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稻盛和夫的最後決戰:日本企業史上最震撼人心的「1155天領導力重整」真實紀錄

稻盛和夫的最後決戰:日本企業史上最震撼人心的「1155天領導力重整」真實紀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695057
大西康之
林冠汾
大寫出版
2014年7月24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695057
  • 叢書系列:catch On
  • 規格:平裝 / 240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catch On


  • 商業理財 > 管理與領導 > 組織/管理


















    ─《日本經濟新聞》資深產經記者暨編集委員貼身側記─

    ─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在經營現場的最寫實故事─





    序章

    不保證重獲新生的「戰後最大宗破產」

    「存活率僅7%」的生死戰

    政府偏袒JAL

    航空業界門外漢所引起的怪現象

    身為經營者的最後一戰



    第1章 許多震撼的「第一次」

    一毛錢也不會給你

    公司倒閉,飛機照飛

    只要當「花瓶」乖乖坐著就好

    製造業和服務業的文化差異

    「沒時間高談精神論!」

    「這老頭子真的有實力嗎?」

    「小毛頭軍團」懂得公司經營嗎?

    掌控JAL的駕駛艙



    第2章 經營沒有禁忌

    為了追求員工的幸福

    聯誼會上砸濕毛巾

    黑函紛飛的「勞資」、「勞勞」對立關係

    「如果我隨便經營公司,把我抓去槍斃無妨!」

    「被知道一些內幕有什麼關係?」

    被臭罵一頓後才明白經營者的真心



    第3章 從厭惡至極出發

    只有創業家才能改變JAL

    交通部長的死纏爛打

    小澤一郎與稻盛和夫

    手腕高明的「破產律師」

    「只有稻盛先生夠資格率領大家」

    稻盛的內心表白

    也許只有靠稻盛的「醫術」才有辦法帶來活力

    奮鬥型經營者和投資人合作,任誰都就有機會重獲新生

    空期待一場的「達佛斯論壇」

    ANA提出的公平要求

    好的經營就是做「理所當然」的事

    中國崇拜稻盛更勝孔子與孟子



    第4章 壟斷是一種惡行

    ANA有可能被JAL收購

    反壟斷的情緒高漲

    讓索尼也想參一腳的通訊事業計畫

    撥打「0077」的不利條件

    既然要做,就一定要贏

    拯救「厭惡至極」的JAL

    反抗「分限者」

    平民的生活態度



    第5章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經營啊!

    「完美計畫」和「完美藉口」

    所有數字背後一定都有原因

    從數字的羅列來解讀故事

    選「天合聯盟」還是「寰宇一家」?

    JAL乘客原本享有的優惠呢?

    深入思考,直到想通一切

    當一輩子的機師

    機器會故障、人會失誤

    抬高翹翹板的支撐點

    半吊子的「同伴意識」拯救不了公司



    第6章 變形蟲的威力

    傳教士的變形蟲人生

    人類擁有追逐數字的本能

    確保安全、同時賺取利潤

    必須全體員工皆保有經營者的意識

    當日每一航班的收支狀況,隔天必須提報出來

    手套被油漬弄髒了,洗一洗繼續用

    不可或缺的服務,沒道理會虧損

    克服787機型的停飛難題

    發生問題時,要親自做決策、親自發言

    對突發事件的反應變敏銳了

    決定價格就是經營



    第7章 區區4人的進駐部隊

    沒有半個員工的「幽靈部門」

    稻盛和夫心腹中的心腹

    「變形蟲」和「經營哲學」如同車子的雙輪

    滲透JAL的傑出經營科學



    第9章 能吃苦的傻瓜才好

    組織勢必會膨脹,人們勢必會像官僚

    在心中想像一座佐渡島

    製造品質完美的產品

    高層領導人有保護「大家族」的義務

    再完美的計畫也需要員工來執行

    只能靠自己解決了

    經營者的真心

    「創業家妻子」的決心



    終章

    日本最強的商業學校

    「動靜共存」的人

    把「我不可能做得到」變成「我做得到」

    即使到達巔峰也不會凋萎

    與「空中巴士」高層的密談

    斬斷既有權益

    不會流汗的傢伙給我滾!

    並不只是奇蹟






    序章



      2013年3月19日,超過百位以上的記者聚集在位於東京都品川區天王洲島的JAL總公司2樓「機翼廳」(Wing Hall)。到了下午5點的下班時間,稻盛和夫董事兼榮譽會長與植木義晴董事長一同現身。

      

      首先,植木向大家說明記者會目的。



      「請容我為大家說明自4月1日起將開始實施的新體制。稻盛和夫董事兼榮譽會長在今天召開的臨時董事會上,決定辭去董事職務。未來將由大西(賢)會長和我,以『稻盛灌輸給我們的經營哲學』以及『部門獨立核算制度』為兩大支柱,秉持虛心求教的態度站在前鋒繼續努力下去。」



      稻盛於2010年2月1日就任JAL會長,而JAL當時已申請適用「日本公司更生法」。從那時到他辭去董事職務的2013年3月31日,稻盛在JAL總共待了1155天。?? ?



      JAL以國策企業誕生,在國家隨時隨地的庇護下,一路走來被官僚和政客耍得團團轉;它設有8家勞工工會,然而年收入超過3000萬日圓的機長仍不斷要求改善待遇;2006年,JAL與日本「佳速航空」(JAS)合併後組織膨脹化;它反覆承受虧損並進行裁員,卻仍不斷拖延解決問題的時間點。



      在JAL被大家貼上「神仙也難救」的標籤之下,稻盛只帶了3名心腹便直闖了進去。從那之後,稻盛耗費1155天的時日在JAL身上動了大手術,但對於這個事實,大家卻只知道片段性的內容。



      稻盛完成了被專家們烙印上「不可能成功」的重整計畫,並創下JAL史上最高的營業利益,甚至力拼到讓股票重新上市。 ?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了解內幕的外部人士激動表示:「這是依賴國家的不公平重整。」而不願正視實際發生在JAL的事情。



      稻盛在這1155天裡,並不是當個「花瓶」坐在JAL的會長室。稻盛創辦的「京都陶瓷」(現「京瓷」)至今已有50餘年,他將自己在長達半世紀的經營者人生中所累積的一切知識、經驗、經營哲學傾囊相授,把「生存力」灌輸給3萬2000名因經營失敗而喪失自信的菁英集團。



      稻盛灌輸的不是宗教思想,而是一連串包括傳票寫法、會議進行流程等瑣碎的工作方法。藉由改變工作的方法,讓JAL員工參與工作的態度有了大大的改變。



      在過去,公司只會設定大方向的中期計畫,現在則會依部門來管理每日收支,員工也能一目瞭然地看出「自己今天對公司利益有所貢獻或造成虧損」。這就是稻盛創造的「變形蟲式管理法」之威力所在。



      不保證重獲新生的「戰後最大宗破產」

      在3月19日的記者會上,當植木做完說明後,身穿亮灰色西裝、繫著紅色領帶的稻盛以一向的平靜態度開始說話。

      

      「就任時,我曾答應會在這3年火力全開地投入工作。現在3年時間過去了,我決定不等到6月的股東大會,而是在3月底卸任,並且已在今天的臨時董事會上取得同意。」

      

      「3年前,我是個完全不了解航空業的門外漢。當初之所以會有勇無謀地接下重任,其實是基於想要保住3萬2000人的工作機會,以及遏止JAL對日本經濟造成更大的影響。」 ?

      

      「JAL的員工勇敢地爬出『破產』的這個死亡深淵,並且願意接受我的想法和經營方式,讓業績有了明顯的回升。我自認交出了一張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亮眼成績單。我在此由衷地感謝大家的協助。」

    ?

      當JAL向東京地方法院申請適用「公司更生法」時,它背負著總額達2兆3221億日圓的負債。以一家非金融企業來說,算是日本戰後最大宗的破產案例。

      

      當時正值政黨輪替,「民主黨」政權在背負著國民的期待下勝出。民主黨政權以「依法整頓」之名,對從「自民黨」政權時代開始便一直懸而未決的「JAL重整案」下猛藥。??? ?

      

      JAL藉由法院的力量,砍除7300億日圓的債務,並將員工人數從5萬1000人裁減為3萬2000人,由屬於政府基金的「企業再生支援機構」出資3500億日圓、「日本政策投資銀行」提供6000億日圓的融資。 就結果來看,3500億日圓的出資金因為股票重新上市,而為國家帶來高達3000億日圓以上的資本盈利,JAL也全數償還了6000億日圓的融資。

      

      雖然JAL受到由國家主導的優厚援助,但所有動作都符合法律規定。

      即便如此,JAL還是得不到重獲新生的保障。

      因為關鍵在於「誰要來執行」企業再生支援機構所規劃的重建計畫?



      「存活率僅7%」的生死戰



      JAL設有8家勞工工會,多與政治或行政擺脫不了關係。雖然JAL過去多次深陷經營危機,但每次都是靠著國家提供援助而獲救。  



      JAL的幹部比真正的官僚還要官僚,歷任的經營團隊皆認為:比起賺錢,致力於做好內部協調或與政府協商才是「工作」。可說是典型的「病態大企業」。

      

      「一流的計畫、超一流的藉口。」 



      過去多次把出色的重整計畫視同廢紙的人,正是JAL本身。面對這樣的公司,想找到願意主動參與重整計畫的經營者,可說比登天還難。



      再加上民主黨與經濟界的連結關係薄弱,民主黨能強勢提出要求的經營者人數相當有限。或許應該說,面對如此棘手的公司重整案,民主黨能夠依賴的對象,就只有財經人士中少數民主黨支持者的稻盛一人。

      

      對稻盛來說,此重整案是一場從一開始就沒有勝算的生死戰。

      JAL經營失敗後,股價下跌至1日圓。原因是多數股市專家都認為:「儘管JAL被認可適用於公司更生法,然而想要重整還是很難。」

      

      「帝國數據銀行」針對過去50年來申請過適用公司更生法的企業,追蹤調查這些企業後來的發展後發現,在138家申請適用公司更生法的企業當中,有4成的企業歷經破產或清算等二次經營失敗而倒閉。當中僅有9家公司成功讓股票重新上市。 ?

      

      企業重整是一場「存活率僅7%」的生死戰。



      2010年1月,當JAL申請適用公司更生法時,企業再生支援機構曾發表以「關於日本航空援助決策」為標題的重整計畫。對於該重整計畫,多數專家都表示出「憂心會導致第二次經營失敗」、「缺乏實現性的計畫」等擔憂意見。

      

      在瀕臨絕望的狀況之下,即將邁入80歲高齡的稻盛挺身於火中取栗。

      為何稻盛願意這麼做呢?



      一路來在接受訪談或記者會上,稻盛舉出了三項重大意義。



      第一項,在實施將近2萬人的裁員後,要確保留下3萬2000個名額的工作機會。

      第二項是防止日本航空業界因為僅剩下「全日本空輸」(ANA)一家大規模企業,而陷入缺乏健全競爭的壟斷狀態。

      第三項,必須遏止JAL重整失敗時對日本經濟造成的不良影響。



      然而,稻盛內心其實藏著更重大的目的,該目的也是稻盛接下JAL重整任務的真正原因。對日本,稻盛希望傳達出身為經營者的最後訊息,也就是留下未來遺言。



      稻盛說:「所有日本人都知道JAL這家企業有多腐敗。相信大家也都認定JAL不可能浴火重生。如果能夠讓這個『腐敗的JAL』重新站起來,所有陷入苦境的日本企業都會振奮起來說:『既然JAL做得到,我們一定也做得到。』這麼一來,就能夠改變日本。這是我當初的想法。」  

      

      源義經(日本戰國時代武將)看見家臣來到陡峻山谷前退縮不敢前進,他指著往山谷下跳的鹿隻說:「鹿能跳,馬為什麼不能?我先跳,你們再跳!」稻盛想仿效源義經的「鵯越奇襲」,靠著單點突破來打破日本的困局。

      

      不過,在山谷上嚇得腿軟的日本經營者並沒有跟隨稻盛的腳步。



      政府偏袒JAL



      在3月19日的記者會上,稻盛對重整援助表達感謝之意後,他稍作停頓才切入話題。

      

      「這次重整進行得很順利,唯獨有一件事情讓我很在意。那就是有人故意毀謗中傷。他們對好不容易重新站起來的JAL員工不是抱持著關懷的態度在旁守護,而是試圖打擊JAL員工。這就是我們的社會嗎?太令人痛心了。」

      

      讓稻盛感到痛心的批評言論可大分為二。



      一個是「納稅」的問題。



      申請適用公司更生法的企業,能以當期的稅後純益來抵銷因處理破產所產生的遞延虧損,進而減輕所得稅的負擔。以JAL的例子來說,在未來9年內得以減免的所得稅金額,預估可達3000億至4000億日圓。

      

      以身為競爭對手的ANA立場來說,當然會急得跳腳。經營失敗的企業在稅制上獲得優渥待遇,卻逼得健全的企業踏上破產之路;這種在美國航空業界實際發生過的現象,也可能在日本發生,所以不難體會ANA的經營團隊為何會主張「希望營造一個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 

      

      然而,這是公司更生法的制度問題,並非JAL受到特別待遇。不應該拿制度上的問題來貶低JAL員工所做的努力以及稻盛的經營手腕。不過在整個日本社會還是留下了「政府偏袒JAL」的印象。



      另一種批評言論是「內線交易疑雲」。 



      JAL在2011年3月執行了「第三人配股增資計畫」。當時包括京瓷與「大和證券集團」等8家企業參與增資,最後卻引來大家的質疑。人們質疑這8家企業因為「認購保證股價上漲的非公開發行股票而成功獲取暴利」。 

      

      稻盛在記者會反駁說:「那時我們得知重整計畫還缺少大約500億日圓的資金,所以向各大公司提出募款請求,卻遲遲沒能得到正面回應,最後好不容易才有8家公司願意幫助我們。」

      

      當JAL遭遇經營失敗時,正在實施100%減資,股價一度跌落到0圓。到了2011年3月決定增資時,多數人都抱著懷疑心態,認為JAL可能會面臨二次經營失敗。對於這件事情,甚至有報導以1988年發生過的「里庫路特事件」做比喻(這件醜聞事件是日本房地產公司「里庫路特」的會長江副浩正,他以政界要人為對象,贈送子公司「里庫路特Cosmos」未上市的股票。1985年10月30日,「里庫路特Cosmos」股票在JASDAQ上市,而當初受贈者賣股總獲利約6億日圓)。 



      不過,里庫路特在發生該事件的當時,無疑是一家成長中的企業,而JAL卻是走著艱辛的重整之路,兩者狀況大不相同。  

      

      在當時,根本沒有一家企業樂於持有JAL的股票。儘管如此,還是有人把這次的增資批評為「第二里庫路特事件」,京瓷和大和證券集團也因此捲入內線交易疑雲。

      

      「當時真的讓我非常心寒。」

      稻盛在記者會上帶著不甘心的表情如此地說。



      航空業界門外漢所引起的怪現象



      「讓日本振奮起來!」稻盛的這股熱忱為何無法感染給人們呢?

      雖然很諷刺,但猜想得到的原因之一是:JAL的重整表現得太精采了。



      JAL在2011年3月當期的營業利潤約為1800億日圓,這個數字比重整計畫中的目標金額遠遠超出約1200億日圓。2012年3月當期的營業利潤更是高達2049億日圓,創下歷史新高。2012年9月,JAL的股票在「東京證券交易所」重新上市。從破產到股票重新上市僅僅花了2年8個月的時間,這也創下史上最短紀錄。JAL的利潤數字勾勒出無可挑剔的「V字型復甦曲線」。  



      在稻盛加入之前,JAL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呢?從2000到2008年度,JAL幾乎每年都在營業赤字和營業黑字之間遊走。發現虧錢就拉緊荷包,發現賺錢又立刻鬆開荷包,JAL已經養成這種「不知節制的體質」。

      

      ──這種公司「不可能在短短1、2年內說改變就改變」──



      越是熟悉JAL的專家,這樣的想法就越強烈。所以這些專家對於超出其理解範圍的V字型復甦曲線感到困惑,為了說明這個「怪現象」,專家們開始提出「投入那麼多公家資金,隨便哪家公司都能起死回生」的論調。持此論調的專家們,當中多數都是在股票重新上市前就一路高喊「必定二次破產」的人。

      

      JAL的V字型復甦也超乎稻盛的預料。從2012年3月當期的結算報告來看,營業額比破產前少了將近四成。原因是縮減航線以及出售相關事業。儘管營業額減少,JAL之所以還是能成功創下史上最高額的利潤,全是因為削減了五成的營業費用。

      

      營業費用少了一半,服務品質隨之降低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這樣的狀況並沒有發生在JAL身上。包括機師和機組人員,JAL的第一線員工儘管被迫降薪或調低年金,他們仍然努力維持服務品質。

     

      稻盛的明星魅力恐怕也是引來世人誤解的主要原因之一。 ?



      稻盛是一個「對航空業界一無所知的門外漢」。這樣的他只帶著兩樣東西闖入JAL:一個是「經營哲學」,另一樣是部門獨立核算制度的「變形蟲式管理法」。

      

      稻盛在1997年於「臨濟宗妙心寺派圓福寺」出家,法號「大和」,他總是把佛教用語掛在嘴邊。稻盛創辦了以中小企業經營者為主、學員人數達8000人的「盛和塾」,在這裡教導經營哲學和變形蟲式管理法時,他也偏好使用近似法語的話語。

      

      只要細細品味稻盛的法語,就能領悟到經營哲學乃是「mission statement」(公司宗旨,指的是以淺顯易懂的內容道出企業使命的標語)。好比說美國的谷歌、星巴克、或亞馬遜等新興企業都會各自列出公司宗旨,進而提升員工的向心力。

      

      變形蟲式管理法是一種管理會計,此管理法和豐田汽車的「看板管理」,或是美國奇異公司(GE)前執行長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所提倡的「六標準差」等方法,皆屬於同一類的經營科學。?? ?

      

      不過,在聽到稻盛以「參雜佛教用語」的方式來描述經營哲學或變形蟲式管理法時,怎麼聽都會覺得是一種「精神論」。



      JAL的重整也因此被認定為「稻盛教顯靈」而受到另類看待,沒有人願意認真去研究V字型復甦的事實。

      

      只要仔細回溯稻盛以董事身分加入JAL後的這1155天,就會明白V字型復甦不是變魔術,也不是宗教力量。JAL的員工因為公司倒閉而在死亡邊緣搖搖欲墜,稻盛在此時把經營者精神灌輸給他們,讓一群只會找藉口的高學歷集團搖身變成「有鬥志的公司」。



      身為經營者的最後一戰

      場面再拉回3月19日的記者會。

      

      「在您即將離開經營第一線之前,是否有什麼訊息想要傳達給漸漸失去國際競爭力的日本企業經營者呢?」面對記者的發問,稻盛是這麼回答的。

      

      「日本企業的領導者必須以更堅強的意志力帶領公司前進。經營和格鬥比賽一樣,必須擁有鬥志。少了鬥志的經營成不了氣候。希望經營者們都能燃起心中鬥志,不惜付出再多心力也要讓自己公司成長碩大。」 

      

      「這次之後我將永久告別公司經營,就算有人再來拜託我,我也不會答應了。」稻盛在這天宣布永久退出經營圈,而方才那段話是稻盛對日本經營者的懇切請求。

      

      對稻盛而言,在JAL的1155天是身為經營者的最後一戰。



      初接手JAL時,稻盛每天從早上9點工作到傍晚6點,就連星期六、日也不例外。稻盛和JAL所有子公司的董事長共100多人,個別進行1小時的面談,總計花費超過100小時在面談上。沒時間吃午餐時,稻盛就會請祕書幫他去1樓便利商店買三角飯糰。年近80歲的稻盛表現出驚人的鬥志,讓3萬2000名JAL員工為之振奮。

      

      「稻盛先生可能會因此而縮短壽命。」

      這句話是植木董事長回顧時的感言,一路來他一直近距離地看著稻盛展開「最後一戰」。



      「JAL的重整」可當成是經營者稻盛和夫留給日本的未來遺言。

      

      然而,在稻盛告訴我們「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並且把重整日本的重任委託給我們後,我們是否都正確地解讀了他的訊息?

      

      稻盛27歲便創辦京瓷、設立「第二電電」(DDI,現改名為KDDI)。這樣的人物把JAL的重整任務視為自己經營生涯中的「最後一戰」,並親自站上最前線指揮。

      

      「都給我仔細看好,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經營。」



      這是一份追蹤現代日本首屈一指的經營者稻盛和夫如何重整JAL的1155天記錄。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