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有些時候,我特別喜歡爸爸

有些時候,我特別喜歡爸爸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7625397
阿諾.阿梅哈
尉遲秀
上誼文化公司
2013年7月09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規格:平裝 / 40頁 / 22*26.5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童書/青少年文學 > 圖畫書 > 親情/友誼















爸爸會用不同於媽媽的、獨特的方式,對孩子付出他的關愛!

  和爸爸去麵包店,他會先撕一小塊還熱呼呼的麵包給我吃
  教我踢足球時,他會故意沒擋到球、還搞笑的翻一個跟斗
  爬山時,他會一邊走一邊牽我的手,給我勇氣
  睡前,他還會彈吉他唱歌給我聽(雖然每次都唱同一首歌)

  你可以想像「和女兒一起玩美容院遊戲的爸爸」,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在什麼情況下,孩子特別需要爸爸的安慰呢?

  這本書以幽默的動物造型,呈現出爸爸和孩子相處的親密時光,比如「在超市和孩子瘋狂玩手推車的爸爸」、「在大熱天幫孩子找充氣游泳池,吹到氣喘噓噓的爸爸」、「把大石頭抬起來讓孩子抓螃蟹的爸爸」……

  在日常生活中,每一個「爸爸」和孩子的相處方式,和對孩子的關愛都不盡相同,更特別的是,爸爸那種不同於媽媽的、獨特的方式,往往會讓孩子出現滿足、安心、期待、崇拜等各種不同的表情,透露出孩子對爸爸的真實情感,就像圖畫中的小狐狸、小豬、兔子、無尾熊、小象一樣。

作者簡介

阿諾.阿梅哈

  住在巴黎,是作家、也是出版社的編輯。他住在一個堆滿書和CD的家中,阿梅哈希望能寫出帶給讀者歡笑的故事,而家裡的三個小公主卡蜜拉、克洛伊和莉亞,總是帶給他許多寫故事的靈感。阿梅哈目前已出版近六十本童書。

繪者簡介

侯邦

  1969年出生,畫畫一直帶給他熱情、樂趣和創意。長大後,當同學都選擇當工程師、廣告設計或是哲學家時,他選擇就讀美術系,畢業後就投入童書創作至今,作品還有《大秘密》、《在世界上,那裡…》等。


緣起
請問,福爾摩斯先生,您吃什麼?
鐵達尼遺留下來的那一塊餅乾
鹽的傳奇
風情萬種下午茶
可口「錢袋」
聯合國的女人們
正在消失的一條路
來自荒野的風
後記:捨不得寫完的一本書



緣起

  內心的寧靜告訴我,從今往後,歌聲與詩意將永遠伴隨,永遠繫繞。從今往後,人生再無寂寞二字。

  從來沒有將希臘神話只是看作文學的緣起之一,從來沒有將那許多在奧林普斯山上逍遙著的神祇看作巨大權力的掌握者。一向和現代希臘人一樣地熱愛著這些可親可愛的神祇,因為祂們和我們一樣有著凡人的長處與短處,有著凡人的七情六慾。祂們絕非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祂們勇敢、頑強,卻也有著諸般無奈。祂們聰慧、睿智,卻也時有失誤。祂們樂善好施,卻也善妒善猜疑。現代希臘民眾雖然信奉東正教,但是心中的父兄、姊妹卻是諸神。

  二十世紀九○年代,有幸在希臘駐節三年,這個遍地神蹟的國度。抵達雅典不久,我們就到了德爾斐。那是一個晴朗的日子,太陽神神殿遺址附近並沒有太多的遊人。我的先生 J 興致勃勃向小丘上走去,建議走近一點看看那著名的古希臘競技場。我謝了他,跟他說,想在神殿裡多停留一會兒,便原地未動。他笑著,帶著相機,走遠了。我看著他的身影在坡道上大步前進。此時此刻,巨大的神殿廊柱之間只剩了我一個人,清風拂過,我聽到了悅耳的語聲,看到了俊美的容顏,巍峨的肩膀上披著雪白的衣衫。內心的寧靜告訴我,從今往後,歌聲與詩意將永遠伴隨,永遠繫繞。從今往後,人生再無寂寞二字。人類創造出的文學與藝術將以各種方式生動起來,鮮活起來。不再只是印在紙張上的文字,或只是畫面,或只是影像,而是會從平面上自然而然地延伸出去,站立起來,走進我的生活,成為我的生命的一部分。

  J 回來了,他疑疑惑惑地看著我,「我走了只有短短十五分鐘,妳好像變了個人似的,神清氣爽的。發生了什麼事嗎?」我輕鬆回答:「與阿波羅聊了一會兒。」J 停頓了一下子,順著我的口氣問道,「祂看起來還好吧,我說阿波羅。」我笑了,「噢,很好,像一位有問必答的兄長。」

  此時此刻,風中似有樂聲,那是什麼?J 問,四處張望。那是阿波羅的琴聲。我愉快地回答。

  從那天以後,我的書寫便有了一個完全不同以往的氛圍,呈現出一個全新的風貌。

  二○一一年初夏,是最近的一次,再訪歐洲。

  在倫敦,自然會思念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王爾德(Oscar Wilde)、奧斯汀(Austen)與狄更斯(Charles Dickens)。莎士比亞環形劇場(Shakespeare’s Globe Theatre)裡面的人與事與物帶領著我飛越時空。而貝克街上則風景依舊,福爾摩斯神采奕奕,正在壁爐前冥想。倫敦麗池飯店則不斷地提醒著世人鐵達尼短暫的過往,以及在英倫與紐約之間震撼人心的一百年。震撼人心的還不只是鐵達尼,還有一些書信,一些雅致的出版品,還有人際之間幽遠、深邃的情愫。

  在巴黎,自然是懷想巴爾札克(H onore de Balzac)與蓋朗德(Guerande),懷想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與貢布雷(Combray),甚至會思念曾經住在巴黎的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與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去看望羅丹(Auguste Rodin),但是心卻在巴爾札克身上,熱切地想與他討論一點寫作上的問題。看到了,聊得十分愉快。於是,巴黎變得真正美好起來。

  造訪與對視之後是書寫的二○一二年,非比尋常的一年。回憶生出了翅膀,一些人帶著他們的故事飛越大西洋來到紐約與華府。回憶與現實交織,譜寫出新的奏鳴曲。

  但是,在內心最深處,有一個美麗的地方,那地方,那裡的人群,那親切的語聲讓我歡喜,讓我流淚。我能夠無止無休地思念那裡的夜景,那裡的晨曦,那裡的陽光,那裡的風雨。讓我與這塊美麗的島土骨肉相連的便是文字。在整個世界上,我僅僅與這塊島土上的人們使用著完全一樣的文字,那值得整個世界無比珍惜的一種古老而又年輕的文字。

  於是,人與人,人與神,人與文學,人與藝術之間的造訪、對視、交談、思念最終化為文字,被寫了下來。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