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體育時期P.E. PERIOD(上冊)

體育時期P.E.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7542618
董啟章/著
高談文化
2004年11月15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867542614
  • 叢書系列:TRACE
  • 規格:平裝 / 272頁 / 16k菊
    TRACE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二○○○年,我因為聽了椎名林檎而產生了新的小說構思。以林檎為原型,我創造了不是蘋果這個人物,加上另一個同樣是二十來歲的女孩子貝貝,組成了小說《體育時期》的兩個女主角。可以說,這部小說是以椎名的歌曲作為背景音樂寫成的。當中那些有點刻意模仿椎名風格的歌詞,其實是假託於兩個女主角而寫的詩歌。因為椎名,我發現了日常生活還存在詩的可能,也通過椎名,我才得以首次寫出了類近於詩的形體的東西。我從前一直以為,我和詩是絕緣的。《體育時期》是關於兩個年輕女孩和人生侷限搏擊的故事,但我極力避免它落入理想的追尋和幻滅的俗套,或者變成對青春的濫情頌讚和懷緬。我想寫的不是抽象的青春,而是陷於具體環境條件侷限和個人心理缺憾的成長後期生存狀態。那是在放棄個人堅持的社會化門檻上最後的停步省思。我也拒絕用友誼或其他既有的籠統觀念,去形容兩個女主角之間的關係,反而以更繁複的手法和反覆的辯解,去說明一種可以跨越人際障礙的共同感。這種共同感甚至可能——或者必須——建基於恥辱的體驗,也即是尊嚴受到生存狀況剝奪的體驗。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到最堅實,最可信賴的共同立足點。

    作者簡介

      董啟章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碩士,現從事寫作及寫作教學,著有小說《名字的玫瑰》、《安卓珍尼》、《雙身》、《地圖集》、《V城繁勝錄》、《The Catalog》、《衣魚簡史》、《貝貝的文字冒險》、《小冬校園》及《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等。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聯合報文學獎長篇小說特別獎,及香港藝術發展局文學獎新秀獎。






    【上學期】

  • 任務
  • 耳膜
  • 詩與垃圾I
  • 詩與垃圾II
  • 偉大的費南多
  • 倒下的方法
  • 地鐵拒絕
  • 技術
  • 測謊機
  • 四月的化石
  • Bad Days 衰日子
  • 蘋果變奏
  • 飛行物
  • 拜占庭的黃金機械玩偶
  • 公路上的終曲





  • 註定猜錯

      我喜歡董啟章的書,但是卻不認識董啟章。所以要寫序,我覺得,唔,如履薄冰。我說的不是怕得罪人那種世故的考量,而是同為寫作者所感受到的寂寞。

      我自己每次出書的感想總不脫「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這個世界沒有能力分辨細緻與粗糙,好像出了個燈謎但是誰也答不對,我只能撇撇嘴角苦笑一下,把寫著謎面的紅紙捲起來走人。

      被猜錯是很大的寂寞。如果沒有對手。

      如果與作者有私交,了解他的背景與思路,就可以順藤摸瓜,一切簡單許多。某種程度的作弊。但這回不行……除了作品以外,我對董啟章所知無多。沒有藤,但是要想辦法找到瓜!

      於是我回想《安卓珍妮》、《雙身》或《衣魚簡史》的閱讀經驗,董啟章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認真」。

      他蒐集資料很認真。他寫生物學就像生物學,寫失明失聰,就像失明失聰。

      他說故事的口吻很認真。他總是舒緩的娓娓道來,這裡那裡的閃現細膩動人的亮光。

      他維持題材的寬廣很認真。他的寫作涵蓋性別、城市、消費、音樂、成長等主題,截至目前為止還看不出他有收住腳步的意思。

      與其他寫作者比較起來,董啟章對於文學傳統,有更純粹的堅持。他的作品固然有與讀者對話的企圖,但更強烈的動機似乎是向大師致意;或者說,他是在跟整個文學傳統對話,藉此丈量自己與大師的相對位置與距離。

      《體育時期》裡頭就有這麼一位文學前輩,葡萄牙詩人Fernando Pessoa。他平日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職員,但在文學世界裡,他卻選擇了很特別的方式。他創造了四個詩人,各自寫各自的詩,還互相評論、書信往返。Pessoa不止創造作品,還創造了一整個互動的文學小社群。

      《體育時期》裡面的幾個主要角色都寫作,有的寫歌,有的寫時論,有的寫詩,有的寫小說,有的教寫作;和Pessoa一樣,董啟章讓他們每個人寫出自己的作品。董啟章以一貫的細膩,把兩個女生之間的緊張與同盟,乃至後來在創作上的合作與互動,寫得十分鮮活。貝貝與不是蘋果不僅穿越了創傷與貧窮,並且在權力的重重引誘之中保持了某種純粹,那力量來自她們對創作本身的執著。

      從Fernando Pessoa的生平看來,對於寫作他應該是深感寂寞的,他常常擔心自己維持不住那兇險的平衡,得進精神病院。或許,他的寫作形式正反映出他的不被了解,所以他給自己一個支撐的社群,在想像中暖一暖自己。

      董啟章卻不是這樣運用這個形式。《體育時期》不是他的自我治療,而是他面對文學傳統的再一次對話的嘗試。這一次,他選擇讓自己的語氣更市井一點,腔調更流行一點,氛圍更香港一點。再一次,董啟章面對文學諸神,認真誠懇的交出成績單。

    (張娟芬,台大社會系畢業。曾任中國時報開卷版記者,時報廣場版編輯,專職寫作與翻譯,著有《姊妹鬩牆:女同志運動學》(聯合文學,1998)、《愛的自由式:女同志故事書》(時報,2001),近作《無彩青春》 (商周,2004)以生動與敘事性的方式,描繪出台灣司法史上一段歷時十多年的司法風波——「蘇建和案」。)





    其 他 著 作
    1. 對角藝術
    2. 體育時期P.E. PERIOD(下冊)
    3. 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
    4. 衣魚簡史
    5. 名字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