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探尋者

探尋者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535093
廖愛苓、歸也光
馥林文化
2009年1月08日
120.00  元
HK$ 108
省下 $12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Across
* 規格:平裝 / 464頁 / 15*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Across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美國文學















2006年星雲獎最佳科幻小說
2005年東南科幻小說成就獎SESFA Award最佳小說
作者傑克.麥戴維(Jack McDevitt) 為2006年 SESFA Award終身成就獎候選人

我們準備要永遠離開這個星球,
我們要去的地方,連上帝也找不到。

  人類的進程到底會是怎麼走著?歷史總是一再地重複,獨裁、民主之後,又將輪迴到哪裡?所謂自由的美麗新世界是否就在這兒,在未來,等著人類趕上?

  西元2688年,不算太遙遠的未來,所謂自由並未如預期地總是存在著,或許是人類長久生長同樣的這塊土地上,獨裁深埋在歷史的血脈中。

  而地球長久以來就有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那就是人太多卻沒有足夠的供給品,一直都是這樣。自從工業時代以來,太多人的結果,就是一定有一些人挨餓,有些地方有瘧疾肆虐。只要日子一難熬,人開始忌妒不平,國家因此變得不安定,政府一緊張就會實施高壓政策。不再擁有自由。地球唯一不缺的就是獨裁者。人類一代一代地傳遞舊習慣、積聚已久的仇恨、老的觀念,無法擺脫。

  於是有這樣的一群人,寧願拋棄熟悉的家,以及所有一切既有文明,到上帝也找不到的地方,從零開始。而不再受過去餘毒影響的方法,唯有徹底消失。

  於是馬哥里亞,從此成為失落的帝國。

  在極遙遠的未來,地球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象徵著永恆的故鄉。古董商艾力與他的領航員崔斯,和大部分的人類在遠離地球的邊道有著高度文明與便利的生活。而長遠的人類歷史積累與超光速航行,無限量地擴展了古董商人的可能性,艾力雖然因此名利雙收,卻也擺脫不了篡竊的指責。

  偶然出現的一只古董杯子,似乎屬於九千年前為了逃離專制、尋找自由新世界的馬哥里亞人。他們在基督紀元二六八八年離開地球,決心移民到上帝也找不到的地方。而事實上,數個千年以來,也再也不曾有過馬哥里亞人的任何音訊。數千人就這麼離開地球,消失在無垠的太空中。艾力與崔斯在古董杯的啟發下,開始尋找失落世界的航程。

作者簡介

傑克.麥戴維 (Jack McDevitt)

  生長於費城,1958年加入海軍,之後旅居於日本以及美國華盛頓特區、羅德島等地,最後與妻子以及三個小孩定居於喬治亞州。美式足球費城老鷹隊以及棒球費城人隊的超級粉絲。美國西洋棋聯盟以及美國軍官協會成員。成為作家之前當過計程車司機、海關官員、英文老師和潛能激勵訓練師。

  現實生活中的傑克有著費城人所有的特質:正直、冷靜、懷疑論、勤勞,而且隨時準備好助人一臂之力。不過不像一般費城人總是以取笑人為樂,(這就是費城,滿是連聖誕老人也會噓的運動迷。)他有著寬容與自制的靈魂。

  或許該感謝美國海關潛能激勵訓練師的工作是那麼地一成不變,傑克在妻子莫琳的鼓勵之下開始創作科幻小說,以作為無趣生活的解毒劑,第一篇科幻短篇〈愛默生效應〉(The Emerson Effect)於1981年刊載於《陰陽魔界雜誌》(The Twilight Zone Magazine)。

  首部作品《The Hercules Text》即獲菲利浦.K.狄克獎(Philip K. Dick Awards),短篇小說《Ships in the Night》是首部獲西班牙最高科幻小說獎UPC prize的英語系作品。他的著作曾多次入圍雨果獎、星雲獎和亞瑟.C.克拉克獎。《探尋者》(Seeker)獲2006年星雲獎最佳科幻小說、2005 年東南科幻小說成就獎SESFA Award最佳小說。傑克並為2006年 SESFA Award終身成就獎得主。



作者訪談

傑克.麥戴維(Jack McDevitt)談《探尋者》(Seeker)

  1947年是超自然界重要的一年。美國東岸出現了幾座鬧鬼的燈塔,西雅圖地區也首度發生飛碟目擊事件。在學校裡,我偶然發現了羅俄諾克島消失的殖民地。《命運雜誌》(Fate Magazine)發行中、《驚異故事》(Amazing Stories)的編輯雷.巴爾摩(Ray Palmer)開始出版理察.夏佛(Richard Shaver)的勒姆瑞亞(Lemuria)報導(不過這顯然是出自巴爾摩之手)。

  我那時還在上小學,正剛開始接觸科幻小說。附近的小孩沒人付錢進入那些鬧鬼的燈塔參觀,不過大部分的我們都期盼著幽浮降落在街尾的空地。仰盼期間,我發現了科幻雜誌《驚異故事》,開始迷戀上消失的勒姆瑞亞。

  當然在這之前我已經知道亞特蘭提斯了,然後也是透過差不多一樣的管道認識Mu。失落的世界、沉入大海的島嶼、比埃及還遙遠的古文明,這些都是我們那時候小學六年級的熱門話題。

  勒姆瑞亞故事有兩個問題:幾乎沒法讀,而《驚異故事》又似乎說那些故事都是真的。要不是夏佛說他確實記得勒姆瑞亞的地點,還扯了什麼轉世之說,我也不會幾乎要出發冒險了。這些就算對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來說,都是太多了。

  不管怎樣我還是對失落的世界起了興趣。亞特蘭提斯,我想是柏拉圖發現(發明?)的。古代沒有任何其他人曾提過亞特蘭提斯。而柏拉圖在〈提瑪友斯〉(Timaeus)以及〈柯里西亞斯〉(Critias)描述了歐洲人與亞特蘭提斯歷代帝王間的戰爭。不幸的是,對於失落的王國唯一的概念就是那個王國消失了。我一點也不想批評柏拉圖,不過他要是想要發明一個文明,然後讓它沉沒,至少也該多一點細節吧。

  《探尋者》(Seeker)中的Alex Benedict生活在第十三個千禧年,靠古董生意維生。他們已經超光速旅行(FTL, faster than light travel)了幾千年。在這樣的前提那樣的時空背景下,有人出走,然後從此消失,對我來說十分合情合理。他們走得如此遙遠,在離開地球的那一刻這麼說著:就算是神也找不到我們。

  總而言之,感謝理察.夏佛、柏拉圖還有不管是哪個生出Mu的仁兄。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