我去美國時中國護照上的英文名字。

  十年後,我找到奧地利伯雷根斯(BREGENZ)音樂學校教授鋼琴的工作,和在舊金山時認識的奧地利男友搬去了歐洲,於是聽到大家都叫我FRAU HUANG,是黃太太的尊稱,雖然我從來都不可能是黃太太,因為中國人結婚後女方不改姓,那時也在瑞士的音樂學校教鋼琴,大家也叫我FRAU HUANG。又是九年之後,這位奧地利男友離開我,極其傷心之下,我決心離開寒冷的北方,到歐洲陽光溫暖的南方去尋找一個新家園。運氣的我在義大利地中海邊靠近那波里(NAPOLI)的一座出奇美麗的小山城,天堂一角的波色太濃(Positano)成立了我的新家。我稱她「小天國」,我是這裡唯一一個中國人,而我的名字的花樣就更多了,隨著義大利文都是母音結尾,我就被叫成了Helina愛蓮娜,挺好聽的,就像這裡的山水一樣的美!現在我又和我的女兒小順在巴黎新建起第二個小家,估計法國人將把我柔和的叫成伊蓮Ilien。

  回憶是一件痛苦的事,即使是美好的回憶,你回憶的東西是己經不存在而是記憶中的行影。「美好的記憶」因為己經逝去了或失去了的「美好」,因此想念中不失遺憾的傷悲;而「痛苦的記憶」,記憶中的苦難歷程回想起來,就是再經歷一次痛苦,需要有勇氣去面對那己飄逝的幽靈。

  但是回憶又是一種教育,一個學習,一段歷史,一個經驗,所以回憶是需要的,是生活和成長的一個重要的部分。

  我並不偏愛回憶。

  但當我是一個人的時侯,當我在世界上遊歷時,我徘徊在陌生人周圍,陌生的語言在身邊嗡響,天地美景像萬花筒般走馬變幻,過往的舊事。這些失去了的物和人,在此時此景偏偏變幻回到我腦子形象中訕訕排排出場,使我不能平靜。

  通常這些離去的人物事會重新浮現出來,填滿當前現實的空間,這些真實的幻影像黑夜的幽靈又像白日的天使,不能再復活,可又曾那麼清晰地發生過,似昨天彷彿就在眼前,未曾流乾的眼淚混雜著勉強的微笑,想哭不能痛快,想樂又不情願。

  也許因為我走過了長長的路,從地球的東邊走到西邊再往返的來回,在毛澤東時代共產黨的紅旗飄揚下成長,又流竄到頭號美帝國主義的國土去開創一個新生活,去撫育大兩個女兒,送終二老,發現自己和古典鋼琴音樂結下的終身緣份難分難解。終於尋找到世界藝術的發源地歐洲,如魚得水又如見到戀人,一見鍾情再也不願離開。

  每每當我再回到中國一定會回憶起那些失去的記憶,一筆難盡寫也寫不完,我願與我的讀者分享我的萬花筒般又似走馬燈但意義萬千的故事,雖然痛苦,但既講出來了,心裡就痛快太多,仍是笑談得樂,因為我是一個樂天派,傻大姐式的人物,因此無論如何這些常是傷痛的回憶卻又參染著有趣的甚至是美麗的故事。希望讀者和我一起想,一起樂,一起哭,一起笑,從生活和歷史中回味出極其平凡,因此偉大的一些哲學道理,幫助我們今天的生活過得更健康,更快樂,更美好。

  最主要的是建立家園們,依據不同時期不同的時代背景和自己行走的路。在世界東西建家們的旅途曲折又艱辛,但是走過這些嘔心瀝血的歷程就鍛鍊了我的意志,不但開闊了胸襟,也強健了筋骨,每建一個新家,在我的生命裡便畫了一幅與前完全不同的彩繪,是一個新生活的開始,好像再次回到以往的年輕,幼稚般的歡樂喜慶,重整旗鼓,勇往下一站,「我的家們」使我永遠年輕。我呢在地球上東西南北建了一個又一個的家,不同膚色的鄰居朋友,講著不同的語言,美食口味差異南北,我卻依然是我─一個孜孜不倦闖東西,只為尋找一片自然健康、文化豐富的土地,建起一個溫暖又熱情的家,用我坦白赤誠的一顆藝術家的心和一雙勞累的鋼琴家的手,聯繫鼓舞著我的親人、迅速地吸引我的新朋友們。

  但是光是沉浸在回憶當中並不真的快樂,更不可能滿足現實的需要,於是我又不停的創業,

  至今為此我把這些故事分別記在了四本書裡,「漂--中國吉普賽女人」、「闖--快樂是怎樣造成的」、「信--波色太濃的十九封來信」,和這一本「我的家們」。

  我在第一本書「漂」叫自己「吉普賽女人」,第二、三本書「闖」、「信」常寫到自己是個「世界人」,現在第四本「家」又心血來潮叫起自己像個「外星人」,總之我總是不在現實生活的這個真實地方,好像是有一種「騰空」、「超出」的感覺,也不知這是先進還是最不實在的一種飄然的生活方式,但我就這樣生活了二十幾年,至今仍無大改變,可能更加過份。

  精力倒是練出了一大把,但又在有打靶找不準中心的問題,有時更同時打好幾個靶子,存有僥倖心理,或許一天找到中心,因此可以從天上落下來在建家們的路上安頓起來,好好在一塊土地上跟著一個真的好男人,播種耕耘出一片屬於自己有收獲有人氣的家來。

  但願如此!




其 他 著 作
1. 樂在天堂的一角— 波色太濃
2. 思念的羽翼--來自波色太濃的19封信(附CD)
3. 漂--中國吉普賽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