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多少才滿足?決定美好生活的7大指標 How Much Is EnoughH: The Love of Money, and the Case for the Good Life

多少才滿足?決定美好生活的7大指標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0842685
羅伯特.史紀德斯基,愛德華.史紀德斯基
聯經出版公司
2013年10月04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0842685
  • 叢書系列:創新觀點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創新觀點


  • 商業理財 > 成功法 > 致富












      台灣幸福指數超越日韓,您對幸福有感嗎?

      財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為何擁有一切的人們總是想要更多?

      我們需要多少錢才能過好日子?



      生命的目的不是賺進愈多錢愈好,好比吃東西的目的不在於變得愈來愈肥胖。



      然而,「貪得無厭」根植於人類的天性——人們傾向和他人比較財富,因而發現不足。



      這種天性受到資本主義的大幅強化,因此成為整個文明的心理基礎。



      貪得無厭過去是富人的過失,現在則成為每日生活的常態,在這種心態之下,生活似乎顯得永遠不夠「幸福」、「美好」,我們的生活方式餵養我們的永不知足,我們的永不知足也餵養我們的生活方式。



      作者試圖證實,美好生活的確存在,並且能去體驗,我們也應該努力去達成。



      這本書將告訴你現代人必須知道的財富與幸福的哲學。



      偉大的凱因斯先生,你錯了!



      作者史紀德斯基父子超越了目前對日增不均的辯論,他們進一步探問我們為何需要金錢。他們主張,財富不是、也不應該是目的,而應該是「美好生活」的手段。



      本書以偉大的經濟學家凱因斯做為開場。凱因斯在1930年預測,未來的一百年裡,人均所得將穩定成長,人們的基本需求將獲得滿足,且沒有人需要每星期工作超過十五個小時。很明顯,他是錯的:雖然所得如他所預測增加,但我們的欲望擴張也同樣快速,而且我們持續長時間工作。



      史紀德斯基父子首先解釋凱因斯為何錯了,接著說明經濟學是一種道德、而不是真正的科學。他們對美好生活這概念,上溯亞里斯多德、下探現今,指出現代生活遠遠背離了理想典型。他們認為,沒有任何單一指標可反映人類的進步,不論是GDP或「快樂」,因此提出構成美好生活的七項元素。最後,他們提出某些根本的經濟政策,用以幫助我們找出滿足人類的真正需求。



    推薦

    專文推薦

    貪得無厭 V.S. 適可而止�吳惠林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鼎力推薦

    王文靜 商周集團執行長

    朱雲鵬?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

    沈雲驄? 早安財經文化發行人

    周行一 政大財管系教授

    林向愷 台大經濟系教授

    林建甫 台大經濟系教授

    黃崇興 台大EMBA執行長



    書評



      一本乾淨俐落、敏銳辛辣的書……警世鐘聲。──威廉斯(Rowan Williams),坎特伯里大主教,《展望》(Prospect)



      引人深思……提供一些大膽且清楚的提議,建議我們該如何做才能控制簡化的經濟主義與有毒的貪得無厭。——威廉斯(Rowan Williams),《前景》(Prospect)



      在這本令人深思的書中,史紀德斯基父子穿梭於抽象和具體、哲學和公共政策之間。他們注意到,當世界陷入大蕭條時,凱因斯未來學的文章竟被忽略了。我們是否再次忽略對美好未來想像的呼喚?

    ──克魯達斯(Jon Cruddas),國會議員,《獨立報》Independent)



      我們的社會裡有著過多的奢華和不平等。我們應該花更少的時間賺錢,花更多的時間培植真正重要的事情,例如:閒暇、知識和友誼。從這些聽起來無害的陳述,史紀德斯基父子建構了對重要政策的提議。──《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



      「多少才滿足?」是一個好問題。對於看重資本主義和市場的人們,閱讀本書可能不會感到舒服。但他們還是應該試著閱讀。──《經濟學人》(Economist)



      本書充滿智慧、引人深思、氣度雄渾、內容廣泛……開啟現今西方社會無疑最為緊迫的道德議題。──史賓瑟(Nick Spencer),《聖公會周報》(Church Times)



      史紀德斯基父子提出關鍵問題:我們持續追求愈來愈多的財富,這一切都毫無止境嗎?全球經濟在原地打轉,我們尋找重新啟動引擎的方法時,他們的主張卻讓我們忽然煞車。我們已經夠富足了,欠缺的是更豐富的生命,而不是沒完沒了追求不必要的經濟成長,難道不是如此嗎?——瓦波夏特(Nicholas Wapshott),《海耶克:界定現代經濟學的衝突》(Keynes Hayek: The Clash That Defined Modern Economics)作者



      令人歡迎的呼籲,以重振社會的倫理層面,並且替人人實現美好生活。

      他們論證的整體要旨是令人歡迎的呼籲,以重振社會的倫理層面,並且替人人實現美好生活。——《紐約客》



      可喜的一本書,提出大哉問,卻沒有許多哲學經常出現的行內術語及模糊籠統。文字清晰明白,提出所有相關議題,也都有解答。——《華爾街日報》



      作者致力於歷史小說、哲學與政治理論,引述浮士德、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評、亞里斯多德對財富使用的看法。他們的結論是,諸如尊敬、友情與社群等概念都勝過財富,比較可能有助於滿足與整體幸福。這真是吸引人的閱讀,即使要運用智力。——《出版家周刊》



      在沉悶科學與道德哲學方面刺激思考的明確論述。——《克爾克斯》(Kirkus)



      史紀德斯基父子毫不費力地從抽象走向具體,從哲學走向公共政策。——《獨立報》(The Independent)

      

      他們對閒暇的看法很嚴謹。閒暇有生產力,但重點是由本能驅動力所激發的經驗。去除受到狹隘追求的自利推進力之後,閒暇就變成社會福祉的形式,是對公共財的追求,而不是個人沒完沒了的累積。——《波特蘭書評》(Portland Book Review)



      聰明博學、熱情洋溢、引發深思的論點,適合懷疑物質主義是否對美好生活有必要的人士。——《書摘》(Get Abstract)



      他們的警告就足以構成閱讀這本書的理由:我們追求有價值生命的能力已經受損,原因是特定形式的政治哲學已經麻痺了我們對美好生活的理解。——《金融時報》



      史紀德斯基父子主張,時間不只是金錢,並且呼籲,患有工作狂的美國人應該花更多的時間去追求美好生活。這似乎是對我的明智勸告。——娜薩(Sylvia Nasar),《大追求:經濟天才的故事》(Grand Pursuit: The Story of Economic Genius)作者

    ?








    推薦序? 貪得無厭V.S.適可而止�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前? 言? 盲目追求成長,阻礙美好生活

    第一章? 凱因斯您錯了!

    第二章? 浮士德交易

    第三章? 財富的使用

    第四章? 幸福的幻象

    第五章? 成長的限制:自然或道德上的限制?

    第六章? 美好生活的要素

    第七章? 退出無意義的競爭

    謝? 誌

    注? 釋

    ?








    推薦序



    貪得無厭 V.S. 適可而止�吳惠林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自二○○八年金融海嘯以來,世人幾乎都寄望經濟復甦,更祈禱風暴不再來,而各國政府也都不約而同祭出寬鬆貨幣政策來拉拔經濟,依然在追求高經濟成長率。除了成長率低落外,失業率高和工資停滯,以及M型社會一%高所得V.S. 九九%低所得現象,更讓世間人「悶」到爆。此外,天災人禍也壓得世間人喘不過氣來。



      經濟成長沒帶來幸福



      人們不禁要問:為何成長會停滯?經濟成長是否讓人幸福?我們都知道,「經濟」也者,「經國濟民」也!讓人民生活幸福愉快就是濟民之意,而人民的幸福如何表示,又該如何滿足?經濟成長率高是否就能讓人民幸福快樂?



      不可否認的,食衣住行育樂的物質生活要有起碼的滿足才有幸福感覺,因而GDP(國內生產毛額,經濟成長率的計算基礎資料)與幸福有關,但並非「絕對性」關係,GDP高或經濟成長率高的國家或地區,其人民的幸福並非名列前茅。就當前中國GDP已是全球第二、經濟成長率居全球之冠,但中國人民的幸福度卻不高,以及先進發達國家的GDP高、物質生活水準高,卻不如不丹、萬那杜等等窮小國的幸福度,已可知一斑。



      二次大戰以來,追求經濟成長就蔚為風潮,目的就是要讓世人更幸福,於是GNP(國民生產毛額)、GDP就成為各國政府政策追求的標的。雖然從一開始,GDP等國民所得指標存在重大缺失就受到質疑,而世人也早知GDP不是衡量生活品質或幸福的好指標,也一直都在尋求較佳指標。最受矚目的是,二○○八年三月間,法國總統徵召史蒂格里茲(J.E. Stiglitz)和聖恩(Amatya Kumar Sen)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著手研擬一套生活品質指數,以作為改革法國體制的依據。



      正如史蒂格里茲所言,長久以來經濟學家咸感GDP已非幸福、生活品質的好評量法。換個角度說,政府將施政焦點放在提升生活物質水準與財富並不夠,幸福的驅動力在於連接起個人與制度、社會的信賴程度,「比如,貪汙低的國家幸福指數也最高」。決定是否幸福的重要因素還包括:社會團結、高出生率、低失業率、高收入、低貧富差距與政治自由等。



      「幸福指數」難反映幸福



      不過,迄今GDP和經濟成長率的地位還是屹立不搖、還是國際間最通用,主因就在找不到「更理想」的指標,即便編製「幸福指數」已成世界潮流,台灣也在二○一三年八月底出爐「國民幸福指數」。但百家爭鳴的幸福指標,彼此間幸福名次千差萬別,而誰都標榜自家正確。台灣官方的幸福指數一發布全台一片譁然,受到無情的嘲諷和撻伐,而同時公布的中華徵信所的民間版幸福指數,結果大異其趣且較被台灣人民接受。由此可見幸福指數的編製並不簡單。問題是:還要繼續使用GDP和經濟成長指標嗎?



      如今已知經濟成長和幸福並非正相關,就應該持續尋找世間人共識的幸福指標,這本《多少才滿足?》指引了一條明路。作者父子倆明確指出,「幸福」不是好概念,以「美好生活」(better life)當目標比較好,而美好生活則可由「健康」、「友誼」、「尊重」、「閒暇」、「安全」、「個性」,以及「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等七項元素組合而成。



      本書以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經濟學家凱因斯(J. M. Keynes)做為開場。凱因斯在一九三○年預測,未來的一百年裡,人均所得將穩定成長,人們的基本需求將獲得滿足,且沒有人需要每星期工作超過十五個小時。很明顯地,他是錯的:事實顯示,雖然所得如他所預測增加,但我們的欲望擴張也同樣快速,而且我們持續長時間工作。作者首先解釋凱因斯為何錯了,接著說明經濟學是一種道德、而不是真正的科學。



      作者們對美好生活這概念,上溯亞里斯多德、下探現今,指出現代生活遠遠背離了理想典型。他們認為,沒有任何單一指標可反映人類的進步,不論是GDP或「快樂」,因此提出構成美好生活的七項元素。最後,他們提出某些根本的經濟政策,用以幫助我們滿足他們所找出的真正人類需求。有必要特別提醒的是,作者強調這些政策只是方向指標,不是立法藍圖,是家長式的建議,但沒強制性,是為了推動社會邁向美好生活,而不是強迫社會吞下去。言下之意,立法者不要見獵心喜,強制立法、強制執行,否則很可能導致「愛之適足以害之」、「到地獄之路往往是好意所鋪成的」惡果,也就是說,是要世間人自己覺悟,自動自發約束自己慾望、減少廣告,並發揮自助、互助美德。



      經濟成長應「適可而止」,喚回節儉美德



      本書明確揭示,持續追求成長不能作為長期目標,因為經濟成長不但沒讓美好生活的七項元素達成,反而造成破壞,例如,失業嚴重奢談安全,人人為近敵怎可能彼此尊重,工時不減和忙碌不已怎有閒暇等等,作者在第六章詳述了這些與美好生活反其道而行的現實。總而言之,這些與美好生活背道而馳的事實,都是現代高科技社會倫理道德敗壞所引起。



      哲人有言:「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芎盡空。」對照當前多災多難的地球,飽受天災蹂躪,而氣候變遷,金融風暴頻仍、經濟蕭條大恐慌的陰影揮之下去,都與各國幾十年來追求高經濟成長率息息相關,在「慾望無窮」引導下,衍生出貪念、自私的膨脹,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已成為座右銘,魔性長佛性消的人心沉淪、道德敗壞,正引領人類走向毀滅。除非世人早日尋回「節約」、「適可而止」、「小就是美」、「富而有德」、「富而好禮」,以及「誠信」等基本美德,否則「毀滅」並非危言聳聽呢!而「一簞食、一瓢飲,回也不改其樂!」正可提供現代人思索「返本歸真」的啟示。



      總之,這是一本很有深度的書,學術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可以「深讀」,而其深入淺出的內容,一般人可以「淺讀」。在此世道炎涼、天災人禍頻仍的時刻,本書不只是清涼劑,甚至可作為救命書呢!



    前言 ?



    盲目追求成長,阻礙美好生活




      本書提出論點來反駁貪得無厭,也反駁讓我們(個人或社會)不願說出「適可而止」(enough is enough)的心理傾向。本書針對經濟上的貪得無厭;也就是對更多金錢的渴望,也針對富裕世界;也就是可以合理認為已有足夠財富支撐體面的集體生活。至於世上的貧困地區,多數人仍處於極度貧窮,貪得無厭只是未來的問題。但不論富裕或窮困社會,只要巨富的豐饒遠超過多數人的生存所需,便能見到貪得無厭。



      馬克思主義者主張,經濟的貪得無厭是資本主義的產物,但最後將隨著資本主義的滅亡而消失。基督徒認為,貪得無厭是原罪的產物。我們的觀點則是,貪得無厭根植於人類的天性——人們傾向和他人比較財富,因而發現不足——但這種天性受到資本主義的大幅強化,因此成為整個文明的心理基礎。貪得無厭過去是富人的過失,現在成為每日生活的常態。



      資本主義是一把雙面刃,一方面可讓物質條件獲得極大改善;另一方面,卻激發了人性最黑暗的一面,諸如欲望、嫉妒和貪婪。我們的目標是透過所有時代和文明裡偉大思想家對「美好生活」的闡釋,以及對目前政策改弦易轍的建議,得以再次鎖住這頭巨獸,以助於美好生活的達成。



      為了這個目的,我們將挑戰現今執著於將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視為經濟政策的主要目標。我們不反對經濟成長,但認為該合理詢問為何成長,以及成長在哪些地方。我們希望有更多的閒暇和更少的汙染,這兩者為人類福祉合理概念的一部分,但都未納入GDP。GDP只量測在市場內交易的國內產出部分,沒有扣除汙染,也未加上閒暇,因此,GDP進一步成長所帶來福祉改善的程度有多少,是難以決定的事。對非常貧窮的國家當然有很大的改善,但對富裕社會來說,可能已有過多的GDP。我們認為,對全球的富裕國家來說,GDP應被視為實現美好生活政策的副產物。只有經驗能顯示,GDP成果為正、負或停滯不變。



      本書並非關於正義原理,而是關於美好生活的組成。大多數的現代政治理論以抽象的形式,從探討何謂正義或公平開始,然後根據這個「正義」的社會安排進行推論。我們採取不同的方式,從個人及其需求切入,然後嘗試建立公共利益的圖像。分配問題位居當代對正義討論的核心,雖然非常重要,但對我們來說,它只是美好生活的必要內涵而已。



      想像在某個世界,大多數人每星期只須工作十五個小時。因為勞動果實更能平均分配到社會各層面,他們的所得因此等於、甚至遠多於目前的收入,且閒暇時間多過工作時數。以上描述正是經濟學家凱因斯在一九三○年發表的短文〈我們孫子輩的經濟可能性〉(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裡出現的景象。他的立論非常簡單:科技進步有可能提升每小時工時的產出,人們必須工作以滿足需求的時間愈來愈少,直到最後將幾乎不再需要工作了。然後,凱因斯寫道:「自從有人類以來的第一次,人類必須面對真實和永久的問題,也就是如何使用從迫切經濟需求解放而來的自由、如何利用閒暇—讓科學和複利為人類贏取而來的閒暇—睿智、愉快而滿意地生活著。」他認為,這樣的生活約在一百年後(即二○三○年)就可以達成。



      考慮寫作時點,不難理解凱因斯未來學的文章不受重視。當時的世界有更多要緊的問題待解決,包括結束大蕭條。此外,凱因斯自身未再公然重提他的願景,但未來不須工作的夢想總是位在他思考的背景裡。事實上,因為《就業、利息和貨幣的一般理論》(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這本鉅著,讓凱因斯成為以短期失業、而非長期經濟進步而名聞天下的理論家。然而,我們有很好的理由回到凱因斯提出後又遺棄的問題。



      首先,凱因斯探討某件現今幾乎不被提及的事:財富的目的?我們需要多少錢才能過好日子?這看起來像是一個不可能的問題,但絕不是一個不重要的問題。賺錢不會是自身的目的,至少對沒有罹患嚴重精神錯亂的人們是如此。如果說我生命的目的是要賺進愈多的金錢愈好,就像是說我吃東西的目的在於變得愈來愈肥。對個人而言是對的事,對社會來說也是對的。賺錢不能是人類的永久事業,這不過是因為金錢除了花掉以外,別無其他用途。我們不可能持續花錢,因為到了某個程度,我們終將感到滿足、厭惡,或同時有這兩種感受。不是如此嗎?



      第二,我們所處的西方世界再次陷入「大緊縮」(Great Contraction),也就是自一九二九至三二年大蕭條以來最糟的情況。巨大危機像是一次檢查:暴露了社會體系的缺陷,並刺激尋求替代體系。資本主義正是受到檢驗的體系,而針對資本主義的未來,凱因斯的文章提供了很好的觀點。這個危機讓我們了解到體系裡的兩項缺失,之前常被不計任何代價也要追求成長的共識給模糊掉了。



      道德缺陷是我們首先要提及的缺失。銀行危機再次顯示,目前的體系依賴貪婪和利慾的動機,但卻與道德相牴觸。現行體系也將社會分裂為窮和富(近來則是大貧和大富),它的合理性受到某種「涓滴」理論所支持。大富和大貧共存,特別是在可讓每個人都能充足的社會裡,違反我們對正義的感受。其次,這場危機暴露資本主義明顯的經濟缺陷。我們的金融體系在本質上是不穩定的,一旦失誤(如二○○八年),我們理解到它能帶來多大的無效率、浪費和痛苦。嚴重負債的國家被告知:直到將國家所得的一大部分進行清算,否則債券市場不會感到滿意。賺錢機器如此週期性的崩潰,更使我們去思考較好的生活方式。



      最後,凱因斯的論文逼使我們去想像後資本主義的景象(不論你如何稱呼,一個不再累積資本的經濟體系就不再是資本主義)。凱因斯認為,資本主義的動力基礎為「個人受到賺錢和愛錢的強烈本能所吸引。」他認為,等到充裕時代來臨,這種動機驅力將不再受到社會認可。也就是說,當資本主義的使命完成後,就會棄絕自身。然而,我們是如此習慣將缺乏視為圭臬,以致只有少數的人們思考:在一個充裕的世界裡,行為的動機和原則可以是、或應該是什麼。



      所以,讓我們想像,每個人都足以過上好日子。那麼什麼是美好生活呢?什麼又不是呢?我們的道德和經濟體系需要哪些改變,才能實現美好生活呢?我們很少問這樣的問題,因為它們較難歸類在組成現代智識生活的任一專業領域內。哲學家無視於實際現實的雜亂性,建構了正義的完美體系;經濟學家探究如何以最佳方式滿足客觀的渴望,不論這些渴望是什麼。本書結合哲學和經濟學的觀點,因為我們相信這兩個專業領域彼此互補,經濟學具有實務影響力、哲學則有道德想像。本書的目的在於讓經濟學被視為道德科學的舊想法復活:經濟學是關於社群裡人們的科學,而不是處理機器人互動的科學。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