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夜曲 Nocturnes

夜曲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736969
約翰.康納利
穆卓芸
麥田
2011年12月01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368頁 / 14.8*21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hit暢小說


文學小說 > 恐怖/驚悚小說 > 歐美恐怖/驚悚小說









  當夜曲響起,有個小男孩會來找你玩遊戲,
  你就是不聽大人的警告,只想跟著他走進黑暗去……

  最誘人的恐怖,你最好開著燈讀。

  他喜歡自己在做的事,他要將占據自己身體的疾病分一點給別人,他很享受,他喜歡這麼做給他的權力感,能夠定人生死,和上帝一樣……

  他警告我不要一個人到森林裡探險,入夜後不要在外頭遊蕩。因為有「東西」,比野狼更可怕的東西……

  我對女兒說:「路意莎,怎麼了?」她說:「我不是路意莎,我是你的新女兒。」……

  房子裡真的有東西。它沒有名字,沒有形體,它是一個由悲慘、傷害和絕望組成的東西,從地板上的灰塵、牆上緩緩剝落的壁紙、天花板的溼氣到壁板上的血跡,它無所不在,無所不是。
它靜靜等待。

  繼《奪命旅人》、《失物之書》等暢銷佳作之後,約翰.康納利帶來了二十篇令人不寒而慄的靈異故事,從往日戀人、失蹤小孩、地底生物到食人惡魔,康納利探索人性最深沉的恐懼與陰暗,為傳統的鬼故事題材展開新的一頁:你看不到怪物,卻能體會到邪惡;聽不到腳步聲,卻傳來了地獄的迴聲;你以為看見魔鬼,卻感受到人性的寂寞與愛。

  在最意想不到的轉折點,康納利以最精準的文字讓你毛骨悚然!

作者簡介

約翰.康納利(John Connolly)

  西元一九六八年生於愛爾蘭都柏林市,經歷豐富,當過記者、酒保、服務生、倫敦哈洛德百貨公司的雜工、地方公務員等等。於愛爾蘭三一學院就讀英文系、都柏林市立大學主修新聞學,之後五年在愛爾蘭時報(The Irish Times)擔任自由記者。

  一九九九年,康納利以《奪命旅人》出道。此書以追查殺死妻女真凶的退休警探派克為主角,令康納利成為夏姆斯獎(Shamus Award)首位非美籍得獎者,奠定其「愛爾蘭驚悚大師」的地位。二○○三年,以《蒼白冥途》獲得英國最佳犯罪小說獎Barry Award。

  康納利才華洋溢,左手寫驚悚,右手跨領域、跨類型書寫。二○○六年出版的首部獨立作《失物之書》,內容融合童話、驚悚、成長故事、恐怖元素、寓言體例,可說是一部陰森美麗的成人童話,也為康納利的寫作生涯開啟了全新篇章。另一獨立作《魔鬼的名字》則為康納利贏得「史蒂芬.金接班人」之譽。

  作者網站:www.johnconnollybooks.com/

譯者簡介

穆卓芸

  文字手工業者,譯有《狄尼洛的遊戲》、《雪地裡的小女孩》、《神秘森林》等書。



〈永遠的癌症牛仔〉
因為他喜歡自己在做的事。將佔據自己身體的疾病分一點給別人,不僅讓他獲得舒緩,更得到樂趣。他很享受。他喜歡這麼做給他的權力感,能夠定人生死,和上帝一樣。

〈派丁頓先生的魔鬼〉
當我獨自在教堂裡,還會感覺牠在挖掘,聽見牠耐心而專注地搬動岩石,一小塊一小塊……

〈精靈王〉
他只警告我不要一個人到森林裡探險,入夜後不要在外頭遊蕩。因為有東西,他說。野狼,還有比野狼更可怕的東西。

〈新女兒〉
我對女兒或曾經是我女兒的人說:「路意莎,怎麼了?」
她說:「我不是路意莎,我是你的新女兒。」

〈骨頭的儀式〉
我相信後來他們找上他的時候,他的哭泣除了恐懼,也因為哀傷。

〈鍋爐間〉
她低著頭,下巴幾乎碰到胸前,眼睛看著腹部的傷,是我那一夜拿刀刺死她的傷口。

〈昂德貝里的女巫〉
他感覺艾茜變了,迷人的魅力緩緩流逝,鑽進地板的縫隙之間,取而代之的一種隱忍住的殘暴。

〈墨水瓶猴子〉
他開始害怕書桌,過去的愛侶成了不忠的情人,看了徒然心痛。紙、墨和想像力全都背叛了他,讓他孤苦伶仃,悵然若失。

〈沙的漂移〉
低語聲又來了,但我發覺不是之前夜裡聽到的陌生語言,而是沙在漂移,粒子彼此摩擦,按奇怪的結構重組,堆砌成亡佚的古老形象,隨即瓦解消散。

〈有些小孩不小心走丟了〉
威廉沒什麼朋友,有一件事讓其他孩子對他敬而遠之。他太愛討好人了。但這背後或許有令人不安的黑暗面。

〈深墨綠〉
池裡不管有什麼,絕不是活物。它存在,但不是活的。

〈芙魯小姐,吸血鬼〉
只有血能讓我活著,不然就會死。只要是血都行,真的,雖然我不怎麼喜歡羊血,味道太重了。至於鼠血,當然是最後不得已才喝的。

〈夜曲〉
我曾經喜歡音樂。我現在沒辦法聽了,但隨之而來的安靜卻沒有帶給我平靜,反而讓我緊張,時時威脅要打斷我……

〈威克福地獄〉
他看到黑色眼珠閃閃發光,還有觸角試探擺動,毒液從長牙尖端滴落。他彷彿見到一道濃烈的惡臭從洞穴裡飄了出來,接著是關節明顯、長滿針刺的腳,每隻腳都超過一英呎長……

〈反射之眼:查理.帕克的故事〉
房子裡真的有東西,也許它沒有名字,甚至沒有形體,但是確實存在。一個由悲慘、傷害和絕望組成的東西,從地板上的灰塵、牆上緩緩剝落的壁紙、天花板的溼氣到壁板上的血跡,它無所不在,無所不是。它靜靜等待。

〈葛雷先生的怪亭子〉
〈循環〉

〈夜曲.尾聲〉
〈囍床〉
〈來自第二隊的男人〉
〈席林福德旅社〉




其 他 著 作
1. 失物之書(典藏增訂版)
2. 失物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