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醒來的森林:一位鳥類學家的自然散步筆記

醒來的森林:一位鳥類學家的自然散步筆記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141567
約翰•巴勒斯
程虹
果力文化
2015年8月06日
107.00  元
HK$ 90.95  






ISBN:9789869141567
  • 叢書系列:心祕徑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心祕徑


  • 文學小說 > 世界經典文學 > 歐美經典文學


















    一位帶著望遠鏡的詩人

    一位總是等待春天與藍鶇的鳥類學家

    引你走入森林祕徑

    尋訪「鳥之王國」




    在眾鳥歸來的季節

    聆聽春天使者、林中精靈的合唱





    導讀序

    在春天,所有的鳥兒都將成為歌手??

    導讀|金恆鑣



    作者序

    每一聲鳥鳴,都通向美的神祕所在

    文|約翰·巴勒斯



    目錄

    第一章 眾鳥歸來的森林

    第二章 鐵杉林賞鳥一日

    第三章 登高訪鳥:阿第朗達克山脈

    第四章 築巢:鳥兒是大自然的建築師

    第五章 綠色山丘:城郊的春之鳥

    第六章 漫步樺樹林

    第七章 藍鶇,和平的使者

    第八章 鳥之王國:大自然的邀請



    紙上讀書會|向巴勒斯學習 ??

    整理|編輯室·唐炘炘

    季節之歌:來來往往的候鳥

    聽鳥:春天使者之歌

    識鳥:繽紛的季節羽衣

    築巢記:鳥巢的定點觀察法

    愛情劇場:求愛、拖卵、耍心機

    鳥地圖:公園、城郊、森林、河流、溼地

    賞鳥自學筆記

    ?

    附錄

    作者簡介|約翰·巴勒斯 John Burroughs

    繪者簡介|約翰·詹姆斯·奧杜邦 John James Audubon

    鳥名中英對照表|編輯室·唐炘炘





    首版序

      

      這是一本關於鳥的書,準確地說,應該是一本邀請人們了解鳥類學的書。在書中,我試圖喚醒和激發讀者對於自然史這個分支的興趣。

      

      在整部作品中,幾乎每一個字都洋溢著作者對於鳥的熱愛。我並沒有對鳥類進行古板精確的科學闡述,而是通過對鳥類的熟知,用一種充滿生趣的語言敘述鳥類。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我在粉飾事實,書中絕無隨意歪曲事實的情況。

      

      此書的收獲,在森林中,在原野上,而絕非在書房中。事實上,我所奉獻給讀者的,是一種嚴謹的心靈感悟,那是我通過精確地觀察與體驗得到的,每一個字都是真實的。在研究鳥類學的過程中,我最感興趣的便是追求、探索與發現。在這個過程中,我可以得到那種只有從狩獵、釣魚等野外活動中才能得到的樂趣。無論我走到哪裏,那些樂趣總是與我相隨。

      

      有一位詩人曾經問過我:「你不用獵槍就能說出所有鳥的名字嗎?」對此,我不敢自信地作出肯定的回答,但是我能做到的是,使人們了解我聽到的「黎明時在赤楊樹枝上唱歌」的麻雀,以及那「河流與天空」。也許應該說,我想極力地表現的是一只活生生的鳥,是一只在原野或森林中自由生活的鳥,以及表現出它們生活環境周邊的景致,而並非只是想表現出一具被分類的鳥類標本。

      

    修訂版序


      

      我的作品即將在重版之後與大家見面,對於那些已經熟悉的讀者們,我還要說些什?呢?我們彼此間的了解已經足夠深,也許我什?都不必說。作為嚮導,我向讀者介紹著野外和戶內的許多趣事,而讀者們也接受了我的存在。大家給予我的認同,遠遠超出了我的預計,對此,我心存感激。剛才我還覺得什?都不用說的,既然已經開始說了,那就多說幾句吧,用閒聊的方式,和大家談一談。

      

      《醒來的森林》是我的第一部作品,它從面世至今將近二十五年了。在寫完這本書之後的日子裡,我又連續地寫了好多書,它們已經依次和大家見面了。當有人問我總共寫過多少本書時,我得仔細地數一數才能作出準確的答復。作為一個母親,即便她的孩子再多,她一口也能說對孩子的數目。只要閉上眼睛,所有孩子的面孔便會浮現。據說,原始部落的人計算能力很差,只能數到五,可是他們卻有辦法記住所有牲畜的數量。其實他們記住的並不是數目,而是記住了每一頭牲畜的特征。

      

      母親的心中總是飽含著對子女的愛;原始居民每天都和牲畜們在一起。但書與之不同,一本書寫完並出版之後,從某種程度上說,它已經永遠地離作者而去了。即便坐下來談論自己的書,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種困難,不亞於父親談論起獨自在外面闖蕩的兒子。畢竟,作者與書之間,有著更直接、更具個人色彩、更依賴自我的關系。在外生活的兒子只是繼承了父親的血脈,他終歸會有所改變,但書是永遠不會改變的,即便它的命運充滿曲折,它都始終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一個人通常不會為自己孩子的特徵負太多責任,然而作者卻要為書的愚蠢或明智負全部責任,這完全取決於作者之手,書是作者心靈的真實寫照。倘若我迴避關於書的優劣的討論,或者沉浸在別人對它們的一些獨特的見解中,我相信我的讀者會理解我、原諒我。

      

      我無法將自己的書看成是「著作」,因為在寫作的過程中,我很少付出「辛勤的勞動」。書的完成,是在娛樂之中進行的。垂釣、野營或者划船的過程中,我便得到了文學素材,四處遊覽或睡覺的時候,這些素材便會慢慢地成熟起來。寫書的過程,其實是我重新回味我在原野中得到樂趣的過程。在將它付諸筆端時,它們打動了我,融為了我的一部分。

      

      我有一位朋友,現在已經年紀大了,他的創作頗豐,可謂是著作等身。他曾經說:「直到我流落異鄉的時候,才萌發了寫書的念頭。不過那個時候,我只是想讓曾經的生活在自己眼前重現。」他年輕的時候,在俄亥俄州北部生活,後來離開了家鄉,寫作也許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思鄉之情。我的情況與此有些類似。

      

      寫作《醒來的森林》的時候,我正在華盛頓地區擔任政府職員。作為一個金庫保管員,我那裡貯存著幾百萬的美金,但這也迫使我的生活必須面對鐵牆。那樣的生活讓人有種無所事事的感覺,於是我開始坐在桌子前寫書,以求從中獲得慰藉,幫助自己度過漫漫長日。那些關於鳥兒和夏日森林的記憶,讓我的生活變得生動有趣。《冬日的陽光》一書中的大部分章節,也是在這張桌子上寫完的。那本書中描述的陽光是燦爛的,甚至超過了紐約或新英格蘭地區的陽光。

      

      一八七三年我離開了華盛頓,鐵牆也隨之從我面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大窗戶,我可以透過它看到哈德遜河與遠處的山景。我種植了一座葡萄園,它可比金庫有活力得多,特別到了秋季,架上果實累累,比起大堆的美鈔,收獲的喜悅更令我感到滿足。當然,我偶爾還是會想起鐵牆,不過那是在冬季,窗外的風景都已被皚皚白雪所覆蓋。我發現,冬季是檢驗一個人自娛能力的季節,它將人推到自我的面前。在冬季,我的心情變得平靜起來,我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自己喜歡的主題上。

      

      我曾想,我的書是否有時候會讓讀者產生錯覺,使得大家對於野營或者林間漫步有著過高的期待呢?後來我發現,當我把在林間散步獲得的歡樂與讀者分享時,我才能真正地獲得那種巨大的歡樂。想要了解一種食材的色與味,加熱是一個好辦法;而想要欣賞藝術,觀眾自己的想像力也是至關重要的。也許有的讀者會覺得並沒有從自然中獲得如我所獲得的那?多的樂趣,那?我應該送他一個建議,只有像我那樣去親身理解自然,並充分發揮詞語的魅力,才能理解作者從自然的所獲。文學並非是在森林中自然形成的,而藝術家的創作也不僅僅是照搬自然。他們筆下描述的,也並非是簡單的原始經歷。

      

      很多人都認為蜂蜜是藏在花中的,蜜蜂做的僅僅是將它們採集出來,但實際上,蜂蜜是蜜蜂的產物。它們從花中獲得了甘露,然後通過自己的努力,減少了甘露的水分,在其中加入了一滴蟻酸,將其變成了蜂蜜。那一滴蟻酸,正是化腐朽為神奇的點睛之筆。蜜蜂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在它的作品中,反映著一些超越客觀環境的存在。

      

      真正的博物學家是忠於事實的,因為事實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基礎。離開了事實,我便無法寫作,那些新鮮多樣的事實,不斷地為我提供著靈感。當然,事實只是基礎,我必須在裡面加入自己的特色,讓它們的品質升華。

      

      對於自然的解釋並不是對它的改造,而是與它進行情感的溝通,吸收它的精華,並且運用精神的色彩重現它。假如我只是簡單地羅列自己散步時遇到的鳥的名字,描述一下它們的色彩與形態,講述它們的生活細節,那?讀者恐怕對此不會有興趣。而如果我能將鳥類和人類的生活聯繫在一起,透過它們了解自然,了解到它們在自然中生活,那?讀者可以通過描述,想像出一只活生生的鳥,我給予讀者的,將不再是一具死氣沉沉的鳥類標本。

      

      ——約翰•巴勒斯1896年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