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dA 夯 issue 07--DESIGN 21:21 Product/Accessory Designers

dA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7009173
陳翠霏等
田園城市
2007年5月04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dA 夯
* 規格:平裝 / 176頁 / 21*25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dA 夯


藝術設計 > 設計 > 設計概論









  這次dA的專題:《DESIGN 21》,邀請七位長期觀察所駐城市(香港/曼谷、東京、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巴黎、倫敦、紐約、赫爾辛基)的設計類媒體文字工作者,以二期內容同時向讀者推薦共21位產品設計師及21位平面設計師,報導介紹全球主要城市仍然活絡變化的設計面貌。

  將這些城市放在全球設計圖譜來看,總是既保有襲自各自城市文化的特有性格,卻又與全球化無法分割的交織著跨地域的色彩;所謂的設計無國界,所說的並非設計的齊一性,而是如何將帶有地域性格的設計語彙,轉化成沒有溝通障礙的設計作品。而這也才是這些城市能挺立世界天平的一端的優勢之處。

  在這些城市之中,巴黎、倫敦及紐約,早已執全球設計之牛耳,領導創造潮流,不斷吸引各國人才前來共襄設計的盛舉;而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及鹿特丹亦素負盛名,甚至發展出獨特的風格流派,視設計為其經濟命脈之一,公部門近年更大量提出設計相關的推動及獎助方案,致力打造創意首都;北歐設計則在這些年幾成為顯學,其中芬蘭在發展上雖不如瑞典的國際化腳步,其實同樣有令人驚豔的豐富設計資源,同時將2005年訂為芬蘭設計年,宣示要運用設計增加產品與企業的競爭力;至於同為亞洲城市的東京和香港,一直都力圖維持和國際接軌的設計水準,「東京設計週」緊密結合設計產業與城市行銷,媲美米蘭、倫敦等設計展;香港則在中國開放風潮下面臨上海及北京的壓境,卻反將劣勢逐漸轉變為優勢,不但開闢中國內地成設計人的另一擅場,同時香港設計中心亦以成為亞洲設計中心自期;而後起之秀曼谷,在內需市場不足的現實條件下,讓他們更認知到必須放眼國際市場,在政府及民間資源的大力挹注下,將泰文化的異國風設計,成功推上國際舞台。

  回到台灣,執政當局推動文化創意產業、成立創意設計中心,企業及學界亦高呼美學經濟……設計創價已然是全球潮流,《DESIGN 21》說的便是在這股潮流中,這些年輕的產品設計師及平面設計師,如何在各自的城市脈絡裡,爬梳走出城市的界域、登上無國界的設計舞台的故事。

  《DESIGN 21》除了表示21位推薦設計師之外,兼有突顯21世紀的設計之意。設計師的選取,是以年輕一輩即嶄露頭角且以獨立工作室方式經營者為主,希望呈現的是 21世紀新一代設計師及設計作品的樣貌。



赫爾辛基 Helsinki  interviewer_ Tsui-Shant Tu ?翠珊

__Anu Penttinen
__Mikko Paakkanen
__Pentagon Design designer_Arni Aromaa & Sauli Suomela

倫敦 London  interviewer_Cynthia Tseng曾鈴雅

__Debra Bean
__MIXKO  designer_Alexander Garnett & Nahoko Koyama
__Ryan Frank

紐約  New York  interviewer_ Cathy Hung 洪惠瑛

__Dror Benshetrit
__Redstr/Collective  designer_Christine Warren & Alex Valich
__Tobias Wong

阿姆斯特丹/鹿特丹 Amsterdam / Rotterdam  interviewer_Pei-Ching Hsiao 蕭珮晴

__Frederik Roij?
__Maarten Michael Baas
_Wieki Somers

巴黎 Paris   interviewer_Tsui-Fei Chen 陳翠霏

__Volabile designer_Christel Sadde
__Ibride  designer_Rachel Convers & Benoit Convers & Carine Jannin
__Klokliklo  designer_Nicolas Candas

東京 Tokyo  interviewer_Rachel Tsai 蔡欣芸

__graf  designer_Shigeki Hattori 服部滋樹
__ITL intentionallies designer_Shuwa Tei 鄭秀和
__Kanae Design Labo designer_ Tsukamoto Kanae 塚本???

曼谷  Bangkok  interviewer_Sean Yap 葉孝忠

__Planet 2001 designer_ Udom Udomsrianan
__Propaganda designer_Satit Kalawantavanich
__Yothaka  designer_Suwan Kongkhunthien



編輯手記

  這次dA的專題:《DESIGN 21》,邀請七位長期觀察所駐城市(香港/曼谷、東京、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巴黎、倫敦、紐約、赫爾辛基)的設計類媒體文字工作者,以二期內容同時向讀者推薦共21位產品設計師及21位平面設計師,報導介紹全球主要城市仍然活絡變化的設計面貌。

  將這些城市放在全球設計圖譜來看,總是既保有襲自各自城市文化的特有性格,卻又與全球化無法分割的交織著跨地域的色彩;所謂的設計無國界,所說的並非設計的齊一性,而是如何將帶有地域性格的設計語彙,轉化成沒有溝通障礙的設計作品。而這也才是這些城市能挺立世界天平的一端的優勢之處。

  在這些城市之中,巴黎、倫敦及紐約,早已執全球設計之牛耳,領導創造潮流,不斷吸引各國人才前來共襄設計的盛舉;而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及鹿特丹亦素負盛名,甚至發展出獨特的風格流派,視設計為其經濟命脈之一,公部門近年更大量提出設計相關的推動及獎助方案,致力打造創意首都;北歐設計則在這些年幾成為顯學,其中芬蘭在發展上雖不如瑞典的國際化腳步,其實同樣有令人驚豔的豐富設計資源,同時將2005年訂為芬蘭設計年,宣示要運用設計增加產品與企業的競爭力;至於同為亞洲城市的東京和香港,一直都力圖維持和國際接軌的設計水準,「東京設計週」緊密結合設計產業與城市行銷,媲美米蘭、倫敦等設計展;香港則在中國開放風潮下面臨上海及北京的壓境,卻反將劣勢逐漸轉變為優勢,不但開闢中國內地成設計人的另一擅場,同時香港設計中心亦以成為亞洲設計中心自期;而後起之秀曼谷,在內需市場不足的現實條件下,讓他們更認知到必須放眼國際市場,在政府及民間資源的大力挹注下,將泰文化的異國風設計,成功推上國際舞台。

  回到台灣,執政當局推動文化創意產業、成立創意設計中心,企業及學界亦高呼美學經濟……設計創價已然是全球潮流,《DESIGN 21》說的便是在這股潮流中,這些年輕的產品設計師及平面設計師,如何在各自的城市脈絡裡,爬梳走出城市的界域、登上無國界的設計舞台的故事。

  《DESIGN 21》除了表示21位推薦設計師之外,兼有突顯21世紀的設計之意。設計師的選取,是以年輕一輩即嶄露頭角且以獨立工作室方式經營者為主,希望呈現的是 21世紀新一代設計師及設計作品的樣貌。

dA 07 DESIGN21__21 Product Designers
dA 08 DESIGN21__21 Graphic Designers

Pentagon Design

PROFILE

Arni Aromaa & Sauli Suomela
  Pentagon Design的兩位創立者,Arni Aromaa與Sauli Suomela,皆於1998年畢業於赫爾辛基設計與工藝大學的工業設計系,他們打從學生時代起,就互相合作並勇於創新,兩人還在念書時,就本著創業家精神,在1996年共同成立Pentagon Design,並在畢業作品中,為芬蘭公司Oras設計出「聰明浴室」的概念性作品,他們強調設計要結合熱情與理性,才能提供客戶最好的解決方案與服務。 Arni Aromaa目前也同時是芬蘭設計中心,推動芬蘭現代設計國際行銷計劃的指導小組成員之一。

INTRODUCTION

  Pentagon Design的專業領域,包括產品設計、概念設計、及設計策略規畫,主要集中在消費者產品的設計與服務,比方在芬蘭設計品牌Iittala的新產品中,就常可看見他們的作品,他們也幫德國公司Koziol設計廚房餐桌家居用品,從兩個品牌完全不同的設計風格中,可以看見他們在設計上配合客戶需求的彈性。在幫客戶設計之餘,他們同時利用額外時間,自己開發深具未來概念性的設計,並在各競賽中受到肯定。比方利用LED設計的BEAM照明標示系列,在2005年得到芬蘭的照明燈具設計獎,而2004年以芬蘭桑拿為發想概念所設計出的現代HotCool Room,不僅得到芬蘭「聰明傢俱-聰明空間」競賽的冠軍,也在2005年受到德國Red Dot設計獎的肯定。

  目前他們有好幾個自己也很期待成果的新設計案正在進行,可惜暫時還不能透露細節,相信具有前瞻性的Pentagon Design,還會在將來更受到注目。訪談中,兩位設計師不僅分享他們的設計理念與經驗,也對芬蘭設計的現況提出不少觀點與思考。

INTERVIEW

※ 你們如何平衡與客戶之間理念的差距?

Arni:基本原則很簡單,客戶的期待是我們優先的考量,不過,客戶是否真的了解他們需要什麼,又是另一回事。如果我們在主觀的直覺與客觀的考量下,都發現客戶的期待並不符合他們的需求時,就有責任提出。當然,如果他們無論如何都堅持要特定的東西,那我們還是會給,只是也一定會告訴他,這不是你應該要的。在我們的經驗中,像Iittala這樣的公司通常很清楚他們要的是什麼,也許一些較小的公司,一開始時就不一定在對的方向上。

Sauli:我想最好不是用說的,而是作出一個實質的提議給客戶看,客戶需要自己去體會……這也取決於你怎麼看待你的作品,你是只作給自己,還是幫客戶作設計。

Arni:我想設計領域大致上有這樣的明顯分隔:許多設計師其實是藝術家,他們用設計作為工具,就像畫家用畫筆作畫一樣。雖然我們的作品中也有藝術性,但是我們的工作很明白地是要帶給客戶利益,這是完全不同的出發點。當然最好的案子是設計中既有藝術美感,又能帶給客戶及他們的顧客好處,並有經濟效益,但這是夢想中的設計案。

※你們有沒有作過這種夢想中的設計案?

Arni:它們還在實現的路上。我們自發的概念性設計(如聰明浴室、HotCoolRoom),既有藝術性又是好設計,可是完全沒有客戶,所以要說這是完美的設計案恐怕太天真……矛盾的是,我們去年一整年都很忙碌,卻還沒有新的東西生出來,因為它們都還在進行中,我們真的很想給妳看目前正在進行的設計案,但是還需要再等一年多。

※請說明你們的設計理念:何謂理性的熱情(rational passion)?

Arni:首先,這說明了我們對客戶的承諾,我們理性,因為不是為了設計而設計,而是為了增加客戶的利潤。我們也有特定的工作模式,特定的流程,不是只提個籃子和酒去野餐,看會發生些什麼。

Sauli:雖然這麼做會很有趣。

Arni:老實說,也這麼發生過……另一方面,熱情指的是,我們真的熱愛我們的工作,不是只為了理性的想法而做它,我們總是試著把事情做到最好,用全部的心去投入,這也是我們希望作品中可以顯現出來的品質。

※ 2005的芬蘭設計年,強調運用設計來增加產品與企業的競爭力,你們覺得是否有效?

Arni:我們希望是,當然這是個漫長的過程,還有很多改善空間,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目前只有50%的芬蘭公司運用設計,不過這也牽涉到一個問題,什麼是設計?在芬蘭可以看到很多的努力,試著改變一般人對設計的既定想法,從非常以藝術家為中心的設計角度,朝向比較顧問性、對一般的公司而言較容易接受的角度來了解設計。我想未來越來越重要的趨勢,是將設計整合到非設計導向的產業,讓一般的公司行號也能因設計受益。設計在芬蘭大致上處在兩端:很多工業設計的公司,已經與非設計導向的產業合作二十幾年,然而以設計為中心的另一端,則拒絕表示他們與紙漿產業的機器、拖拉機等,有任何關係。未來,服務設計(service design)將會是重要的議題,我們會越來越需要的,不是產品,而是服務,並加上視覺設計,讓它們更容易被理解、使用、更有趣。

※ 你們的設計是否就像是,處在大的工業設計公司、與以藝術導向的設計師中間?

Arni:正是如此!當我們開始發展「理性的熱情」原則時,就是想走出中間這條路,試著從設計產業的那一端取熱情,從比較無趣的那一端取得理性。

Sauli:對設計產業的客戶來說,我們有非常好的設計流程,和經過深思熟慮的細節,可以更容易地幫助他們得到不會在市場上出錯的好作品;對於非設計產業的客戶來說,我們則提供了更具藝術美感的選擇。不同的客戶我們給不同的東西,到目前為止這個模式進行得很順利。我們必須理解自己在每個設計案中的角色,每個案子都不同。

Arni:當然在設計領域裡,有比我們更有名、更熱門的明星設計師,也有更工程師導向、更強調系統式工作的設計師,不過在這兩端的中間,我想,目前芬蘭應該沒有人跟我們一樣好又被認可。其實通常我們是很謙虛的,但我的確覺得如此。

※你覺得科技對芬蘭現代設計是否有影響?比方來自Nokia的影響?科技是否也影響了你們設計時的思考方向?

Aani:是的。部分原因是,所有可以用傳統方式設計的,都已經被作出來、也創造出來了,把科技整合到設計裡,就讓你能夠作一些以前沒辦法作的東西。芬蘭整體的環境當然也很鼓勵新科技,因此或許也導向某種極端,有時顯然有點天真與傻氣。運用新科技的理想,並不是要讓科技支配其它的因素,而比較是讓科技藏在產品的中心,像是個可以賦予更多可能性的元素,而不是強迫使用者面對複雜的科技。

Sauli:現在若想創造全新的東西,光是遵循形式隨機能而生(form follows function)的原則是很困難的,因為這樣的東西都已經被作出來了。如果你運用新科技,就可以創造全新的東西,一些帶給人驚奇的東西,並更新設計的類型定義。我想這是很多設計師的設計動力。芬蘭對於高科技一直很有信心,這樣的思考也融入在日常生活中。

※芬蘭目前的設計現況還有何特色?

Arni:50年代的設計由明星設計師主導,他們設計的多是家居用品、傢俱、玻璃等傳統設計領域,如果以投入的金錢與設計師的數量來看,目前大部分的芬蘭設計,都是由非傳統設計領域的公司所生產,這是最大的改變,就跟思考設計的角度改變一樣,設計逐漸被視為創新並增加企業競爭力的工具,而不只是藝術性的設計。當然,最容易被看見的設計,仍然是設計產業的設計品牌、公司,以及設計藝術家。

  此外,基於各種原因,目前在芬蘭有一股回歸文化根本的潮流,這在80、90年代完全不流行,你可以在很多設計師的作品中看見。設計師們試著近距離地,觀看一些不尋常的事物,一些對芬蘭之外的人來說很新奇,但對我們自己而言其實很熟悉的事物。這也涉及很多文化面向,很多設計都開始思考我們與俄國之間的鄰近關係,一些在較早之前會被視為不現代、不有趣的東西。很多可能看起來不好看,或是存心要醜的設計,都是對貧窮過去的一種指涉。如果說之前的潮流是要盡可能地成為好的歐洲人,現在就正好相反。我們不再需要說服任何人說,我們是歐洲人,有同樣現代化的東西等等,也許是因為我們已經達到這樣的地位了,所以現在該發掘一些別人沒有的、我們特有的質地。

※赫爾辛基對你而言是個激發靈感的城市嗎?

Arni:我想赫爾辛基是個功能運作非常完善的城市,芬蘭的基礎建設非常好,不過我不會說赫爾辛基很能激發靈感,這裡最能激發靈感的,是就在附近的大自然。從這裡走幾百公尺,你可能已經走到一個小島,如果你不往城市的方向望去,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在一個非常偏遠的地方,還有這裡離海很近。冬天的時候你走到門口就可以開始溜冰或滑雪。

Sauli:城市中心有很多街道,都從不同的地方取得建造的點子,生活中不同層面的許多東西,都離彼此非常近,也就是多面向性(Versatility)。有人說他們要去米蘭找靈感,我覺得那很無聊,我必須說,當我自己在米蘭讀過半年書,又去那裡拜訪很多次的經驗來看,對我而言那不是個激發靈感的城市,赫爾辛基更能激發靈感,當然這是我非常個人的想法。

Arni:可是赫爾辛基缺少那種能刺激靈感的「非芬蘭」東西,像諾曼地一些不斷成長發展的大城市一樣,不斷在快速地改變,這裡沒有那樣的元素。我想這是因為一切都這麼有組織,所有的東西都這麼完善,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建立,每一個地方都很乾淨,所以沒有不同事物之間的衝突對立,不過,當你懂得用對的角度觀看,任何事物都可以激發靈感……有時最能激發靈感的,不是去米蘭,而是搭火車到很北邊的芬蘭,那裡真的很不一樣。

※你覺得芬蘭是不是個設計密集的社會?

Arni:我們的設計密集,表現在傳統的設計領域上,還有在高科技的公司像Nokia裡,就某種程度來說也在城市規畫與公共建設上,強調讓建設外觀好看又易於使用。不過在私人公司領域特別是零售業裡,很多商店都不好看,用的東西也不好看。我們可以結合芬蘭在公共建設領域及高科技領域的設計實力,與英國零售商店的優越設計,我想結果會很出色。

Sauli:我想這也在於如何行銷設計,瑞典人和丹麥人就比較懂得行銷設計。在瑞典他們有很多商業化設計的經驗,像是Ikea,不是高品質的設計,但東西好看也不昂貴。他們有這樣的傳統,知道怎麼做。

Arni:我想這更是關於如何將設計整合到公司各層面的問題,瑞典和丹麥的公司較懂得運用設計在行銷與品牌建立上。矛盾的是,這也與芬蘭有很強的設計傳統有關,當芬蘭人討論設計時,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花瓶、織布、玻璃這一類的東西,這形成一種錯誤的觀念,以為設計就只有這些。他們沒有發現,設計也是好的平面商標、設計美觀的商店、仔細思考過的服務等,這會創造出顧客願意花更多錢去買的價值。

※ 芬蘭設計的強項是什麼呢?

Arni:也許是文化上的特殊性。比方就很多層面來說,瑞典設計可能比較像大家所說的北歐設計,世界上任何角落的人都可以作它,比較沒有特殊的自我性格,也比較平常。不過如果很客觀地計算投入設計的金錢,我想芬蘭要追上瑞典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 有沒有特別欣賞的設計師,或是對你的設計理念有影響的?

Arni:Kaj Franck對整個芬蘭設計教育都有深遠影響。我想沒有任何芬蘭設計師,完全不被他的激進思惟(radical thoughts)所影響。比方當時餐具用品的傳統是設計裝飾性豐富的整套餐具,他的想法則是把所有不必要的東西都拿掉,創造物品越少越好,功能越多越好的組合,這在今天看來很平常,在當年卻很極端。Alvar Aalto也是超前他的時代。

Sauli:我很喜歡建築師Eero Saarinen,他有很多驚人的作品,非常激進,比Aalto還激進……好的明星設計師很多,不過如果只說一個,那還是Kaj Franck。

※ 你覺得設計師是否在產品發展上,領導著世界的潮流?

Arni:這個世界如此錯綜複雜,很難相信任何人或任何群體可以領導世界潮流。我們自己相信的是結合多種專業人士的方式(multi-discipline approach)。必須要集合在各自領域有專長的人士,才會產生好的東西。我也希望,設計師與其他專業人士一樣被平等接受,目前看來這已經在發生。

Sauli:每一件事物都有它的時間點,有時候設計是最重要的,有時候不是。目前設計正被視為公司創造新產品的重要過程之一,從一開始就是其中一角。

Arni:這已經發生好一段時間了,下一步可能是將設計整合為公司整體運作的一部分,讓有設計背景的人做高階主管,他的任務不是在創造單一的設計品,而是確保公司內部每一個環節的設計都和諧一致,這在策略上有益於公司。不然的話,設計就會只有在需要時暫時被帶進公司,然後又消失。如果你把設計,像行銷、產品發展一樣融進公司的功能,結果就是在不同層面對設計更佳的運用。

※設計是否有國界?

Arni: 設計做為一個方法,可以被運用在任何領域,至於文化邊界或國界,既有,也沒有。當一切都在全球化,文化遺產變成是非常有益的東西,當然它也製造了疆界。疆界在很多領域都在減少中,比方產品幾乎全世界都一樣,在服務的領域,也許疆界仍然明顯,因為不同區域的人們有不同的行為表現。

※對初入設計圈的新手有何建議?

Arni:理性的建議是,先幫設計公司或設計顧問公司工作,可以了解事情如何運作。感性的建議就是,聽從你的直覺,做你感覺對的、感覺舒服的事。

Sauli:你必須要能夠從不同的面向看事情,既要有熱情也要有理性,要了解客戶的觀點。如果你想變成明星設計師,你大概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芬蘭是個很適合成為明星設計師的地方,因為國家小,卻有很好的設計聲譽,但這不是最容易的道路,還是要開放心胸給各種可能性。

Arni:不過如果有人很確信他或她想變成明星設計師,那就勇往直前吧。我們(芬蘭設計師)不是那麼懂得看到全球性的機會。一個客戶才剛跟我說,任何才能不錯的年輕芬蘭設計師,都在遠東亞洲地區有很棒的發展機會,也許搬到那裡會是個聰明的作法,去發掘那個區域的可能性,因為那裡是太陽升起的地方,我們這裡是太陽落下的地方(笑),只是我們一向沒那麼全球化導向,不過也輕易可以如此,這是我們該學習更多的部分。

另外,如果你已經仔細思考過你想做什麼,要有足夠的頑固去度過難關,並相信有一天會有成果。當第一個困難出現時不要猶豫,要相信。有的年輕人很沒有韌性,試一件東西半年沒有成果,就改做別的東西,通常事情要是一試就成,那是奇蹟。自己創業並不都那麼美好有趣,完美的工作或完美的地方也很少有,就算你很幸運的有了夢想中的工作,你還是會從工作中分出喜歡的和不喜歡的成份。倒不是說你必須要對所有無趣的事感到滿意,但是我真的看到很多年輕人短線型的思考模式和缺乏耐心。

Sauli:需要能忍受不愉快的時刻。

東西合壁 設計愛情 MIXKO

PROFILE

Alexander Garnett & Nahoko Koyama
  英國老公Alexander Garnett與日籍老婆Nahoko Koyama於2003年共同成立的設計工作室。兩人同時畢業於英國Goldsmiths藝術大學,並入選British Council的Contemporary and Innovative創新設計獎,在2003年米蘭傢俱展上大放異彩。擅長將不起眼的日常生活物件,轉變成新奇逗趣的功能性傢俱設計而揚名國際。手工創作的質感及貼近生活的逗趣創作,深得英國TOPSHOP、Paul Smith、巴黎Colette、紐約當代藝術館(MoMA)、及台灣OTTIMO等客戶的青睞。

INTRODUCTION

  此刻如果你和我一樣看到「電腦鍵盤一個個跳出來提醒你坐下休息」、「馬克杯變成舒適的沙發」、「洩了氣的足球裝滿了洋芋片」、「飛蛾撲火幻化成美麗的蝴蝶飛舞」而發出會心一笑,那麼MIXKO的男女主人Alexander Garnett及Nahoko Koyama會在「英女皇地毯」的一端,開心地迎接你進入他們創意十足的愛麗絲夢遊仙境。

  Nahoko及Alex夫妻倆的創作夢工場位於距倫敦四小時車程的西北邊小村莊Pinhoe。像城堡似的住家被圍繞在一片綠意盎然的花園當中,松鼠正在掉落一地的蘋果樹下曬太陽,繪有英女皇的馬克杯椅橫躺在花園小徑上,穿過後方小橋,Alex及Nahoko正在果園內為我摘採新鮮的蕃茄,訪談也在像進入童話故事般的情景下愉快的開始。

  打開MIKXO的設計扉頁,也像看了一部溫馨的愛情喜劇。1999年,正在準備大學聯考的Nahoko幸運的中了樂透而來倫敦旅行一星期,就這樣她愛上倫敦,決定來此體驗不同的留學生活;恰巧與喜愛藝術的英國青年Alex 同時進入Goldsmiths藝術大學專攻設計創作。但學校實驗階段的課程規劃與自發性學習環境,卻令兩人忙於探索各自的創作方向,同學三年從未有任何經驗、甚至言語上的交流。直到大三期末,兩人同時獲選British Council的Contemporary and Innovative創新設計獎,在共同代表英國參加2003年米蘭傢俱展時,這對才子佳人的創作與人生才有了交集,進而相知相戀,迸出MIXKO這個屬於兩人的愛情結晶。

  MIKXO之所以能在新人倍出的英國設計界熬出頭,除了歸功於他們貼近生活的趣味創意外,Nahoko與Alex兩人理性與感性互補、異國文化的經驗交融,也是讓品牌持續在國際設計界大放異彩的原因。外表恬靜的Nahoko其實是個外向獨立、很有商業遠見的才女。日本的成長背景,讓她獲獎無數的Delight、Unite Light、及Mille Feuilles等雕花燈飾設計多了一份東方女性細膩的溫婉基調,倫敦的求學及在曼谷與柏林的工作經驗,則讓她具有國際視野,也更懂得表達、推銷自己的設計理念。尤其她還懂得壓克力板的切割技術並且擅長平面及網頁設計,這點讓許多產品設計師都忘塵莫及。相對於Nahoko的大方侃侃而談,Alex則顯得較為害羞而沉默,像是外表冷靜、內心熱情敏感的藝術家,將想法、情感、生活觀點等全都透過作品來傳達。熱愛繪畫及雕塑的他因曾在大型模型製作公司實習過,所以他也將這個概念延伸在創作中,製作出第一個Electric Chair英國三孔插座椅,奠定日後玩弄比例變化、賦予日常生活物件新生命的幽默創作風格。

  短短四年,MIXKO在兩人務實的經營下,藉著「米蘭傢具展」、「100% DESIGN」、「DESIGNERSBLOCK」、「TOKYO DESIGN WEEK」等國際參展經驗,也逐步從倫敦、米蘭、日本、巴黎、紐約、比利時、瑞典等各地打開國際知名度,Delight系列的蝴蝶作品也深得羅浮宮與 MoMA青睞合作,甚至去年10月在結束東京設計展後,Nahoko及Alex兩人還特別造訪台灣,所以有機會去安和路巷內的Ottimo店裡,也可以欣賞到MIXKO的作品。

  在回程的火車上,我打開Nahoko為我準備的新鮮小蕃茄,看著上面特意擺放的瓢蟲巧克力裝飾,就像他們的作品一樣,那股單純簡單的溫暖及巧思讓我回味良久。也呈如將MIXKO帶進台灣的高鄭欽先生所言,MIXKO的作品裝飾性很強、很有風格,同時由於手工製作也讓作品呈現活力及生活感,是會讓人一見鍾情的佳作。日益繁忙的兩人雖然仍舊在現實與創作的槓桿上拔河,但希望Nahoko的浪漫魔力加上阿歷克斯的調皮法術,可以繼續為我們創造出更多令人開心的設計結晶。

INTERVIEW

※首先跟大家談談MIXKO的成立過程吧!MIXKO這個名稱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Alex:我們是在大學三年級才認識的,後來一起獲選參加米蘭傢俱展而變成好朋友。能夠代表英國去參展給我們很大的鼓舞,也讓我們覺得有信心可以一起作些什麼,所以在準備畢業展的同時我們決定一起去100% Design參展,除了有人一起分攤租金外,也為就業鋪路。在填報名表時需要一個公司名稱,因為不能填兩個待業的設計師,用我們自己的名字又太長太難記,所以我們就決定用Nahoko原本已經有的網站名稱MIXKO來作代表,簡單又好記,這也是我們正式合作的開始。

Nahoko:MIXKO 這個名稱其實是我大一時和一位女性朋友去西班牙渡假時想出來的。因為夏天非常熱,所以滿街都在賣那種大大的墨西哥帽,我們也各自買了一頂,然後開玩笑說以後如果一起開公司,我們可以取名叫Mexico;但我們不想直接用這個城市名,希望有一點文化融合的感覺,剛好我們兩個人名字最後都叫KO,所以就取 MIX的諧音加上KO,MIXKO這個名稱就產生了,後來我就把它用在我自己的網站上。

※對剛畢業的新設計師來說,一出道就去參加 100% DESIGN可以說是非常勇敢的創舉。當初參展的動機是什麼?你們那時已經作好接單生產的準備了嗎? 對你們的創業之路有什麼影響嗎?

Nahoko:的確,那時在100% Design並沒有很多新設計師。當時決定參展時我們也正忙著準備畢業展,非常的瘋狂,不過當初也沒想很多,就直接報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值得花那麼多錢去參展。

Alex:不過因為我們在大三時有一年的工作實習經驗,Nahoko去了柏林及曼谷,我則在模型公司上班,這段時間我們都共同累積了不少作品及實際的市場經驗,而且我們大部份的作品都是手工,所以我們也可以自己生產,再加上獲選參加米蘭傢俱展的肯定,讓我們對自己的設計更有信心,所以算起來我們已經做好準備。

Nahoko:在100% Design有些人已經在米蘭傢俱展聽過我們了,主要是我的Unite Light及Alex的FUNkey很受媒體的喜愛。雖然我們並沒有接到很多訂單,不過卻受到更多國際媒體的報導,可以讓大家注意到我們的設計,也算是很大的收穫。比起一般新設計師要努力很多年才會受到注意,我們很開心當初做了正確的決定。

※跟我們分別談談Unite Light及FUNkey最初的創作靈感的來源吧?

Nahoko:創作Unite Light主要是當時學校的一項作業,規定要以「重覆的小物件」去組成一個產品。所以我就以壓克力花的形狀去作實驗,然後堆疊成一盞吊燈。當時學校老師及同學並沒有人會操作裁切壓克板的機器,唯一的方法就是去求看管機器的技師,為了讓他答應教我,我特別每次準時到工作室讓他看到我的決心,最後他才肯教我。之後我以Unite Light去參加Tokyo Designers Block競賽獲得第二名,開始利用相同的概念陸續創作出Loop燭台以及Delight和Volvox吊燈。

Alex:因為大三時花了一整年在模型製作公司工作,所以有機會接觸舞台或者櫥窗佈置的大模型,因此給了我很多將小物件放大的靈感及技術,所以我最先就創作出The Electric Chair,並被Blueprint雜誌報導,這讓我感到非常光榮,也對這個點子更有信心,所以我就以電腦鍵盤製作出FUNkey,讓這些習以為常的物品,變得有趣及功能化。

※才不到四年的時間你們已經將MIXKO經營的有聲有色,請問你們兩人如何去落實一個設計點子、如何分配品牌的經營工作?

Alex:我們的設計主要還是從生活的物件去尋找靈感,試著將平凡無味的日常用品利用不同材質或賦予不同功能,重新轉變成有趣的新設計。通常Nahoko負責計畫、成本的掌控及媒體的宣傳,我則負責製作的層面。但是我們依然維持獨立的創作模式,不像一般設計組合從點子開始到製作都共同進行。Nahoko的創作主要針對女性,而我的就比較針對男性的市場。每當我們各自有點子時,我們會先共同討論它的製作成本及市場的可行性,然後再分頭去進行自己的創作。當然在製作的過程中我們也給予對方建議及協助,然後做修正到完成。

Nahoko:事實上我們在第一年時就有大概規劃產品的製作及行銷方向。像Alex的Electric Light及我的Mille Feuilles這些比較偏向藝術雕塑、比較搶眼但製作成本較高的創作,我們則多用於展覽及媒體宣傳。然後我們也針對市場發展出像Clam Handbag、Butterfly Ring、FootBowl等比較實用且針對行銷的設計路線。因為從設計、製作、宣傳、行銷全都要自己來,所以我們也必須在這當中取得平衡點。

Alex:事實上我們兩個對市場行銷並不太在行,也不太感興趣。不過現在因為財務上的限制,所以我們能省就省,凡事都得自己來。未來我們希望可以販售我們的點子,讓有興趣的廠商去負責生產及市場行銷,那麼我們就可以將時間花在專心創作上。

※以新設計師來說,MIXKO的品牌發展算是非常成功順利的,在這過程當中,什麼是最讓你們開心的?有遭遇到什麼挫折嗎?

Alex:之前我們在日本參展時,遇到一個美國設計師,他有一款設計和我的FUNkey很相似,但品質及作工都非常糟,看得出是大量生產的。他當時以為我們是兩個不經一事的學生,所以強說我抄襲他的作品,但事實上我比他早就登記著作權,所以最後我打贏了這場官司,他理應賠償我的精神損失,但最後卻逃之夭夭。這讓我們學習到商業的現實面,也更懂得要保護自己。

Nahoko:像我的Volvox吊燈也發生過相同的情形。有天我收到Habitat的信說我的這款燈飾抄襲他們設計師的作品。但事實上我早就創作這個燈飾,也登記著作權,同時仔細去研究這兩件作品,不管在結構上或設計上都不同,但因為他們是大公司,態度非常的強硬,所以我們根本無力去跟他們抗衡,非常的令人沮喪。不過當我們看到別人因我們的創作而微笑,我們也會感到非常的開心,因為那是我們持續創作的最大力量。

※倫敦現在的設計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新人也越來越多,你們計劃如何繼續擴展品牌市場來面對競爭呢?

Nahoko:得確,跟兩三年前比現在學設計的人真的是越來越多了。不過相同的設計重覆性也非常的高。尤其像我們住在鄉下,對於資訊的掌握度也比較慢,所以我們更須要常去看展覽知道現在的設計趨勢。所以我很開心當初我們做了正確的決定畢業後去參加100% Design,直接就接觸到商業的層面,快速將品牌打入市場,不像現在競爭這麼激烈,許多新人參加一堆畢業學生秀展,但仍找不到工作的機會。

Alex:當然我們一直都在構思新的創作方向,與其擔心這些競爭,我們選擇專注構思新點子,像今年我的足球系列就包括陶瓷碗、T恤、哨子椅及地毯。當然如果有任何好點子出現,我還是會繼續製作放大的傢俱系列,不過未來我比較會嘗試實驗性的雕塑及藝術創作,希望可以多在美術館展出。

Nahoko:我的部份像目前的帽子、T恤、皮包及戒指,還有店家也希望我製作項鍊,這些都是今年嘗試的創作方向,如果有機會我會比較偏向室內設計或傢飾設計。過去我們做了很多不同的創作嘗試,主要是展現我們多元的創意及能力,增加合作的機會及打開知名度;現在我們則比較可以做些整合的工作,選擇真正對我們有助益的方向去發展。每一步都要精打細算,像同一個展覽我們就不會重覆參加,過去累積的店家資源也會持續保持聯繫;值得一提的是像之前我們受Colette的邀請到巴黎為他們做櫥窗陳列,他們很喜歡,所以就介紹我們給其他店家,這也是我們的優勢。

※最後跟我們談談你們的鄉間生活吧!有沒計畫搬回倫敦?或是任何城市你們未來想去的?

Nahoko:大學畢業後我們就搬到這裡跟Alex的父母同住,家跟工作室在一起真的非常方便。不過習慣都市生活的我,一開始真的非常不適應鄉間的單調生活。但如果住倫敦我們可能無法負擔這些租金,也無法專心創作.所以我們真的很幸運可以住在這裡。當然偶而也會想念在倫敦的朋友及生活,尤其這裡的人都非常隨遇而安,沒有雄心壯志,久了怕自己的步調也會變慢。

Alex:不過這裡的環境很好,不像倫敦那麼擁擠緊張,所以心情也比較放鬆,沒有太多外務來干擾,也不用浪費一堆時間在交通往返上。雖然有時候也挺無聊的,但現在也只能在這專心發展我們的事業,希望可以早點獨立,不用依靠父母的幫助。

Nahoko:我們倒是有想過也許三年後會搬到柏林。因為我們都很喜歡那邊的環境,空間比較大,租金也較便宜。像我們作設計的敲敲打打,需要大一點的空間,而倫敦實在太貴了。而且目前我們的客戶絕大多數都在歐洲,所以在柏林也可以就近發展我們的事業。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