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尋覓藍色希臘──追?奧德賽

尋覓藍色希臘──追?奧德賽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4712070330241
黃芳田
好名堂文化館
2007年3月01日
382.00  元
HK$ 324.7  







* 叢書系列:旅人視窗
* 規格:平裝 / 208頁 / 16.5*20cm / 普級 / 雙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旅人視窗


[ 尚未分類 ]









你對希臘的印象只停留在蔚藍海洋、
浪漫白屋、神話及古文明?
除了這些希臘還有些什麼?
該用什麼的旅遊心情及方式,
才能探索出不同的希臘面貌?

本書帶你真正走進希臘的心臟……

  現在將你的故事告訴我們,如實道來,多番漫遊曾將你帶到過哪些地方?見過哪些人煙之地,還有哪些殷實城市?那些是什麼樣的人?哪些人狂放不羈、野蠻、無法無天?哪些尊重來客、敬畏神明?告訴我…… ──《奧德賽》,卷8

提到希臘,你的腦海中,浮現的是浪漫多情的蔚藍愛琴海,還是慷慨激昂的特洛伊戰爭?

  希臘讓旅人神魂顛倒,也讓聽者心生嚮往。然而,那些眾人迷醉的夢幻美景,與流傳千年的神話色彩,就是全部的希臘嗎?我們對希臘的印象,不是停留在千百年前的古文明,就是當下躍入眼中的藍海白屋,中間忽略掉的那段希臘,哪裡去了?

  且揚起白色風帆,順著史詩啟程,當我們去到海洋的最深處,撿拾起那些掉落的片段,或歷史,或宗教,或人文。拼湊完成後,才能看見希臘真正的面貌。

作者簡介

黃芳田

1952年生,台灣高雄市人,現定居香港。
曾任:教師、文字記者、自由撰稿人,目前專職翻譯,為資深文字工作者。

  著有:《踏著音符去旅行》、《筆尖下的鏡頭》(以上為麥田出版)、《Initaliano中文補充教材》、《辭職去旅行》(宏道文化出版)等。

  譯有《日昇之處》、《印度沒有句點》、《深入賽普勒斯》、《苦檸檬之島》、《可以這樣老去》(以上為馬可孛羅出版)等。



01.當風帆揚起
02.赫密斯的飛鞋
03.智慧女神之城
04.地中海隨想曲
05.文化朝聖的路上
06. 旅伴
07.眾神的佈局
08.宙斯的家鄉
09.在神明的膝頭上
10.遊客離去之後
11.雅典居,大不易
12. 客居
13.尋找希臘人
14.風帆再度揚起
後記



後記

  這本書就像《奧德賽》的主角奧德修斯一樣,歷經漂泊挫折(幾度被不同出版社退稿),加上困在海島上多年(原稿塵封經年),現在要出版了。奧德修斯終於能還鄉了。

  這書當初的構想,是要寫成兩本,然而,寫完了這本,遲遲出版不了,所以「下集」也就沒寫了。好不容易「上集」能夠出版,那就不如補寫一篇後記,趕快把原本打算寫在下集裡的提一下,這麼一來,起碼這本上集也顯得完整一點(如果下集出不成的話),至少,讀者知道我這趟旅行後來走去哪裡了。

  當時因為膝蓋扭傷,被迫在雅典逗留一段時日,因此以雅典為據點去了哥林多(Corinth)、納福普留(Nafplio)等地。離開雅典之後,北上先到戴爾菲(Delfi),然後好奇心促使我往佛婁斯(Volos)去,結果這趟旅行讓我領教到希臘客運會在高速公路半路上停車讓乘客下車,自己去設法轉往目的地,這情況顯然對希臘人是很平常的事,但對我卻是很驚心動魄的經驗!

  然後從那裡去了帖撒羅尼迦(Thessaloniki),這地名就跟哥林多一樣,已經存在於聖經上,因此我也就從聖經上摘下這譯名,這讓我有「走進聖經裡的現場」感覺。

  從帖撒羅尼迦我搭長途客運過了邊境去到土耳其,抵達伊斯坦堡(Istanbul),我很想在那裡多待些時日,但時間和金錢的預算都不容我久留,為了方便省事,稍微豪華了一番,找了家信譽不錯的旅行社,就我的時間金錢負擔得起的範圍,設計了後面旅程,一直包括搭噴射船到希臘的羅德島為止。此行南下直抵庫沙達西(Kusadasi),住在那裡的飯店,兩天的參觀行程去看了以弗所(Ephesus)、普里安(Priene)、狄狄瑪(Didyma)、帕穆克卡雷(Pamukkale)等地,不是希臘古城就是古羅馬的遺址,中間還夾雜著基督教的文化。那是種很奇特的感覺,現在的土耳其已經是伊斯蘭國家,土耳其人源自游牧民族突厥人,然而,這個伊斯蘭游牧民族卻用別人的「根本文化」在賺遊客的錢哪!想到土耳其和希臘之間的世仇心態,我覺得挺可笑的。

  從土耳其過海重返希臘領域裡,羅德島讓我想起的是十字軍,英國遊客似乎特別喜歡羅德島,感覺那裡的英國人頗多。從羅德島搭船返回雅典,稍事逗留的期間,又去參觀了邁錫尼(Mycenae)遺址。艾芙洛西妮那時還在雅典苦等希臘護照,一面學希臘語。尼克生病住了院,我和艾芙洛西妮去看他,順便辭行。從醫院出來,跟尼克太太內麗與兒子理查去公園咖啡座閒聊,理查在公園裡跟別的孩子玩得很開心。我們三個女人坐著聊天,暮色籠罩下,桌面亮起小蠟燭,內麗的美色也更動人。然而她講起她的故事、和尼克相遇、結婚等,我彷彿看著奇情影片,而她則是影片中的亂世奇女子,離開雅典前的這個傍晚令我十分難忘,尤其是燭光下內麗說故事的情景。

  這回,我是真的要離開希臘了。告別了艾芙洛西妮,我搭上了長途客運,沿著西北海岸北上再渡海到了科夫島(Corfu),上了岸,已經感覺一腳踏上了義大利;建築像義大利的,甚至還見到了威尼斯之獅的標記。這裡的人也讓我感到像義大利人,不像常見的希臘人有火爆感,如果不是聽到他們在說希臘語,光看舉止表現等等,會讓我以為他們是義大利人。

  從科夫島搭夜船在義大利南部的布林地西(Brindisi)上了岸,一上岸沒多久,就見到碼頭上的義大利員工在吵架,我聽不大懂內容,猜想是用方言,讓我深深感覺到來到義大利南部了。這跟我待慣的義大利中部中世紀風情古城民風實在很不同。

  搭船公司的免費小巴來到市區,拖著行李走在街上,忍不住拿出相機來拍攝。有個年輕男人衝著我大叫,我看看他,他指指自己,叫我拍他。我搖搖頭拒絕,他還問我「為什麼?」我笑嘻嘻用義大利語回他說「因為你醜」,他一臉洩氣像(其實他並不醜的),旁邊他那幾個同伴一聽都哈哈大笑起來。這傢伙,想吃豆腐卻啃到鐵板啦!我心想:哎!你運氣不好,我不是日本小妞哪!我踏上這塊土地,很有重返家園之感,義大利可是我的心靈故鄉呢!

  來到中部阿西西,住進了退休法國老先生侯貝山上的家裡,已經是夏季六月時節。深夜一點鐘,窗外響起了美麗的鳥鳴,啊!是夜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聽到夜鶯歌唱,睜開眼,明媚的月光瀉了窗前滿地,我聽著萬籟俱寂中的夜鶯唱著,唱著,心想:奧德修斯回到家園終於安心睡第一覺時,是否窗外也有著夜鶯在唱歌呢?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