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蝦蟆的油:黑澤明尋找黑澤明

蝦蟆的油:黑澤明尋找黑澤明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440420
黑澤明
陳寶蓮
麥田
2014年1月11日
133.00  元
HK$ 113.05  






ISBN:9789863440420
  • 叢書系列:PEOPLE
  • 規格:平裝 / 368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PEOPLE


  • 藝術設計 > 電影 > 導演/電影人


















      導演│侯孝賢──推薦人──影評│聞天祥



      ※黑澤明唯一自傳(收錄珍貴成長與工作照片)※



      史蒂芬.史匹柏眼中「電影界的莎士比亞」

      唯一讓法蘭西斯.柯波拉願意屈居助理的電影大師

      CNN評選│二十世紀亞洲最有貢獻人物│藝文類│



      雖然沒有自信能讓讀者看得高興,

      但我仍以過往常告訴晚輩的「不要怕丟臉」這句話說服自己。──Akira Kurosawa 黑澤 明



      日本民間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在深山裡,有一種特別的蝦蟆,不僅外表奇醜無比,而且還多長了幾條腿。人們抓到牠後,將其放在鏡子前或玻璃箱內,蝦蟆一看到自己醜陋不堪的外表不禁嚇出一身油。這種油,也是民間用來治療燒傷燙傷的珍貴藥材。



      受到法國導演尚.雷諾瓦寫自傳的鼓舞,從來無意寫自傳的黑澤明,在即將屆滿六十八歲之際,說服自己以「不要怕丟臉」的態度,回顧拍出《羅生門》這部經典作品之前的自己。為了找回過去的記憶,黑澤明和許多朋友促膝長談,從與良師益友乃至憎惡之人的回憶中,黑澤明尋找黑澤明之所以能有後來成就的故事,並自喻是隻站在鏡子前的蝦蟆,因發現過往的種種不堪,嚇出一身油。



      這部直面人生的深刻告白,笑淚交織,是一代電影大師在自己人生中的精采演出!



      【「底片」與「正片」──談小哥哥】



      如果?

      直到現在,我還時常在想。

      如果哥哥沒有自殺、像我一樣進入電影界的話?

      哥哥擁有充分的電影知識和理解電影的才華,在電影界也有很多知己,而且還很年輕,只要有那份意志,應該可以在電影領域揚名立萬。

      可是,沒有人能讓哥哥改變其意志。

      有一天,母親問我。

      「丙午(小哥哥的名字)沒事吧?」

      「什麼事?」

      「怎麼說呢......丙午不是一直說他要三十歲以前死嗎?」

      沒錯。

      哥哥常說這話。

      我要三十歲以前死掉,人過了三十歲,就只會變得醜惡。

      像口頭禪一樣。

      哥哥醉心俄國文學,尤其推崇阿爾志跋綏夫(Mikhail Artsybashev)的《最後一線》是世界文學最高傑作,隨時放在手邊。所以我認為他預告自殺的言語,不過是受到文學迷惑後的誇張感慨而已。

      因此,我對母親的擔心一笑置之,輕薄地回答:

      「越是說要死的人,越死不了。」

      但是就在我說完這話的幾個月後,哥哥死了。

      就像他平常說的一樣,在越過三十歲前的二十七歲那年自殺了。

      後來,我進入電影界,擔任《作文教室》的總助導時,主演的德川夢聲盯著我看,然後對我說了這句話。

      「你和令兄一模一樣。只是,令兄是底片,你是正片。」

      因為我覺得自己受哥哥的影響很大總是追著他的腳步前進,有那樣的哥哥才有今天的我,所以對德川夢聲說的話,也是這樣子解讀。但後來聽他解釋,他的意思是哥哥和我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哥哥臉上有陰鬱的影子,性格也是如此,我的表情和性格則是開朗明亮。

      植草圭之助也說我的性格有如向日葵般,帶有向陽性,我大概真的有這一面。

      但我認為,是因為有哥哥這個「底片」,才會有我這個「正片」。



      【仰瞻師道──談最佳良師山爺】



      山爺從不對助導發脾氣。

      有一次拍外景,忘了叫搭檔演出的另一個演員。

      我趕忙找總助導谷口千吉商量,千哥毫不緊張,直接去向山爺報告。

      「山爺,今天某某不來唷!」

      山爺驚愕地看著千哥:

      「怎麼回事?」

      「忘了叫他,所以不來了。」

      千哥說得好像是山爺忘了叫人似的,口氣強硬。

      這一點是PCL出名的谷口千吉誰也模仿不來的獨特之處。

      山爺對千哥這過分的態度沒有生氣:

      「好吧,知道了。」

      當天的戲就只能靠那一個人。

      那個人回頭向後面喊著:

      「喂,你在幹什麼?快點過來!」

      整場戲就這麼帶過。

      電影完成後,山爺帶我和千哥去澀谷喝酒,經過放映那部片子的電影院,山爺停下腳步,對我們說:

      「去看一下吧!」

      三人並肩而坐看電影。

      看到那個搭檔之一回頭向後面喊著「喂,你在幹什麼?快點過來!」的地方,山爺對千哥和我說:

      「另一個人在幹什麼?在大便嗎?」

      千哥和我站起來,在陰暗的電影院裡,直挺挺地向山爺鞠躬致歉。

      「真的對不起。」

      周圍的觀眾吃驚地看著兩個大男人突然起立鞠躬。

      山爺就是這樣的人。

      我們當副導時拍出來的東西,他即使不滿意,也絕不剪掉。

      而是在電影上映時帶我們去看,用「那個地方這樣拍可能比較好」的方式教我們。

      那是為了培養助理導演、即使犧牲自己作品也可以的做法。

      雖然這樣盡心培養我們,但山爺在某個雜誌談到我時只說:

      「我只教會黑澤君喝酒。」

      我不知道該如何感謝這樣的山爺。



      【無用就是無用──談電影剪輯】



      剪掉!剪吧!剪!

      剪接室裡的山爺,簡直像殺人狂。

      有時候覺得,既然要剪,當初就別拍嘛。因為是我也辛苦參與的底片,被剪掉,我也很難過。

      可是,無論是導演辛苦,助導辛苦,還是攝影師或燈光師辛苦,這些都不是觀眾需要知道的事。

      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給他們看沒有累贅的充實作品。

      拍攝的時候,當然是覺得有需要才拍,但拍完一看,又覺得沒有需要,這種情況很多。

      不需要的東西就是多餘。

      人總是以和辛苦成正比來做價值判斷。

      這在電影剪輯是最大的禁忌。

      有人說電影是時間的藝術,無用的時間就是無用。

      關於剪輯,這是我從山爺那裡學到的最大教訓。



      【遺憾的事──談憎惡之人】



      當時,內務省把導演的首部作品當作導演考試的考題,所以《姿三四郎》一殺青立刻提交內務省赴考。考官當然是檢閱官,在幾位現任電影導演陪席下,進行導演考試。

      預定陪席的電影導演是山爺、小津安二郎、田?具隆。但山爺有事不克出席,特別和我打招呼,說有小津先生在,沒問題。鼓勵向來和檢閱官勢同水火的我。

      我參加導演考試那天,憂鬱地走過內務省走廊,看到兩個童工扭在一起玩柔道。其中一個喊著「山嵐」、模仿三四郎的拿手技摔倒對手,他們一定看過《姿三四郎》的試映。

      儘管如此,這些人還是讓我等了三個小時。

      期間那個模仿三四郎的童工抱歉地端了一杯茶給我。

      終於開始考試時,更是過分。

      檢閱官排排坐在長桌後面,末席是田?和小津,最旁邊坐著工友,每個人都有咖啡可以喝,連工友都喝著咖啡。

      我坐在長桌前的一張椅子上。

      簡直像被告。

      當然沒有咖啡喝。

      我好像犯了名叫《姿三四郎》的大罪。

      檢閱官開始論告。

      論點照例,一切都是「英美的」。

      尤其認定神社石階上的愛情戲(檢閱官這樣說,但那根本不是愛情戲,只是男女主角相遇而已)是「英美的」,嘮叨不停。

      我若仔細聽了會發火,只好看著窗外,盡量什麼都不聽。

      即使如此,還是受不了檢閱官那冥頑不靈又帶刺的言語。

      我無法控制自己臉色大變。

      可惡!隨便你啦!

      去吃這張椅子吧!

      我這麼想著、正要起身時,小津先生站起來說:

      「滿分一百分來看,《姿三四郎》是一百二十分,黑澤君,恭喜你!」

      小津先生說完,無視不服氣的檢閱官,走到我身邊,小聲告訴我銀座小料理店的名字,「去喝一杯慶祝吧!」

      之後,我在那裡等待,小津先生和山爺一同進來。

      小津先生像安慰我似的拚命誇讚《姿三四郎》。

      但是我仍無法平息心中的怒氣,想著如果我把那張像被告席的椅子往檢閱官砸去,不知道會有多痛快。

      直到現在,我雖然感謝小津先生,但也遺憾沒有那麼做。



      【黑澤明大事記】



      1910年│生於東京。

      1936年│考進PCL電影製片廠(東寶映畫前身)擔任助理導演。

      1951年│以《羅生門》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隔年再拿下奧斯卡榮譽獎。

      1954年│以《七武士》獲得威尼斯影展銀獅獎,奠定國際影壇地位。

      1975年│以《德蘇烏扎拉》二度獲得奧斯卡。

      1978年│出版類自傳《蝦蟆的油》。

      1990年│獲奧斯卡終身成就獎。

      1998年│病逝東京,享壽八十八歲。

      1999年│經CNN評選為二十世紀亞洲最有貢獻人物(藝文類)








    寫在前面

    第一章 老友歡聚

    第二章 長長的紅磚牆

    第三章 迷途

    第四章 長話

    第五章 預備──開始!

    第六章 直到《羅生門》

    年譜






    其 他 著 作
    1. 落合螢~出世花其二~ 全
    2. 出世花
    3. 星星的傳說
    4. 星星的傳說(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