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霜禽

霜禽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070948
莊子軒
唐山出版社
2015年5月15日
67.00  元
HK$ 53.6
省下 $13.4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070948
  • 叢書系列:唐山詩叢
  • 規格:平裝 / 128頁 / 13 x 21 cm / 普通級
    唐山詩叢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霜禽》是莊子軒第一本詩集,他傾力切磋詩藝,終能穩健地向現代詩壇繳出焠煉的成績。  
    ─陳義芝〈在雷擊的樹下〉

      從《霜禽》這部詩集,得以看出莊子軒的詩生涯從瞳術萌芽,不斷修習,努力求變,構成一齣亮眼的成長故事,一篇「不可不讀的經卷」。

    ─陳大為〈瞳術,或新銳詩人的成長史〉

      回顧詩集取名《霜禽》,也有那麼一點要諧「商禽」兩字之音的味道吧。但是從這首詩裡,我則感覺詩人一方面悼亡,一方面也有要從結束裡翻出新開始的企圖。固然,前輩詩人的獨特,使他難以被劃入星座星群之內;然而,後輩詩人吐露傾心與努力效法之舉,不就正是在試圖成就一個新的星座麼。

    ─盛浩偉〈冬窗前的身影〉


    序文
    陳義芝�在雷擊的樹下─莊子軒第一本詩集《霜禽》
    陳大為�瞳術,或新銳詩人的成長史
    盛浩偉�冬窗前的身影—讀《霜禽》

    輯一 自畫像
    初稿
    雪原─記2005
    世紀初第一場雨
    冬日已至─記十七歲生日
    像我這樣一名男子
    霜禽

    冬之徘句

    輯二 預感
    目光
    預言者
    在雷擊的樹下
    停電夜
    閱讀
    書寫
    咳血的預感
    2007跋詩

    輯三 生活
    地下絲絨─為某B1酒吧而作
    成為輕食的星期五
    早午餐
    我們的冬天
    散步
    不存在的煙囪
    女學生
    蛋糕邊

    輯四 撫觸
    梅杜莎
    千尋
    路小雨
    給洋娃娃
    撫觸
    野餐翌日
    半瓶水
    舔舐
    潔癖
    吟遊詩人的鼓勵

    輯五 島嶼
    口加啡之島
    三月─側寫318學運
    八仙二題─2013歲末記事
    一個人的畢業旅行
    觀音
    我願意
    江湖
    惡人

    輯六 落日
    落日
    給愛麗絲
    匍匐莖
    垂死的河童─致芥川
    自由
    薛西佛斯
    歸田
    遲來的詠歎─致Gianfranco Ferre
    禽問─悼商禽

    附錄 諸作繫年


    序文

    在雷擊的樹下
    ──莊子軒第一本詩集《霜禽》
    陳義芝

      《霜禽》是莊子軒第一本詩集,距他最初接觸詩(國中三年級)已十三年。從高中二年級贏得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念大學中文系、創作研究所,他傾力切磋詩藝,於獲取碩士學位前夕,終能穩健地向現代詩壇繳出焠煉的成績。

      《霜禽》五十一首,分六輯,每一輯都有閃亮的詩作,例如輯一的〈雪原〉、〈像我這樣一名男子〉、〈霜禽〉,輯二的〈目光〉、〈在雷擊的樹下〉,輯三的〈地下絲絨〉、〈成為輕食的星期五〉,輯四的〈給洋娃娃〉,輯五的〈江湖〉,輯六的〈自由〉。包含現實抒懷、命運觀測、感官探索……等多元主題,最成功的要屬建構自我主體堪稱「自畫像」的作品。

      〈雪原〉以雪地一隻負傷而仍伺機出獵的貂自況,雪披在脊背上,變成「與灼傷的命格抗衡的冷」。〈自由〉以沙漠中「一隻避世隱逸的毒蠍」許願,祈求在高牆的陰影中「眺望天堂」。〈江湖〉以江邊坐化的一尊泥菩薩比擬,捨身溶入江河,「為河床魚骨�覆上薄薄濕土」。這些意象警策脫俗,在瀕危的情境,具現出人意表的思想,逼出詩意。

      莊子軒的自畫像,除了人格塑造,更有念茲在茲作為一位創作者的心靈刻畫。〈像我這樣一名男子〉關連尋思的焦慮:「每天徘徊火車站�一遍遍演奏�站前孤寂的圓環」,「我沉默光潔如蛋,渴望裂痕如�燙熱龜甲,卜辭於焉綻開」。〈霜禽〉描寫在語言的樹上小憩、築巢,成為清冷的冬天的象徵:「樹屋傾斜�像一節被遺忘的車廂�看似多餘�卻是寓意完整的�某個辭彙」。收在輯二的〈在雷擊的樹下〉,第一節以「世界如刮傷的唱片旋轉」,而我是一「懸空的唱針」,「尚未決定野餐的座標」,拉出一片天空地曠的場景,並以「飢餓的心」表明探索的渴切;第二節,當最後一棵樹遭雷劈裂,他化身成樹:

      所有無名之鳥齊聚在我雙肩
      如同被神悉心安置
      在這個陰濕的下午
      屬於音痴的
      我傾聽雨中鳥囀如奇遇的樂章
      雙臂伸展
      彷彿移植自春日的枝枒……

      自云「音痴」,沐浴在雨中,領受神所安排的萬千鳥囀。鳥原本棲停樹上,而今我即是樹,鳥在我雙肩,我成了集聚樂聲的中心。人文與大自然交融,豈只流洩出「奇遇的樂章」,更是一幅奇異的圖畫!同樣表現預感,相對於里爾克「我像一面旗被包圍在遼闊的空間�我認出了風暴而且激動如大海」的狂暴動勢,莊子軒這詩在雷電中化生出一種神祕的和諧靜謐。

      2013年陳育虹在《聯合副刊》評論「台積電文學新星」,曾點名莊子軒擅於傳達內在經驗。「內在經驗」是詩創作的特質,詩人除應擁有敏銳的外在感受,還需心靈醞釀,出之以精準的意象。〈地下絲絨──為某B1酒吧而作〉最後一節,在電音解碼的氛圍中,將生活書寫提昇到生命的冥想,正是傳達內在經驗的佳例:

      不如就此卸甲
      酒吧像荒涼的月台
      我們是地磚裂縫奮力繁殖的苔蘚
      戰甲般堅韌
      絲絨般柔軟
      革命的嘶吼在耳邊啊好像
      好像喟嘆

      這樣的抒情,頗為深沉。十三年來,我看著莊子軒從一個少年變成青年,持續創作,選擇了一條不隨俗的道路,我期望隨著年齡增長,他的歷史意識與哲學深度更為強固,以他的才情,還有好幾個十三年值得獻身。

    2015年1月3日 於台北。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