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西藏睡夢瑜伽

西藏睡夢瑜伽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362453
丹津.旺賈仁波切
橡實文化
2012年3月29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6362453
  • 叢書系列:觀自在
  • 規格:平裝 / 272頁 / 17 x 22 cm / 普通級
    觀自在


  • 宗教命理 > 佛教 > 藏傳佛教

















      這是第一本可以直接運用「睡夢」密法,
      將自己的夢境與睡眠轉化為真正覺醒的智慧書。


      看看自己在夢中的狀態,就會明白自己面臨死亡時可能的遭遇;
      看看自己透過夢修的睡眠狀態,就能知道自己的修行程度。


      我們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睡覺,每晚都會閉上雙眼,以相同的方式結束一天,在這由清醒到做夢、再恢復清醒的轉換過程,你有能力掌控你的夢幻世界嗎?


      在西藏有一套法門,可以訓練你在「睡覺」與「做夢」中主控睡夢之心,進而培養高度的覺知、創造與改變夢的現象,並且在夢境中完成各種修持。幾百年來,睡覺與夢境,對於許多靈修的大師和成就的瑜伽士而言,不僅是為此生解脫做好準備的重要法門,更是開悟的重要時刻。


      睡覺也能修行,夢境也可以被掌控,你知道嗎?


      《西藏睡夢瑜伽》分別給予「夢瑜伽」與「睡眠瑜伽」詳細的教導。首先,從夢的根源、生成過程到如何利用「夢瑜伽」(dream yoga)來知夢、轉化夢境,以及克服障礙。它主要的修持是透過對於氣、脈輪和心的理解,而去增強夢中的覺知和觀照力。修持夢瑜伽不僅能預測未來、指引、淨化不健康的「業」、療癒等利益自己的日常生活,最終,更能以意念控制夢的修習來克服及轉化心的習氣與束縛,從中獲得解脫。


      而「睡眠瑜伽」(sleep yoga),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明光瑜伽」(yoga of clear light),這是更為進階的修持。睡眠瑜伽不只是睡眠的修持,它是貫穿清醒、睡眠、禪修和死亡的四種狀態,幫助修學者持續地安住在自心本然狀態的一種修持,一旦死亡來臨時,幫助我們達到明光的體驗。


      這兩種修持是相輔相成的,都是增長心的穩定性、將覺知帶入當下,幫助我們獲得控制力與主宰自心的法門。


    作者簡介


    丹津.旺賈(Tenzin Wangyal)仁波切


      是西藏苯教傳承的上師,現居美國維吉尼亞州(Virginia)的夏洛特斯維爾(Charlottesville)。他是理格明洽學院(Ligmincha Institute)的創始人和院長,這是一個提供苯教傳承教法的學習和修持的機構。丹津.旺賈仁波切的雙親在逃離中國對西藏的入侵後不久,於印度的艾理莎(Amritsar)生下了他。後來,他接受佛教和苯教上師們的訓練,最後獲得傳統西藏文化中最高的格西學位。從一九九一年起,他旅居美國,並在歐美地區廣傳教法。


      相關網站:www.ligmincha.org


    譯者簡介


    林如茵


      藏傳佛教弟子,目前專職於佛法翻譯。







    前言
    導言


    第一部? 夢的本質
    我們通常認為夢的「非真實」(unreal)和清醒生活的「真實」(real),
    兩者是相反的,但是,沒有什麼比夢更為真實的了。


    第一章? 夢與實相
    第二章? 體驗如何生起?
    第三章? 能量身
    第四章? 夢如何生起?
    第五章? 來自《母續》的意象


    第二部? 夢的種類與用途
    我們以健康、預測未來、淨化負面的情緒、心理習性、療癒等作為夢修持的目的。
    然而,究竟而言,我們不只是要運用夢來改善世俗的狀況,而是要從中獲得解脫。


    第一章? 三種夢
    第二章? 夢的用途
    第三章? 施身法的發現
    第四章? 修持的兩個階段


    第三部? 夢瑜伽的修持
    夢瑜伽依據的是清醒生活時我們運用自心的狀態。
    我們如何運用自心,會決定睡覺時做夢的種類與清醒時的生活品質。


    第一章? 境相、行為、夢與死亡
    第二章? 修持「止」
    第三章? 四種基礎修持
    第四章? 夜晚的準備
    第五章? 主要修持
    第六章? 清明
    第七章? 障礙
    第八章? 控制夢和尊重夢
    第九章? 簡易的修持
    第十章? 融合


    第四部? 睡眠
    夢瑜伽培養的是與夢中影像之間的清明關係,
    但是在睡眠瑜伽中,並無影像,它是覺知直接認出覺知。


    第一章? 睡眠與睡著
    第二章? 三種睡眠
    第三章? 睡眠修持與夢修持


    第五部? 睡眠瑜伽的修持
    睡眠瑜伽不只是睡眠的修持,它是貫穿清醒、睡眠、禪修和死亡的四種狀態,
    修行者能持續地安住在無二覺性的一種修持。


    第一章? 空行母薩潔.度.達瑪
    第二章? 前行
    第三章? 睡眠修持
    第四章? 明點
    第五章? 進展
    第六章? 障礙
    第七章? 輔助修持
    第八章? 融合
    第九章? 持續性


    第六部? 詳述
    這部內容是有關於睡夢瑜伽的附加釋論,用意是幫助大家建立對於修持的認識。


    第一章? 背景
    第二章? 心與本覺
    第三章? 根基:阿賴耶
    第四章? 了知
    第五章? 認識明性與空性
    第六章? 世俗我
    第七章? 無實質自我的矛盾


    結語
    致謝詞
    【附錄一】 夢瑜伽修持綱要
    【附錄二】 詞彙表
    【附錄三】 參考書目







    前言


      西藏有句名言說道:「為了斷除對於純正教法和傳承的疑惑,說明傳承和歷史是有必要的。」因此,在本書的開端,我會做簡短的自我介紹。


      在我的父母逃離中國對西藏的鎮壓後不久,我就出生了。當時的環境很糟糕,我被父母安置在一所基督教的寄宿學校,他們希望我在那裡能夠獲得照顧。我的父親是一位佛教上師(lama)*,母親則是苯教(Bon)*的修行者。父親在不久之後往生了,母親後來便與一位苯教上師結婚。繼父和母親希望我可以在自己的文化下成長,於是我在十歲時,便被帶到印度朵藍吉(Dolanji)一所重要的苯教寺院,並受戒成為僧人。


      在寺院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洛本(Lopon,意為「教授師」〔Head Teacher〕).桑傑.丹津(Sangye Tenzin)仁波切*認證我為昆度(Khyungtul)仁波切的轉世,昆度仁波切是一位知名的學者、老師、作家和禪修大師。他是一位有名的占星大師,在西藏西部和北印度是位廣為人知的降魔者,也是廣受歡迎具有神奇之力的治療師。他有一位主要功德主是北印度喜馬偕爾邦(Himachal)的國王,國王和皇后因不孕而請求昆度仁波切為他們治療,後來他們生下一個兒子,並將他撫養成人,他就是現今喜馬偕爾邦的首長維爾巴度(Virbhardur)。


      我的大恩根本上師洛本.桑傑.丹津是一位博學者和證悟者。在我十三歲時,他準備要教導苯教中最重要的、密傳的教法,即「象雄年居」(Zhang Zhung Nyan Gyud)*的大圓滿(Dzogchen)*傳承口傳。當時我還很年輕,繼父前往拜見洛本仁波切,請求上師在往後三年的每一天都讓我接受這個教法。教授師慈悲地應允,但是他要求我與那些將要一起學習的弟子,將開課前一晚的夢境告訴他,他會透過夢來判斷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就緒。


      有些學生記得自己並未做夢,這種情況會被視為是一種障礙的徵兆。教授師會要這些學生開始做符合需要的淨化修持,直到每位學生都有做夢,才會進行教法的開示。而其他學生的夢會被視為是某種徵兆,他們需要進行某些特定的修持,才能讓自己準備好接受這些教法,例如要做增強與苯教護法(guardian)*連結的修持。


      我夢到一輛公車繞行老師的房子,儘管那裡其實並無道路。在夢中,公車的車掌是我的朋友,我站在他身邊,把車票遞給每位乘客,而車票是一張寫有藏文種子字「A」(音「啊」)的紙。這個夢發生在我於朵藍吉念書的第二或第三年,當時十三歲的我並不知道「A」字是大圓滿教法中最重要的象徵。我的老師對於這個夢並未發表任何意見,那是他的方式,他幾乎不說什麼是好的。但是對我而言,只要能聽聞開示就很開心了。


      在西藏的心靈傳統中,上師會用這種方式觀察弟子的夢,然後決定弟子是否適合接受某個特殊的教法,這種方式很常見。雖然我在一段時間之後才開始學習和修持夢瑜伽,但是這件事情引起我對於夢的興趣。西藏文化和苯教十分注重夢,認為無意識層面的訊息通常會比有意識的心所發出的訊息更有價值,這些都讓我印象深刻。


      在三年的學習中,我和同學一起進行多次閉關,也獨自閉關了許多次。在這之後,我進入寺院的辯經學校,學習課程通常需要九至十三年才能畢業,其中包括傳統的訓練。我們學習了學校的共同科目,例如文法、梵文、詩、占星學和藝術,還有一些非共同科目,例如認識論、宇宙論、經典(sutra)*、密續(tantra)*和大圓滿。在寺院的訓練期間,我領受許多與夢有關的教法和口傳,最重要的是以「象雄年居」、《母續》(Mother Tantra)和夏爾扎 (Shardza) 仁波切的法本為主。


      我在學業方面表現優異,十九歲時受邀開始教導他人。大約在同一個時期,我撰寫並出版苯教創始者仙饒.米沃(Shenrab Miwoche)*尊者的略傳。後來我成為辯經學校的校長,在擔任校長的四年期間,我非常地投入於學校的計畫和發展。一九八六年時,我獲得了格西(Geshe)學位,這是西藏寺院教育中的最高學位。


      一九八九年時,我因義大利南開.諾布(Namkhai Norbu)仁波切大圓滿學院(Dzogchen Community)的邀請而前往西方。雖然我並未打算授課,但是大圓滿學院的學員請我教課。有天我發給學員們一張修持禪定的小紙,每張紙上都寫上一個西藏的種子字「A」。就在那時,我想起十五年前自己發車票給乘客的那場夢,突然之間,我恍然大悟。


      我一直待在西方,一九九一年時,我獲得洛克斐勒獎學金(Rockefeller Fellowship)的資助到萊絲大學(Rice University)作研究。一九九三年,我在西方出版第一本書《神奇的本然心》(The Wonders of the Natural Mind),在書中,我試著以最清楚、簡單的方式呈現大圓滿教法。一九九四年,我獲得國家人文研究捐贈基金會(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的獎學金,資助我與萊絲大學的宗教研究主席安.克萊因(Anne Klein)教授合作進行苯教傳承的因明(邏輯)與哲理方面的研究。


      所以,我的學術層面已經持續地開展,然而,修持永遠是更為重要的。在這段時間,我對於夢和「夢修持」(dream practice)一直都很感興趣。我的興趣不僅限於理論層面,我很信任自己的夢的智慧,這個影響來自於早年老師們和母親的夢的體驗,以及苯教傳統運用夢的方式,而且在過去十年中,我一直密集地修持夢瑜伽,每晚上床時都感覺到解脫。一天的忙碌結束了,有些晚上的修持很成功,有時則不然,直到修持很純熟之前,這些結果都是無法預料的。然而,我幾乎每晚上床時都抱持著要達成「夢修持」的想法。這是來自於我個人的修持體驗,也是我在前面提到三本法本中開示的方法,本書會給予這些教法的教導。


      《西藏睡夢瑜伽》(The Tibetan Yogas of Dream and Sleep)是我過去數年在加州和新墨西哥州的講學內容,書中也保留了講學中部分的非正式內容。有些詞彙在第一次出現時會標上「*」,你可以在書末的「詞彙表」中找到解釋。


      夢瑜伽是我自己修持進展中的主要方法,西藏的許多大師和瑜伽士(yogi)*也是如此,例如夏爾扎仁波切的故事,就一直讓我印象深刻。夏爾扎仁波切是一位偉大的西藏成就者,他在一九三四年圓寂時證得了虹光身(jalus)*,這是全然了悟的一種徵兆。在他的一生當中,擁有許多已經成就的弟子,並撰寫許多重要的法本,利益了他當時居住的國家。我們很難想像以他的外在生活能完成那麼多事情,為了利益他人,他完成了許多責任和長期計畫,而且在心靈修持上仍能達到如此的成就。他之所以能夠如此,那是因為他並非在白天的一部分時間是作家,而另一段時間是老師,然後剩下的幾個小時又是修行者。對他而言,無論是禪坐、寫作、教學或睡覺,這所有的生活都是修行。他曾寫道,「夢修持」是他心靈之旅的重要核心,而且是引導他達到證悟不可或缺的修持。我們也可以像他一樣。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