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群雄包圍 05 碧瞳長官的惡戲

群雄包圍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034650
帝柳
鮮歡文化
2012年11月09日
63.00  元
HK$ 59.85
省下 $3.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鮮奈兒
規格:平裝 / 256頁 / 新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鮮奈兒


[ 尚未分類 ]









蘋果日報金石堂暢銷作品 華麗麗閃亮登場

誤會滿天飛,曖昧不嫌多,
誤入雄性掠食者叢林,誰說很好過!

  一場王宮嘉年華,
  拉開了危險的帷幕,
  也一併揭穿檯面下的陰謀,
  卻不意欲用計引蛇出洞的鄭冽一行人竟反成獵物,
  而幕後操弄的黑手呼之欲出,
  始於沙塵的風暴正更形擴大,越演越烈……

  主要人物簡介

  鄭冽
  樂觀且隨遇而安,過去二十年來異性緣奇差,有點粗神經,現隸屬種族保護局第六小隊隊員。

  紫王
  稀有種族「月蝶」的最後一人,原種族保護局第七小隊隊長。性格暴虐唯我獨尊,說話不留情,雖給人強大的壓迫感,實際上卻是個心口不一、會替人著想的人。

  白琅
  稀有種聖獨角獸一族,看起來十分禁欲的斯文男子,對紫王畢恭畢敬,對他人冷漠寡言,對鄭冽有複雜的感覺,喜歡捉弄死對頭虎驍。現隸屬種族保護局第一小隊隊員兼侍者。

  虎驍
  強勢種赤蜂族中身分顯貴的雄蜂,現隸屬種族保護局第六小隊隊員。一副壞人臉,衝動具攻擊性,崇拜鄭烈,和白琅似乎水火不容,雖然體型高大卻很孩子氣,開口閉口脫離不了粗話。

  鄭烈
  鄭冽的雙胞胎兄長,前保護局成員,相當寵溺妹妹,後來脫逃並要其妹假扮他的身分。與鄭冽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異性緣卻特好,油腔滑調又自戀的男人。

  蒼鷹
  長相斯文和藹的已婚成熟男子,第六小隊的隊長,一頭淺灰色短髮,祖母綠的雙眸,掛著單邊眼鏡。唇色比起一般人稍偏無血色,面色蒼白。

  夜臨
  黑鯛魚族。舉止優雅從容又有些輕浮,真實身分是長老,對鄭冽相當感興趣,目前似乎轉任研究工作?

  剎雪
  冷豔高傲的俊美男人,有著一頭雪白長髮,是第一小隊的隊長,屢屢和第七小隊針鋒相對,貌似和夜臨長老關係匪淺?

作者簡介

帝柳

  現為國立中興大學研究生一枚,台中人,喜歡獵奇和熱血,篤信正面能量與吸引力法則,人生的終極目標是學會淡定。

  愛美食、愛美衣,對我而言世界不能沒有母雞和母牛,雞蛋和牛奶狂熱愛好者。

  筆下大都是有男子氣概的女主,其中更透露我有嚴重的短髮控。

  專欄: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7733
  一起噗浪去:www.plurk.com/hedy690



第一章 王宮嘉年華
擷 選:
白頸與紅頸兩者之間,不過差別在脖子上一條印記的顏色,所處的世界,卻 是天差地遠。

第二章 千里姻緣一線牽?
擷選:
「哈啊?難道你想說這傢伙也是白頸階級?白頸階級專出瘋子是不是?這傢伙有嚴重幻想症耶。」
 
第三章 逆轉絕境
擷選:
「蒼鷹隊長、紫王隊長,以及白琅,」鄭冽將手持的雙槍舉至胸前。「我們——可是最強的隊伍,對吧?」

第四章 父子重逢
擷選:
她總覺得能感受到紫王那充滿殺意的目光……從蘭燕勾住她脖子的那一刻起。

第五章 道別的擁抱
擷選:
一直沒回過頭正視鄭冽的白琅,就在即將踏出洞口的前一刻,毫無預警地回過身,一把將鄭冽拉入自己的懷中。

第六章 紫王的慰問
擷選:
「現在的我很好哦。」鄭冽稍稍將頭微側,向紫王綻放出一抹溫婉、和煦如朝陽的笑。

第七章 這該死的在乎
擷選:
——哪怕是她這條性命豁了出去,她也要從希爾的控制中脫身,不再左右紫王的心。

第八章 太遲的心意
擷選:
「現在與妳並肩作戰的人是我,紫王!所以,我絕對不會像那男人一樣死在這裡!」

第九章 守護
擷選:
「紫王他啊,也許比我更想找回那個記憶碟……差別在於,他這麼做全然是為了保護你而已。」

第十章 一直以來的渴望
擷選:
鄭冽憂心的目光從未移開,她不停喃喃唸著:「別擔心,我就在你身邊,哪裡都不去。」

尾章 
擷選:
「真的……非常抱歉……我沒能取下紫王的首級給您。」男人再次鄭重地致歉,對著前方的身影彎腰鞠躬。

番外 蒼鷹與蘭燕篇:沒有血脈的施捨
擷選:
「媽媽我啊……就只有一個孩子……」
法蘭微蹙眉頭,淚眼婆娑地凝望著蘭燕。
「那就是你哦……蘭燕……」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