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蛙戲

蛙戲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218471
馬森
秀威資訊
2011年12月08日
83.00  元
HK$ 74.7
省下 $8.3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馬森文集
規格:平裝 / 164頁 / 14.8*21 cm / 普級 / 部分彩頁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馬森文集


藝術設計 > 戲劇 > 戲劇總論









  《蛙戲》最初以話劇形式發表於一九七○年。首演則是在澳洲的坎陪拉大學(University of Canberra)舉行,此後,此劇也成了台灣各學院劇社常演的劇目。二○○二年,作者為「台南人劇團」的演出另寫了歌舞劇版,二者的人物和情節大致相同,不同的是劇詞和場面:在歌舞劇版最後加了個後設性的尾巴,減少了可悲的氣氛,把喜悲劇變成純喜劇,強調出娛樂的一面。除了嬉鬧之外,《蛙戲》畢竟別具意涵,比方劇終蝦蟆們一個個撞樹而死,在死掉一群蟲崽無所謂嚴重的荒謬可笑中,暗喻了人們為種種自以為高尚的理念而壯烈犧牲的另一面相。作者是否看輕了人類理想的價值?抑或如玩世的蛙一般有些玩世不恭?這點就留待觀眾去評斷了。

作者簡介

馬森

  知名戲劇家、小說家、文學評論家。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及國研所,一九六一年赴法國巴黎電影高級研究學院(IDHEC)研究電影與戲劇,巴黎大學漢學院博士班肄業;繼赴加拿大研究社會學,獲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曾先後執教於台灣師大、巴黎語言研究所、墨西哥學院、加拿大亞伯達及維多利亞大學、英國倫敦大學、香港嶺南學院、國立藝術學院、國立成功大學、南華大學、佛光大學等校。並曾一度兼任《聯合文學》總編輯。現已退休。 作品包括論著《馬森戲劇論集》、《當代戲劇》、《中國現代戲劇的兩度西潮》、《東方戲劇.西方戲劇》、《燦爛的星空─現當代小說的主潮》、《戲劇──造夢的藝術》、《文學的魅惑》、《台灣戲劇──從現代到後現代》等,劇作《腳色》、《我們都是金光黨》、《馬森戲劇精選集》等,小說《孤絕》、《夜遊》、《海鷗》、《巴黎的故事》、《生活在瓶中》、《M的旅程》等,散文《愛的學習》、《墨西哥憶往》、《大陸啊!我的困惑》、《追尋時光的根》等,文化評論《文化.社會.生活》、《東西看》、《中國民主政制的前途》、《繭式文化與文化突破》等近五十種。



  秀威版總序 序《蛙戲》 從話劇到歌舞劇的《蛙戲》 2002年台南人劇團演出海報 演職員表 服裝設計圖 燈光圖 劇照 劇作家與導演、演職員合影 蛙戲(話劇) 蛙戲(兩景九場歌舞劇) 附錄 2002年台南人劇團歌舞劇版《蛙戲》演出資料 《蛙戲》評論 馬森戲劇著作與發表檔案 馬森著作目錄



序《蛙戲》

  在我的劇作中,《蛙戲》也是演出較多的一齣,因為是喜劇,人多,熱鬧。但是喜劇難寫,似乎比悲劇、正劇、通俗劇更難以為工,因為叫人看了好笑而又有意義不是件簡單的事。因此出過莎士比亞的英國,在戲劇獎外特別準備一個喜劇獎,頒給每年出色的新喜劇,以示鼓勵。法國的喜劇作家莫里哀的盛名遠超過其他法國作家,經數百年至今聲譽不墜。其實不但是英、法兩國人偏愛喜劇,其他國家的人,包括中國的觀眾在內,都愛看喜劇。我國傳統戲曲中喜劇的成分就很強,逗笑的丑幾乎穿插在所有的劇作中,而經常都是大團圓的結尾,用在通俗劇,也用在喜劇。但通俗劇不算喜劇,因其強調悲歡離合,先讓觀眾哭,再讓觀眾笑。喜劇不需要悲離的部分,也不需要引出觀眾的悲情,上乘的喜劇使觀者會心一笑即可;如引得觀眾不停地哈哈大笑,那就是鬧劇了。

  喜劇與悲劇的區別,如果根據古希臘亞里士多德的說法,一是寫市井小民,一是寫達官貴人。所以對悲劇,觀眾是以嚴肅的心情仰望的,對喜劇則可放鬆神經向下俯視。俯視的好處就是覺得劇中的人物不如自己,智慧不如,能力不如,地位不如,運氣也不如,才可盡情地嘲笑他們,覺得自己不像劇中人那麼愚蠢、那麼倒楣,進而獲得某種滿足。此外,喜劇也會給予觀眾某種審美的感受,卻無法像悲劇似地帶給觀眾情緒上的洗滌或昇華,理論上似乎比起悲劇來矮了一截,但是自古喜劇就與悲劇分庭抗禮,因其可以叫觀眾開心,忘掉平時心中的鬱悶或悲戚,那怕是暫時的,也很值的。在現實的社會中,逐日面對貪官污吏、黑心商人、強盜騙徒,流氓神棍,如無喜劇的調侃中和,心肺都會氣炸了,所以人們認為看喜劇有益身心健康,良有以也。而況有意義的喜劇,在觀者的自我滿足外也會連帶學到一些教訓,或獲得某種啟示,使觀眾恍然領悟到一些做人處世的道理。

  喜劇一定要大團圓的結尾嗎?傳統的喜劇的確如此,但到了荒謬劇出現,就不盡然了。荒謬劇常為人稱作「悲喜劇」或「喜悲劇」,但它不是通俗劇,它揭示人生的無意義、無道理可言說,叫人看了先是覺得滑稽可笑,骨子裡卻很可悲。人生處境正是如此,熱熱鬧鬧的一輩子,最後總不免悲涼地走入永恆的黑暗中。我寫《蛙戲》時就沒用大團圓式的結尾,而是眾蛙都一個個地死去了;還不是一般的死,而是心甘情願地自我犧牲,包括自命先知的天才的蛙。這種荒謬的結尾,觀眾怎肯接受呢?只有一種情形,觀眾才不會覺得莫名其妙,那就是使他們聯想到我們人間其實也發生過類似的荒謬情境。德國的納粹時代、俄國的史達林時代、中國的毛澤東時代,不都是曾經先宣稱一種崇高的人生理想,鼓動人們奮發追求的情緒,然後再豎立一批假想的敵人,奮勇地向敵人攻擊,最後,把自己也陪進去?在當日那種環境中,其實大家都活得痛苦不堪,沒人真正愉快得起來,但卻沒人敢挺身反抗,就像中了魔咒一般。不同的是,人間鼓吹理想的政黨領袖或革命舵手,外表神聖得像神祇一樣不可侵犯,內在則多的是欺妄懦怯之輩,只鼓勵別人去奉獻犧牲,自己卻隔岸觀火,坐享其成。較之人類,群蛙反倒是更為誠實、悲壯的。

  我並不企圖宣揚人間的愛,如果愛存於人的本性中,又何須去宣揚呢?但相信對他人殘酷,最後等於對自己殘酷,這確是經驗證明過的。世間常有眾人敬仰的先知或偉人,用美妙的言詞包裝起殘酷的內涵,就是我們時常聽聞的所謂糖衣毒藥一類,在中毒以前總難辨認出糖衣內部的真實。所以《蛙戲》除了喜鬧之外,是有些含意了,或者說是具有某種諷刺或隱喻,也因此使這齣戲不算是一齣荒謬劇(因為荒謬劇並不屑於去諷刺人間的種種),而只能說是一齣喜悲劇。

  有評論者說我喜愛採用寓言的形式,讓動物替代人類搬演人間的故事。不錯,我的戲中出現過獅子、大蟒、蒼蠅、蚊子、野鵓鴿,還有《蛙戲》中的青蛙。不但是劇作,我在《北京的故事》中也寫了不少動物。我喜歡動物,幼年時飼養過很多種動物,貓、狗、雞之類的不用說了,也養過鴿子、黃雀、黃鼠狼。後者因為是野物,給家人偷偷地丟棄了。在寂寞的童年時代,動物曾是我的玩伴。西方文學中的動物多出現在寓言和兒童故事中,以視覺、聽覺為訴求的舞劇、歌劇中也會出現。可是在中國的民間信仰,認為動物,甚至植物、礦物,都可與人性相通,因此自古就有志怪一類的作品,從先秦、六朝、唐、宋,一直到清代蒲松齡的《聊齋誌異》,綿延不絕。動物活在人的世界,人也活在動物的世界;動物有時表現得比人更有人性,人有時表現得比動物更像動物。現代的我們,承續著東西兩方面的傳統,既可以藉助物性相通的信仰,又可採取寓言的形式,使作品增多一份趣味和層次,但並非專寫給兒童看的文學。

  這齣戲出版後,最早演出的不在國內,而是在澳洲的坎陪拉大學(University of Canberra)。那時老友李克曼(Pierre Ryckmans, 筆名Simon Leys)教授正在坎陪拉大學教授中文,我寄給他一本剛出版的劇作集,不想他馬上就指導他的學生演出了《蛙戲》。他為什麼選中《蛙戲》而非其他?我沒問過他這個問題,也許因為此戲人物多,可使多數的學生參與演出吧?以後《蛙戲》也成為在台灣學院劇社常演的劇目。

  演出《蛙戲》時到底演員應該如何裝扮才更像青蛙?畫臉譜、帶面具,還是素面?我提議畫臉譜或帶面具,但並非硬性規定,素面也可,全看導演處理的方式。提倡「貧窮劇場」的葛羅托夫斯基(Jerzy Grotowski)就主張理想的演員不用化妝,靠演技使觀者認同所扮演的人物的性別、年齡、身態和心理。但這對演員的要求未免過高了,使訓練不足的演員難以企及。至於《蛙戲》中人物的性別,本來八隻蛙中有六隻雄性,只有兩隻雌性,但如今的劇團中時常女多於男,所以聰明的蛙和愚笨的蛙也常改由女性扮演,成為雌雄各半了。

  《蛙戲》的舞台設計,一個暮秋時分的大池塘,「敗葉滿地,但天氣晴和,陽光斜斜地穿過樹叢,灑落在地上。」這樣的場景,如果經費充裕,有很大創意的空間,容易產生豐富的美感效果。至於配樂,在話劇版中已有所提示,到了歌舞劇版,那更是譜曲者的責任了。

  二○○二年「台南人劇團」想搬演一齣我的戲,因為他們的演員多數是在學的大學生,又想到他們曾經演出過音樂劇,且有多年訓練演員的經驗,我就提議不如演出《蛙戲》,不是話劇的版本,我可以另外新寫一個歌舞劇的版本以供演出。為什麼有此想法?起因於一九八七年我離開英國前,倫敦正在上演歌舞劇《貓》,非常轟動,當時沒買到戲票,所以未及觀賞就離開了,頗引以為憾。心想貓可以熱熱鬧鬧地搬上舞台,青蛙為何不可?為了不致受到《貓》劇的影響,在完成《蛙戲》的歌舞劇版本前故意不看《貓》劇的任何資料,雖然《蛙戲》同用歌舞,結果卻是與《貓》劇有絕不相同的意涵和場面。

  現在《蛙戲》有兩個文本,一個是原來的話劇本,另一個是改寫的歌舞劇本,人物和情節大致是相同的,不同的是劇詞和場面。另外,在歌舞劇版最後加了個後設性的尾巴,減少了可悲的氣氛,把喜悲劇變成純喜劇,算是強調了娛樂的一面。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加以比較。

  歌舞劇《蛙戲》首演在成功大學成功廳,繼在台南市文化中心演藝廳,然後又在南台灣的高雄等地巡迴演出多場。經過半年的集訓,年輕演員的歌與舞,居然都有模有樣,雖然比不上百老匯的歌舞明星,但在業餘的劇團中也演出了難能可貴的成績。我覺得這是一齣頗具潛力的戲,如果有職業的歌舞演員擔綱,加上一兩首動聽的歌曲,幾場可觀的舞蹈,會有更好的舞台效果。

  現在秀威資訊科技公司正在出版我的文集,包括劇作在內,我特別把《花與劍》和《蛙戲》兩劇從《腳色》中分離出來另外編輯,主要是為了方便對這兩齣戲有興趣的讀者和劇團,可以單獨獲取這兩齣戲比較詳細的資料,這是在《腳色》劇集中無法插入的。

  作者序於二○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維城




其 他 著 作
1. 電影 中國 夢
2. 當代戲劇
3. 世界華文新文學史(上編):西潮東漸 第一度西潮與寫實主義
4. 世界華文新文學史(中編):戰禍與分流 西潮的中斷
5. 世界華文新文學史(下編):分流後的再生 第二度西潮與現代�後現代主義
6. 世界華文新文學史:中國現代文學的兩度西潮(三冊一套)
7. 繭式文化與文化突破
8. 中國民主政制的前途
9. 東西看
10. 墨西哥憶往
11. 海鷗
12. 中國文化的基層架構
13. 腳色
14. 花與劍
15. 文化.社會.生活
16. 與錢穆先生的對話
17. 台灣啊!我的困惑
18. 漫步星雲間
19. 大陸啊!我的困惑
20. 北京的故事
21. M的旅程
22. 孤絕
23. 夜遊
24. 台灣戲劇:從現代到後現代
25. 戲劇:造夢的藝術
26. 文學筆記
27. 文學的魅惑
28. 馬森戲劇精選集
29. 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貳)小說卷(三)導讀新版
30. 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貳)小說卷(二)導讀新版
31. 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貳)小說卷(一)導讀新版
32. 府城的故事
33. 二十世紀中國新文學史
34. 維城四紀
35. 中國現代戲劇的兩度西潮
36. 東亞的泥土與歐洲的天空
37. 巴黎的故事
38. 生活在瓶中
39. 西方的中華帝國觀
40. 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貳)-小說卷1
41. 文學的魅惑──馬森文論六集
42. 男人
43. 戲劇-造夢的藝術
44. 孤絕
45. 形而上的遊戲
46. 莎菲女士的日記
47. 春風
48. 文學與革命
49. 電影中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