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解蔽

解蔽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976002
廖啟余
釀出版
2012年4月11日
83.00  元
HK$ 66.4
省下 $16.6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讀詩人
規格:平裝 / 124頁 / 32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讀詩人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解蔽》為廖啟余首部詩集,自二○○○至二○一○,十年七百首作品中精選四十四,輯為「黑鐵」與「白銀」。白銀幽雅、黑鐵巉刻,兩帙並列,出入議論、敘事、古典與現代主義。抒情。與反抒情。標誌凜凜心神達於一高處的領地,詩人心志與抱負在此展露無疑。

本書特色

  內頁經特殊編排,「黑鐵」與「白銀」兩輯交互穿插

作者簡介

廖啟余

  一九八三年生,台灣高雄人,現任職政大書院中文寫作工作坊,作品散見各大報副刊、文學雜誌,並入選《二零零七臺灣詩選》、《臺灣七年級現代詩金典》。二零零二年,畢業於高師大附中。



剝除了舞衣/楊牧



提筆
災情
虛無
粗藤
重謄舊作
虛構
林地
近況
簷雨
舊日
青春期
畢業典禮
暮夏X初秋
純粹理性批判
夜色
懷人
南無虛明如來佛
聖誕夜
題大衛像
明信片
腳踏車
思想犯
子夜歌
冬日清晨
黎明前的航行
溫柔
廖金雄
世界盃清晨
八八詩草
瑞雪
如果敵人來了
五月四日曹汝霖府
冬至
浮生
遠遊
夏日黃昏所見
音信
一首一首詩
法蘭克福一九三三
敬答徐復觀老師
深夜高中校園──與逝者學妹的對話
十年
完成

諸作繫年




剝除了舞衣

  大凡敏感而思維深刻的人提筆就各自勾繪著時間的面貌:過去,現在,未來,以及介乎三者隙縫,不能立即指認位置的,一些歲月光陰的虛實痕跡。廖啟余寫過一首關於時間的詩題目是簡單的兩個字〈懷人〉,乍看真不知道是甚麼樣一種好奇的心情,竟於滿滿的想像中拓植出他筆下屬於過去的,關於一個人的詩。他從豐隆的意象世界搜索現在,乃指涉人間的確存有一個過去,或隱約搖動於記憶深處,或其實就是不可懷疑的,就有那麼一個人:

  重謄昨夜的詩
  當藍天焊接著輕金屬
  鱗狀雲掩起了寂靜的燒傷
  那微弱的訊號

  直接而且迅速的眼光從零亂的「一萬張鏽蝕的鐵床」那訊號收回來,「越過港區解體的汽車」帶領我們正視輕金屬如何變形,給出瀰漫的鱗狀雲那一刻,屬於昨夜已經完成的詩,終於證明技術上猶有待整理,必須加以重謄。不知道港區解體的汽車廢棄場除了環保回收計劃外,如何引導出任何不與鏽蝕,消耗,毀壞相牽涉的聯想,如何在詩思維的過程中產生懷人的主題?

  我們記得四十年代的才子從懷人的題目延伸出松果和鳥翅的意象,當水冷魚隱,他們說:「池塘裡飄著你寂寞的釣絲。」一切都在憂傷和懊悔,在遙遠的記憶裡。曾經,詩在早年確實就是如此賦得的,關於懷念一個人或一些事情的詩,關於懷人,也許是昨夜草成的初稿,也許就是定稿,還須正襟危坐加以重謄,碰觸到鏽蝕,消耗,和毀壞的主題,從惡魘的過去輾轉進入現在,不可迴避的現實,還需要我們翻過來加以檢驗,賦它以文字的救贖。

  以詩的想像無限擴充,時間在文字結構裡有機操作,不再是隱晦曚昧的概念。啟余寫你遠方來信,悄然棲息於松林裡寒鴉歸處,敲響秋的聲籟,以夏天的餘韻,一室溫暖的黑暗,正足以讓你慇懃佈置滿窗星,提示友情。或者寫冬至日光最短,最淺,石窗檯上時間的動靜,才發覺為甚麼沒有你在這連續的天與地之動作裡溫馨現身,甚至也少了一個我作見證。或者,其實是有的,夏日黃昏所見:他在蟬的鳴聲裡看見翅翼震動,俄爾停止,而那何嘗是你肉眼之所能及?復於流轉的小小溝渠裡,當淪漣清水且隱且現之際,看到頻率裡有夏天的歌。視與聽感受的光影或音響雜沓來襲,適為我們超越的感官分別截獲,一舉放置在心神深處盪漾出一種互相照明彼此交集的效果,如波特萊爾在森森的林木中聽見莊嚴的深綠,啟余在停止了的蟬翅裡聽見暖暖的水聲,詩成時他說,那就是他「夏日黃昏所見」。

  時間如此,空間亦然。彷彿看得見的是印度洋遙遠的海域有一港灣裡必然停靠著貿易船的國度,雨林溼熱,各種耀眼燦爛的水果,不久前的過去和現在和未來實行著民主政體,如此尊嚴,如此難以想像,真實髣□在濃厚的煙雲之外,惟有當她在大樓高處帶笑容將酒杯擱下時,「冰塊輕碰,列島細語」,遙遠空間的港灣和所有附帶的溽熱與光亮,甚至深埋記憶裡的衝突和妥協等等都化為沁涼的酒杯裡冰塊搖動,叮噹作響的聲音,象徵著什麼高傲與謙遜,在天之涯,系列島嶼輕聲對話。但海上的心情真實或虛假該如何取捨?或許詩也有欠缺甚麼就更令人傾倒的時候。不知道〈黎明前的航行〉又如何?

  當然的離開之前
  才張臂迎接了海的寬廣
  調度鷗鳥起降
  清冷的晨風中頡頏……

  就有一些長久以動詞身份進出舊籍新書的複合詞,在啟余筆下先後轉換了既有,化為抽象名詞,接受無預感,迥異的文法負擔。

  啟余在詩裡為人物造像,有時不辭情節破碎或場景跳動,只待詩思尋到有機完整的線索,輒見相關角色從容出現。所以我們就看到無端漂泊的廖金雄,以多樣不安定的命運零零碎碎襯托著登台,傷感抑喜謔不得而知,但性格維持在人生戲劇大幕前,過目不忘;我們看到晚霞餘光裡走出學院,沿著野花徑散步思考著《愛彌兒》的伊曼鈕爾.康德,縱使細節可能偏離了哲人傳記,那畫像油彩深淺濃淡是啟余獨創;適時翻過一頁,就有我們看到從俗世界跌宕進出,猶不知如何皈依他的神,法號喚作虛明如來佛的那麼一個人悠悠現形;而遊移於現代世界和福音書之間的阿奎那又當何解?開車裝載「一卡車虛構」的「文字配送員」呢?他們的下場如何?即使啟余並不曾為每一個角色安排「歸宿」,那些人物投向的背景始終是分明的,即使詩人筆下所繪的形象可能也只採他們個別的側面──但啟余何嘗不也有直取他們正面臉譜或甚至動手挖掘他們心理和精神深處的時候?的確,在他筆觸迴旋之餘,我們看到〈子夜歌〉這樣一則古舊的民謠題目被剖析髹漆於現代詩的火苗下;而晚間路過的城鄉,熟悉又陌生如〈十年〉裡你我偶然的傾訴莫非也帶著細緻的啜泣,否則就是因為那蓄意放縱一時如戲劇獨白使然?

  因此才有詩人筆下正面和反面輪流等待登場的人物,如此豐滿或瘦削的造形,而無論正反都一樣完整,有稜有角,這裡就不是上一代詩人擅場的側面寫生而已。這裡,他們挾龐大的時代聲色為背景,有時是神學院枯藤分割出來的牆裡牆外人,有時是憤怒呼嘯聲中迅速交代完成的五月四日,聚集在被鎮壓的大宅院裡的學生群眾,時間與空間轉折緊繃,以嚴謹的聲籟和變化的光影安置一些歷史的與哲學的場景,用以詮釋古老的神話:

  裸體真好
  我不需要隱喻

  絕無悔意的大衛還是簡單地使用了一個隱喻,「像一座硬梆梆的投石機」將目光有意無意地朝那些特定的方向擲去,為了引起美麗的騷動,或是殘忍的,在古老的希伯萊聖書裡。於是我們回頭看時序分明的〈法蘭克福一九三三〉,才發現這其中早已糾集了許多神話,和歷史, 為了詮釋綿亙無盡的哲學,批判對方率性切割下來的教條。

  然而,那只是昨天,除了抒情和敘事,必將還有一些戲劇演出吧,以詮釋古典的形上學之類:

  終幕還是輕笑著
  剝除了舞衣,舞者還不會死、
  只是與黑暗嬉戲著。

楊牧
﹝二○一二年二月台北﹞




其 他 著 作
1. 別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