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草上的微光

草上的微光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327394
白石一文
王蘊潔
皇冠
2010年12月06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大賞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大賞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O我存在的證據,我是我茫茫人生唯一的目的地!

  「直木賞」得主白石一文
  最內斂的呼救,最孤獨的自省,最明亮的救贖!

  那些美麗的風景、美好的預感,
  是謊言也好,是夢幻也好,
  此時此刻,只要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身在此處,
  這就是唯一真實的事。

  浮沉人生擺盪的終端,如何另闢蹊徑?
  蟄伏已久的靈魂,如何找到自己存在的證據?
  受困於黑暗幽谷的心靈,如何捕捉一閃即逝的生命之光?

  從大企業辭職的洪治暗自發誓,至少五年之內不再工作,要碌碌無為地過日子。

  原以為自己能在這段時間重新調整生活的步調,
  沒想到卻因為極度的無慾、空閒,逐漸失去時間感與存在感,
  與周遭的親友形同陌路,與所處的世界日漸疏離。
  即使與女友曜子維持著關係,心靈卻無法緊密契合。
  洪治幾乎在「一無所有、前途茫茫」的低潮中毫無知覺地活著。

  直到一次生死交關的經歷,洪治在昏迷五十六天之後終於恢復了意識。
  等在他眼前的除了這個依舊冰冷的世界,還有那片長存腦海的草地。
  他曾告訴自己,有一天走投無路時,他要將自己置身在一片漫無邊際的草地上,
  全然地釋放,全然地空白,任憑微風、陽光將思緒牽引至未知的彼端。

  此刻的草地,微光閃現,照亮散落一地的記憶碎片與徘徊困境的寂寞靈魂。
  洪治內心突然湧起激烈的情感浪潮,彷彿從光亮中獲得力量般越來越洶湧。
  直到此時,他才真正清醒,
  他才真正了解那些他從不知情的「人生真相」……

  〈草上的微光〉是白石一文自承「最充滿回憶」的作品。故事裡那些泅潛生命低潮的主人翁,亟欲捕捉倏忽即逝的幽微亮光,希望找到以此為繼的生存力量,而他們從自省到覺醒的過程,也溫柔地撫慰了一顆顆在機械生活下飽受壓抑的孤獨心靈。

作者簡介

白石一文Shiraishi Kazuhumi

  一九五八年出生於福岡縣,長於文學世家。父親是直木賞得獎作家白石一郎,弟弟目前也從事小說創作。

  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後,白石一文進入出版社工作。二○○○年,推出處女作《一瞬之光》,令評論家讚不絕口。另著有曾入圍第136屆「直木賞」的《愛有多少》、《如果我是妳…》、《心中鑲著龍》、《不自由的心》、《咫尺天涯》、《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看不見的門和鶴的天空》、《關於我的命運》和《永遠在身邊》等書。二○○九年並以《給不可取代的人》榮獲第142屆「直木賞」。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中自得其樂的全職譯者。

  ●綿羊的譯心譯意 translation.pixnet.net/blog/


O

  本書《草上的微光》收錄了三篇作品,首先,我以作者的身分介紹一下。

  和書名相同的〈草上的微光〉是令我充滿回憶的作品之一。執筆時期的二○○三年一月,如果我沒記錯,這篇作品幾乎不到半個月就完成了。篇幅差不多是一百五十張四百字稿紙的程度,平時,這種程度的長度最快也要半個月,通常要一個多月才能寫完,因此,算是寫得很匆忙的一部作品。這也是本書三篇作品中的最新作品,執筆時,我已經四十四歲了。

  我之所以說是充滿回憶的作品,是寫這篇小說的理由。

  雖然目前的情況也和當時沒有太大的差別,但那時候,我因為種種原因,導致經濟窘迫,幾乎到了不知道下個月的房租在哪裡的地步。

  連向來不離手的菸也買不起,每次站在自動販賣機前,就很嚴肅地捫心自問:「什麼時候可以再度一口氣買兩包菸?這種日子還會再來嗎?」

  當時的心境強烈反映在二○○一年發表的《咫尺天涯》中的主人翁柴田龍彥身上,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參考。

  三年前的一月,我真的陷入了債台高築的狀態。

  到了這個地步,寫小說就是唯一可以自救的方法。我只能寫小說賣給出版社拿稿費。

  因此,這篇〈草上的微光〉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為餬口而寫的小說。

  完成後,我把稿子交給光文社的大久保雄策先生,很幸運的,編輯部決定要刊登在《小說寶石》上,所以很快就領到了稿費,我至今仍然難以忘記當時鬆了一口氣的安心感。

  後來,我在那一年辭去工作。《草上的微光》正是我自立門戶後第一次推出的作品。

  第二篇〈砂之城〉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作品。

  這篇作品是很久以前寫的。雖然沒有正確的記錄,應該是一九九四年左右。二十年前,我才三十五歲,主人翁矢田泰治六十三歲,已經是獨樹一幟的作家。我為什麼會想要寫這種人物?如作品中也稍微提到的,其實是我藉由大幅更改書中的角色,來充分描寫自己。

  第三篇〈花束〉比〈砂之城〉寫得更早,差不多是前一年的九三年底所寫的。當時我在文藝春秋的月刊雜誌《文藝春秋》擔任編輯,平時經常和中央政府機關的官員和永田町的各式各樣的政治家接觸,開始對於他們的思考型態和權力的內情有了某種程度的見解。當時我記得是一氣呵成地寫完了這本小說,好像被什麼東西附身似的兩、三天就完稿了。
對當時的我來說,很難得寫這種明亮色調的作品。〈砂之城〉和《不自由的心》中所收錄該時期其他作品幾乎都是描寫人生的困難,因此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這篇〈花束〉收錄在一九九四年,我以瀧口明的筆名出版的《第二世界》中。這次出版文庫版時也收錄在本書中和讀者分享。

  回顧〈砂之城〉和〈花束〉,得以讓我稍微回想起當時的我到底在想什麼。同時發現,三十多歲時面臨的課題對年近五十的我而言,仍然是很大的課題。

  孩提時代,我很早就對自己身處的這個社會產生了強烈的意識。從這一點來說,我算是相當早熟的孩子。至今仍然記得我讀小學時,我最大的恐懼就是「萬一明天發生核武戰爭,這個世界或許會毀滅。」然而,班上的同學當然不可能和我這種奇妙的煩惱產生共鳴,因為我的周圍都是一年級的小學生。

  因為我從小體弱多病的關係,姑且不論表面看起來如何,內心極其孤獨和絕望。我並沒有什麼朋友,雙胞胎弟弟是我在學校生活中唯一的依靠。

  對年輕時代的我而言,自己周遭的社會很可怕,至少冷酷無情,不可能拯救我。

  進入社會後,站在不光是為了自己,還必須為公司這個組織貢獻成果後,我反而覺得比學生時代心情更輕鬆。因為在此之前,社會始終是我沒來由地感到害怕的對象,如今終於得以具體掌握,雖然所掌握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也就是說,我更加接近恐懼的真實面目。同時,我也邂逅了可以稱為朋友的人。

  之後,我比小時候更現實地思考要如何和這個棘手的社會保持良好的關係,至今仍然持續進行這項作業。這種個人和社會之間的關係,正是我努力在小說中描寫的主題之一。

  經常有人批評我的小說都是以菁英分子作為主人翁,而且是男性中心主義,認為不忍卒讀。然而,我卻認為這種看法太膚淺,我在自己的作品中想要表達的是,即使在這個社會上獲得成功,實現了夢想,不一定代表成功者的精神層面也獲得了成長。

  現代人的最大謬誤,就是經常把尊重自由、尊重個人、自我責任掛在嘴上,但在現實人生中,每個人都因為膽小而不得不為國家而活、為組織而活、為家人而活。

  包括法律和正義在內,這個社會的規則和架構都只提供了個人生活的方便,對我們的人生而言,根本不是本質性的,而且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進一步而言,「我」的肉體必須受限於社會這個空間,但是,活出自己的人生重點並不在於肉體,而在於我的心如何走過這一段人生。人類如果無法克服肉體的恐懼,真誠地為自己的心而活,這個社會上的殘暴、殘虐和差別就不會消失。

  我認為不需要為這個複雜多樣的世界感到困惑、沉醉或是不知所措。因為,「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的問題其實只是幻影,我們每個人只要面對唯一的問題,那就是:

  「我到底是誰?」

  我並不是為世界和社會而活,而是這個世界、這個社會為我而存在。

  我們到底能夠在何種程度上真正相信這個簡單的事實?

  希望因為某種機緣拿起本書的讀者細細品嘗這本書收錄的三篇作品,我相信一定可以體會到我透過作品想要表達的思想。

  如果想要進一步瞭解這方面的想法,敬請參考我其他的作品。

白石一文
二○○六年四月十四日




* 讀者評鑑等級:

3顆星
* 推薦人數:1,共有1位網友寫書評。
*

我要寫書評

1.
kaoru
/ 台灣台北
2011.01.16看kaoru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3顆星
閤上書本的那一瞬間
似乎覺得少了些什麼

沒有像第一次閱讀他的書「愛有多少」
有那麼深的感動
至今仍留在心頭

「草上的微光」應該可算是勵志小品
讓我們對於工作
有另一番見解

給三顆半星星





其 他 著 作
1. 無光之海
2. 踏上他走過的不可思議路程
3. 愛是謊言
4.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
5. 白石一文生命旅程套書 (幻影之星&砂上的你)
6. 砂上的你
7. 不可或缺的人
8. 幻影之星
9. 不自由的心
10. 一瞬之光
11. 近在身邊的遠方
12. 看不見的門和鶴的天空
13.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
14.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
15. 一瞬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