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追蹤開膛手傑克:DNA科學鑑識解密百年懸案

追蹤開膛手傑克:DNA科學鑑識解密百年懸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295604
羅素.愛德華茲
劉道捷
商周出版
2016年4月16日
120.00  元
HK$ 102  

 $18





ISBN:9789869295604
  • 叢書系列:漫遊歷史
  • 規格:平裝 / 352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漫遊歷史


  • 人文史地 > 世界史地 > 斷代史 > 近/現代史












    科學鑑識太給力!

    一條受害者大披肩的血液DNA鑑識,

    揭密史上第一懸案兇手「開膛手傑克」真實身分!





    〈推薦專文〉當開膛手遇見先進鑑識科學 《認識DNA》作者 林正焜醫師



    前言 揭密從拍賣會開始

    第一章 從伯肯黑德到紅磚巷

    第二章 殺人犯在白教堂地區出沒

    第三章 午夜無名恐慌:瑪麗安.尼可爾斯與安妮.查普曼之死

    第四章 未完成謀殺案:伊莉莎白.史泰德之死

    第五章 來自地獄

    第六章 最可怕的謀殺案:瑪麗.珍.凱莉之死

    第七章 大披肩的歷史

    第八章 發現人血

    第九章 找到DNA

    第十章 鎖定嫌疑犯

    第十一章 柯明斯基是誰?

    第十二章 抓到開膛手

    第十三章 結論

    第十四章 主要科學證據的簡短說明

    致謝






    推薦專文



    當開膛手遇見先進鑑識科學 《認識DNA》作者 林正焜




      讀者對於開膛手連續殺人事件大概多少接觸過,詳細的內容本書第二至第八章有深入描述。簡言之,一八八八年八月底至十一月當中,倫敦白教堂區出現了連續殺人事件,其中五名由於命案發生的時間地點接近,或殘暴的開膛破肚手法雷同,被稱為「典型的五位受害者」,她們就是警方認定同一人所為的「開膛手傑克連續殺人事件」的受害者。事件發生後,警方動用了大批人力追查元兇,而開膛手從此也銷聲匿跡。警方於一八九二年結束偵查,沒有宣布破案。



     自稱「傑克」的開膛手是誰?除了當時警方認定的嫌疑犯之外,後世的開膛手研究者更加入一長串的名單:律師、密醫、記者、作家、精神病患、騙子……都曾出現在名單之中。

     

      本書作者愛德華茲本業經商,原本熱中於探索開膛手的身世。二○○七年,他購入一條與開膛手傑克連續殺人命案現場有關的披肩。作者又循線發現命案發生時刑事局助理局長安德森的回憶錄,以及時任總探長的史文森在那本回憶錄中所做的筆記,以及繼任的助理局長梅納登的備忘錄當中,都直指開膛手傑克是某一名特定的嫌疑犯。愛德華茲掌握了特定嫌疑犯跟確定的被害者,加上手頭這件很可能是物證的披肩,從此展開利用最先進的DNA技術鑑識解密的坎坷之路。



      我既非研究開膛手的專家,也不是法醫鑑識專業,因寫過與DNA相關的科普書籍,蒙編者看重,交代寫個介紹。我覺得不管故事性或知識性,本書都是十分精采好讀的報導文學。



      但仍需留心的,就是最精妙的DNA證據這一個環節,本書的依據是一個實驗室的實驗結果。大家都知道,實驗結果與推論的可靠性必須經過同儕審查才能確立。一個實驗室的工作夥伴做出來的結果與解釋,有時候會讓自己陷於一偏之見,或看錯參考資料,產生災難性的推論。因此在讚嘆作者的苦心終於得到漂亮的?證之際,我更期待這個鑑識過程能早日登上同儕審查的科學期刊。



    前言



    揭密從拍賣會開始




      這一天是二○○七年三月十七日星期六,是聖派翠克節。我甚至不知道這一天是這位聖徒的節日,因為這天對我的意義大多了,這天是我生平第一次參加拍賣會,這天一開始,我十分興奮、極為堅定,最後卻在極度失望中結束這一天。



      為什麼這場拍賣會對我這麼重要?對漫不經心的旁觀者來說,拍賣業者賴史奈特公司(Lacy Scott & Knight)拿出的目錄相當標準化,他們這家公司為那天在薩福克郡伯里聖艾德蒙茲(Bury St Edmunds, Suffolk)舉行的拍賣會準備的目錄中,列出很多古董圖書、陶瓷、珠寶、時鐘、畫作和很多件維多利亞女王和愛德華國王時代的紅木家具。早年我涉獵古董家具時,會喜歡看這個部分。



      但今天我只對一樣東西有興趣,而且這樣東西是當天的明星拍品,目錄用一整頁,介紹這條老舊、受損、缺了好幾個地方的絲質大披肩。前一天我已經審視過這件拍品,深深覺得這條大披肩漂亮極了,遠遠超過我的預期:大披肩中段是素色絲綢,寬闊的兩端密密織著金色和紅色小花,主要是米迦勒雛菊。一邊是棕色有圖案的邊條,大披肩本體的四邊都有相當寬的邊界,上面織有藍色的花朵圖案,另一邊的棕色比較淺,附有藍色滾邊。雖然我的眼睛沒有受過訓練,也看得出這條大披肩顯然很舊了。



      但是這條大披肩的意義遠比它的歷史重要多了,目錄上記載了下列說明:



      二三五號拍賣品:十九世紀末葉褐色絲網印刷絲質大披肩,裝飾圖案為米迦勒雛菊,長度八英尺(若干部分切斷、破裂)。



      這條大披肩和目錄上滿滿的其他表格和相片不同,沒有列出估計價格,只簡單寫著:「估價:請洽詢拍賣官。」



      我已經洽詢過,我在拍賣會前一天通常會為潛在買主舉辦的預覽時,看到這條大披肩,拍賣官已經把底價告訴我,我當時對價格這麼低、絕對在我的預算範圍內,覺得很驚異。



      目錄的另一頁上,有一張這條大披肩的照片,旁邊寫著:



      出處:根據賣方的家族歷史,這條大披肩據說是由他的高叔祖、代理警長巡佐阿摩斯.辛普森(Amos Simpson),從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的第四位受害者凱薩琳.艾道斯(Catherine Eddowes)身上取下來的,辛普森當時派駐在倫敦東區的主教米特廣場(Mitre Square)附近。然而,這個故事的真實性有些爭議,有興趣的人喊價前,最好自行研究。這條大披肩在大倫敦警察犯罪(黑色)博物館裡擺放了一段時間,二○○六年,曾經為了第五頻道的一個電視節目,接受過法醫的檢驗,但沒有得到結論。



      附錄中有跟這條大披肩的故事相關的詳細討論。凱文.歐唐納(Kevin O‘Donnell)根據安迪與蘇.巴樂夫婦(Andy and Sue Parlour)的研究,寫了《開膛手傑克在白教堂大開殺戒》這本傑作,競標者如有興趣,可向辦公室索取。



      這一切你都知道了,如果這些事情都是真的,那麼這條大披肩就是開膛手傑克橫行倫敦街頭、刺痛英國人心的犯罪現場留存下來的少數實物。每個人都聽過開膛手傑克,卻沒有多少人知道全部的故事,但是,每一個人都有一種模模糊糊的印象,知道維多利亞女王時代倫敦霧濛濛的黑暗街頭上,有一名任性胡為的瘋狂連環殺手出沒,攻擊和虐殺受害妓女。這個案子大概是世界上最轟動、最有名的犯罪懸案,吸引全球各地的遊客前往倫敦東區遊覽。



      目錄上當然小心翼翼地消除跟這條大披肩有關的所有請求權。沒有證據證明披肩屬於受害者凱薩琳.艾道斯,只有一段長長的家族歷史。但是,故事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屬實。我做過一些研究,相信披肩是真的,也非常希望得到這條披肩。我正著手挖掘跟這條大披肩有關的資訊,這件事只有我自己知道,因此,這條大披肩對我更是彌足珍貴,我也相信我們對所知甚少的開膛手傑克的認識,會因此而大大增加。

      

      我早早就出門,前往拍賣會場。拍賣會上午十點開始,內人莎莉、我跟小兒亞歷山大住在紐馬基特(Newmarket),離會場只有二十五分鐘路程,但是她沒有跟我一起去,她不像我對開膛手傑克這麼著迷。我穿著休閒服裝,刻意避免別人的注意,但我的打扮還算精明,足以顯示我很認真。我預期會看到一大堆人,結果我猜對了:拍賣場是一座巨型穀倉,有足球場那麼大,擺滿了家具,也擠滿了人,我猜其中至少有一些人跟我一樣,是為了同樣的東西而來。全國性和地方性報紙都報導了這場拍賣會的消息,因此,大家的興趣一定很高。拍賣開始前,拍賣公司一位助理表情困惑,高高的舉著這條披肩,讓圍著他的人觀看:他顯然不能瞭解為什麼大家對這條老舊、破損的布料這麼有興趣。



      我覺得憂喜參半。拍賣會開始了,隨著一件又一件的拍品流標,我知道賣出的東西不多,顯然擠在場上的人當中,不是只有一些人是為了這條披肩而來,大部分人都是抱著這種目的。我很擔心,覺得大披肩一定會飆到遠遠超出底價,我心想,應該會飆到十五萬英鎊以上,我準備出到那麼高的價格嗎?我非常想要這條披肩,為了搶到手,無論什麼價格都願意付。



      早上的時間慢慢過去,我注意到世界著名的開膛手奇傑克案件權威、兼真正犯罪物品收藏家史都華.伊凡斯(Stewart Evans)在場,我在電視上看過他在好多部紀錄片中,針對這個主題接受專訪,因此,我決定問他對這條大披肩有什麼看法,卻不透露我的興趣,他愉快的談著開膛手傑克的故事,對這條大披肩的真實性,似乎卻抱著不屑一顧的態度。



      「這不是我要的東西,」他說:「我來這裡只是要看東西落在什麼人手裡,應該沒有人會買才對。」



      我覺得他在唬人,想讓受到他吸引、聽他談話的我和其他任何人打退堂鼓,他認真的打量我,我很清楚他正在估量我會不會跟他競標。



      一半的拍賣品拍出後,主持人停下拍賣,讓大家去吃中飯。我不想吃東西,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想頭,在我胃裡晃來晃去,我走向辦公室,想看看目錄裡提到的那本書,到了辦公室,我發現一小群人圍著一位非常高的男人,這位男士高舉著這本書,敘述這條披肩以及相關歷史。我知道他是安迪.巴樂,就這條披肩來說,他為附錄所做的研究是這本書最重要的地方,他十分樂於告訴每個人這件事,因此,我問了幾個膚淺的問題;我不想攤牌,卻想聽他願意分享的事情。幸運的是,巴樂像伊凡斯一樣,不需要什麼鼓勵,就滔滔不絕。我經常說一些「有意思,老兄」之類的話,目的只是要他繼續說下去。



      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跟這條大披肩的專家、還有整個開膛手傑克故事的頂尖專家伊凡斯,一起聚在這個拍賣場上。我不時提醒自己,我知道這條披肩的一些事情,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就連研究這個主題多年的人也不例外。



      拍賣重新開始後,我決定站在伊凡斯旁邊,我認為他一定會出價,我要等到他出價後,才加入戰場。整個早上,拍賣場裡都鬧哄哄的,大家都在聊天,都在隨意走動,但是「二三五號拍賣品」的叫聲傳到整個會場後,大家都鴉雀無聲,助理比畫著指向現在鎖在會場前方玻璃櫃裡的那條大披肩。



      我記不得第一筆喊價的情形,不知道是誰喊的、出多少錢。但是,出價很快就從拍賣場的每一個角落傳過來,價錢愈喊愈高。我看不出誰在出價,拍賣台上有三支電話接受喊價,拍賣官老練的處理電話和場內的喊價,我記得自己在想,「這樣東西會飆上幾百萬英鎊。」



      拍賣官知道我有興趣,每隔一陣子,眼光就瞟過來,看我是不是打算加入戰場,但是我忙著監看伊凡斯,等他出價。拍賣程序迅速進行,我還來不及意會,拍賣官已經喊出:「最後出價。」他再度看著我,我再度猶豫不決,什麼事都沒有做,我仍然很期望伊凡斯出價,他卻沒有開口,我呆住了,一陣緊張又害怕的想法襲上心頭,覺得如果他不出價,他認為這條大披肩毫無價值的想法大概很正確。



      「沒有人再出價,本件拍品沒有賣出。」



      整個拍賣場一片唉聲嘆氣,大家雖然瘋狂競標,出價都沒有達到底標。大家等了一整天,為的就是這樣東西,現在大家都很失望。好戲結束了,整個事件只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二三六號拍賣品,」拍賣官叫道,一個黃檀木茶葉盒隨即落槌拍定,但是誰也沒注意這件事。一小群、一小群的人溜出拍賣場,彼此分享不滿,也有人擠過去,獨自離開,大家臉上神情都十分沮喪。



      沒有人比我還失望。



      我剛才搞什麼鬼?我剛剛豈不是放過大好良機,沒有爭取歷來最有名神祕謀殺案實體證據中最重要的東西?還是我僥倖逃過一劫,省下幾萬英鎊,沒有買下頂多只是跟突發奇想有關的東西呢?



      我告訴莎莉準備花多少錢買這條披肩時,她哈哈大笑,要我承諾:如果事後證明披肩毫無價值,我要給她同樣金額的錢,讓她隨意花用。至少我省下了這些錢!



      我雖然省下這筆錢,卻沒有比較快樂,我像其他人一樣空手而返,疲累地走向自己的車子,有著挫敗的感覺。我只想到:「我做了什麼好事?我真是白痴,怎麼在重要時刻變成啞巴呢?」



      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嚴重,以至於那天晚上我睡不著覺,遭到失敗的可怕感覺困擾著我,一直到隔天的星期天,我繼續為這件事情深深自責,我跟莎莉說,她表示同情,卻不能真正瞭解我的痛苦。



      但是到了星期一早上,我想開了,或許我並沒有失去一切,我盡力說服自己,買這條大披肩可能不對:史都華.伊凡斯不想要這條披肩,其他人也不願意付出底標價,或許他們這樣做才對,這條披肩毫無意義,只是沾滿了很多年家族迷思的舊布料。



      但是我知道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我說過,我有自己的理由,相信這條大披肩極為重要,可能是整個開膛手傑克案子的關鍵,我不能跟任何人談這件事情,因為我知道現在沒有人會跟我一樣有興趣,而且我確實不希望驚動那些像伊凡斯般獻身研究這個案子、又是公認專家的「開膛手傑克學家們」。我知道的東西太寶貴,目前不能跟任何人分享,因此雖然我有所懷疑,這條大披肩的重要性仍然不容挑戰,我仍然相信這件事。



      那天早上,我決定打電話給拍賣場,問看看會怎麼處理這條披肩,幸好拍賣官還記得我,他告訴我披肩會退回給賣方。我問如果我願意出底價買,他認為主人是否會有興趣把披肩賣給我。拍賣官希望當場打電話給賣方,要我在電話旁邊等著,經過緊張的幾分鐘後,電話響起來,拍賣官的聲音傳過來。



      「你很幸運,」他說:「如果你能夠付我們要的費用,並付出底標價,那這條披肩就是你的了。」



      我欣喜若狂,想到可能有人會像我一樣,嘗試做同樣的事情,但看來我是唯一這樣做的人,我算是暫時買下這樣東西了,我全身上下覺得無比舒暢。



      我說:「我需要一封來源證明文書,我需要主人為這樣東西提供書面歷史文件。」



      對我來說,盡量多確立這條披肩怎麼在他家族中傳下來的資訊,是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交易已經完成,我放下電話時,心情比拍賣會結束後的這段時間快樂多了。



      我必須等個幾天,等拍賣官拿到證明文件。知道這樣東西屬於是我的了的感覺很奇怪,但是除非這樣東西拿在我的手上,否則我不能確信這件事。我在癱瘓狀態中等待,心中充滿疑慮──要是賣方改變主意的話,我怎麼辦?我忍不住回想自己的祕密,猜想要是有別人在我之前,意外發現這件祕密的話,會有什麼結果,要是真的這樣,我的人生會因此徹底改變。



      二○○七年四月二日,離我第一次看到這條披肩才不過兩星期多一點後,我就去拿這條披肩,我從往來銀行的伯里聖艾德蒙茲分行拿了一張銀行本票,走路到拍賣公司去,我知道自己的心怦怦亂跳。我看著伯里聖艾德蒙茲的人作息如常,我卻要去拿對我極為重要、可能具有極重大歷史意義的東西,不由得有種超現實的感覺,但是,沒有人能夠分享我的興奮。

      

      拍賣公司要我在那裡等一等,他們還不準備把我購買的寶貝交給我。拍賣官問我,為什麼那天我沒有為這條披肩喊價,我解釋說,大家的焦點都放在這樣東西上面,我覺得太緊張,而且我在等待適當的時刻,但是適當的時刻根本沒有出現。



      他微微一笑,毫無疑問的,他習於看到顧客在拍賣會上的緊張狀況,但是,他也可能認為我在玩長期抗戰的遊戲,根本不打算公開自己是這條披肩買家的身分,我真希望自己有這麼聰明!最後,他交給我一張摺成對半、貼了泛黃透明膠帶封著的大卡紙袋。



      卡紙袋裡就是用紅色紗紙包著的那條披肩。卡紙上寫了前一位主人的名字和職業:大衛.梅維爾─海斯(David Melville-Hayes),還有幾句題詞:「大披肩分成兩條,第一條尺寸大約為七十一英寸乘二十四英寸,第二條大約為二十四英寸乘十五英寸。」我也收到一張梅維爾─海斯先生寫的信,我立刻注意到信件是用舊打字機打出來的,這一點為我已經感受到的深刻歷史感多少又增添了一兩分。



      「保持聯絡,也讓我們知道你後續要怎麼處理這樣東西,好嗎?」拍賣官一面跟我握手,一面這樣說。



      「當然,我會的,這是我的榮幸。」我回答說。



      我拿著這個看來不吉利的包裝袋,走回自己的車子,覺得極為滿意。



      我知道我才開始起步,走上揭發開膛手傑克大祕密的個人聖戰,但是旅程已經開始了。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