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三位樹朋友 (附國、閩語故事CD)

三位樹朋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7519924
吳鈞堯/文,張大光、楊珮瑤/CD錄音
典藏藝術家庭
2010年11月25日
100.00  元
HK$ 90
省下 $10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成長有愛
規格:平裝 / 44頁 / 21*28 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成長有愛


童書/青少年文學 > 圖畫書 > 知識繪本









  你有沒有樹朋友,一位哭泣的時候,躺在它懷裡就能得到安慰;一位開心的時候,爬上它就能望遠高歌,逗你開心的樹朋友;一位在風吹過樹梢,就會輕聲低語的樹朋友。

  小男孩有三位樹朋友,陪著他度過繁忙艱苦的農村生活,帶來許多歡樂的回憶,春天早晨樹上的鳥會叫小男孩起床,爬上樹和他一起閱讀故事書。拜拜的節日,木麻黃毬果是炊粿的好幫手。夏天榕樹抓著防空洞,保護家人的安全,樹下的榕葉音樂會是孩子的音樂啟蒙,但是他們最愛的是向相思樹要禮物。無數個春夏秋冬過去了,多年後老家和樹朋友卻面臨拆掉的命運,小男孩和樹還能成為朋友嗎?

  讓你對金門人與樹的感情,有更深入的了解和感動……

  翻開這一本繪本,你可能心裡會納悶:「木麻黃、榕樹和相思樹真的太平凡了,為什麼要挑這些觸目可見的樹朋友來說故事呢?它們真是金門的特色嗎?」

  當你看完繪本,讀過導讀手冊,你將會恍然大悟,原來這些平淡無奇的樹朋友,是最耐旱、耐鹹,不向惡劣環境低頭,且能欣欣向榮、展現旺盛的生命力,庇佑了金門人不怕苦的強韌生命力。

  金門過去經歷多次戰火,飛砂走石寸草不生,軍民合作才種活了木麻黃,因為有這種先驅樹種的庇護,其他樹種和農作物才逐漸存活下來。榕樹和相思樹是金門的原生樹種,幾乎每個鄉鎮周圍、田埂或荒野都遍植,因為這些樹讓故事中的小男孩和家人,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

  繪本中許多故事的場景,更彰顯金門自然與人文的特色,譬如群聚式的閩南傳統民居,每一個村落都很集中,自成一格。廟宇在村子外圍,所以神明可以保佑鄉里,守在各村落的風口、鎮風避邪的風獅爺,每一座的造型更是大不相同,這些都成為吸引觀光客的視覺焦點。

  祭祀是閩南傳統文化的根源,金門人有溯源追本的傳統美德,所以逢年過節的炊粿或綁粽,成了大家共同歡樂的記憶。七娘媽生供奉的胭脂花是天然的化妝品,紅龜粿是用植物提煉成的番仔紅作染料,糕仔也是用木麻黃的毬果當印記。

  金門人和樹有著不可分的情感,這些樹木也成為多數鄉親一起成長的同伴,在繪本中揉和情感、土地與自然為一爐,並以款款深情的圖畫和文字,以及生動愉悅的聲音,引領大家親近、欣賞和尊重大自然,同時對鄉土之愛也能不斷滋長……。

作者簡介

吳鈞堯

  中山大學財管系畢。56年出生金門昔果山,12歲遷往臺灣,高中讀工科,大學讀商管,最後選擇文學。寫詩、小說跟散文,近年來以金門書寫為主軸。曾獲多項文學獎。著有《如果我在那裡》、《火殤世紀》等金門歷史小說。

繪者簡介

鄭淑芬

  文化美術系畢,現在是兒童美術教師、同時也畫插圖並持續創作中,繪有《媽媽上戲去》、《一起做遊戲書》等書。

CD錄音者簡介

國語/張大光

  原是唱片公司行銷總經理,目前經營故事屋,專為兒童說故事。

閩南語/楊珮瑤

  金門湖下人。中興法律系、目前就讀成大建築所。作過NGO、公務員、老學生,偶而兼職文字寫作。



作者序

樹跟我玩/吳鈞堯

  人,對於「消逝」,常是迷戀而傷感、想遺忘卻時常浮現;關於我所愛的人是如此,關於我曾深刻記憶的三棵樹,也是如此。小時候的金門可不是當下的數位年代,在以前,拍照是一件大事。小時候拍照,多數是營區裡來了相熟的長官,剛好帶來相機,為農村人事留下珍貴的點滴。

  照片的重點,當然是人,而不會是樹。

  我在民國六十八年國小畢業時離開金門,再返鄉,已是七十七年。當時,老三合院還住著三位堂哥,傍晚的炊煙、田間的小路、海邊的蛤仔,一切一如我剛剛離去的樣子。我因為這個假象,忽略了巨大的變化已埋伏在未來的路上,不過幾年光景,金馬撤軍、金酒崛起、兩岸小三通等,三合院人去樓空,小路湮滅,我所熟悉的景物再也不存在。

  我回故鄉,尋找消逝的人、事、物,也包括《三位樹朋友》所寫的木麻黃、榕樹跟相思樹。

  民國九十八年中秋節,我回鄉參加社區會議,依稀看見廟的廣場前有一棵榕樹。當時忙開會,加上晚宴喝多,無法求證,今年二月再返家,證實廟前確實有一棵榕樹;而且,茂密蓊鬱。榕樹所在地是往昔出入海口之處,大風張狂,每吹得榕樹歪斜不已。

  我記得過去此處,沒這棵榕樹。我在寫《三位樹朋友》時,於是看見凋零的樹,以及新生的樹:逝者讓人懷念,來者正要讓人思念哪!

  我的童年跟樹非常親近,靠樹的落葉烹食、賴樹蔭遮陽料理農務,還有跟樹一起玩。我希望,跟樹相處的幸福時光,能留給翻閱這本書的大朋友、小朋友。

  樹,不只是綠意與風景,或節能減碳的重要角色,它是一個管家、一個玩伴,一個能夠跟我們交談終生的綠色天使。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