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懸崖邊的舞者

懸崖邊的舞者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468794
葉雨南
零極限
2017年7月31日
120.00  元
HK$ 96  






ISBN:9789869468794
  • 叢書系列:藝文誌
  • 規格:平裝 / 33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藝文誌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當你從谷底爬起

    第一眼看到的是在懸崖邊跳舞的舞者

    或者

    那個舞者,其實是你?





    藍希望一 極光切開夢境

    ?

    寄一條魚給妳游

    月亮不能在夜晚出現

    撿體字的夜

    鏡子走向鏡子

    在這夜交響不斷地無人列車載了滿滿的碎玻璃防止需要血肉的真實幻象流通空氣裡的秘密飽和單方面的還了願謀面終點那方旅人建造的心型雕像即將墜落

    淚水的家在石門水庫裡過冬

    我在台北咳嗽

    妳忙到沒有時間可以哭

    巧克力流星的凝視

    隨時的恐懼如果被第三個人超越在忍著

    無仁者笑樹誇大

    海嘯收音機

    妳問我一個人的青春如果沒有一台鋼琴可以彈錯會是怎樣的貪心

    妳的身上長滿流星

    居離者舞碎

    拖把寄生

    城市裡的眼淚種子

    母墨

    烤了一顆鴨蛋

    努力會帶來盡頭的臃腫

    ?

    紅希望二 一起像個怕雨的傘找回夜晚

    ?

    豺氣耳敷人

    在這個夜晚洗臉

    仙人掌體質的我們

    我們一起看著長頸鹿變矮

    老薑你的病沒有名

    微燭之雨都是徬徨

    嬰兒的白髮

    我只能給你一杯不加糖的咖啡和一條走了會跌倒的路你還要繼續收拾你的害怕嗎?

    一直咳嗽就會找到更多沉默

    今天晚上的魔術表演開始時還沒瞭解活著和死亡的人們請離席

    火坐

    只剩下謊言的世界我真的走得夠遠嗎?

    巧克力潑水發電

    他們拿著棉花糖畫圖

    吃煙火的貓

    把花種在鏡子裡

    那些灰塵在你老的地方等我

    那張信用卡失去信用

    車火的事實汗流原狀

    那扇感冒的門還來不及關燈

    我們崇尚的狄爾泰斯

    夜晚裡膠水的正確使用方法

    把月亮丟進洗衣機

    那天柏拉圖穿著櫻花回來

    ?

    綠希望三 如果人類都近視

    ?

    月亮在那棵樹上打蠟

    如果妳知道甜點是苦的就不要再走路了

    我可以訂一個節日叫悲傷那麼大家別過來

    彷彿贗品的夜晚被妳蹉跎

    我看著我的老轉身

    回憶像兩雙黑白襪子拴住那道門

    把我的吻當成菸

    味噌夜海

    妳可以忘記自己的生日嗎?我不要看到妳變老

    妳吃下所有玫瑰讓身體長滿刺

    解剖一朵花的逆向列車

    煎口香糖的那人憑著夜晚

    瘦人之罄

    愛迪生遺棄的那盞燈

    靜養那些敬仰

    鏡子裡的餌忽然知道天黑

    騙子的小孩

    只有再見是永遠學不會清掃的碎屑

    米粉削鉛筆

    那裡的臭豆腐骰子

    取一個跟妳一樣的名字在鏡裡離別

    ?

    真實希望四 讓愛剩下雨的剝落

    ?

    雨不一定是溼的

    秘密標籤的舒伯特童時起憶(組曲的一次性)

    釘書機裡的城市那夜我們買錯了酒

    都是必卡鎖

    惡夢是芥末做的

    黑色數黑色樹的路面圖你我

    當我說謝謝然後就是對不起誰也沒阻止過一個人的背影

    銀河傳輸線

    弓的磁鐵魚柿

    我們餵河畫

    妳的擁抱是懸崖

    玫瑰百合酒

    拾泣蝕待

    租借那盞路燈讓我們淬鍊

    當冷氣變得很熱我們就不再傷心

    蒼蠅商店那個女孩問我怎麼離別

    路不走我走再說每條街出沒的死亡都未必影響眼睛化妝的蒙蔽景觀自然微俏

    痛覺裡的吸管舞者

    蝴蝶的幼苗

    魷魚交響樂章第二個迷路夜晚

    鏡困蓮藕庶民如鉤的城市

    鯨霾

    這次我不推坑了,那是眼睛

    妳用星星釣魚

    你放的煙火是我昨天沒有吃完的鏡片

    沒有孤獨的不是人而是易物的渴望

    一打霧的路

    不願意說是男是女只願意說是靈魂

    我們的眼淚是被多分的田

    我們搭乘的電梯在夜晚說謊

    ?

    呼拉圈希望五 跳舞的人都遺忘肩膀

    ?

    妳的無助是雨

    妳知道天使的翅膀現在在哪對吧?

    所有的魚都沒刺

    近視的人害怕把海看得太遠

    星星的白頭髮

    海浪浪費原理知會蘋果不氧化隧道

    蚊人相親

    消瘦的戀愛劇本準備豁然

    蚊子和流星的距離

    馬爾地夫的牆壁天然不加遠方

    麻辣似的安靜幾乎告別

    無法背著吉他的妳在河流轉身時檢查自己的笑話

    開始懂得時候就要不懂忘了自己的體重才能閉眼

    夢裡的直升機夢見夢緩緩地降落

    影子問我哪個時間才會留下光

    蓮花魂魄的礁岩焦鹽

    薰衣草沙漠

    斷尾的樓房

    懷孕男子的海在崩塌

    隱形眼鏡裡的海妳的眼睛游到我的心跳有面牆綻放死亡

    蠶絲蠟燭

    鑰匙濃湯

    獻給高雄的十元銅板-悼念莊珠玉女阿嬤

    懼高症的吻

    鐘老的終老折射發條

    讓我當妳的泡麵在碗的邊緣轉圈

    ?

    爵士希望六 容許夢中的燈刺痛

    ?

    讓所有忙碌都空想的輪換

    雞啼術,未達彼岸

    蝨而痛響的不是狀虛擬

    獨自隔岸關火

    不至於脫困的微恙

    有的時候我會把別人的名字寫錯像是求救

    我和妳說晚安但是妳要跟我說天亮了快去沉默

    那雕像終於墜落別為他彷彿

    我畫著我自己的樣子在夜晚所有人都喝了咖啡之後施工

    那晚我們均勻地攪拌月亮

    河酒的日蝕所謂爐火暗藏

    穿上高跟鞋看紅毛井

    菊花鹿的暗室暈染

    根據說謊的規則不能說我想哭和天空有月亮

    否定妳的人都釋放了一整天的蘋果

    你的皺紋像飛散的棉花-致手工棉被師傅

    玻璃幻術的雷根糖

    茶髓錶

    超市裡的羅曼蒂爵士買了瓶果汁就從此不流淚

    ?

    指南針希望七 把每座懸崖放進腳踝

    ?

    隔著海岸線把自己交給世界

    圖書館是一個少女

    衛生紙酒

    雞毛撢子的憂傷雨聲

    築巢

    妳擁抱颱風我擁抱腳印

    月亮戴氧氣罩凝結血液

    素描淡水的淚痕

    仿生女孩

    我吃了月亮把妳照亮





    自序



    懸崖上失去影子的光我們都是詩




      寫詩的人有想過哪天不再有人願意閱讀你的作品時你是不是會失去信心?想過這問題的人都還在找著自我,而自我是詩,詩也只能是自我,一種透明玻璃被冬天的陽光折射的亮度,玻璃髒了不用去擦拭,太乾淨的玻璃無法適應人類的眼睛。寫詩要想的不是他人的目光,他人通常過目即忘,要想的是讓自己在腦海永遠不忘的詩句。詩即碗公舀起一個意念,寫詩的人是嘴在辨識碗公裡的味道,碗公什麼大小都有,碎了再撿起來,也別刻意咀嚼品茗感覺過後就好。感覺乃天然即使失去也會有新的方向。現在科技化的世界,詩變成飯後茶餘的話題,而不是用餐時飯的美味本身那股身體內外如瀑布或者風暴彎轉的一種嚮往的聲音。詩是一個展示器物(這裡先不指物品)它有體感溫度它有省美觀念(不是美學)它的審美是萬物接合,別拘泥某種線條的搭配,它期待一個全新的開始,毫無規則的世界,有一種呼吸接受它的自己。如果哪天新詩這個文體被全世界的人遺忘,只要你(妳)湧出全身的自我,詩就會帶你(妳)打開詩的次元、詩的理想、詩的夢想、詩的家,一個只有詩的無底空間慢慢地用文字串起的線條跳著他人沒有看過的舞。



      這是我的第四本詩集了,這種口語好像宣告詩又到了一個什麼沒有到過的遠方靠站的樣子。先下車,走一段很遠的路,自己也像路包繞著文字,當一輛不在意乘客人數的列車,把自己排列成一個自己要變成的樣子。每出一本詩集,就像跑完一次馬拉松,只有靈魂會給你(妳)水、給你(妳)毛巾,不過這也理所當然,詩是人造的,物是本且所在的嗎?這沒有完全答案,但詩一定要新意城市才會前進,也就是自我的種子會有葉子可以安全或者險峻的落地。這本詩集意外地取名毫無懸念,想到「懸崖邊的舞者」就當機立斷判定這就是這本詩集的書名了,這也是我的書名第一次有除了「我」之外的「舞者」很緩慢地起舞像個迷路的烏龜,認就終點還是會到,只要心存著陽光的大地。



      「每座懸崖邊都會有一個很老或者很年輕的舞者站在那裡等一顆清澈的流星往下墜。」懸崖邊的舞者是充滿希望的一點絕望都不存在的,他們拿著油漆粉刷懸崖,把小草和花朵種在懸崖,也在這裡誕生屬於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時間自己的翅膀。



      詩坐在懸崖邊被舞者撿起,舞者寫下一首又一首它自己才懂的詩,即使大家都不知道這舞者根本不會跳舞,也阻擋不了舞者把詩跳成一滴雨一個凝視一盞過亮的燈,他(她)在那座沒有人去過的懸崖上點一枚蠟燭,想著所有的溶化是不是都失去了影子,我們都是詩,寫過了自己寫過了世界,才來是鏡子的另一端那個舞者過來牽起你(妳)的手,在下過雨的天空,寫下一首不需要懂的詩,讓懸崖上的小草和花朵綻放,至於他(她)是用什麼寫下的詩?答案是,他(她)用末日剩下的蠟燭寫下一句一句起霧時的良知。



      總之,讀懸崖邊的舞者,只要知道什麼是雨後的懸崖或許就會摩擦新的笑容。

    ?




    其 他 著 作
    1. 盲從如粥
    2. 鍋巴鸚鵡在哭泣
    3. 極光汽門摺遠的聲納
    4. 倒著說晚安
    5. 我沒有名字只有末日
    6. 雨傘懷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