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寫給千萬顆星星

寫給千萬顆星星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333816
天童荒太
王華懋
圓神
2011年9月29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當代文學
規格:平裝 / 304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當代文學


文學小說 > 溫馨/療癒小說









一個神秘的青年,持續著探訪逝者之地的奇妙旅程。
追尋的盡頭,會是燦爛的滿天星子,還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直木獎得主,
  獻給曾經擁有、分享、掠奪、失去以及不完美卻完滿的所有生命。
  一本透過深沉的刻畫,將所有遺憾昇華為暖意的作品。

  比生更激昂,比死更靜謐,比愛更悠長
  每一次相遇,都是千萬分之一的奇蹟。每一個生命,都是一顆溫柔的星光。

  星星並非全都是耀眼的光輝,也有些躲在角落暗自發光。
  可是,只要凝神細看,就可以發現它們的蹤跡。
  星星並未責備生者。他們並沒有怪罪,只是發著光。
  這比任何鼓勵、鞭策都有用。他們在看我。並且……在等待著我。

  「星星看起來在顫抖。」少年說。
  「像在哭嗎?」母親問。
  「是活著呀。」少年回答。
  「真難以想像,死掉以後,就再也看不到這麼美麗的星星了。」
  「看得到的,絕對看得到的。」父親斬釘截鐵地說。
  少年微笑,回答:「是啊,或許可以在更近的地方看到呢。」

  一個神秘的青年,持續著探訪逝者之地的奇妙旅程。

  粉碎的靈魂,該如何重新拼湊?好奇或輕蔑,都動搖不了他連自己也無法解釋的執著。

  透過他的雙眼,我們看到了一個個可能發生在當下每一秒、每個角落的生離死別。

  追尋的盡頭,會是燦爛的滿天星子,還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作者簡介

天童荒太

  1960年生於日本愛媛縣,本名栗田教行,曾創作電影劇本、廣播劇本以及漫畫原作。1986年以《白色家族》獲得第13屆野性時代新人獎。1993年以《孤獨的歌聲》獲得第6屆日本推理懸疑大獎。1996年,以《家族狩獵》獲得第9屆山本周五郎獎。2000年的暢銷大作《永遠的仔》獲得第53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銷售超過百萬,並改編成連續劇。

  另著有《陌生的憑弔者》(圓神出版)《滿溢的愛》《繃帶俱樂部》等書。

譯者簡介

王華懋

  熱愛閱讀,嗜讀故事成癮,尤其喜愛推理小說與懸疑小說。現為兼職譯者,譯有《白色巨塔》(合譯)《華麗的喪服》《無止境的殺人》《夏天.煙火.我的屍體》《完美的藍》《向老天借膽的旅程──世界貧民窟絕對體驗》(圓神出版)等作品。



作者序

  我很珍惜緣分這個東西。我想,是從為了思考憑弔這回事,正視許多荒謬無理的死亡之後開始的。比起自己的願望和希望,我漸漸地會把別人給我的話語和機會視為一種良緣,擺在第一位。

  創作者大肆談論自己的作品,應該不是件值得褒獎的事。

  我雖然明白這點,但還是在這裡簡短地記下這部作品誕生的經緯,是因為我認為它可以協助作者與接觸這篇故事的讀者對話。

  憑弔者──對於過世的人,他一視同仁地去記住故人愛過誰、被誰所愛、曾經做過什麼事而受人感謝。想到要去塑造這樣一個超凡出世的人物,我認為,如果不感同身受地體會他每天經歷的苦惱、糾葛與歡喜,便很難把他的形象傳達給讀者。我在一次次的摸索與失敗之後,決定寫下他的日記。一天一次,我挪出時間與他同化,憑弔透過報導得知的人物,或是想像中的角色,寫下在假想的現場發生的事與邂逅的人,還有心中湧現的感情……

  像這樣撰寫別人的日記,我沒有自信能夠持續到幾時。事實上,第二天我就因為精神上的負荷,而禁不住在夜空下嘆息。這時,天空光芒乍現。光點維持著耀眼的亮度,斜斜地落下並消失了。即使是錯覺也好,我覺得這是星空在鼓勵我繼續下去。結果,築靜人的這部日記,我足足寫了三年之久。

  這部小說,就是根據當時的日記寫成的故事。一開始,我並沒有打算公開靜人的日記,但後來漸漸希望讓讀者感受到死者及家屬無一相同的樣貌,以及靜人與他們邂逅而發生的衝突及變化。就在這樣的想法高漲之時,《ALL讀物》的主編吉安章先生鼓勵我發表。碰到這樣的情形,還是讓人不得不感覺到緣分是存在的。我把握機會嘗試,結果表現方式逐漸產生了變化。一言以蔽之,就是靜人的意識日漸抬頭了。透過三年來的日記,在我體內呼吸的靜人,渴望更親密地與人互動、表現他各個當下的感情。我回應他的要求,結果大大地跳脫了日記的記述形式。故事與人都應該成長,所以我覺得這樣也好,但對於記錄性變得稀薄、故事性增強,我也並非全然不感到不安。連載當中,秋月透馬先生一直伴隨我前進、荒勝利先生支持我讓更多人知道靜人的想法,這些我所信賴的編輯對我表示贊同,並且推了我一把。羽鳥好之先生引導我以更寬闊的視野去寫作,關口聖司先生以優美的書本設計包裝這個故事,還有宣傳局、營業部、校對員等等將這個緣分化為確實成果的文藝春秋的工作人員,我都由衷感謝。

  此外,雖是私事,但也為了闡明創作絕對無法獨力完成,我在這裡對總是支持我的朋友和家人們獻上感謝。

  對於前作《陌生的憑弔者》,許多讀者以電子郵件或親筆寫信告訴我感想,我想對各位表達最深的謝意。各位的信件內容都傳達出由衷珍惜的事物,也有許多信件來自失去家人或至親的讀者,我讀著這些信,內心幾度激動到無法自持。今後,我也會繼續珍惜與讀者的這種緣分。

  即將邁入三十大關的某個夜晚,我待在長崎的和平公園。我獨自一人坐在長椅上,遙想著在這裡過世的人們。此時,一隻貓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雖然沒有戴項圈,卻莫名地親近人,甚至還跳上我的大腿來。我觸摸牠的腹部,摸出裡面有好幾個胎兒。動物即將生產的時候,通常都會變得非常神經質,更遑論挨在初次見面的陌生人身上了……我感到很不可思議,認為這隻貓或許是特地來告訴滿腦子只想著死亡而抑鬱煩悶的我,也是有新生命即將誕生到世上來的。而今,我才想起這也是一段珍貴的緣分。
  
二○○九年十月 天童荒太




其 他 著 作
1. 永遠的仔(上)
2. 永遠的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