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要買保險的168個理由
  • 定價107.00元
  • 8 折優惠:HK$85.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

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336404
陳志恆
圓神
2017年12月01日
97.00  元
HK$ 82.45
省下 $14.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1336404
  • 叢書系列:圓神文叢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圓神文叢


  • 親子教養 > 生活教養

















    「對於孩子,你給的是愛還是傷?」

    第一本來自學校輔導教師的十年校園觀察紀錄

    累積53萬人次UDN人氣部落格「老師,可以和你聊一下嗎?」

    32篇孩子的真實故事,呈現大人世界的荒腔走板





    推薦序? 如果這是一本校園輔導手冊? 余懷瑾

    推薦序? 看見實踐「愛的行動」的希望? 胡嘉琪

    學校教師、心理師齊聲推薦

    前言? 嚴肅地看待每個來訪的生命



    Part Ⅰ 受傷的孩子與渴求愛的靈魂

    01孩子活的是誰的人生?

    02當孩子口中只剩下「不知道」

    03活在「無力世代」?

    04都是they的錯!────當孩子出現「託付心態」

    05只是「消極配合」?────當孩子不願再和你對話

    06討愛的孩子?

    07說不出口的困境?────當孩子出現問題行為時

    08你是回到「孩子狀態」的大人嗎?



    Part Ⅱ 壞掉的大人與令人窒息的愛

    09你的一句話,傷了孩子一生

    10孩子的未來,你決定?

    11別讓孩子複製你的委屈

    12現在的孩子很有事?

    13為什麼孩子越罵越廢?

    14為什麼你無法對孩子放手?

    15沒有叛逆期的孩子們

    16冷漠的大人與疏離的孩子



    Part Ⅲ 在關係中帶給孩子更多的力量

    17老師,你願意相信我嗎?

    18成為他人身邊穩定而堅強的存在

    19改變,一次一點點就好

    20你是否不曾好好聽孩子把話說完?

    21「微諮商」的力量

    22助人工作者一定得「做點什麼」嗎?

    23在真實的生活中了解自己────心理測驗的迷思

    24剛剛好的陪伴



    Part Ⅳ 那些從孩子身上學到的事

    25是幫助孩子,還是幫助你自己?

    26從陌生到熟悉

    27慢慢來,比較快!

    28你和孩子的互動是真誠的嗎?

    29面對暴衝的靈魂,你準備好了嗎?

    30青少年輔導諮商的售後服務

    31傾聽的本事

    32助人工作不只是良心事業,更是專業



    結語? 在另一個場域中繼續守護孩子的成長

    ?





    推薦序1



    如果這是一本校園輔導手冊

    文�余懷瑾(一○五年教育大愛菁師獎、作家)




      志恆在書中與家長和孩子的每一個互動,對我這個一線教師而言,實際而鮮明,經常發生在我教學的日常。而他想為孩子生命找到出口的理念與做法,則讓我頻頻點頭,我多麼希望這是一本校園的輔導手冊,讓所有看到的師長都能幫助孩子,找到踏實前進的力量。



      我是從志恆的臉書認識他的。志恆具有換位思考的特質,以師長的角度同理學生,而不是以師長之姿責難學生,看他在書中寫下:「當師長願意放下評價,試著用心去理解時,孩子的心門便敞開了。」這不正是我心目中理想的老師嗎?於是我開始認真追蹤志恆老師的發文,他的文章總能引起我的共鳴,在我帶班迷惘時,給予我方向與提醒。



      志恆讓我們了解,課業表現與人生成敗並非同一件事情,不可混為一談。每年學校日,班務介紹結束後,家長總會圍著我問:「老師,我小孩都不念書怎麼辦?」「老師,我小孩功課不好怎麼辦?」學生成績的下滑,投射出家長的焦慮。



      一如書中所言,直到現在,許多孩子還會因課業成績不佳而在班上受到師長的差別待遇。像是,成績吊車尾的孩子必須負責某些沒人要做的掃地工作,成績較佳的孩子可以先挑選班上的座位……輕易地把孩子的課業成就、人格優劣或人生發展成敗連結在一起,這些篇章都讓我很有感。



      國中時的我,只有國文成績能維持在班上水平之上,其他科目皆敬陪末座,那是一段黯淡無光的歲月。記得有一回我去錄廣播節目,主持人問我學生時代有什麼夢想?我愣了一下,不太理解主持人的意思,還反問了一次。其實,不是我聽不懂,因為當年的我只知道每天不停念書,為的就是多猜中一、兩分,根本沒有作夢的權利或資格,誰會知道二十多年後我竟成為了全國?SUPER?教師呢。



      在書中,我看到志恆對家長的提醒、對孩子的鼓勵,我很慶幸有這樣的老師為成績不理想的孩子發聲,並肯定他們,因為即使是短短的一句話,都有可能扭轉孩子的命運。



      志恆曾經在學校擔任輔導工作。你知道一個學校有多少輔導老師?教育部規定,十五個班級配有一個輔導老師,除了前述提到的課業壓力,感情紛擾、家庭失能、性侵、轉介特殊個案、升學輔導……孩子的問題層出不窮,因此書中的許多案例我都似曾相識。



      為什麼這些敏感的孩子願意將私密的事告訴老師,這其中絕對不僅止於一次的對話,更包含了孩子對老師的信任。讀著讀著,我完全可以想見志恆對於學生的用心。



      我的班上曾有一個遭受家暴的學生,當我看到書中「母親因被父親長期施暴,鬧上法院,判准離婚。從那之後,每到晚上都要女兒陪她一起睡覺,才有安全感,孩子成了母親的情緒伴侶了!處在『孩子狀態』的父母促成了自我犧牲的孩子」,這些熟悉的情節讓我想起了那個學生。如果這本書早幾年問世,或許我可以幫助那個學生更多一些。



      「教學相長」,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任何一間教室或某個校園角落,老師和學生的互動,教學與輔導,抑或瞎扯閒聊,都能在師生彼此的生命軌跡中畫下繽紛片刻。志恆不勉強與不設限的同理心展現對晤談學生的尊重,平時真誠主動而不刻意的關心,埋下了打開孩子心鎖的鑰匙。沒有人是完美的,而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不必刻意武裝或化妝自己,也不要先戴上預設立場的眼鏡。也許是志恆個性細膩,或是輔導教師的專業訓練,書中關於個案的心境、言語、舉止的觀察描述,以及作者自身的後設認知、內心狀態的覺察,都詳盡得令我佩服。



      老師是教育的園丁,在每個學子的心田裡種下希望,等待時間讓他茁壯。這是一本值得父母師長用心閱讀、實踐的好書,讓我們的愛成為孩子勇敢的力量,不再帶著傷。



    推薦序2



    看見實踐「愛的行動」的希望

    文�胡嘉琪(正在成為社會企業家的美國執業心理師、《從聽故事開始療癒:創傷後身心整合之旅》作者)




      臺灣的貧富差距不斷達到新高,社會系統裡隱藏著瀕臨失序的緊張。在這物質相對充足而心靈相對匱乏的亂世,人們不需要虛無縹緲的空口諾言,人們需要的是能帶來實質改變的希望。



      而這樣的希望來自於,社會上有人正以微薄之力實踐著「愛的行動」。正是本書作者陳志恆分享的故事,讓我看見了在教育現場實踐「愛的行動」的希望。



      閱讀志恆一篇篇的文章,我看見一個在中臺灣的年輕人,用他的一己之力與寬廣的愛,在教育現場實際陪伴著「受傷的孩子」,及其背後「壞掉的大人」。



      回想起十幾年前,我還在彰師大學生諮商中心工作時,志恆是當時的諮輔義工。記憶中,隱隱感覺這個戴眼鏡的大男孩心中滿懷著理想與熱情,外在則有著即便現在的我也沒有的穩重與內斂。



      二○○四年,我搭著飛機離開臺灣,來到美國普度大學念諮商心理博士,後來留在美國擔任心理師,繼續沉浸在協助人們從創傷中復原的專業工作中。同時,這些年來,我在太平洋的彼岸(以及偶爾飛回臺灣的短程授課之行),觀察並深思臺灣的環境中許多正在受苦的大人與孩子,那些大人與孩子均未曾放棄希望而努力著。



      儘管和志恆多年沒聯絡,最近幾年在臉書上再遇見,看到當年那位大男孩已經長大成為一個男人,這一路上,他不僅在教育現場中持續默默地守護,還建立部落格寫文章、出了一本書《此人進廠維修中!》,並在不同的場域發表演講。



      在我腦中想像的畫面是,一群「壞掉的大人」七嘴八舌手忙腳亂地,用擔架抬著一個個「受傷的孩子」,送來給志恆這位輔導老師進行維修。而志恆推推臉上的眼鏡,不慌不忙地接住從大人與孩子身上拋出來的生氣、挫折、難過、無力等各種情緒,還要不時回頭,轉身注意藏身角落許久,另一群學生的求助眼神。



      送走這群人之後,志恆老師關上「輔導室」維修廠的門,回到家,在一次又一次的書寫中,慢慢整理著身為助人工作者必然會面臨的深沉無力感。面對一個又一個失序的家庭系統及其背後錯綜複雜的社會結構,大人們,到底可以做什麼?



      於是,有了眼前這本書稿。在遠方,我帶著欣賞的眼光,閱讀著書中一篇篇的文章。志恆的文字有著他一貫的穩重內斂,可底下流動的是一顆真切又充滿熱忱的心,大聲疾呼著:「『壞掉的大人們』請醒醒吧,並請同時看見你們內在那個受傷的孩子,以及一直被你們標籤為問題青少年的孩子們!曾經,你們一定也經歷過壓抑痛苦的青春年少,如今,你們長大了,有更多的力量了,請嘗試收起你的指責和擔心,重新找回愛的力量,從愛中,重新看見自己與孩子。」



      除了想喚醒「壞掉的大人」的心,志恆以自身在教育現場累積的實務經驗,帶給大人具體的操作方法。「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要改變一整個教育系統很難,但是,改變可以來自於「一小步的新嘗試」。



      志恆在書中給了很多好點子。有時候,「一小步的新嘗試」可能是,大人願意放下教訓孩子的習慣,耐著性子聽孩子把話說完;有時候,「一小步的新嘗試」來自於,大人願意每週用幾分鐘的時間和孩子閒聊,累積一、兩年後,「受傷的孩子」才能確定眼前的大人「沒有壞掉」,才願意冒險打開心房,把最困擾內心的事和眼前的大人分享。志恆在書中就分享了許多關於學生在暗中觀察他很久後,最終真正向他求助的感人故事。



      是的,我真心相信,不管是「受傷的孩子」還是「壞掉的大人」,每個人的身體與心靈中,都蘊藏著想修復愛的連結的力量。身為助人工作者,我們的工作讓我們有目睹生命韌性的機會,不管是帶著自殺念頭,抑或身上累累的自殘刀傷,每個生命,都有著堅強的韌性。同時,每個生命,都只能接受那一刻剛剛好能進入的滋養。



      很多時候,大人不是因為心壞才壞掉的,大人是因為太想幫忙才把事情搞砸的。過於想幫助孩子而不斷掌控孩子生活的父母、過於想治好個案不斷急著引入新治療法的心理師、過於想保護孩子急於介入的社工師。在大人用力過度的狀況下,大人累壞了,孩子也繼續受傷著。



      所以,我很欣賞志恆在書中後半段誠實地說出:「原來,我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重要。」其實,志恆並不是在自貶師長與助人工作者的重要性,他是想提醒自己、也提醒所有的大人:「年輕的生命,只要有適當的資源,都有著自然向上的力量。」



      對「壞掉的大人」來說,或許就是因為過去受了傷,所以放棄了相信人性。而他們需要的,正是用來重拾這份改變力量的堅定信仰,才有辦法用「一小步的新嘗試」來展開「愛的行動」,重新和「受傷的孩子」建立關係。而對於新手教師或新手助人工作者來說,一份相信人性的堅信,才能勇敢在面對學生時說出真話、耐心等待,讓一份真誠的關係成為滋養青少年的沃土。



    前言



    嚴肅地看待每個來訪的生命




      「老師,可以和你聊一下嗎?」我抬起頭來看著她。



      是一張蒼白、憔悴的年輕面孔,眼神中透露出些許不安。



      在那之前,她已在輔導處門外躊躇徘徊許久,終於鼓起勇氣,推開門,迅速地走向我。彷彿稍有猶豫,心裡的另一個聲音會拉住她往回走。



      我問她怎麼了?她遞給我一張對折工整的紙條,示意我看看紙條裡頭的內容,彷彿想說的都寫在那上面了。



      看完之後,我問她:「這樣的情形持續多久了?」



      她告訴我,已經三個月了。



      「這麼久了,一定撐得很辛苦吧?」孩子點點頭,眼眶已泛紅。



      「想必妳忍了很久,才鼓起勇氣來找我的吧?」



      「妳很勇敢,也很堅強,真的很不容易。」我看著她的眼睛,「好,現在什麼都先別說,我們約時間談談,讓老師試著協助妳。」



      永遠忘不了的話——



      「老師,可以和你聊一下嗎?」



      那是一位心因性飲食失調的高三女同學,有著纖瘦的身形、清秀的面孔,成績向來優異,是班級幹部、也是學校慶典活動的專職司儀,獨自一人在學校附近租屋外宿。每天晚上補習完回到宿舍,準備開始熬夜念書時,就會無意識地抓起食物拚命往嘴裡塞,一直塞、一直塞、一直塞……無法停止。沒有飢餓感、也沒有飽足感,只知道吃進去的食物快滿出來了,卻還不斷進食,又一邊哭泣,直到凌晨,太陽升起。



      經過一次會談,我評估她的狀況後,聯繫家長轉介醫療機構,並要求家長讓她搬回家裡,改為每天通車,好在家人的陪伴下,讓飲食與作息逐漸恢復正常;同時配合一週一次的心理會談,以及定期回診就醫,情況逐漸獲得控制。幾個月後,孩子畢業了,進入不錯的大學就讀。



      幾年過後,我仍然沒有忘記,當初孩子帶著紙條前來找我時,那不安與惶恐的面容。更不會忘記那句話:「老師,可以和你聊一下嗎?」



      尋求心理助人服務與病痛求醫大不同



      常有人問我,校園中的孩子真的會主動去輔導處找輔導教師求助嗎?



      不多,但仍然是有的。



      剛進入心理助人服務這一行時,很少想過求助者尋求協助時的心情。過去常有錯覺,輔導教師坐在學校的辦公室裡,自動就有學生找上門,就像感冒了去診所看醫生一樣稀鬆平常。



      然而,在學校裡接觸的個案多半是由師長轉介而來,或者透過心理測驗等資料篩選出來,被我主動約談的。他們因為被要求而前來,就算有求助的需要,也是被動地接受邀請後進入個別諮商中。這與主動走進輔導處,站在輔導教師面前開口說「老師,我有個困擾,想請你協助我……」的同學,是截然不同的。



      獨自苦撐許久,直到痛苦指數破表



      主動前來求助的孩子有一些特徵。首先,他們通常忍了許久才尋求協助。



      當困擾出現時,他們多半認為靠自己的力量就有辦法克服。等到問題越見失控,有時會求助同學好友,有時不好意思說,於是繼續隱忍,直到撐不下去,痛苦指數爆表,才會起了找專業人員談談的念頭。



      我不得不佩服孩子的韌性十足,這麼一忍,往往幾個月到半年,我甚至聽過一個孩子說,他從國中起就想找輔導教師談了,卻等到高中才真正有所行動。



      當然,他們絕對不會在下定決心求助後,就這麼走進輔導處,就像到巷口的小七買杯咖啡這樣輕鬆容易。



      我事後訪談幾個孩子,他們不約而同地告訴我,在正式推開輔導處大門之前,曾有好幾次折返回班上;而最後選擇找幾位同學「壯膽」一同前來的,也不在少數。



      孩子會觀察大人是否足以信任



      此外,孩子會簡化自身問題的嚴重性。他們很客氣,帶著困擾、鼓足勇氣前來找我時,總是說:「老師,您有空嗎?可以和您談一下嗎?」彷彿他們的困擾只要談個幾分鐘就可以解決了,然而事實上,多半不是談「一下」這麼簡單而已。



      其實,孩子們內心真正的想法是,因為自己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給看起來很忙碌的師長增添麻煩,真是不好意思。孩子們的體貼,令我感動不已。



      我常思索,孩子憑什麼信任我、願意來找我,而不是其他的師長?別懷疑,許多孩子來找我之前,未曾和任何大人討論過自己的困擾。



      我沒有任教他們的課程,頂多在新生訓練或每學期一次的入班心理測驗結果說明時,與孩子們見面;他們知道學校裡有個叫做輔導處的辦公室,卻搞不清楚裡面有著哪些牛鬼蛇神。



      孩子們告訴我,他們早就觀察我很久了。從他們知道輔導老師可能是可以求助的對象開始,他們會透過參加輔導處舉辦的各式活動、講座、小團體,加入輔導處的志工,或者爭取擔任輔導股長一職,來增加與輔導老師互動的機會,藉機觀察這個號稱能提供協助的人,是否值得信任。



      正視那些需要被幫助的生命



      原來如此啊!當我明白了這些,便深刻地意識到,從事心理助人工作時,每分每秒都需要戰戰兢兢、馬虎不得;不僅是心理助人工作者,所有名為教師的人都該有如此的覺悟:



      你得知道,孩子在真正找上你之前,是多麼努力地撐著。



      你必須肯定他的堅持,嚴肅地正視他的困擾,別輕易否定他提出問題的嚴重性。



      你得理解,孩子很擔心增添你的麻煩。



      你必須強化他求助的合理性,肯定他的勇敢與體貼。告訴他,你很開心他願意給你機會協助他。



      你得明白,孩子從班上走到你辦公桌前的路途有多麼漫長。



      有時候,師長得主動出擊,多些關懷與問候,或許能縮短孩子走這條路所花費的時間。



      你得記得,孩子時時刻刻都在觀察你,思量著你是否是個願意傾聽、溫暖支持、值得信任的對象。



      你得時時刻刻表現出友善與開放的態度;當孩子開始對你傾訴心事時,也鬆懈不得。你得尊重他想說什麼,以及說多少;你得保證他與你接觸時是安全的;同時,你要不帶評價地接受他所說的一切。



      別忘了,在助人關係結束前,孩子都在觀察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一旦感到不夠安全,他們會用各種看似禮貌的藉口,「拒絕」你所提供的服務。



      這些是我在校園中從事心理助人服務近十年時光,孩子們教會我的事。謝謝我的學生們,因為你們的勇敢、主動與信任,才讓我有機會協助你們;而我從你們身上學習到的,總是比我所能給予你們的多上許多。



      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



      我是一個在校園中提供心理助人服務的實務工作者,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們工作。孩子們在會談室中與我分享他們的痛苦,多半和身旁的人脫不了關係,如同阿德勒心理學主張的:「所有的困擾都來自人際關係」。



      哪一種關係型態最令孩子們感到痛苦?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們,最大的困擾常源自於那些生養他們、照顧他們,每天與他們密切互動的大人們—可能是父母,有的則是師長。



      許多孩子來自失去功能的家庭,有著疏忽管教、高控制欲、內在匱乏以致話語總充滿怨念的父母;也有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遇到令他們感到挫折與心寒的教師,一次又一次地打擊他們的自信心。



      此外,校園裡仍有許多教師活在過去的時空裡,固執地採用古老、無效又毫無彈性的教學方式;無視於教育環境的改變,硬將舊有的教育觀點與做法,強加在學生身上,令學生敢怒不敢言,同時覺得疲憊不堪。



      這樣的故事,我聽過太多了。本應友善地教導與照顧孩子們的大人壞掉了,但受傷的卻是孩子,被送來療傷止痛也總是孩子。而那些壞掉的大人,卻沒有機會被送去好好地「維修」一番,因為他們總是無法覺察自己的言行,是否為孩子帶來了傷害,甚至堅持這是一種愛、是教養孩子最好的方式。



      孩子的生命故事每每凸顯出大人世界的荒謬。大人們愛面子、好比較、不重承諾、雙重標準、虛偽做作、自以為是、匱乏無力、過度干涉、難以自省、情緒暴衝……各種惡形惡狀被包裹在所謂「愛」的糖衣下,將其合理化地告訴孩子:「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於是,孩子們的認知錯亂了,孩子們的內心出現矛盾衝突:究竟該相信哪一個面貌的大人?



      然而,細究大人們的成長過程,可能也曾有著相同的際遇,在傷痕累累中長大。大人們內心的創傷,使其不自覺複製了過往照顧者的行為模式,那是從小面對照顧者種種情緒壓迫時的因應之道;久而久之,便在成長過程中將自己形塑為最不喜歡的樣貌。等到長大了,擁有更多力量之後,再把這些令孩子痛苦的行為模式傳遞下去。



      青少年的心思是相當敏感的,這個時期的孩子正準備邁向自立,需要感受自我價值,也需要獨立做自己。只是,大人的愛,好沉重,孩子無法從中自在地活出自己的樣貌,得分出好多力氣來回應父母師長的需求。不聽從父母的,內心會抱著強烈的愧疚感;不走自己的路,又感到遺憾萬分。



      聽著孩子的故事,我常覺得無能為力。我無法進到家庭中去改變他們的父母;我難以代替孩子出面與令他們挫敗的師長溝通;我更無力去改變社會上某些過時、扭曲、不友善、充滿歧視且缺乏彈性的價值觀。



      我能做的,就只是陪伴孩子,幫助他們長出更多的力量,去對抗那些壞掉的大人施加在他們身上的一切;並且讓孩子有所自覺,不再複製大人壞掉的行徑,走上那些父母師長一再犯錯的路。



      心理助人者或孩子身邊的師長,能帶給受傷的孩子最好的禮物,往往是一段具「矯正性的情感經驗」(corrective emotional experience)。也就是為孩子創造出一種新的人際關係模式,有別於他在原生家庭中的人際互動,或者有別於他與師長互動時的痛苦經驗。



      在這段另類的關係中,孩子們體驗到的是穩定的情感連結—被關懷、被尊重、被支持與被肯定,這將會使他們逐漸看到自己的價值與重要性,知道自己是值得被愛與被重視的,並且被允許用自己的姿態展翅高飛。



      與其說助人,不如說是自我修煉



      每一次陪伴孩子的過程中,收穫最大的總是自己。



      在心理助人工作中,我得時常面對內心的無力與焦躁,看見自己與孩子一樣匱乏無助。當面對孩子龐大的情緒風暴時,我也得學習如何安頓自己,並且穩定地將孩子的情緒給承接下來。



      每個孩子都是一面鏡子,讓人赤裸裸地照見了自己最脆弱與醜陋的一面,同時讓生命有機會重新選擇與成長。一次又一次,與其說助人,不如說是一種自我修煉的過程。



      在這本書中,有著許多我與青少年孩子們之間互動的故事。這些文字不只是故事而已,更有著我在從事青少年心理助人工作時的體悟與反思。為了保護當事人及符合助人專業倫理,故事中的人物、情節及背景皆經過大幅度改編。



      而我真正想做的是從孩子們的故事中,呈現出大人世界的荒腔走板—許多大人壞掉了,卻用令人窒息的愛強加在孩子身上。同時,我也盡力去描繪,這些受傷的孩子們,內心其實有著強韌、勇敢與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生命力。他們是如此堅強地撐著,拚命地對抗來自大人世界的種種壓力與苦痛,並努力讓自己不成為下一個壞掉的大人。



      我們都該向孩子學習。孩子是我的老師,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往往比我能帶給他們的多上許多。



      我很慶幸自己走上了心理助人之路,在助人的過程中,我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句話:「老師,可以和你聊一下嗎?」



      心理助人是用生命陪伴生命、用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我們怎能不嚴肅地看待每一個前來求助的人們呢?




    其 他 著 作
    1. 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掙脫以愛為名的親情綑綁
    2. 巴黎夢,夢白日
    3. 此人進廠維修中!:為心靈放個小假,安頓複雜的情緒
    4. 徒步環島。:我們與島嶼的對話
    5. 每日中文溫習室4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