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月光下的十字架 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月光下的十字架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7470805
荷西.路易斯.那瓦荷
梁麗燕
啟示
2013年4月27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Soul
規格:平裝 / 272頁 / 14.8 * 21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Soul


宗教命理 > 基督教 > 基督教儀式/規範















  在信仰中找到面對生活的力量 !

  本書是作者的親身經歷,也是他撥開迷霧,重新找回方向,並尋回人生動力的歷程。

  者荷西是一位牧師,全心獻身神職多年,但在故事一開始,他發現自己陷入了某種低潮,做事提不起勁、心靈疲憊,甚至連對堅持已久的信仰和神職也失去了熱情。他試著用各種方法讓自己振作起來(包括向神禱告),但是莫名的持續低潮仍一直逼迫著他,心理醫師診斷他為「專業枯竭」(BURN OUT),要求他立即停止工作,給自己放一個長假。此時荷西的妻子提議他去拜訪教區的老牧師,希望藉由八十三歲長者的智慧給荷西一點方向。接下來的每個星期一,荷西都有這樣一次心靈之約。在老牧師透徹的見解和堅定的帶領下,荷西對生命與信仰的迷惘與低潮逐一解開,人生的熱情與方向再度清晰起來。

  一開始,荷西態度並不積極,但老牧師並不心急,而是運用一個個不經意聊起的小故事慢慢點醒他。老牧師的故事取之不盡,例如:一個好不容易得到僱用、急欲表現的樵夫,明明求好心切,但每天砍的樹卻越來越少,工作效果不彰,越急就砍得越少,到最後一天光砍倒一棵就花掉他全部的力氣了。他沮喪地向僱主坦白,僱主聽完後問他:「你有磨過你的斧頭嗎?」樵夫回答:「我光是砍樹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磨我的斧頭?!」老牧師以此故事來暗示荷西,禱告是不可少的,如果因為別的事情而忘了與神交流,就像這個樵夫忘記磨斧頭一樣。

  每週一次的心靈交流,荷西與老牧師逐漸建立起深厚的情感。然而他並不知道,老牧師身染絕症,已不久於人世。最後一個星期一,荷西拜訪老牧師的家,卻沒看到長者的身影,他們最後的一堂課,是老牧師留給荷西的一封信,寫下他給荷西的最後建議,這封信,讓荷西對神、對自己都有極大的啟發。

  荷西以抒情的散文筆調,分享了他個人的紀事、老牧師的寓言故事,以及老牧師夫婦所提供的深奧精神見解。時而詼諧、時而令人心痛、時而發人深省。讀者跟著荷西的旅程,從絕望到重生,他們會發現,自己也同樣地受到改變和啟發。這個用優美文字寫下的感人故事,必定會重新點燃每個渴望重生的靈魂。

本書特色

  ★真人真事,作者親身經歷,讓讀者特別有共鳴。
  ★文詞優美如詩,散文式的筆法,感性到令人心碎。
  ★以對話方式與寓意深遠的小故事進行,深入淺出又易讀。
  ★讀起來像是和自己的爺爺談心,親切又令人懷念。

作者簡介

荷西.路易斯.那瓦荷(Jose Luis Navajo)

  他曾在西班牙福音學院、福音神學培訓機構,和塞勒姆聖經學校受過教育。如今,他是西班牙馬德里的塞勒姆福音教會的牧師群成員。牧師的事工是他的感召和願景,而他額外的偉大志向則是文學。

  他也是許多書的作者。他定期發表演說,在不同的廣播節目中擔任評論者,同時也是個專欄作家。他和他的妻子吉妮育有兩女。

譯者簡介

梁麗燕

  出生於台灣南投。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法國巴黎第三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碩士。曾任法國暢銷書作家妙麗葉巴貝里來台座談會隨身口譯。譯有《與過去和好》,合譯有《新世紀旅行百科全書》系列。


前言:沙漠中的十字架
第一個星期一:住在沙漠中的天使
第二個星期一:堅強的脆弱
第三個星期一:是神的僕人還是教堂行政者?
第四個星期一:最沮喪的事
第五個星期一:靈魂裡的傷口
第六個星期一:我的妻子要聾了!
第七個星期一:可敬的信念
第八個星期一:平凡的蠋火,璀璨的煙火
第九個星期一:怎麼開始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結束
第十個星期一:讓生命變可貴的時刻
第十一個星期一:傷痕
第十二個星期一:煙囪中的煙
一次意外的會面:緊急召喚
最後的星期一:夢想
結語:一切都是恩典



作者序

  幾個星期前,我慶祝了我的四十六歲生日。

  雖然我希望不要在蛋糕上看到那麼多根蠟燭,但那仍是個美好的日子。有許多驚喜、擁抱和滿溢的真摯情感。一個人能這樣,夫復何求?

  那天什麼都沒少,甚至當我拆開一個漂亮的禮物時,發現裡面的東西正是我需要的!但,就連眾人帶著歡樂,走音、跑調地唱出「生日快樂」歌,也無法讓我情緒激動。

  那天到最後,在我收拾禮物的包裝紙,將剩下的蛋糕放進冰箱裡時,我不禁問自己:「為什麼我連在自己生日這一天,都有這樣的感覺?」

  在我靈魂深處一個未知的地方,一直有個難以言喻且難以承受的奇怪疲憊感。我指的是一種比單純的疲累還要強烈的感受。它比較跟情緒有關,而非肌肉的疲勞。它與靈魂較有關係,而非肉體上的感受。

  我是個福音牧師,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怎麼說呢?好像找不到精確的文字來形容它。

  失望?
  不,一點也不。
  幻滅?
  不,也不是。
  疲累?
  是的,我想是的……或者類似的感覺。

  請別誤會。我的意思不是說我在生命中選擇了錯誤的道路。如果要我重新來過,如果神給我另一個生命的恩賜,我仍會請祂讓我投入一樣的事業——一個與祂讓我這幾年來努力奉獻的同樣事工。那並非傲慢,而是感恩。

  很多人相信,受到神的召喚來事奉祂,是一種最崇高的特權和最珍貴的機會。我也這麼認為。

  有些人說,他們在生命中從來沒想過要離開事奉神的工作,去從事其他行業。我很想宣稱自己也屬於那樣的精英。但願我能告訴你,我從沒想要摘下手套,或扔掉毛巾表示放棄,或就像我們形容的,看著深陷在田溝裡的鋤頭,翹首盼望著找到更柔軟的土壤,或是更翠綠的田地。我希望自己可以這樣告訴你,但如果我這麼說,就是在撒謊。

  三十五年前,我何其有幸,雙腳踏進這個神聖工作的園地裡;直到今天,只有兩件事比事奉神更吸引我:我所事奉的天主和我的家庭。

  但在我們指引道路給那些願意拿起鋤頭,在這個旅程中與我們分擔工作的人的同時,如果我們只跟他們強調綠洲的存在,而忘了提及沙漠的艱困,這樣對他們是不太好的。

  毋庸置疑地,受到神的感召是一個人能感受到的最高使命。然而,事奉祂意味著加入一場戰役;我們必須謹記,在戰役裡,有士兵就會有傷亡。偶爾遇到沮喪是正常的,而這也曾發生在我身上。

  你接下來將看到的文字內容,並非一次完成,而是隨著時間慢慢累積而成,這是我透過一些非常特殊的時刻得到引導的過程。

  有時候,我可以將筆蘸進上帝心靈的「墨水」裡,但有些時候,這枝筆的墨水來自我自己的傷口所湧出來的鮮血。有些字句是用彩虹的光芒編輯而成,有些則是一些不舒服的想法的怒吼。我有時會大叫:如果我投身別的事業,也許會比較好。我根本沒有事業;這一切都是個瘋狂的妄想、空泛的希望;這樣的生活並不適合我。

  這樣的壓力非常之大,以致有一天,我覺得自己好像快死了,別無選擇之下,只好去看醫生。我試著將心裡亂糟糟的情況解釋給他聽,這一團混亂造成我靈魂上嚴重的分歧和身體上嚴重的問題。因為我並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只是猜想著這一切背後所代表的意義。親切的醫生把手肘靠在桌上,十指緊扣,頭靠在兩個大拇指上,很有耐心地聽我說。

  最後,他看著我,給我一個誠懇的微笑,這樣的笑有時讓我放鬆,有時則會讓我覺得不安。然後,他遞出了診斷書:疲乏。

  疲乏?不停跑動的人這麼快就不行了?短短二十天就把二十年的彈藥供給完全耗損殆盡?一個使勁鞭策馬匹奔跑的人,最後卻把他累垮?
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像是抓住超過能力範圍的?繩,並同時駕馭好幾匹無裝備的馬匹跑步之類複雜的事,很容易失去控制。在旅程中硬擠進太多的東西,會在一個人身上增加無法承受的重量。

  他表現得如此堅定和有說服力,讓我必須承認他說對了。

  結束診斷,他再次用同樣的笑容盯著我,遞給我他開的處方:「我會開給你『強制的休息』。」他一派輕鬆,就像開了阿斯匹靈給我一樣。

  令人感恩的是,我不必體驗強制的勞動,即使我深深尊重那些身處那樣處境的人。但我可以證實,「強制休息」並不簡單。

  那不是我那擁有缺陷的本性,第一次讓我被迫休息——最後我推論,神賜給我不好的健康狀況,是為了讓我可以因而寫作。祂很清楚,從那一刻開始,我才會面對心裡最嚴厲的敵人;唯有當身體慢下腳步,心智才能開始不停地加速運轉。

  因此,我決定在自己受到制約之前,趕快切斷那樣的想法。利用強制休息的機會,我得出一個有力的結論:太努力為天主「做菜」,反而有可能因此將祂趕出廚房。是的,那是有可能的,但這絕對是很不智的做法。

  困難的枷鎖和沉重的負擔並不符合耶穌對其任務的描述;相反地,這兩項條件可以將我們放到陡峭的上坡處,讓我們想要鬆手放棄。

  那曾發生在你身上嗎?你曾經在某個時候想到這個嗎?

  不要太嚴苛地折磨或批判你自己。

  歡迎加入我們的行列。

  一位智者曾說過:「你無法阻止鳥兒從頭頂上飛過,但你可以防止牠們在你的頭髮裡築巢!」當我用一隻手抓住從心裡湧現出來的想法,同時用另一隻手揮走試圖在我心裡的裂縫中築巢的黑鳥時,我寫出了這本書的許多篇幅。

  你想要和我一起走過這趟旅程嗎?我們可以一起證明,當在這座黑暗的洞穴裡跟隨上帝時,我們總能從洞的另一端走出來;我們會浮現在更高一層的地面,在更清楚更平靜的天空下,看到更寬廣的視野。

  我堅信,在你閱讀到某個時機點,你會停下來,理解夜晚裡最黑暗的時刻,正是黎明來臨前的那一刻,而且也將明瞭,沒有不會轉換成欣欣向榮之春的嚴冬——儘管冬季是多麼冷峻和艱難。

  我確定,在你讀到最後一頁之前,你將會發現,最嚴重的危機通常都是通往更大的轉機的捷徑,並且,你在上帝砧板上所受到的打擊並非毀滅性的,而是建設性的。

  如果你已經讀到這裡,那麼恭喜你,因為真正有趣的部分,現在才正要開始。

  我想介紹我的老牧師給各位,好讓你我能夠一同在他那沙漠中不起眼、漆白的房子裡漫步,並找到那高舉於沙丘中的神聖十字架。

荷西.那瓦荷(Jose Luis Navajo)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