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二樓討論區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暮光之城:新月
  • 定價133.00元
  • 8 折優惠:HK$106.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見字如來

見字如來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824938
張大春
新經典文化
2018年1月31日
133.00  元
HK$ 113.05
省下 $19.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詳情可參考『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824938
  • 叢書系列:文學森林
  • 規格:平裝 / 368頁 / 25k正
    文學森林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生命只走過一回,但是字卻能將之帶回來無數次──只要你願意讀。」



      字不只是字,字也是人生。

      四十六篇說文解字,寫文字,也寫他六十年的人生經歷,

      看見每個字的來歷,也看見與字相逢的的生命記憶──見字,如見故人來。

      

      張大春的字裡人生:

      「酒」字從酉,老而變化,卻也是青春裡的落花一盅;

      「冰」字冷冽,當年山上的果農卻讓他見識冰心有不與世爭的溫度;

      「春」字常在,寫春聯的往事,勾起春字永存父親之情──

      「父親喜愛的聯語也就那麼幾對,其中有『一元復始,大地回春』。旁人家也貼寫,但常見的總是『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對仗比較工整。父親說,萬象更新不如大地回春好,因為:『裡頭藏著我兒的名字!』」(摘自〈紛紜眾說到繁春〉)

      

      自認沒有散文行世資歷的張大春,六年前接下《讀者文摘》的專欄邀請,起因於他願意學習前輩梁實秋先生當年在該刊主持的專欄「字詞辨正」,藉著重新辨識文字,寫字詞源起故事,同時為這個時代沒落的漢字文化盡力。



      張大春認字說字,卻從來不只是文字。對他來說,字如人生,有開始也有過程;人與字相逢,就有了與文字的情感。五十歲時張大春寫下《認得幾個字》,如今年屆花甲再寫文字,回顧與字交織的人生往事,情感更顯豐厚。裡面有他對文字文化的情感,也有他回首故舊人世的深情。



      「書寫,最重要的就是對生活經驗的感受力。」對張大春來說,許多字不只是表意、敘事、抒情、言志的工具,在探討、翫味之時,他習慣回到最初學習或運用這些字詞的情境之中──那些在生命裡稍縱即逝的光陰、那些被現實割據成散碎片段的記憶、那些明明不足以沉澱在回憶底部的飄忽念頭、那些看似對人生宏大面向了無影響的塵粉經驗──全部重新經歷一回;不只看見每個字的來歷,也看見自己的過去。



      當字與人相遇,每個字都是風景。它們曾經鮮活過的痕跡,留存在詩詞文本與時人心中,凝聚出不同時代的樣貌,由一代代惜字的人們一一揭露、鑽探,最後銘記下來。到了張大春筆下,化作本書四十六篇寫自身與字詞相遇到相知的散文,並於每篇文末再延伸十道與主題相關的選擇題,無論作為自我挑戰或趣味猜謎,都能感受到文字的無窮魅力。



      關於字詞──

      ◆《墨子》中記載:「王好士細腰」,當時宮廷憑藉小蠻腰取寵的不是嬪妃,是眾臣子。

      ◆「怕」字本無恐懼之義,這一「心」加一「白」,指內心恬靜、單純高潔。

      ◆古代博士不問學位:伺候茶水者稱「茶博士」、染布工匠稱「染博士」、榷釀酤酒的人也可稱為「酒博士」。

      ◆「笑」字歡愉,古人說花開是「花笑」,那麼「天笑」呢?是指閃電來了。

      ◆林語堂將「humor」譯為「幽默」,舉蘇東坡為例,說的是詼諧、寬容而雋永。



      本書收錄──

      ◆字:旅�愛�信�養�笑�龍�母�食�鬼�神�變�瘦�考�怕�賭�病�醫�魔�騙�傻�傑�冰�藉等等。

      ◆詞:禮貌�競賽�勇敢�英雄�慈悲�幽默�欺騙�委蛇�馬子�王母�賭空�傻白�鬼飲等等。



      字與詞,不止於紙上,還含藏於人心。

      當記憶凝聚,文字有了意義,生命的美麗樣貌也將翩然而生。



    ?


     





    序:見字如見故人來



    壹、見自我

    別害怕!每個字都是文言文�禮是禮、貌是貌,因貌而知禮�無所用心,不如博上一把�人若寬心不怕肥�醉裡乾坤大�歧路之羊何其多�賽季開門�人生勇敢果艱難�病字仍需識字醫�一個小宇宙�魔與騙的欺迷之障�紛紜眾說到繁春�應知癡字最深情�天下的媽媽一樣說�一字多少周折�我變、我變、我變變變



    貳、見故人

    關於龍,我們有些誤會�英雄不與常人同�蛇龍百變豈虛與?�認栽?認認這個災�信不信由你�慈悲的滋味�母,除了偉大,還有很多�咬牙切齒說分明�食之為德也,美矣�瘦比南山猴�冰與寒,漫長的歷程�提壺醒眼看人醉�相鄰兩字是天涯�風中之竹開口笑�旅字的長途旅行�工夫就是真功夫�幽默之餘妙趣多�相鄰幽菌亦天涯



    ?、見平生

    你甚麼控?我讚了!�愛的光譜何其寬廣?�一個親爹天下行�養生之道道無窮�落籍東風不藉春�神,不假外求�鬼是人的無知?�蹄痕猶在鞭風裡�一絲鼻息萬般情�非說清楚不可�甘心說得甜滋味�老有所歸



    附錄:我讀與我寫

    ?









    見字如見故人來




      在講唱文學的開頭,有一段用以引起下文主題的文字或故事,在唐變文叫「押座文」(讓在場座客專注而安靜下來的一段文本),宋代以後的話本有一個特別的形式,從唐代講唱文學的押座文形式承襲演變而來,意思就是說:講唱者在引出正文或主題之前,先另說一段意義或情境相關的小故事,這種故事一方面能針對稍晚要說的故事、要發的議論做一些鋪排,另一方面,也有安定書場秩序的作用,這種段落,一般稱之為「得勝頭回」,也寫作「德勝頭回」。



      是不是在書場之中運用了祝福軍隊作戰勝利所演奏的凱歌旋律?有人這麼推測。不過,更可能是在庶民語詞裡,借用了「得勝」一詞,所表達的卻是對人發財、得利、成功……的祝福。這是一個口采,讓觀眾一聽到就開心──儘管也許是個令人悲傷的故事。



      《見字如來》收錄的四十六篇說文解字的文章裡,每一篇都有一段「得勝頭回」,說的是我生活中的一些小風景、小際遇。這些風景和際遇多少和後文之中所牽涉到的字符構造、用字意義、語詞引申等等方面有關。一部分的故事甚至與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都有密切的聯繫。



      更具體地說:對我而言,有許多字不只是具備表意、敘事、抒情、言志的工具。在探討或翫味這些字(以及它們所建構出來的詞組)之時,我往往會回到最初學習或運用這些字、詞的情境之中,那些在生命中有如白駒過隙、稍縱即逝的光陰,那些被現實割據成散碎片段的記憶,那些明明不足以沉澱在回憶底部的飄忽念頭,那些看似對人生之宏大面向了無影響的塵粉經驗,也像是重新經歷了一回。



      這樣的經驗無時無之。最奇特的一次是在機場休息室的公共廁所裡,正在面壁之際,忽然之間相鄰便斗的使用者大大方方跟我說起話來:「張先生!對不起、打攪啊!我知道你懂很多字啊,那我就有一件事不明白,要跟你請教了──我記得我小時候學的廁所都叫『茅司』,現在都沒有這樣唸的了,是吧?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字,過個幾十年,就不一樣了嗎?你說奇怪不奇怪啊?」



      「茅司坑?」從反射神經冒出來的答覆,我記得這個詞彙。



      「對對對,茅司坑。茅司嘛,就是茅司嘛!」那人抖了一抖,接著說:「沒錯罷?我記得沒錯的。茅司。現在跟誰說茅司,人都不信!奇怪了。這一下好,你說有就有,以後我就跟人說:我問過你了。」說完,也沒有要我繼續解釋下去的意思,他就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面對著磁磚和便斗,我忽然想起一九八?年夏天,召開國建會,許多留外學人應邀返國住在當時名為「三普」的大飯店,我代表報社副刊去接待幾位學人,其中一位是歷史學者余英時。我們在「三普」樓下大廳會面,寒暄了一陣,準備進入採訪階段,余先生忽然招手叫過服務生來,問道:「請問:你們的茅房在哪裡?」那服務生一臉茫然的表情,直到今天我還記憶猶新。



      字與詞,在時間的淬煉之下,時刻分秒、歲月春秋地陶冶過去,已經不只是經史子集裡的文本元素,更結構成鮮活的生命經驗。當一代人說起一代人自己熟悉的語言,上一代人的寂寥與茫昧便真個是滋味、也不是滋味了。我始終沒有忘記余英時先生說「茅房」二字的時候,順口而出,無比自然;顯然年輕人聽來一時不能入耳,恐怕也無從想像:茅房就是「W.C.」,更無從明白茅茨、茅廁之窳陋建築究竟如何設計使用。不過,我猜想上世紀八?年代那位「三普」大堂的服務生應該也不會狐疑太久,甚至,她當下就忘記聽見了甚麼外國語。



      然而我記得,記得之後還會形成一種蠢蠢欲動的推力,讓我想要把那些和生活事實鎔鑄成一體、卻又可能隨風而逝的字詞一一揭露、一一鑽探、一一銘記。



      於是,這些我姑且稱之為「得勝頭回」的段落之後,便是關於字的形、音、義與詞組的說解、甚至延伸變化。這一部分的內容原本來自我多年以來為《讀者文摘》雜誌所寫的一個專欄,專欄名稱「字辭辨正」。



      不過,早在數十年前,還是林太乙女士主持《讀者文摘》編務的時代,便已經邀請散文家、也是翻譯家梁實秋先生開創了這個專欄,每一兩個月,就會刊出一次,當時我還在初中就學,每一次拿到當期雜誌,總會先讀這份「考卷」──十道四選一的選擇題,考驗讀者對常用字辭文藝的瞭解程度,記憶中,每十題答對兩題以下是「差」,答對三到五題是「可」,六到七題是「良」,八到十題是「優」。我的程度從來沒有超越過「可」;可是我對於這個專欄的興味則遠超過「開懷篇」,而且在記憶中,我還常因為自己的答案錯得離譜而樂得哈哈大笑──其開懷之效果不亞於讀笑話。



      梁先生晚年不多寫作,專欄易手,一度由電視台《每日一字》、《每日一詞》節目的撰稿人、也是作家林藜(本名黎澤霖)操刀,持續了不多久,又中斷了。林藜先生於二??一年過世,而這個曾經復活過的專欄,於我而言已經收納在典型的二十世紀風華檔案之中,它若是在本世紀還能出現,應該是天大的意外。



      然而生命中總還是會發生些意外的。



      二?一一年,《讀者文摘》國際中文版的編輯張青和陳俊斌向我約專欄稿,我覺得自己沒有以散文行世的資歷,豈能擅開專欄?不過,如果能承接梁、林二位前輩所曾從事的工作,倒是可以為文字辨識教育略盡棉薄之力。較之於兩位前賢,我是幸運得多了,我的總編輯多給了兩頁空間;如此一來,就有充分的篇幅讓讀者在猜謎之餘還能夠獲得解謎的樂趣。十個考題的對錯分明,乃是知其然;多了兩頁說解,便還能夠從文章裡識其答對答錯之所以然。



      如果你要問我:書名為甚麼要叫見字如來?這本書跟如來佛有甚麼關係嗎?的確,「如來」(梵語Tath?gata)二字脫不開它在佛教或佛學裡的詮釋。不過,我的學問沒有那麼大,頂多只能就這兩個字最浮泛的意義來說:「如」,好像;「來」,來了、接近自我了。如來,就好像來了一樣。甚麼來了?就說是每一個字背後所啟迪的生命記憶來了罷,對任何人來說,生命只走過一回;但是字卻將之帶回來無數次──只要你願意讀。




    其 他 著 作
    1. 文章自在
    2. 大唐李白:將進酒
    3. 大唐李白:鳳凰臺
    4. 大唐李白:少年遊
    5. 狂語莫言
    6. 一葉秋
    7. 送給孩子的字
    8. 效忠與任俠《七俠五義》
    9. 台北隨手--張大春自選集
    10. 認得幾個字
    11. 戰夏陽
    12. 春燈公子
    13. 二千三百萬種死法:卜洛克與台北相遇的故事
    14. 小說稗類
    15. 城邦暴力團(4)
    16. 城邦暴力團(3)
    17. 城邦暴力團(2)
    18. 城邦暴力團(1)
    19. 尋人啟事
    20. 本事
    21. 大說謊家
    22. 雍正的第一滴血
    23. 張大春的文學意見
    24. 時間軸
    25. 沒人寫信給上校
    26. 異言不合
    27. 化身博士
    28. 聆聽父親
    29. 病變
    30. 雞翎圖
    31. 四喜憂國
    32. 歡喜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