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正宗CIA詐騙術 The Official C.I.A. Manual of Trickery and Deception

正宗CIA詐騙術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1352473
基思梅爾頓、羅伯華萊士
杜默
時報出版
2010年8月05日
77.00  元
HK$ 65.45
省下 $11.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IN INTO
* 規格:平裝 / 224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IN INTO


社會科學 > 社會議題














@魔術史上傳奇的「失落」片段……可謂詹姆士龐德遇見胡迪尼。
  ──蘭斯.柏頓(Lance Burton) / 魔術大師

  是魔術?還是諜報?魔術界盛傳:一九三○至五○年代的知名職業魔術師穆赫蘭,曾替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情報員撰寫工作手冊。這個傳聞從未經過證實,許多魔術師卻在魔術期刊中指證歷歷。然而情報員的工作,為何要請魔術師來教呢?

  冷戰時期,美國有感於以蘇聯為首的共產敵人無所不用其極,於是加強中情局祕密行動的角色,試圖取得非正統的反擊能力。其中一個發展路線便是開發化學藥劑,不留痕跡的毒殺敵國領導人或諜報員。殊不知藥物開發完成,情報員卻無法有效執行下藥的工作。中情局就是在這個情況下,找上了專攻「近距」魔術的穆赫蘭,寄望他傳授情報員,無須精密道具輔助的手法幻術,讓情報員能成功對目標下藥。

  二○○七年,本書作者偶然發現穆赫蘭替情報員量身訂做、且失落多年的手冊副本,中情局曾聘任魔術師的傳聞,才終於塵埃落定。這兩份圖文並茂的教學手冊,也是美國冷戰最高機密「MKULTRA」計畫,唯一逃過銷毀命運的子計畫文獻!

作者簡介

基思.梅爾頓 H.Keath Melton

  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是情報史家和祕密行動技術與諜報「行業」專家,更是國際公認的特工技術權威,收藏知名特工的諜報道具、書籍和文書逾八千件,蒐羅之豐無人能比。他已有幾本專書問世,其中包括《中情局特殊武器與配備》、《終極特工》,以及跟羅伯.華萊士合著的《間諜術:從共產主義到基地組織期間的中情局間諜技術祕史》。此外,他也是華府特區「國際間諜博物館」理事會成員,以及「跨部會訓練中心」的諜報技術歷史學家,現居佛羅里達州。

羅伯.華萊士 Robert Wallace

  任職中情局三十二年,曾任行動處官員和技術勤務處處長等高級主管職務,二○○三年退休。華萊士曾獲功勳獎章和傑出成就獎章,他所領導的技術處也曾兩度榮獲績優單位表揚。本書是華萊士繼《間諜術》之後,再度與梅爾頓合作。他是「阿米塔斯顧問集團」創辦人,也是中情局「情報研究中心」口述史專案的採訪人,現居維吉尼亞州。

譯者簡介

杜默

  資深文字工作者,曾任叢書主編、雜誌執行副總編輯。歷任首都、自立、中晚、中時、自由等各報國際新聞中心。譯有《生命的線索》、《戰之華》、《基因、女孩、華生》、《後人來未來》、《聖經密碼》、《玻璃紙咖啡豆》、《天使墜落的城市》、《尋找染色體的人》、《11個我與城堡》、《CIA罪與罰的六十年》。


侄y
致謝
前言 約翰.麥克勞林
導論:MKULTRA遺緒與失落的魔術手冊
騙術操作法
識別信號

注釋
參考書目


?前中情局副局長麥克勞林

  本書是講述美國情報史初期關鍵時刻,一位美國魔術奇才以及他的人生與美國情報界交錯的樣貌。

  穆赫蘭雖不像舉世聞名的脫逃術專家胡迪尼,或比較近期的幻術師大衛考伯菲那樣家喻戶曉,但在一九三○至五○年代的職業魔術師之間,他卻被視為魔術師的典範:舉止高雅、技術高超、創意十足、多才多藝。他活躍於紐約市社交圈,事業相當成功。他出版的魔術專書包羅廣泛,既為一般大眾寫作,也為訂閱他主編數十年的專業雜誌《史芬克斯》(The Sphinx)的圈內人寫作,對魔術這門技藝影響甚鉅。

  一九三二年問世的穆赫蘭大作《眼明手快》(Quicker Than the Eye),是一九五○年代我這鍾情魔術的男孩,在公立圖書館尋尋覓覓所找到的魔術專書之一。我依然記得,這位看似遊歷寰宇,見過許許多多我只能想像的奇聞軼事的作者,如何令我心醉神馳。

  這是我過去對穆赫蘭的嚮往之處。身為畢生廁身於美國情報界的業餘魔術師,今天穆赫蘭最讓我著迷的是,他在本書所訴說的故事,跟我在職業生涯中所得的結論相互呼應:魔術和諜報的確是兩門同質的技藝。

  穆赫蘭為中情局所寫的手冊,即本書所複製的手冊,目的是將職業術士所使用的隱匿和誘導技巧,運用在若干諜報層面上。

  也許有很多人會問,這兩門技藝彼此間有什麼關聯。其實,只要大致看一下情報官員的工作內容,便可得知兩者歙然合流。

  魔術師必須在全神貫注的觀眾面前避人耳目,情報員從事諜報工作時同樣得避開嚴密的偵察,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傳遞信息和資料。

  情報界分析部門的人員必須和魔術師一樣,熟諳各種障眼欺騙手法,因為情報分析員幾乎總是在敵方極力誤導──或者魔術師所謂的誘導──的情況下,處理不完整的資訊。

  專門捕諜的反情報官員,其工作環境錯綜迷離,往往被稱為「鏡像荒原」(wilderness of mirrors);當然,這種說法也具有魔術的意涵。

  最後是祕密行動專家。在情報機關裡,這些官員秉承國家領導人的指示,從事左右海外事件或觀感的活動。魔術師熟諳的誘導原則,在二戰期間的英國重大祕密行動中屢見不鮮,諸如誘騙希特勒,讓他誤以為一九四三年聯軍從北非轉進是針對希臘,而忽略了真正的目標西西里。這是魔術師的舞臺管理技巧應用在歐陸戰場上。

  穆赫蘭為中情局製作的手冊和給經驗老到的魔術師所看的書不一樣。他顯然是針對業餘觀眾而寫,很細心地以最簡單的用語一一道來。但他也引用魔術的基本原理,來說明情報員如何在各式祕密行動中避人耳目。

  可以這麼說,穆赫蘭的的教導左右著較為平實層面的諜報術,例如,如何不為人知地取得和隱藏各種道具。據我們所知,他為較積極行動所設計的方法,如暗中將藥片或藥粉投人敵人飲料中,並沒有真正執行過。

  穆赫蘭受邀籌劃此事的事實,象徵美國史上的一個獨特關頭。冷戰初期的美國領導人都覺得,敵人的肆無忌憚嚴重威脅著國家的存亡。穆赫蘭提到的投遞藥片、藥水和藥粉,只是當年洗腦和超心理學等五花八門研究中的一個例子。許多在今天看來顯得荒誕不經的活動,唯有放在時代脈絡,也就是形塑冷戰的年代中才能理解。

  那些年也是美國情報圈的形成年代。重要的是,別忘了情報對美國而言是很新的領域。大多數國家早就把諜報活動納入國家安全工具箱裡;中國兵學家孫子在公元六世紀就以精妙的語言寫出〈用間篇〉,英國、俄羅斯和法國等歷史較悠久的國家也斷斷續續地運用情報,我們這個年輕國家則是到一九四七年才有全國性的組織,而且至今仍為它在國家安全戰略中的地位爭論不休。

  我不知道今天的情報官員有多少人知道穆赫蘭的名號。穆赫蘭的貢獻是協助我國情報官員能像魔術師那樣去思考,本質上跟他名聲是好是壞沒有太大關係。鑑於這兩門技藝的性質相近,這的確是很重大的貢獻,而且是以連穆赫蘭可能也會佩服的隱密方式持續至今的一個貢獻。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