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與孩子心靈有約:20堂給大人與孩子的靜心啟蒙課

與孩子心靈有約:20堂給大人與孩子的靜心啟蒙課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9261562
王漪(Rosa Wang)
本事出版社
2016年5月24日
117.00  元
HK$ 99.45
省下 $17.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261562
  • 叢書系列:WHAT
  • 規格:平裝 / 216頁 / 17 x 23 cm / 普通級
    WHAT


  • >

















      全台灣唯一,邀請學生、教師、家長和校友共學的心靈啟蒙課

      三十年教育經驗,一千堂課的感動

      課程精華集結:案例+教案+練習

      一生最重要的一堂課:學習「選擇」過個快樂的人生





    自序:以美為餌,引導我踏上心靈培育的道路

    前言:資淺人類──孩子與我們同為人類,這件事比出生順序重要得多

    ?

    Part One:與孩子心靈有約

    第1課:心靈,在哪裡?──給你一顆巧克力,告訴我你的感覺

    第2課:心靈圖像──靜下來,試著用內在的眼睛看世界,你看到什麼?

    第3課:動物教我們的事──「心靈有約」助教小烏雞姊姊

    第4課:感動,需要勇氣──孩子冷漠無感?內心深處其實孤獨與無助

    第5課:暴力綜藝化──嬉鬧面具下的暴力,以為可以像電視轉台就看不到

    第6課:帶孩子演一齣戲──洞悉他們對周遭世界如何解讀與反應

    第7課:訓練攝影眼──培養孩子的慈悲心

    第8課:音樂有聖俗之分嗎?──透過音樂與孩子的心靈調頻

    第9課:耶先生,你好!──和孩子一起體驗信仰的力量

    第10課:人生織錦圖──到目前為止,我如何看待我的人生?

    ?

    Part Two:給大人的靜心課

    第11課:打造自己的心靈小屋──和孩子心靈相約的關鍵能力:靜

    第12課:日常的靜心練習──留時間給自己,聽聽風吹落葉的聲音

    第13課:孩子是天使還是惡魔?──「善」因真誠淬鍊得更純淨,讓「惡」無以為繼

    第14課:自由──大人的主導權和孩子的自主權,是場永不止息的拉鋸戰

    第15課:以愛之名,需索無度──孩子拒絕你,是因為希望跟你長久在一起

    第16課:男孩的黃金時代──珍惜他們的「柔性」,培養真正具有豐富內涵的紳士

    第17課:我算不算混血兒?──表面上孩子雖然適應,內在可能迷失、掙扎......

    第18課:認出生命中的貴人──「心靈有約」的師徒傳承

    第19課:孩子的愛,籃子裡的水──心靈陪伴者最基本的操練

    第20課:我的心靈啟蒙──寫給生命中深刻影響我的幾位老師

    ?

    Part Three:進階練習

    練習 1:為25歲的自己最一張名片吧

    練習 2:迎接人生的第二個十年

    練習 3:知己知彼

    練習 4:我的房間是我心靈的鏡子

    練習 5:人生織錦圖

    ?

    後記





    推薦序1

     

    孩子的心靈照顧好,是一切學習的基礎 文�王先逸助理教授(國立陽明大學解剖學及細胞生物學研究所)

      


      很高興看見王漪老師的「心靈有約課程」要出書了。一直覺得這個獨一無二的聖心課程對孩子的成長是非常重要的,現在能集結成書,分享給更多的人來認識這個課程的可貴,當然要極力推薦。

      

      我是聖心校友,也是基督徒,工作又是從事精神疾病研究,所以深深體會到心靈成長的重要性,尤其是小學、中學這個階段,大腦的發育還在進行中,可塑性也是最強的,也是孩子人格發展的重要時段,此時大腦前額葉發育尚未完成,衝動行為管控力欠佳,兩性荷爾蒙開始大量分泌建立第二性徵,生理心理都是在一個大變動的時期。一個平和穩健的心靈是奠定孩子在這個時期面對各種成長上的挑戰與課業學習的基礎,照顧好心靈會一生受用。

      

      常看到家長為了怕孩子輸在起跑點,送孩子學這學那忙得不得了,其實照顧好孩子的心靈才是最重要的。心靈照顧好了情緒就自然穩定,情緒會影響健康,也會影響學習效果,所以幫助孩子認識自己的心靈,學會呵護自己的心靈才是該花時間去經營的。

      

      我自己也體驗過這個課程,我發現王漪老師輕聲簡短的帶領有四兩撥千金的效果,很容易讓同學進入探索自己心靈的主題,課程設計也讓同學之間有令人耳目一新的分享交流。我相信樣的氛圍除了是因為王漪老師「功力」精湛之外,還因為聖靈(聖神)運行在課堂中觸動每個人的心靈。

      

    推薦序2



    孩子的「靈性」,她看得到! 文�鄭玉英教授(「懷仁全人發展中心」諮商心理師及督導)

      


      聖心是一所頗有歷史的天主教中小學,位於美麗淡水河畔山上,校園和學生都以氣質著稱。該校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心靈有約」的靈性啟發課程。王漪老師在這課程上屹立多年,以她的靈性高度和個人魅力經營這園地多年,設計從小三到高二年齡跨距的課程。本書是她的心得結集,也是一些授課綱領,可供其他同道參考。

      

      作為王漪多年老友,深知她傳奇性的生涯轉折和心路歷程,看到這些她的寶貴經驗成為文字,很為她高興。站在心理工作者位置上,對她為學子所創的屬靈空間十分欽佩。心理學在早期是撇開靈性的,只有分析和行為兩大勢力,到第三勢力人本主義興起,才有了全人概念,尊重自主與個別差異。至於心理學第四勢力,人的靈性發展則在近年格外受到重視。

      

      宗教的靈性修養在單一宗教內是可清晰界定、體驗、教導的;非宗教的靈性卻是一個難以言明的寬廣範疇。心理與靈性彷彿是兩個既可區隔又可相融的層面,心理輔導與心靈啟發是緊密相連,其實又有各自範疇的專業和不同的服務方式。心理學裡認知、情感、行動、動機,都有操作性定義。在教育心理學領域更是早有長足發展。至於靈性層面裡的直覺直觀、超越性的感應、纖細的良知、美的體察等等,更需優質啟發。孩子的心靈純真,在染上世界污濁之前,越早在真善美聖的氛圍中開發越好。然而,對於六歲到十八歲成長中的孩子,靈性是啥?如何啟發?相信對任何一位師長都絕非易事。

      

      王漪住在聖心山腰,如同半隱士般生活,她極具藝術氣息和戲劇經驗,最重要的,她是一個聆聽神的人,又對孩子心靈獨具洞察慧眼。

      

      王漪多次問我:「你不覺得那些孩子『有』靈性嗎?」我總說:「你『有』雙屬靈眼,自能看見孩子的活躍靈性。」王漪的眼與耳,一邊聽到天主輕聲細語,一邊見聞孩子心靈動靜。她的敏銳在書中時有描述。再加上她擅長設計活動和歌曲選用,所以課程常能抓住孩子心靈,並給孩子留下難忘回憶。讀者可運用這些教材,更值得學習聆神功夫,師生都將受益。

      

      王漪自身與主親密交往,但是面對靈性尚是一張白紙的小孩,她一本天主教的涵容節制精神,輕巧帶領,等待神與孩子心靈相會的時刻。至於老師所在位置,如她所述,只像一個管道。這管道輸入「耶先生」的愛,又引導孩子到生命活水溪邊,相信在真善美的氛圍中,神聖必要發生。

      

    自序



    以美為餌,引導我踏上心靈培育的道路


      

      不知道其他人的經驗如何,但在地球上活過一甲子之後,我發現我個人生命中沒有所謂的「偶發事件」。

      

      大約從七八歲開始,我意識到自己看世界的方式跟同齡的孩子們不太一樣,我可以很自然的把學習過的文字、看過的圖像、聽過的聲音結合在一起。記得在某個夏日傍晚,我坐在家附近一個寺廟的石階上,看著前方的稻田(當時的屏東,稻田四處可見),灰藍的天空很遼闊,堆積著厚厚的雲層,快要下雨的樣子。我想起父親教我念的北宋柳永的詞〈雨霖鈴〉中的「暮靄沉沉楚天闊」,心裡想,「暮靄沉沉……」大概就是這樣吧?心中竟然可以感受到文句中離愁的滄桑,那個畫面在半個多世紀後的今天,在我心中仍很清晰。

      

      一個小孩,可以感受到色彩中的聲音,音符中的色彩,與文字相對應的圖像以及其中蘊含的情感,這些,對當時的我有什麼好處?坦白說:沒有!因為這些天生就有的能力經常帶來很多「不必要」的感知,它是一種負擔,有時甚至遭到成年人的指責;他們常認為小孩「應該」是天真快樂的,想太多,就需要被指正。但是,對美和情感的敏銳感受,如今想來,是上天給我放下的一個餌,這個餌連結著一條非常透明纖細、而且很長很長的線,讓追逐這餌的魚一直以為自己所選擇的一切都是出於自由意志的決定。如今想來,覺得那逐餌的小魚,真是有幾分……傻氣咧!

      

      一個關鍵的事情發生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那年,我開始騎自行車上學,途中會經過一個修道院。那個修道院有一個陽台,幾乎每天我都會看到一個穿著米白胚布長袍、帶著修女頭紗的身影走過那個陽台,頭紗被風吹得飄逸舞動,真美。十一歲的我帶著近乎「追星」的熱忱,去按了修道院的門鈴。

      

      來開門的是一位容貌端麗、有著湛藍眼眸的西班牙修女,她微笑問我:「你是要來聽道理的嗎?」我並不知道她說的「道理」是什麼,但是為了接近她,我說:「對呀。」那週的星期日,我第一次走進一座教堂,聽到很美的旋律,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台灣早期,出生於淡水、極為傑出的音樂家江文也所作的〈聖母經〉。上天藉著一位美麗的修女和一首優美的歌曲,把我引進了天主教會。我不是為了親近上帝而來,但祂始終「見之在前,忽焉在後」的引領著我。雖然,過了很久很久之後,我才看懂這一切。

      

      當年傻呼呼的學習成為基督徒,決定了我日後所有的人生走向。

      

      十三歲那年,為了跟我所愛的修女更親近,我跟我媽說:「我要去當修女!」母親素知我桀傲不馴,用十分嚴厲而決斷的口氣跟我說:「等我死了,你就可以去當修女了!」我屈指一算,她那年才三十三歲,我可能要等好幾十年,而且我也不希望惹出天翻地覆的衝突,就打消此念。但,人的天命就是如此奇妙,從我十八歲去讀大學開始,一直到今天,我沒當成修女,但幾乎每一天,都是在某個修道院的屋頂下度過的。而且,每一步,都不在我原先的計畫中。

      

      十八歲那年,南部小孩,功課中等的我,奇蹟式的考上師大,獨自北上求學。父母為了安全,幫我找到一家本篤會修女辦的宿舍,每天黎明之前,我會被修女們優美的誦經聲喚醒,那是一種中世紀葛麗果聖樂的旋律,曲調清純動人,我在那裡過了四年。

      

      師大畢業後在學校服務兩年,然後唸了研究所,拿到學位之後,要找工作。我拿起報紙和紅筆,圈選了謀職欄上第一眼看到的工作,那是一個當時很出名的廣播電視和紀錄片製作公司──光啟社。考上之後我才知道那家公司是天主教耶穌會創辦的,當年有很多不同國籍的神父在那邊工作,他們的會院就在公司的四樓。我沒有特別要選在教會機構工作,但,不偏不倚的,我再度落腳在一個修會的氛圍裡,而且在那邊工作了十九年。在那十九年當中,我學會了所有到今天還在用的本事,童年時被我視為負擔的影像聲音文字融合的能力,在光啟社如魚得水,經過創作,這些能力得到抒發和切磋,不但為我賺得生活,也得到許多成就和喜樂。

      

      當年的光啟社最大宗的節目是電視節目,我一開始也是做一般電視節目的企劃,但在一九八?年以後,我進入了其中最小的一個部門,叫做「試聽教材策劃室」。光啟社可能是全國唯一隸屬於教育部財團法人的傳播機構,所以它有義務製作教育方面的視聽節目;這個部門當時以製作「人格教育視聽教材」為主,必須舉辦一些相關的訓練課程。為了做這些教材,我們得讀很多心理學、教育、靈修方面的書,採訪相關範圍內最傑出的專家和許多個案,融會貫通之後編成劇本和講義。我在一九八?年和八五至八六年之間,被派往國外接受相關的訓練,所以大約從一九八一年開始,我就開始策劃與帶領心靈成長的課程,到現在已經超過三十年。

      

      本該當老師的我,從研究所畢業後就開始換跑道,那麼從學校得來的教師證是否成了一張廢紙呢?上天仍有祂的計畫!

      

      二???年五月,看似偶然的,我代一個同事的班到八里聖心女中出外景。那次是錄一個演講,錄演講通常是一鏡到底,攝影師一個人就足以勝任,不需要我特別盯著。於是我在校園散步,不經意的產生這一段我覺得是跟上帝的對話。我心裡嘀咕著:「這地方好美,來這裡工作吧!」

      

      然後,我聽到心中有個回應,而且還是講英語:「Whynot!?」我感到非常驚訝,跟自己說:「別開玩笑了,我既不喜歡鄉下,也不喜歡小孩……。老天,如果你是玩真的,請你在兩分鐘之內派遣一個人來跟我談這件事!這演講拍完,我大概十年之內,也不會再到八里來!」。

      

      大約二十秒鐘之後,一位頭髮花白的修女經過我身邊,喃喃自語的說:「我已經好久沒走這條路了。」這位張曼琳修女曾經來光啟社錄製教育類的節目,我們有幾面之緣,之後,我們之間展開了更不可思議的談話,我指著靈修中心問她:「您希望這裡興旺嗎?」她說:「當然希望啊,但我們沒有人……。」我聽見自己問她:「萬一……有人呢?!」修女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那我們坐下來談談。」

      

      這是我生平非常奇特的遭遇,在完全不可預期的情況下,僅僅花了七分鐘,發生了我生涯中最大的轉變。我離開在台北很好的工作,所有的朋友,還有可能領到的退休金,兩手空空來到聖心,而幾十年前領到的教師證,讓我無縫接軌的回到校園工作。

      

      在這本書中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從二???年開始,我在聖心中小學所做的兒童和青少年的心靈培育工作。有很多的學習,很多的啟發,很多動人的故事。

      

      上天在我年幼的時候,就以美為餌抓住了我,吸引我走上祂為我預備的道路,我自己在學校工作多年後,也確定在心靈培育這個領域,藝術,包含美術、音樂、戲劇和文學,是幫助兒童青少年心靈成長的最佳途徑之一。

      

      神,以美為餌,而且祂的餌中沒有傷人的鉤,只有纖細透明的線,柔柔的在導引著人,要學習辨認出那條線,然後,以自己適當的速度,跟隨……,經過很多的前進、後退、周折……,最後甘心情願的……順服!

      

    前言



    資淺人類──孩子與我們同為人類,這件事比出生順序重要得多

      


      某個冬日清晨,我到聖心小學附設的「善牧園註」去洽個公,當時並非下課時間,在教室外走動的孩子不多,我看見一個小小身影向我走來,在恰到好處的距離說了聲:「小烏雞媽媽早安!」

      

      他是我同事的兒子,依他母親的品味,穿著淺灰上衣搭黑色長褲的休閒服(他很少穿那些圖樣幼稚的衣服),朝著洗手間走去。我說:「喔,你現在會自己上廁所囉?」猶記得不久前他還需要包尿片上幼幼班。他略帶得意的跟我說:「嗯,我長大了,我上小班了!」看我手上拎著一袋東西他就問我:「你剛剛出去了嗎?」我說是的,他接著就問了一系列環環相扣的問題,例如:「你等一下要做什麼?」「然後呢?然後你要做什麼?」「那然後呢?」接著他以同樣的邏輯和認真程度繼續問:「那小烏雞在做什麼?」「然後呢……她要做什麼?」「那然後呢……?」一直問到地老天荒,他才滿意的點點頭,神情嚴肅,步履莊重的進入標示著「BOY」的洗手間。

      

      我站在那裡小小發愣了一陣子,回味著這個被盤問的過程。雖然問的和答的都有點單調的無厘頭,但,這孩子在母胎中我就認得他,也看過他喝奶、學步或是在馬路上為小事撒野的樣子,但這個當時不滿四歲的孩子,透過一連串的問題,展現對「未來」的探索。「未來」,原本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在反覆問「然後呢?」的當下,抽象思考的能力正在這小小心靈中成形,不免讓我對這孩子肅然起敬。──雖然我也知道,可能過幾小時放學了,他會為了要一個小玩具什麼的,跺著腳哭鬧;但,他是在日新月異的成長著。

      

      稍微認識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不是個天生喜歡小孩的人。在重新回到教育界之前,每次有人邀我演講或是帶工作坊,我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給誰講?為誰做?十八歲以下的,免談!」這個條件一直維持到現在,除了學校本身的課程和活動,我不替十八歲以下的人開課,連對大學生,我也接得很勉強。

      

      跟小孩互動不是我最感興趣的事,但是我很尊敬他們,我用同一把尺面對成人跟孩子,跟我互動的孩子也很清楚這一點,他們不太會跟我耍稚氣,其中滿多孩子明白的表達,如果他們喜歡我,是因為我沒把他們當小孩,他們只是比我晚數十年出現於地球的「資淺人類」,同為人類的事實比出廠年份的先後,重要得多。

      

      我為什麼會自認為「不喜歡小孩呢?」探討其因素也滿源遠流長的。當我自己是小孩的時候,我就從來沒喜歡過「身為兒童」這個角色。我出生於「戰後嬰兒潮」,當時大部份的人都滿貧寒,必須在一個杌隉不安的社會中討生活,而且沒有什麼有效的避孕的方式,很多媽媽的肚子從來沒停過,生七個、八個孩子並不罕見,若再加上「拿掉」的,可能都超過十個。我家三個姐弟,在當時算少的。身為教師的父母,雖然不是最貧困的,但我們還是常常會聽到類似「兒女是債……」;「爸爸媽媽為你們做牛做馬……」;「如果不是因為懷孕,我本來是要去唸某某大學的……」;「你們只要不替父母招災惹事,就已經算很孝順了……」。

      

      在那些年少的日子裡,我對「身為兒童」的概念就是:「一種無辜且無助的小人類,沒有人問你是否願意被生出來,但出生之後你卻必須背負著『造成別人犧牲,無法自由自在的過他們想要的生活』的罪名。父母訴說自己的辛苦與犧牲,並無惡意,但長期聽這些話,在兒童脆弱的心靈裡悄然形成一種指控。這個身份讓我毫無作為孩子的喜悅,我希望自己盡早脫離這種身份,還給父母親他們渴望的自由。──雖然我從小知道做個成人也不是很幸福的事。

      

      數十年之後,我意識到這種「既不想成為小孩,也不想成為大人」的游離心態,一直影響著我,它造成的問題是:心靈上的某種孤寂,因為很難把自己歸納到哪個類型。好處是:我可以游刃有餘的跟九到九十九歲的人互動,孩子不覺得我把他們看小了,而成人覺得我可以看懂他們內在的小孩。或許那種童年帶給我的也是一種特殊的裝備,為了完成現世的某些使命吧。

      

      在我眼中,十八歲以下的人,是資淺人類。對於人類在地球上生活的這段旅程而言,一般人習慣用你出廠的年份來計算你的年資,如果以平均壽命八十歲來看,○∼十八歲的確算是資淺。資淺人類在這段時間中必須非常密集的被訓練成年後需要的謀生技能,這些訓練課程的忙碌與繁重是超乎我們所能想像的。大約六歲以後,他們被要求每隔四十∼五十分鐘,就要轉換心思去學習另外一種東西。我們曾經在一個工作坊中練習以每十分鐘代表一節課,讓年輕力壯的男老師在七十分鐘之內,濃縮式的體驗一個七年級學生一天上八節課的狀況:從一早的晨讀、早操、到背誦古文、學習英語、自然科在實驗室觀察青蛙內臟、美術課拿出顏料畫水彩、收了顏料換體育服、打球、打完球一身汗,馬上回來上歷史課,可能又回到古代……。

      

      整個練習做下來,我無法忘記那位男老師最後的姿勢:整個人趴在地板上,面朝下的癱在那裏喘息,休息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大叫一聲:「喔,我的天哪!」這個男老師,是現任聖心小學的校長,他非常能體貼學生。

      

      資淺人類是否在人生的第一個十八年,在每件事上一直都淺呢?除非是極特殊的孩子,一般小孩大約在八歲以後逐漸在同儕中拉開距離,在屬於多元智慧的範疇內,許多孩子開始顯露特殊的天份,例如:語言文字的運用,數學,美術,音樂,舞蹈,空間感。如果在這些天賦上得到好的栽培,他們在其他方面的歷練也會隨之增強,例如:某個學音樂的學生遇到好老師,那個老師的能量會分享到這個學生身上,給予特別的養分,整體的發展都會快速的提升,但他們也有特別屬於早慧孩子的孤寂,覺得同儕太幼稚,談不來,打不進,也不想打這些提升使得他們的知識和生命經驗的領域擴大,在某些特殊的項目上,他們的境界會超過很多「地球年資」比他們高的人。進成人世界。除了某些特定的天份,他們在其他方面仍是孩子,無論在內心或外在世界。

      

      這一類「半資深」人類自有其苦惱之處。當他們發出屬於孩子的呼救聲時,可能得到的答案是:「你已經夠得天獨厚,夠天之驕子的了,擁有的比別人多,應該心存感激,不要再有那麼多抱怨了。」所以,提前進化的資淺人類,有時候並不快樂。

      

      另外的一種可能是:有些孩子蓄意選擇滯留在資淺階段,刻意避免面對成長的苦,那是另一個值得探索的議題。在心靈方面拒絕成長的孩子,在大約二十五歲之前,可能還會得個「好可愛」的讚美,但愈接近中年,他們愈被期待成熟,他們可能會發現自己在心靈上被迫從幼兒直接跳到中年人,那段「失落的成長」,會形成某種一直搭錯車的迷惘,所以身為父母師長的人,不要為了想要延長孩子的可愛賞味期,而助長某些孩子拒絕成長的事實。

      

      我不是無條件的喜歡小孩,但我尊敬他們,他們正在花十多年的時間,在身心靈各方面,以小小身軀,純真的心,淺淺的知識,以極沉重的負荷,被要求以極快的速度,在成人世界中跌跌撞撞的成長,身為教師,我們能做的就是為他們增能,讓他們的大方向不要錯,然後,最重要的,讓他們有機會學習愛與被愛,學習「選擇」過個快樂的人生。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