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善男子

善男子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4443345
陳克華
九歌
2006年7月27日
240.00  元
HK$ 204
省下 $36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九歌文庫
* 規格:平裝 / 240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九歌文庫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從不避諱同志身分、與時代方向逆行的陳克華,要藉由這本詩集鄭重地、美好地、清晰地奪回出櫃權。

  全書收錄陳克華詩作八十餘篇,分為四輯。他認為,身體是包含無盡迷思的藝術品,既承載情慾,又反映性靈,真正的性命交關,所以寫下一篇篇既深刻又大膽的情慾告白,吟詠不拘形體的同志之愛,刻畫衝破牢寵的慾望糾葛。另一方面,他用近乎冷靜的筆調,赤裸裸地描繪肉體與性,藉以觀照台灣政治的謬象,直指現今社會的混亂。

本書特色:

★陳克華最直接、最大膽的情慾告白詩作。

作者簡介

陳克華

  民國五十年生於花蓮市。曾於美國哈佛醫學院進修,現任臺北榮民總醫院眼科主治醫師。擅長詩、散文、小說、劇本、歌詞、影評,並撰寫專欄。喜歡唱歌,痛恨政治、謊言,以及成人的世界。出版作品有詩集、散文、極短篇、劇本、歌詞、影評等二十幾種。以魯迅為師,經常在其作品當中呈現對現實獨特角度的觀察,對人性的愚騃及制度蠻橫的不滿,以及因人世無常而興起的幻滅與失落。著有《在生命轉彎的地方》、《欠砍頭詩》、《顛覆之煙》等書。



我的出櫃日(代序)/003

輯一
  我前來喚醒沉睡在你心中的紛紛美好 寫給深藍/018
  我原想天使一般愛著你/024
  盆景男孩──送給荒野的李偉文/028
  擱淺/031
  跋涉/034
  外遇/037
  肉身之焰/039
  即使在情人的懷裡/041
  於是/043
  蜷伏/045
  當我想著此刻你正戀著/047
  停車做愛楓林晚/049
  半生之願/051
  重蹈 /053
  諭/056
  父親節寫給父親/060
  試/063
  怨親平等/065
  我們總是愛人一般相遇/066

輯二
  不道德標本 人人都愛馬賽克/070 我
  只好脫、脫、脫/071
  如果我是封建小陽具,那你就是禮教小淫娃/072
  但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麼/073
  第一塊石頭/074
  貪官,污吏,奸商,刁民/075
  你的乳暈仍是粉紅的嗎?/076
  我愛尹清楓/077
  想我這男身/079
  我終於治癒了這世界的異性戀道德偏執熱/081
  不道德標本/083
  肉體十字架/085
  附章:暈眩自敘 /087

輯三
  我確然走著與時代逆行的方向 我確然走著與時代逆行的方向/090
  星期天在家 /093
  黑貓的預言/095
  樹在手淫/097
  我們已在黑暗之中進化太久……/100
  七巧板 /105
  在雅虎的搜尋引擎裡……/107
  植入/109
  河──寫給屈原/113
  我的肛門主體性 /116
  當只有我還在思考愛/119
  馴/124
  老/129
  豢養一位情人/131
  一萬名善男子與一名善男子/133
  我是淫蕩的──仿楊喚?「我是忙碌的」/138
  有一對恬不知恥的戀人/140
  住在我身體的50個情人/142
  我在城市中戀愛/144

輯四
  單人健身房 排好排卵日/148
  單人健身房/157
  類固醇物語/158
  性別兩首/160
  孤獨的理由/166
  因為慾望的悲哀/168
  自 由/171
  意淫資料庫/173
  失足鳥/175
  遊戲之愛/177
  尋人啟事/180
  緣/183
  肌肉妹與鬍鬚哥/185
  寫給那沒有救你的朋友──《給那沒有救我的朋友》讀後 /190
  我們從一次次死亡當中長大──兼悼田啟元/193
  邂逅與邂逅之後/196
  天線/198
  無題/202
  第四台強壯專線/204
  恐龍男人/207
  盟誓/214
  蝴蝶戀/217
  青春猝擊──寫給杜二/220
  像你這樣的朋友──寫給梁弘志/223
  在高處──悼伍國柱/226
  我只是不願我生命中的最美好如此唾手可得(代跋)/229



我的出櫃日──代 序
                                   陳克華

一、嚷嚷得還不夠?

  二○○四年的六月某個星期日清晨六時許,我起身坐在書桌旁,此刻電話鈴響了,我職業性地直覺以為,是住院醫師打來的,在這擾人清夢的時刻撥打電話,只有是因為醫院裡的緊急事件。
  「請問你是陳醫師嗎?」
  聲音出乎意料是我全然陌生的男聲。我當下卻毫無思索地回答:「我是。」
  對方似乎也吃了一驚而停頓了一下,又再確認了一次,我回答得很乾脆:「我就是。有什麼事請說。」
  然後,一場近乎鬧劇的日常社會版新聞充斥的「恐嚇勒財」案件,就此展開了兩個星期。
  對方確認是我,立刻一改口氣,變成惡狠狠地台灣國語(當然,只要是黑道就得講台灣國語),自稱是竹聯幫(當然,在台灣只要是黑道就一定是竹聯幫)──比較特別的一點是,對方威脅的是要醫院裡公開我的同志身分。
  我當下怔了一怔,第一個感受是五味雜陳,哭笑不得:我同志文章寫了這麼多年,別說是文壇,醫院同事之間怕還有人不知道?竟然還有人以為可以用這威脅我?如果怕人知道,我又何必寫?
  當下我立即有些悲哀起來:這二十幾年來難道都真的白嚷嚷了?所有為同志人權努力寫作、落淚發聲,甚至寫文章罵人(從呂秀蓮、王世堅罵到何懷碩)的種種,突然在這被威脅的一剎那,都全部歸零、不再算數?
  一股齒冷接著泛起:還是我真的還嚷嚷得不夠?
  待他掛了電話我在第一時間內二話不說,拿起電話打給了我一連串警官朋友,他們原都是我的病人。

二、我有必要配合演出嗎?
  兩個禮拜又一天,「案子」就破了。可是好戲在後頭。由於是公訴罪,在大約又過了一年半後檢察官正式的起訴書出爐當天,那群如蠅蚋禿鷹般守在法院四處尋找腐臭血肉消息的《蘋果日報》記者打電話來,說:「那我們該怎麼寫?我們記者都是很好心的啦!放心好了,我們一定會寫你不是同志的……」
  我突然在此刻猶豫了。
  我真的要這個新聞的颱風眼上再添風暴嗎?雖然所有的八卦,也都僅止於茶杯裡的風暴。
  我腦際突然快閃過一個實際而全然無可辯駁的疑問:他們要報導一件恐嚇勒財的故事請便,但媒體憑什麼拿我的性取向來增加他的閱報率?
  我有必要還是義務這樣配合演出嗎?
  這又不是名人在賣他的自傳,背後還有筆交易可以談。
  我在電話上突然緘默了幾秒鐘。

三、是否我還可以選擇?
  我想起了我在哈佛醫學院念書時的校園活動「出櫃日」(Out Day)。之前兩個禮拜就已經是海報和伊媚兒滿天飛,「出櫃日當天請向你身邊的六個人出櫃!」似乎有不少同學滿心期待,哈佛校園裡會有很多很多人暈倒。
  是的,時機。一切都是時機。時機對了,就名無不正,言無不順,事無不成。
  只是,我從廿五年前聯副「新人月」到現在,號稱得獎無數的文學獎「得獎專家」,書也出版了超過二十幾本,其中描寫同志情慾的詩文(已多到數不清)不算,光為同志人權及愛滋病患而寫的文章和專欄《幼獅文藝》,就結集在近年出版的好幾本散文集裡(《顛覆之煙》、《哈佛,雷特》及《夢中稿》)──我,算不算早就已經出櫃?
  而出櫃的方式和時機,除了對素昧平生的記者在電話中(他們寫新聞甚至不必見到當事人)說:是的,我是──之外,是否我還有可以自己選擇的方式?
  有人選擇一生躲在衣櫃裡,有人選擇「甸甸吃三大碗公」,有人選擇唯恐天下不知地到處大聲嚷嚷。重
  點在於是自己的選擇。
  這其中若有任何一點勉強,就是暴力。
  而曾幾何時,台灣的社會和媒體和人心,已經對暴力習以為常至麻木!

四、某些同志時刻……
  當佛洛依德和楊格在書信往返間發展出亦師亦友亦同志關係的時刻。
  當屈原思念懷王至投向汨羅自盡之際。
  當李白和杜甫同居在魯東度過「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的十八個月的時候。
  當李叔同落髮前為夏丏尊寫下「願他年同生安養共圓種智」的時候。
  當賈寶玉為蔣玉函流下情淚的時候。
  當羅蘭巴特流連在巴黎男妓院和傅柯擦身而過的時候。
  當漢哀帝怕驚醒睡中董賢而割斷自己的袖子的時候。
  蕭乾胸前別著《大公報》記者名牌踏上佛斯特在倫敦的寓所。
  當魏爾崙對藍波十五歲的詩文驚為天人的時刻。
  當米開朗基羅和達文奇在文藝復興的義大利各自追逐著他們的男模特兒的時刻。
  當三島由紀夫和川端康成魚雁繾綣的時分。
  當蘇格拉底和柏拉圖和他們俊美的學生們練習摔角的時候。
  當梵谷為高更割下一隻耳朵的時刻。
  當王爾德牽著一隻螃蟹招搖過市的時候。
  他們各自超塵拔俗或悲慘絕倫的同志一生,卻有一個共同點至少是當今台灣同志羨慕的:他們不必忍受八卦媒體的騷擾。

五、我的出櫃權
  於是我選擇了這樣一個安靜的方式,在事件過去了的幾近三年後,寫下了這篇短短文字,算是對那些知道這件事而不吝以言語或沉默支持我的,認識與不相識的朋友說聲謝謝。而對那些我原本就不必理會的指責我「公然否認自己是同志」的認識與不相識的朋友,這些文字怕也無法澄清什麼,更不奢望導致什麼理解與同情。
  至於媒體,朋友說媒體待久了有時候人會變得很可悲,嗜血到六親不認,即使是事情發生在自己父母兄弟。
  我記得當時我對媒體的抗議是:你的媒體剝奪了我自己出櫃的權力。
  今日我在這裡鄭重地,清晰地,美好地,奪回了我的出櫃權。

                              二○○六年四月二十二日於日本市川




其 他 著 作
1. 看見看不見的空間 Beyond Seeing
2. 心花朵朵:陳克華的心經曼陀羅
3. 妖怪 純情詩
4. 我和我的同義辭
5. 我旅途中的男人。們。
6. 寂寞的邊境:陳克華的視界地圖
7. 給從前的愛
8. 夢中稿
9. 我撿到一顆頭顱
10. 絕情書
11. 惡聲--陳克華電影筆記<已絕版>
12. 與孤獨的無盡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