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分心不是我的錯:正確診療ADD,重建有計畫的生活方式(增訂版)

分心不是我的錯:正確診療ADD,重建有計畫的生活方式(增訂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277002
Edward M. Hallowell
丁凡
遠流
2015年8月28日
107.00  元
HK$ 90.95  






ISBN:9789573277002
  • 叢書系列:大眾心理學叢書
  • 規格:平裝 / 336頁 / 25k正
    大眾心理學叢書


  • >


















    銷售200萬本的肯定

    最多人認識注意力缺失症的第一本書





    □各界推薦

    □新版前言



    第一章 什麼是ADD?

    典型的ADD有衝動、分心、過動三個特徵,患者不是學習障礙或智能不足,他們只是很難把自己的想法整理表達出來。



    第二章 在波浪般的鉸鏈中歡唱【ADD兒童】

    有ADD的孩子,越早診斷確定越好,否則長期受到誤解,被認為是懶惰,叛逆或壞孩子,將造成他們自我形象嚴重受損驗。



    第三章 聲音中混亂的次序【ADD成人】

    對於ADD患者而言,缺乏結構是最糟糕的事,他們常覺得世界隨時會崩解,災難馬上就要發生,因此他們需要指導、需要結構,來穩定混亂的生活。



    第四章 生活與愛【ADD患者的婚姻關係】

    ADD不是一個獨立的現象,配偶受到的影響與患者是相同的,有效改善關係的第一步是,了解ADD是怎麼回事,並坦誠彼此的感覺,試著尋求解決之道。



    第五章 





    前言



      一九九四年,《分心不是我的錯》第一版即將出版前,我記得和強納森.葛拉席(Jonathan Galassi)之間有一段對話。強納森現在是紐約的法勞,斯特勞斯與吉羅出版社(Farrar, Straus and Giroux)的負責人。自從高中和大學時代,強納森和我就是朋友了。我們之間無話不談。身為編輯,強納森對於我即將面世的新書極為關心。他說:「沒有人聽說過注意力缺失ADD,從你取的書名(譯註:原文書名是Driven to Distraction),我擔心大家會誤以為這本書在講汽車。」賣了將近兩百萬本之後,強納森和我都為了最有洞察力的編輯也可能犯錯而笑了。



      在一九九四年,很少人聽說過注意力缺失症(ADD,現在稱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大概很快又要改名稱了!)。少數聽說過的人,並不真的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大家會想到刻板印象中的過動男孩,破壞教室秩序,讓家庭生活變得一團糟。當時的人認為,這種狀況只限於兒童,而且幾乎都是男孩。大家認為過動兒童一旦成年就不會有這些徵狀了。只有很少數的幾位醫生知道,ADD可以持續到成年,而且女性就像男性一樣,也可能有ADD。



      我於一九八一年首次聽到ADD,那時我在波士頓麻州心理健康中心(Massachusetts Mental Health Center)接受兒童精神科的第一年醫學訓練。在那之前,如果你跟我說某人有注意力缺失症,我會以為那是某種精神分析的概念,指的是沒有得到足夠注意的兒童。然後,我的老師艾爾西.費爾曼醫師(Dr. Elsie Freeman)針對ADD講了一堂課。



      那場演講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聽著艾爾西講話,我的下巴掉了下來。我得到了此生最強烈的「啊哈!」經驗。艾爾西說的就是我。至少,我找到了我思考和行為與眾不同的合理解釋了。我在學校和大學的表現一直很好,所以,沒有人,包括我自己,會認為我有學習障礙。我知道自己閱讀很慢──後來我才知道,除了ADD之外,我也有閱讀障礙──可是我從來不了解,為什麼我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別人不同,為什麼我的直覺這麼強,為什麼我總是在框框外面思考,為什麼我這麼沒耐性,為什麼我會這麼快地下結論,為什麼我有奇怪的幽默感……等等。雖然我現在知道自己不是典型的ADD患者,但是我確實有ADD。



      更重要的是,在一九八一年,我發現許多人有這個狀況,人數比專家知道的還多。我也知道ADD可以一直延伸到成年。ADD成為我的專長,我開始閱讀相關文獻,並在病患中尋找ADD的蹤影。



      我也開始和我的朋友約翰.瑞提(John Ratey)對話,直到今日。我於一九七九年認識約翰。那時我在麻州心理健康中心擔任第一年的住院醫師。這家州立醫院也是哈佛的教學醫院。約翰是我那一年的主治醫師,既是老師,也是朋友。我完成了住院醫師實習,開始在兒童精神科受訓,約翰和我保持聯繫,每週見面一起打壁球,討論彼此有興趣的話題。ADD成為我們的主要話題之一。



      一九八○年代過完了,進入了一九九○年代,約翰與我持續探索這個議題,比較病患數據, 猜測書中沒有寫的、關於ADD的一切。約翰發現他也有ADD,所以,很自然地,我們一起深入探討這個主題。



      關於這個主題,當時市面上沒有寫給一般大眾閱讀的好書,於是我開始寫講義給我的個案。我把講義堆在辦公室的地板上。我寫了大約二十篇講義之後,忽然想到我應該寫一本書。越來越多的病患──各種年紀──因為ADD求助。我想寫一本書,協助更多的人,而不只是來找我的少數人。



      約翰鼓勵我做這件事。我們一起腦力激盪。我寫了企劃,被出版社接受了。我很驚訝一個專業出版社會接受我的企劃,因為大眾並不熟悉這個主題。這本書不是節食的書、不是食譜,甚至不是大家熟知的糖尿病或關節炎。這本書寫的是大部分的人從未聽說過的徵狀。



      我寫這本書時,偶爾打電話給約翰.瑞提,讓他知道進展如何。我總是會問:「會有任何人要讀這本書嗎?」他總是鼓勵我。我會讀一兩段給他聽,他會給我一些回饋。但是我的妻子,蘇,必須聽這本書的大部分內容。可憐的蘇!她面對的是不可能的任務,一面給我有用的批評,一面說她熱愛這本書。我對她的每一個批評都感到惱火,但是我夠聰明,接受了每一個批評,做了改變。



      書一出版,剛開始賣得很好,因為ADD的族群事前就聽到了風聲。我心想,我們會熱銷一陣子,然後就銷聲匿跡了。



      事實並非如此。



      就像艾爾西.費爾曼醫師針對ADD的演講打動了我一樣,《分心不是我的錯》也打動了大眾。大家已經準備好了,可以理解ADD的徵狀不是道德瑕疵,不是「壞」或「缺乏紀律」,而是神經徵狀,不受個人意志的控制。



      對於某些人,這個觀點仍然只是傳說而已。舊的道德模式很難消除。某些團體和某些人仍然相信這是道德瑕疵。道德模式的核心信念就是意志力控制了人類所有的情緒、學習和行為。以這種模式而言,憂鬱症的治療就是「開心起來」。焦慮症的治療就是「接受它」。ADD的治療就是「更努力」。雖然,努力對任何情況都有幫助,但是要求ADD患者更努力的效果就像要求近視眼的人更努力瞇眼睛一樣。這個觀點忽視了生物本質。





    其 他 著 作
    1. 在童年播下5顆快樂種子
    2. 分心不是我的錯:正確診療注意力缺失症,重建有計畫的生活方式 Driven to Distra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