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讓世界看見你:為什麼有些人永遠懷才不遇,他卻可以脫穎而出

讓世界看見你:為什麼有些人永遠懷才不遇,他卻可以脫穎而出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137188
席薇雅.安.惠烈
洪慧芳
今周刊
2015年8月27日
117.00  元
HK$ 99.45
省下 $17.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137188
  • 叢書系列:Unique
  • 規格:平裝 / 272頁 / 25k正
    Unique


  • 商業理財 > 成功法 > 自我成長












    2011年與2013年的50大商業思想家(Thinkers50)

    800CEO READ 2014年最佳商業書

    Amazon.com網路書店商業文化禮儀類別第4名





    各界推薦

    前言



    第一章 何謂「脫穎而出」的氣質

    第二章 穩重氣勢

    第三章 溝通

    第四章 外表

    第五章 意見反饋失靈

    第六章 戒慎恐懼

    第七章 忠於自我vs.從眾



    結語

    謝辭

    附錄

    圖例索引

    註解






    前言



      我第一次體會到脫穎而出的重要,是十七歲的時候。當時我正就讀第六學級的第二年,準備申請夢想中的第一志願─牛津與劍橋大學。我已經累積了一些資格,通過嚴格的入學考試,但還需要通過面試關卡。我預期那會非常辛苦,當時我知道自己的背景不如人(出身威爾斯的勞工階級),而且光是想到面對牛津、劍橋那些大師的審查,我就不禁打顫,冷汗直流。我擔心他們上下打量我以後,就會認定我缺乏「慧根」,因為他們自己肯定都是慧根過人。



      家母看我如此焦慮,亟欲幫忙,自告奮勇幫我打扮,以便去牛津大學的聖安妮學院面試。她讀過許多南希•米福德※(Nancy Mitford)的小說,自以為很熟悉「上流社會」的衣著打扮。我也沒推辭她的好意,畢竟我對打扮一無所知。我在偏僻的礦區長大,沒什麼體面的衣服,也不懂得社交禮儀,亟需他人的協助。好不容易通過入學考試,我知道我離歐洲最享負盛名的大學僅剩面試一步之遙。而且,通過面試的機會並不小,歷年來有半數的面試者都能順利入學,我只要想辦法展現出那個圈子該有的樣子就行了。



      十二月的某天,我們母女倆特地起了大早,趕往加地夫的C&A百貨公司,擠在人潮前搶購清倉特賣的冬裝。在搶購中,我們還真的挖到寶了!在女裝特賣區的架上,家母發現她一直想幫我找的衣服:粗花呢的套裝,圍著一圈狐狸領。我的意思不是指那領子是狐狸毛做的,而是領子就是一隻狐狸的樣子。狐狸尾巴是一大特色(作用是圍在脖子上禦寒),此外還有閃閃發亮的雙眼和兩雙爪子。可想而知,那場牛津面試簡直是災難。招生委員會的成員看到我時,個個目瞪口呆,倒抽一口氣。他們實在不知道怎麼看這一位把狐狸穿在身上、打扮得像皇太后一樣的十七歲女孩,尤其這女孩說起話來還帶著濃濃的威爾斯藍領腔調(第三章會進一步探討)。後來口試沒過,我難過極了,但那實在不能責怪我母親,畢竟她花了那麼多心思。



      幸好,我再次獲得實現夢想的機會。一個月後,我得知自己也通過了劍橋大學的入學考(當年牛津和劍橋是獨立招考),得到面試機會,這次我請家母讓我自己作主,我要自己打扮。還記得我在牛津看到其他女性參試者的樣貌,於是我向朋友借了百褶裙和簡樸的毛衣,把我那頭亂髮燙成當時流行的平順秀髮。雖然我還是緊張得要命,不過那次面試表現得還不錯,三週後我接獲錄取通知,欣喜若狂,我知道劍橋教育將會改變我的人生前景。



      如今回顧過往,我知道那些面試其實不需要表現得多出色,只要別讓自己顯得太突兀就能錄取了。事實上,在一九七○年代,牛津和劍橋在英國政府的壓力下,招生時都盡量多元化,致力增加女性及藍領背景學生的錄取人數。當時我不知道,我正是學校想錄取的主要人選,那些招生委員會其實想盡辦法想錄取我,但是對那些階級意識明顯的牛津、劍橋教授來說,圍個狐狸領又操著威爾斯口音,實在太難接受,也太刺眼了,換一套衣服也許我就錄取了。



      經過牛津、劍橋入學考的磨難後,你可能以為我已經略懂外表的重要。也許我確實懂了一些,但我仍不時忘記教訓,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錯,走冤枉路。以我當嬉皮教授那個階段為例,我踏入職場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學術界,在紐約巴納德學院擔任經濟學助理教授。當時心想,既然我是在大學任職,又不是在華爾街上班,展現年輕和歡樂應該還好吧,所以我留了及腰的長髮,穿著民族風的裙子上班(我最愛那種手工縫製、色彩鮮豔的拼布風格),打扮得像是去參加胡士托音樂節(Woodstock)那樣,我沒想到那種裝扮其實有礙我樹立工作上的權威。當年我二十七歲,那身打扮很難說服別人相信我是教授,而不是學生。況且,我又是學院裡年紀最輕的教員,也是經濟系裡少數的女性,我實在沒必要再為自己增添麻煩。現在我了解當年我在課堂上及教職員會議上難以獲得關注和尊重,並不是因為我發言的內容或方式有問題(我說話向來清晰,且對自己講的東西也瞭若指掌),而是因為我整個人投射出來的形象有問題。



      幸好,我後來自我修正了,逐漸塑造出一種結合優雅和專業的個人風格,偶爾帶點「無傷大雅」的古靈精怪(詳見第四章)。不過,在脫穎而出方面,我仍未領悟到精髓,直到二十年後,我遇到另一個更嚴重的形象問題,才知道自己脫穎而出的氣質相當脆弱,需要不斷地培養、投資和打理。但我並未做到,犯下了尷尬的錯誤,需要重新徹底改變。



      那件事是這樣的。



      二○○二年,蒂娜•布朗(當時是Talk Miramax出版社的老闆)幫我出版了《創造生命》(Creating a Life)一書,於二○○二年四月七日上市,出版前的那個週末,《時代》雜誌做了封面報導,CBS電視台的新聞節目《60分鐘》(60 Minutes)也做了專題。這些報導掀起了媒體關注,《紐約時報》和《商業周刊》都跟進介紹那本書,《時人》和《大觀》(Parade)雜誌也是。我上了《今日秀》、《歐普拉》、《觀點》(The View)等節目。四月底,連全美最熱門的搞笑綜藝節目《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也拿我當開玩笑的題材,可見那本書已經紅了。唉,可惜好景不長。



      五月二十日,我拿起《紐約時報》,瞥見頭版標題醒目地印著「話題書還是無法暢銷」。第一句才看到一半,我的心就沉了─那篇報導是在講我的書。知名的年輕商業記者華倫•聖約翰(Warren St. John)以輕鬆的口吻說明,為什麼《創造生命》的銷量慘淡,他覺得原因太簡單了,並以犀利的筆鋒寫道:「女人實在沒興趣花二十二美元,卻得到一堆生理時鐘不等人的沮喪消息。」我整個人愣住了,這種貶抑的字眼根本沒說明我那本書在說什麼。我不需要讀完整篇報導,也知道那篇文章可能造成的傷害─一切都來得很快,也很傷人。



      幾週內,《創造生命》就被打入冷宮,我也一樣。我從一個超人氣的作家變得無人聞問,在《紐約時報》的頭版上遭到如此羞辱,後遺症之一就是搞到人盡皆知。那就好像在眾人面前被扒光衣服似的,我的整個社交圈都看了那篇報導。事實上,我之所以特別難過,是因為我知道很多人寧可看那位知名記者在《紐約時報》的頭版上大放厥詞,也不願讀《創造生命》。那篇報導等於徹底葬送了我費盡千辛萬苦撰寫、感受最深的著作。



      我努力重新振作,那年夏天,我又投入新書的撰寫。九月初,我和長期合作的出版經紀人茉莉•弗里德里希(Molly Friedrich)見面,跟她推銷那個案子:「我想寫比較細膩、學術的東西。」弗里德里希正眼看著我直言:「惠烈,不會再有下本書了。以妳最近的成績來看,妳找不到好的出版商,也拿不到像樣的預付版稅,妳需要去找一份正職。」我當場愣住了,怎麼會這樣?我的寫作生涯怎麼會頓時陷入危機?多年來辛苦累積的聲譽,怎麼會就此毀了呢?後來,慢慢的,我沉痛地悟出原因:我打造了個人品牌,卻沒有好好打理。我投入了時間和心力─在學術圈和公共政策圈把自己打造成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有能力探討當代的棘手議題─但我並未積極保護那些成果。《時代》雜誌做出報導時,我可能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能力嚴重不足。以前我雖然寫過備受好評的書籍﹝《枝幹斷裂時》(When the Bough Breaks)贏得甘迺迪圖書獎﹞,但我從未想過我需要專業的公關來幫我規劃媒體活動,以擴大宣傳,而非扭曲我的訊息。《時代》雜誌報導後,我只陶醉在《創造生命》當下產生的影響力,開心上遍每個廣播節目,接受每個平面媒體的採訪。那本書的內容迅速遭到過度簡化,給人攻擊的把柄。一本書獲得《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Books)的深入評判是一回事,遭到八卦小報《國家詢問報》(National Enquirer)的刻意扭曲又是另一回事了。



      得來不易的威信就這樣葬送了,只好一切重頭開始,逐步重建公信力和權威。身為五十幾歲的女性,我的時間已經不太寬裕了。不過,之前在學術界和公共部門深耕數十年的經歷,為我培養了不錯的人脈,讓我東山再起。那年秋天,我申請兩份兼任教職,都錄取了─一個在哥倫比亞大學,另一個在普林斯頓。我傾注全力投入那兩份工作,隔年春天就把哥大那份教職變成持續性的兼職工作,在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擔任性別與政策計畫主任。重振個人品牌後,我在一直想探討的圈子裡發現新話題:專業女性及她們的雇主。我並未改變向來關注的焦點:我還是想發揮影響力去轉變女性的生活及她們的職業前景。這次我決定把焦點放在改變領導的面向上,幫忙創造一個環境,讓更多的女性(及其他之前遭到排擠的族群)能參與決策。二○○四年,我成立一個智庫(人才創新中心),後來那成為影響力卓著的全球組織,加速提升了世界各地女性和少數族裔的地位。在推動這個議題方面,我寫了四本書及十一篇文章(都是為哈佛商業評論出版社所寫的)。我已經記取教訓,謹慎挑選個人作品的發表媒介,盡量迴避大眾媒體。我希望自己成為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而非不負責任散播意見的名嘴。



      這一路下來,我吃盡了苦頭,才體會到脫穎而出的重要。這段經歷也讓我寫起這本書來特別得心應手,別有一番心得。以下列舉一些比較重要的內容:



      相較於其他更嚴重的「脫穎而出」的氣質問題,外表上的缺陷雖是不小的挑戰,但通常可以輕易解決。還記得那個狐狸領嗎?那打扮雖然搞砸了我的面試,但我很快改頭換面,提升了第二次面試的錄取機率。



      而聲譽受創是比較嚴重的問題,也難以馬上恢復。《創造生命》出版失利後,我整整花了六年才重建個人品牌。我在《哈佛商業評論》上又發表了五篇文章以後,才開始覺得比較舒坦,知道自己恢復了威信。當然,諷刺的是,這一切討論的重點都是集中在形象上,而不是實質的內容。



      無論我們談論的是外表,還是威信,那些都只是在講我們對外投射的形象,而不是我們真正完成了什麼。我穿什麼衣服去牛津大學面試,跟我的智商或我是否準備好接受牛津大學的教育無關。從那個觀點來看,外表應該一點都不重要,然而事實正好相反,外表太重要了。同理,《創造生命》遭到大眾媒體及談話節目的痛批,也跟那本書本身的價值無關。畢竟,那本書榮登二○○二年《商業週刊》的十大重要好書,而且我現在仍遇到許多的女性表示她們的人生因那本書而改變。但是訊息的傳遞很重要,非常重要,錯誤的訊息和錯誤的傳訊者都可能摧毀一個人的生涯,無論那生涯實質上有多麼不凡。



      所以,請閱讀這本書,了解「脫穎而出」氣質的重要。掌握「脫穎而出」的關鍵,將可幫你大舉提升成就,開創更寫意的人生。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