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正義的理念 The Idea of Justice

正義的理念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724057
阿馬蒂亞.庫馬爾.沈恩
林宏濤編者: 商周出版
2013年8月08日
183.00  元
HK$ 155.55
省下 $27.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Discourse
規格:平裝 / 496頁 / 15*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Discourse


人文史地 > 當代思潮 > 其他















  沈恩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印度思想家

  關於正義,他的政治哲學是:重要的是減少明顯的不義,而不是追尋一個完全正義的空中樓閣。

  《正義的理念》是自羅爾斯以後最重要的正義理論,作者的論證和分析超越了當代學術圈,甚至可能取代了《正義論》的地位。沈恩認為,在我們混亂的世界裡,當務之急不是建構一個理想正義國家的理論,而是一個可以判斷比較性的正義(更多的或更少的正義,正義有程度的差別)的理論,讓我們明白在全球化的世界裡,我們離正義的實現有多遠。

  沈恩認為羅爾斯的理論把政治哲學帶到死胡同去。以羅爾斯的理想正義體制,是無法想像社會的不義,諸如長期營養不良、疾病、性別人口的不平衡,都必須以正義的角度去分析。《正義的理念》結合了經濟和政治分析、以及道德判斷。大幅超越了政治學傳統,他也揚棄了歐洲中心的正義理論,把東方的正義思想也納入他的研究。

  沈恩認為,正義以及完美的社會秩序,必須是心胸開闊的、涵括性的、人道的,以論理為基礎,旨在消除不公平。正義必須擺脫多數人的意志的宰制,而切中人們真實的生活。正義是有程度差別的,而我們也不必先有抽象的正義理念,有個完美的正義理想,才能判決不同體制是否符合正義。

作者簡介

阿馬蒂亞.庫馬爾.沈恩Amartya Kumar Sen

  哈佛大學哲學與經濟學教授,印度經濟學家,以其福利經濟學和社會選擇理論的研究貢獻,並且長期關心社會窮人問題,於一九九八年得到諾貝爾經濟獎;一九九八至二○○四年擔任劍橋三一學院校長。他探討饑荒原因的研究,在緩解糧食短缺的問題上有實際的成效。

  沈恩著作等身,包括:Choice of Techniques, 1960、Collective Choice and Social Welfare, 1970、On Economic Inequality, 1973、Poverty and Famines : An Essay on Entitlements and Deprivation, 1981、Choice, Welfare and Measurement, 1982、Resources, Values, and Development, 1984、Commodities and Capabilities, 1985、On Ethics and Economics, 1987、Hunger and Public Action, 1989、Inequality Reexamined, 1992、The Quality of Life, 1993、India: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Social Opportunity, 1995、Social Choice Re-Examined, 1997、Development as Freedom, 1999、Freedom, Rationality, and Social Choice: The Arrow Lectures and Other Essays, 2000、Rationality and Freedom, 2002、The Argumentative Indian, 2005、Identity and Violence: The Illusion of Destiny (Issues of Our Time) , 2006、Mismeasuring Our Lives: Why GDP Doesn’t Add Up, 2010、Peace and Democratic Society, 2011。

譯者簡介

林宏濤

  台灣大學哲學系碩士,德國弗來堡大學博士研究。譯著有:《鈴木大拙禪學入門》、《啟蒙的辯證》、《菁英的反叛》、《詮釋之衝突》、《體會死亡》、《美學理論》、《法學導論》、《愛在流行》、《隱藏之泉》、《神在人間》、《眾生的導師:佛陀》、《南十字星風箏線》、《神話學辭典》、《與改變對話》、《死後的世界》等作品。



第一部 正義的需求
第一章 理性和客觀性
第二章 羅爾斯及其超越
第三章 體制和個人
第四章 聲音和社會選擇
第五章 公正性和客觀性
第六章 封閉的和開放的公正性

第二部 論理的形式
第七章 立場、相關性和幻覺
第八章 合理性和他人
第九章 公正的理由的多元性
第十章 現實、結果和行為能力

第三部 正義的實質
第十一章 生活、自由和能力
第十二章 能力與資源
第十三章 快樂、幸福和能力
第十四章 平等和自由

第四部 公共論理和民主
第十五章 作為公共理性的民主
第十六章 民主的實踐
第十七章 人權和全球規範
正義和世界





導讀沈恩著《正義的理念》

  這本書有兩個特色:一、要讀懂讀通很不容易;二、一旦讀懂讀通了,你心裡要產生可能與作者不同的看法,卻是非常容易,這並不奇怪,而是政治哲學常有的判斷差異。以下,待我逐步解說這兩個特色。

  這本書談的是政治哲學,作者想要比較羅爾斯(John Rawls)正義論所代表的先驗體制理論(transcendental institutionalism)與經濟學家亞羅(Kenneth Arrow)所代表的社會選擇理論(social choice theory)之差異。依據沈恩的分類,先驗體制論尋覓一個理想的正義典型,而為了讓這個典型浮現,羅爾斯就設計了「無知之幕」等等想像,逼使大家有將心比心的混同感。此外,羅爾斯強調「體制」對維繫正義的重要性,於是沈恩就冠之以「先驗體制論」的名號。

  要了解羅爾斯的理論並不太難,畢竟其學說也推出四十餘年,詮釋、注解、批判不計其數。沈恩在此書中對羅爾斯的批判(諸如未考慮國際因素、無知之幕所推導出來的平等原則沒有說服力、社會成員文化背景無法影響推論等等),在以往文獻中也曾被人提出,讀來並不生澀。但即使是哲學系教授學生,真正了解亞羅社會選擇理論的比例恐怕也不高。原因是,理解社會選擇理論需要相當多的數學根底,進入門檻頗難攀越。此處,讓我嘗試用白話文做一解說。

  假設社會上有甲、乙、丙三個人,而社會上的資源要分配於甲乙丙三人之間,共有A、B……Z等二十六種資源分配組合。所謂社會選擇,就是要在任意兩個資源分配(例如Evs. K,B vs. X)之間,做出何者較佳、何者較差的排列。例如,在E與K之間,社會認為K比E好,這就是一種社會選擇。以實例而言,社會可能認為「甲乙丙各得三十元」比「甲乙各得二十元、丙得五十元」要來得好。在數學上,這種E與K之間的選擇是一種二元排列(binary ordering);之所以稱為二元,就是因為社會每次僅在兩個選項(如E與K)之間做選擇。正因為二元排列只討論兩個選項之間何者較佳、何者較為改善,所以沈恩說,他的正義理論善於做比較分析,可以探討「由E改至K正義是否有改善」。此外,二元排列只比兩個選擇,根本不過問A、B……Z這而二十六個選項之間哪一個「最佳」、哪一個「最為正義」。沈恩認為,羅爾斯要定義全面性的正義,就像是要尋找一個最佳;那是不必要的。總之,兩兩相比容易,尋求最佳困難,這就是沈恩對羅爾斯先驗論的批評。

  沈恩一定對嗎?兩兩比較真的比尋覓最佳容易嗎?恐怕讀者未必同意。任何人要在E與K兩個選項之間做正義的比較,難道不需排除自身背景的羈絆?難道不需要一些「無知之幕」的想像?當E與K選項之間牽涉到某些社會成員自由、平等權利的取捨,難道德沃金(Ronald Dworkin,羅爾斯最佳發揚者)「權利如王牌」的論述不值得考量?我想說的是:在A、B……Z這二十六個選項中任取兩個相比,雖然不必回答這二十六個選項哪個「最佳」,但這兩兩相比的概念上卻一點都不見得容易。沈恩對羅爾斯先驗方法論的諸多批評,恐怕自己的二元比較論也難以倖免。

  至於「體制」,沈恩認為羅爾斯太形式化了,忽略了社會操作面的相對重要性。例如,饑饉不直接關係羅氏所說的體制、未明顯涉及人權,故不在羅爾斯平等原則的優先名單之列。但沈恩正確地指出,對飢餓之中的人民而言,什麼人權都是次要的。這確實凸顯出羅爾斯自己「未曾飢餓」的生長環境,壓縮了他對於困頓環境的想像,也壓縮了他正義的推論。

  在社會選擇理論架構中,社會選擇是依伴在社會成員(甲乙丙)的偏好而建構的,所以在形式上、邏輯上,社會選擇是對社會環境敏感的,這一方面該理論並無可挑剔之處。但進一步言,社會選擇理論對社會成員偏好的敏感性,其實也等同於無知之幕設計背後的敏感性。羅伯特.考特(Robert Cooter)說,在無知之幕背後的人 knows everything in general but nothing in particular;這 everything in general 數字,對於在饑饉中勉強存活的人而言,不也正是沈恩所期待的偏好敏感?由此觀之,體制論與操作論的差異,幾希?

  我與沈恩有數面之緣;他是絕頂聰明之人,要學什麼就一定像什麼。四十年前當亞羅的社會選擇理論興起時,沈氏能夠在數理掛帥的氛圍中建立起自己的學術地位,當然非常不容易。此外,他看到羅爾斯無法體驗饑饉人民對人權體悟之不同,也發人深省。但是若要從亞羅的社會選擇論出發去挑戰羅爾斯的正義論,我認為此中的跳躍大了些、理論的斷層也大了些。羅爾斯無知之幕的設計也許有些抽象遙遠,但相對而言,社會選擇理論背後那極其艱深(甚至不在乎人民是否理解)的數學,我認為其遙遠度不遑多讓。沈恩在《計量經濟學》(#Econometrica#)上所發表的幾篇社會選擇論文,看得懂的政治哲學家屈指可數;沈恩、羅爾斯與人民的距離孰近,予豈敢斷言哉?

  如今,羅爾斯已經去逝,最有資格與沈恩哲思對話的政治哲學家已然遠去。我個人認為沈恩所批評的其實不是羅爾斯學派,而是羅氏第一次提出的理論架構。其實,羅爾斯原著中的各種大小漏洞,都已經被其他後續學者彌補、填平。誠如秦力克(Wil Kymlica)所說,羅爾斯對政治哲學的貢獻不在其論著本身,而在其開風氣之先的氣勢,使後繼幾乎所有論著,都要從「與羅爾斯對照比較」做切入;沈恩的這本書也不例外。我想要提醒讀者的是:沈恩是卓越的社會選擇理論家,而羅爾斯是近一世紀最了不起的政治哲學家。你仔細閱讀,就能體會我所言不虛。

朱敬一
本文作者為中央研究院院士暨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