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上)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上)
9789865803858
金雄白
風雲時代
2014年2月21日
113.00  元
HK$ 96.05
省下 $16.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803858
  • 叢書系列:風雲歷史人物叢書
  • 規格:平裝 / 432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風雲歷史人物叢書


  • 社會科學 > 政治 > 中國研究


















    第一手最珍貴的史料

    貼近最真實的汪精衛



      本書由民國聞人金雄白以第一人稱之親身歷敘,完整還原當時紛亂不堪時局下的汪政權內幕,書中提供了第一手的珍貴史料!



      在民國近代史上一向被視為是大漢奸的汪精衛,原是國民黨內的中堅分子;他為何會中途變節?其中是否又有不可告人的政治鬥爭內幕?或者,他的變節根本是一場安排好的戲碼?



      書中並有多篇精彩附錄,如:豔電原文、民國二十八年一月四日汪精衛覆孔祥熙親筆函、汪精衛在刑部獄中兩次親筆供辭全文、汪精衛晚年詩詞、汪政權重要人事表、汪精衛逝世前對國事遺書「最後之心情」、汪政權大事編年表!



      「這是一幕我自己的悲劇;朋友們的悲劇;也是中國歷史的悲劇!」——金雄白



      曾經是國父身旁的第一文膽,

      為何卻成了賣國求榮的漢奸?

      他是真的受日人蠱毒而中途變節,

      還是其中有另有不為人知的隱情?

      民國史上最爭議性的人物!他的歷史地位究竟為何?



      本書由民國聞人金雄白執筆,親身揭露第一手珍貴史料,告訴你你知道的汪精衛,也告訴你你不了解的汪精衛!



      「汪政權的一幕,是時代的悲劇。而重慶與汪方的特工戰,非但是悲劇中之悲劇,卻又是悲劇中的滑稽劇。」——金雄白



      汪兆銘(1883∼1944),字季新,號精衛,生於廣東三水,中國近代重要政治人物之一。

      青年時代加入革命黨,一九一○年因謀刺清攝政王載澧失敗而下獄問死。

      後在肅親王善耆斡旋下,改判終身監禁。翌年辛亥革命成功後獲釋,與妻陳璧君赴法留學。

      後應孫文之召,返國討袁並參與護法。亦是國父遺囑起草人。

      汪曾任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會主席、軍事委員會主席、行政院長、中國國民黨副總裁等。

      抗日戰爭期間,因汪主張「和平救國」,與日本合作在南京組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一個曾因革命而行刺前清的攝政王幾罹大辟、有著半生光榮歷史的人物;一個曾經是中山先生的左右手;像這樣的人,真會為了利祿或者為了意氣,甘心於出賣國家民族,以自毀其半生光榮的歷史嗎?這一群被指為國家的叛逆者們,當時做了些什麼?想了些什麼?



      *德大使調停失敗的秘聞

      *近衛三原則是怎樣來的

      *汪精衛怎樣脫離了重慶

      *公館派與CC間的暗潮

      *鄭蘋如謀刺丁默村顛末



      精彩附錄:

      ◎豔電原文

      ◎民國二十八年一月四日汪精衛覆孔祥熙親筆函

      ◎汪精衛在刑部獄中兩次親筆供辭全文








    自序

    一、身歷了一幕歷史的悲劇

    二、一個似曾相識者的出現

    三、大雨滂沱中重晤周佛海

    四、德大使調停失敗的秘聞

    五、近衛三原則是怎樣來的

    六、汪精衛怎樣脫離了重慶

    七、河內高朗街的槍聲血痕

    八、香港成為最早的發祥地

    九、我提出了一連串的疑問

    一○、形勢迫得我作一個選擇

    十一、上海愚園路一一三六弄

    十二、七十六號中的丁李搭檔

    十三、在滬積極展開政治活動

    十四、登場第一聲的六全大會

    十五、陳公博決心一死酬知己

    十六、汪日幻想中之全面和平

    十七、高宗武陶希聖何事叛汪

    十八、公館派與CC間的暗潮

    十九、周佛海左右之十人組織

    二十、鄭蘋如謀刺丁默?顛末

    二一、如此這般的雙方特工戰

    二二、追悼會竟然引開了殺戒

    二三、上海為腥風血雨所籠罩

    二四、特工戰中申報首當其衝

    二五、金華亭被殺是自取其咎

    二六、我逃過了五次危險關頭

    二七、日軍閥徘徊於和戰之間

    二八、青島會談後三政權合流

    二九、吳佩孚汪精衛魚雁不絕

    三十、為民族英雄乎為漢奸乎

    三一、非驢非馬的青天白日旗

    三二、同舟胡越淒其一紙名單

    三三、千迴百轉中的人事安排

    三四、揭開了歷史悲劇的序幕

    三五、汪精衛兩行酸淚立階前

    三六、六年中的財政經濟概貌

    三七、法幣與中儲券兩度折換

    三八、汪日經濟鬥爭又一回合

    三九、紗布收購後的三項去路

    四十、汪周間僅有一次的誤會

    四一、周系十人組織暗潮初起

    四二、三個人分成兩派的習性

    四三、稅警團成為內訌導火線

    四四、關於清鄉的一幕爭奪戰

    四五、我處身在內訌的夾縫中

    四六、李士群是怎樣被毒死的

    四七、隔室中傳來的一陣哭聲

    四八、吳開先被捕與回渝內幕

    四九、日憲兵救了蔣伯誠一命

    五十、保證人所負的兩項責任

    五一、被汪親自所否決的提案

    五二、陳公博完成一半心事

    五三、南進北進所引起的揣測

    五四、發動大平洋戰爭的內幕

    五五、斷定了日本失敗的命運

    五六、武裝抗日外的和平抗日

    五七、世外桃源立成人間地獄

    五八、一群遭遺棄的被俘人物

    五九、集國內各系軍人於一堂

    六十、建軍事機構與收編部隊

    六一、六十萬軍隊的分佈情形

    六二、從警衛旅到財部稅警團

    六三、江浙皖三省之主力部隊

    六四、李明揚通共投汪的經過

    六五、蘇北區另一主力的形成

    六六、國軍陸續來歸原因何在

    六七、六十萬人頓時煙消火滅

    六八、我被派去參加偽滿慶典

    六九、日本統治下的東北慘狀

    七十、一個荒謬絕頂的日提案

    七一、在偽滿首都胡鬧又怎樣

    七二、日人卵翼下的兩不倒翁

    七三、六年中的上海三任市長

    七四、周佛海何為若是其徬徨

    七五、羅君強自稱噬人的惡狗

    七六、佛海手下的三名小人物

    七七、秘密電臺怎樣建起來的

    七八、蔣伯誠所加給我的負擔

    七九、又一次意外獲得了倖免

    八十、性命豈是金錢買得來的

    八一、一封專送重慶的秘密信

    八二、雙方都想殺他的周佛海

    八三、明槍與暗箭難躲亦難防

    八四、軍國主義者的日軍課長

    八五、邵式軍有與日同謀嫌疑

    八六、若數風流人物還看汪朝

    八七、六年中的一篇風流總賬

    八八、從中共元勛到汪朝股肱

    八九、那五百年前的風流孽債

    九十、密商中決定了兼有之計

    九一、醋海興波請嘗木樨滋味

    九二、大發其國難財的銀行界

    九三、浙江興業銀行內部糾紛

    九四、抗戰前後上海報業概況

    九五、一個親日報人的另一面

    九六、一處太有血腥味的地方

    九七、吳四寶惡貫滿盈遭毒斃

    九八、大悲劇中的無數小悲劇

    九九、耿嘉基吞槍周樂山仰毒

    一○○、一搞政治就淹沒了人性

    一○一、從頭溯說當年一段淵源

    一○二、永別了這半壁破碎河山

    一○三、新愁舊創汪氏客死東瀛

    一○四、緊急警報中遺骸歸國土

    一○五、梅花山巔黃土一坏瘞骨

    一○六、陳公博以殉葬精神繼位



    【附錄】

    ◎國防最高會議第五十四次常務委員會議紀錄

    ◎豔電原文

    ◎民國二十八年一月四日汪精衛覆孔祥熙親筆函

    ◎汪精衛致中央常務委員會暨國防最高會議書

    ◎汪精衛在刑部獄中兩次親筆供辭全文








    自序



      對日抗戰時期,由汪精衛所領導而在淪陷區建立的一個政權,當其存在的時候,人們對它有過那樣多的揣測;於其覆亡以後,仍然會有那樣多的傳說。歷史上很少有一個政權,會像它那樣給予世人以如此不確定的觀念!到今天為止,這政權已經消逝了十四年,在事諸人,且已泰半物化,大體早因成敗而蓋棺論定,但留駐在人們心理的一項微妙感,似乎並不曾完全祛除。



      當兩年前姚勵頗兄創刊春秋雜誌時,認為汪政權不論其本質如何,目的如何,歷史終將寫下這一頁。不管是讓後人齒冷;或者是供後人嘆息。而戰後尚無人比較完整地寫過這一段往事。他希望我以此中人寫此中事,為讀者打破這一個謎樣的疑團。我卻不過他的盛意,事前也來不及作一個寫作的準備,糊裡糊塗就寫好了第一節交給了他。



      直待春秋出版以後,才看到他代我安上了一個大題目「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而又為我安上了我這幾年常用的筆名——「朱子家」。無可諱言,這題目在我來說是不夠莊重的。而且以我當時見聞的狹陋,我也不至於狂妄地竟會用這個包羅太廣的大題目。雖然我也曾受過有類於蠶室腐刑之痛,但我決不敢以太史公自居。用筆名寫實事,也容易引起人家藏頭露尾的誤會。然而一切既然已經決定了,在過去兩年中,我只有勉力做去,在我的筆下,盡力求其能做到「信」與「實」。



      在連續寫作期內,因為忙於筆債,事前既沒有預先擬定一個大綱,更以記憶力的減退,參考資料的全付闕如,事實上連一個大綱也竟然無從立起。到每期春秋的最後截稿期,就隨便抓上一節往事,完篇塞責,所以前後每多倒置,次序也見凌亂。又因為我力求想做到信實,僅就我親見親聞的事實為根據,每以孤陋,失之瑣碎。假如有一天我還能重回故土,將以我的餘年,搜集資料,重為改寫,這只有期之於渺茫的將來了。這一本書,只能說是我參加汪政權的個人回憶錄,也是我流浪中的一份紀念,假如謬承讀者以史料相視,將會愈增我的慚愧。



      雖然和平以後,我有過太不幸的遭遇:籍沒、羈囚、以及一頂脫不掉的帽子,但我全沒有後悔,因為我明白本來這就是叫做政治!



    西元一九五九年七月飄零第十周年 金雄白 自序於香港旅次






    其 他 著 作
    1.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中)
    2.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