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薩德

薩德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871583
金辰明
游芯歆
印刻
2017年3月24日
130.00  元
HK$ 110.5
省下 $1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871583
  • 叢書系列:LINK
  • 規格:平裝 / 360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LINK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亞洲文學

















    他們在進行的,是「戰爭」!





    「薩德危機」迫在眉睫�夏珍



    作者的話



    0 幽靈報告

    1 求職困難戶

    2 金允厚律師

    3 第一份委託



    塔夫特報告 01 蔡東旭



    4 母與子

    5 意外的建議

    6 陷入迷宮的事件



    塔夫特報告 02 安哲秀



    7 美元危機

    8 無可懷疑的人物們

    9 朗特里



    塔夫特報告 03 文在寅



    10 傑森的信心

    11 警戒線邊緣的嫌疑人

    12 連環防禦

    13 理查金的妻子

    14 平澤一兆美元的交易



    塔夫特報告 04 朴元淳



    15 對美政府提案

    16 幕後藏鏡人



    塔夫特報告 05 金文洙



    17 絕妙的假設

    18 危險的答案



    塔夫特報告 06 尹相現



    19 塔夫特

    20 薩德

    21 集體自衛權

    22 物證

    23 蘇珊說過的話

    24 絕妙組合

    25 遺留下來的聲音

    26 接受則與中國為敵,不接受則與美國為敵

    27 莫比烏斯環

    ?









    「薩德危機」迫在眉睫




      1.



      戰國時代國與國相交,算不準什麼時候就要面臨亡國之危,孟子〈梁惠王篇〉,從首篇梁惠王問「何以利吾國」,孟子對「王何必曰利」開始,一整章談的是治國與外交之道,權力者重視的是現實,對孟子之言「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相對無感,或有感也聽而不聞,畢竟「利之所在,雖千仞之山,無所不上。」這是人性。不過,下篇的大國、小國往來之道,歷數千年而不衰,仍可為「哲學指導」,就是現實上的難題,同樣歷數千年而無解。



      齊宣王問外交之道,孟子的答案「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前一句是大國用來說的,後一句是小國用來做的,但何謂「智」?夾在齊楚之間的滕文公問得更具體點,孟子倒誠實,他也沒答案,真要他說,他給了一個建議:築城挖河民為國效死;那個年代沒飛彈,這招勉強還能用用,到了現代招式要更新,築城挖河搖身就是大筆大筆的國防預算和愛國教育了;如果還是不管用,那該怎麼辦?孟子的給了二擇一的答案,其實挺極端的,一是棄土而去不傷子民,則仁義之主還是有人會跟隨,這招以今日眼光看來,等同投降或逃亡,這是只能做不能說的選擇;另一招是死守國土,戰死不屈,這是只能說的選擇,但是否真這麼做?情境太難設想,僅僅是血流成河的可能性,就讓人頭皮發麻。



      歷史上的「血流成河」,或者四個字,或者四頁書紙,心再痛還是翻得過去;現實上,「可能引爆戰爭的壓力」能這麼簡單就翻過去嗎?



      台灣人承平已久,「敬畏之心」淡到幾乎把國防當笑話看,朝鮮自金正恩繼位後,三天兩頭試射導彈,美日中戒慎恐懼之際,台灣只當是金正恩耍寶;而恍若未覺區域平衡和國際戰略,在我們不經意中,已經悄悄改變,日本的集體自衛權解禁;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第二任推出「重返亞洲」戰略;中國則加速南海佈局;當台灣內部還在為南海主權爭議各持立場之際,中國在二○一三年底,於南海礁石建造人工島且已經擁有了三座軍事機場,而台灣從陳水扁到馬英九兩任總統十六年,除了增加淡水設施,只有一條飛機跑道。



      「薩德入韓」不是新鮮話題,已經在南韓討論數年之久,最近彷彿即將成真,當南韓軍方和樂天集團達成換地協議,駐韓美軍部署薩?導彈防禦系統(THAAD)於慶尚北道星州郡的原高爾夫球場,中國立刻祭出「限韓令」,韓劇全面線上下架,樂天投資中國的項目叫停,各營業單位都遭到查稅與安檢,當然,陸客赴韓觀光大減……。



      「薩德危機」迫在眉睫!「接受,可能得罪中國;不接受,可能得罪美國;此刻該如何選擇?」這是南韓的問題,會不會是台灣的問題?「兩大之間難為小」,感嘆的是,南韓三年前就提出叩問,而台灣依舊恍若未覺,當時,提出這個問題而且得到巨大迴響的,竟是一位小說家──金辰明。



      2.



      文學或創作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北洋軍閥時代,主持《京報》的邵飄萍,倒奉、反袁,力主孫中山北上,同樣是「軍閥」的馮玉祥讚他「飄萍一支筆,勝抵十萬軍」;老愛講「文藝為工農兵服務」毛澤東,也曾附庸風雅以詞牌《臨江仙》贈丁玲,盛讚她「纖筆一支誰與似,三千毛瑟精兵」,當時丁玲才被國民黨軟禁三年多,在共產黨協助下逃往蘇區。不過,從此之後,文人一筆在手如一槍在肩的時代不再,兩岸俱然,文人為政治服務,難看;文人不為政治服務,倒楣;為國家(人民)服務呢?那就成笑話了。



      金辰明的創作路數卻一往無前,他以「民族主義的大眾小說」著稱,這讓我想起以十八年時間創作「戰爭三部曲」的山崎豐子,她反覆思索「戰爭過去了,活著的人還能做什麼」?她叩問自己的國家為什麼發動戰爭?尋找因為戰爭困惑失落流離的人,離世前未完成的遺作《約定之海》,則是探討「自衛守國」與「進攻侵略」的界限,她沒來得及看到集體自衛權解禁。



      金辰明的創作能量看來還正在「爆發點」,從他第一本小說《木槿(無窮)花開》問世以來,本本都是暢銷書,除了《三星陰謀》談高科技間諜戰之外,無不圍繞著韓國做為國家的自我定位和自我追尋,毫無疑問,當然也帶著極具濃重的反日情緒和略見感傷或激憤的愛國主義。



      《木槿花開》的終局是南北韓聯合宣告對日本核攻擊,與現實相距甚遠,但無疑表露了作者對日本侵略耿耿在心難以釋懷的態度;而之後的《皇太子妃劫持事件》更是勁爆,金辰明用一支筆讓日本皇太子妃被劫持,舉國譁然而八卦雜誌推波助瀾之際,劫持犯提出釋放人質的要求是公開一份刊載南京大屠殺的報紙,和漢城公使館發出的密檔「石塚英藏報告書」,這份報告書完整揭露明成皇后(當時還是王妃)遇害的一刻,是被極殘忍對待而受辱地離開世間,很難想像金辰明書寫時候的心情如何激動難平,皇太子妃被劫持的情節是虛構的,石塚英藏報告書所記載的國恥家恨卻是真實的。



      一八九五年,對中國人和台灣人而言,也是一個不能忘卻的年份,前一年甲午戰敗,這一年的四月李鴻章代表清廷與日本簽下《馬關條約》,割讓台澎。六個月後,朝鮮「乙未事變」,日本右翼勢力闖入皇宮而明成抗日殉難;十年後,日本搶奪獨島(竹島),再過五年的一九一○年併吞朝鮮,金辰明用一支筆像日本右翼勢力「宣戰」,他說,「這是我的戰爭!」虛構小說扣緊歷史事實,告訴日本:「獨島並非領土問題,而是不折不扣的歷史問題。」對比台灣對日本殖民時期懷舊式的嚮往,對釣魚台歸屬的內部質疑,金辰明的氣魄和企圖,的確讓人側目。



      一本小說讓韓國人痛徹心扉不夠,他要讓美國人看到,要讓日本國民知道他們的國家曾經有過的暴行!就差一點點,日本NHK電視台本來決定買下了版權,也翻譯了要做為韓語教材,照他的說法,日本前首相罵NHK:「是不是神經異常!」在日本出版計畫只能叫停。



      不過,這一本《薩德》,倒的確讓美國人看到了!



      去年六月間,夏威夷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與韓國媒體人士見面,由於問題多集中在朝核、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薩德)等韓半島問題,主持記者會的海軍少將馬克•蒙哥馬利打斷記者提問說,「聽聞韓國民眾對薩德的反感是源自(作家金辰明的)小說「薩德」,並反問道「是因為這部小說而相信薩德表面上是用於防禦、實際上是用於攻擊中國嗎?」



      韓國民氣反對在韓部署薩德是否因為這本小說?很難概括言之,韓國民眾對美軍部署反飛彈系統的反感並非始於今日,早在二○○五年五月,光州事件二十五周年時,就有五千民眾企圖闖入光州空軍基地,對美軍在光州部署愛國者三型反飛彈系統,以及美軍過去協助全斗煥武力鎮壓民眾一事,表達最強烈的抗爭之心。不過,小說二○一四年在韓出版後,薩德入韓之議一度停擺,二○一五年朴槿惠親往北京,成為民主國家領袖參與北京大閱兵式的第一人,積極參與亞投行等,都讓中韓關係似乎進入一個新的「黃金時期」,即使如此,北京並未能有效緩解北韓反反覆覆核彈試射帶給南韓的巨大壓力,簡單講,首爾一度相信「通往平壤之路可以透過北京」的希望,即使未落空,也相形失望了。

    更尷尬的,就在這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中,朴槿惠政權陷入閨蜜門風暴,危在旦夕;美國總統改選,川普的穩定性遠遠不若世界所熟悉的、美國總統(世界警察)該有的模樣,以小事兩大的南韓,到底該如何選擇?



      3.



      大國的選擇不糾結,小國的選擇則不然,南韓的糾結還遠甚於台灣:回歸美日韓安保體系卻無法消除對日本的深刻的厭惡、仰仗崛起的中國卻免除不了「中國威脅論」的不安、心向民族統一奈何北韓愈趨封閉難以溝通。



      這一次,連作家都猶豫了。



      對比早年《木槿花開》作家以南北韓聯合對日核攻擊的極端收尾,這一次金辰明沒有虛構激進的結局,他虛構的是一個打了驚嘆號的情節,這個驚嘆號背後卻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在茫然中格外讓人唏噓。



      「薩德就是戰爭!」



      「我們一定要和美國抗爭到底!」



      「那些人威脅要用核戰輾壓我們的錦繡江山,美軍移轉到平澤就代表這個意思。」……



      于民的嗓子已經破到發不出聲音,再也無法隨著空氣擴散出去,只能無力地碎落滿地。……



      盡頭處一個從辦公室就開始小心跟蹤在後的女人,眼中滿是憐惜地望著于民。是美珍!



      書中主角崔于民是為了追查受託客戶而發現驚天祕密的律師,最後為了國家免受戰禍的信仰,積極反對美國部署薩德的律師,他的積極引來的卻多是冷漠和訕笑;洪美珍是和他分享同一間辦公樓的律師,他曾經是失業接不到案子的「魯蛇」,而美珍則是房東大律師帶回的法輪功受害者遺族,他的「反美」,看在美珍眼中只有「憐惜」,而非對立。這樣的安排,多少透露作家在yes or no之間的困惑,收尾篇名「莫比烏斯環」──命運的隱喻──人類就好比行走在莫比烏斯帶上的螞蟻一般,永遠逃不出這個怪圈,不斷重複著相同的錯誤,類同的悲劇也在不斷地上演。



      這個隱喻自是衝著韓國而來:一八九五年的中日衝突,讓韓國有亡國之恨;一百多年後,回到作家的前言,「當所有人還陷在日常生活中,為眼前的世界奮鬥之際,一層看不見的巨大衝突陰影,已經籠罩在美國和中國之間。諷刺的是,這場衝突的最大受害者,就是韓半島!」小國求生,這已經不是百年悲劇,而是自有韓國以來的千年命運輪迴。孔孟的「智慧」並沒能讓他們跳脫這個迴圈。



      南韓陷入抉擇的兩難,難免回頭想到台灣,台灣又該做何選擇?



      做為二戰和韓戰的「餘緒」,台韓有著驚人的相似,都是分裂國家,只是國際承認南北韓分裂而認為兩岸分治而同屬一中;都依靠美日同盟;對中國都有著遠近皆懼的尷尬,台灣的懼還更勝一些。即使單單講飛彈防禦系統,早在第一次政黨輪替前的一九九九年,時任國防部長的唐飛即主張台灣必須加入「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而同樣擔任過國防部長的前行政院郝柏村則認為,除非我方人員可前往學習技術,否則沒有必要參加,參與與否的討論並未擴及社會,最終台灣根據TMD報告建置了早期預警雷達。



      薩德入韓,同樣引起是否「入台」的討論,或為現實上可能性太低,或為台灣人向例對國際形勢之危無感無覺,討論限定在小範圍,沒有擴散到社會層面,倒是這一次是由國防部長馮世寬在國會答詢時,公開表明他不贊成引進「高空飛彈防禦系統」的,「因為台灣最重要的是防衛自己安全,不應涉入或參加別人的戰爭。」



      朝核讓南韓不可能自外於這場美中衝突,作家的困擾是「因為薩德與中國失和,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但站在國防與美國攜手的立場,不知道能不能、該不該拒絕」?他(南韓)的困擾,何嘗不是台灣的難題?台灣慶幸的是美國還沒交下卷子,萬一萬一,台灣大概連困擾的空間都無,北京甚至連卷子都沒影,解放軍將領就急乎乎地聲言,「薩德入台之時,就是台灣解放之日。」台灣因為二十世紀的韓戰得以在一九四九年之後,存續迄今;會因為二十一世紀的韓半島危機逆轉命運嗎?台灣的莫比烏斯環要開始了嗎?



      4.



      小說終究是小說,情節再犀利逼真,還是虛構,翻頁時的心驚膽跳,不影響日常生活之安穩,對比彼得•辛格的《幽靈艦隊:中美決戰2026》,情節繁複充滿高科技技術的虛實交錯,就像是好萊塢精采的戰爭大片,而且,最終英雄──美國各種族裔,包括華裔──終結了這場戰爭危機,放下書就鬆一口氣,轉頭過自己的小確幸;《薩德》的鋪陳不在舞台布景的繁複,卻多在他藏筆未發的歷史脈絡或政治紋理,或也因為台灣處境的相類,闔上書很難不反覆跟著作家的要求──思考、並探問自己:那我們的選擇是什麼?



      作家在虛構每一個人物和每一段情節都有他的用心,文中穿插的「塔夫特報告」,活脫脫是韓國總統的政情分析,其用意不言可喻,做為二戰之後、特別是韓戰之後,相當度依靠美國重建的韓國(就像日本和台灣)而言,美國老大哥的影子是無所不在的,就像二○○八年的《維基解密》台灣檔,朝野政客的「評比」躍然紙上。而以國防部長之名的「塔夫特報告」的檔次更高,直接指向美國軍方的關切,「薩德」不但是戰略部署,也是作者設想中,美元必須強勢以支持美國國勢的必然產物,他的靈感來自紐時專欄作家克魯曼的一句話,「美國是有戰爭需求的國家。」其推論當然有一定的合理性,不過,小說作家畢竟不是預言家,然而,三年前的書寫對比此刻朴槿惠政權的處境,竟有著脈絡可循的驚人參照,不能不說金辰明不只是小說創作者,以他對韓國的赤忱,簡直就是極為銳利的政情分析者。



      如果作家只是作家,或許他會讓「塔夫特報告」在小說中扮演更多角色(虛構的情節),或穿針引線發展出更多細節,他沒有用此渲染之功,或讓報告內容更八卦(我一直在等蔡東旭檢察官的「私生子」出場),他是如此熱愛自己的國家,而急著提出問題、尋找他都提不出來的答案。或許,他已經在準備「後薩德」的下一本小說?對這位我第一次接觸其作品的小說家,我只能說,幸好他的作品是虛構,在我掩卷嘆息長考之餘,還有餘裕期待他的新作,當然也期待那個時候,眼下紛亂的世局已有撥雲見日的眉目。


    夏珍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