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The Sign,等我,在馬里蘭

The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65221
徐亦江
秀威資訊
2018年2月22日
113.00  元
HK$ 101.7
省下 $11.3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265221
  • 叢書系列:SHOW小說
  • 規格:平裝 / 278頁 / 25k正
    SHOW小說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在每個特別的回憶裡,我總是能記得妳當時穿了什麼衣服??????



      真實、虛幻;過去、未來;曾經快樂的、憂傷的事,忽亮忽暗地出現,像錯置在時光隧道裡?????



      生命最可貴的是什麼?

      在人生的盡頭,會讓你眷戀的是哪個時刻?

      哪一塊缺角會讓你遺憾?

      如果有那麼一天,你看見那種無法取代的凝視,即使彼此來自不同國度、說著不同語言,請相信,任何阻礙都不要輕言放棄,因為生命終有盡頭,可是「愛」,永不止息!



    本書特色



      1. 真實愛情故事改編作品,鳳凰文學獎入圍。因為愛情,我們穿越時空,再一次牽起彼此的手。



      2. 獻給每一位曾經或現在正困擾於婚姻關係的男男女女,讓我們鼓起勇氣重新面對破碎的婚姻,追求自己的幸福。



    名人推薦



      《蘋果日報》前編務副總編輯張曉芳�府城文學獎得主小城綾子�影視編劇江夜生,感動推薦!



      「男女間姻緣分合無關對錯,重要在行駛對的方向,才能攜手前行。黃昏裡的花香會淡去,但是請別沮喪,請相信會有人從遠處趕來,讚美妳無處安放的沮喪。」──張曉芳�《蘋果日報》前編務副總編輯



      「小說主軸巧妙地安排了古典與現代、中國與美國。在時空的轉換中,自然流暢絲毫不顯突兀的技法毋寧是讓人讚嘆的。」──小城綾子�府城,南瀛,吳濁流文學獎得主



      「要有很深很深的緣分,才會將同一條路走了又走,同一個地方去了又去,同一個人見了又見。正如小說裡的姜妍與丹尼爾,無論變換了多少次時空,更迭了多少次容顏,依舊是山水有相逢,明月時時圓。」──江夜生�影視編劇

    ?


     





    〔推薦序之一〕只為與你相遇�張曉芳(《蘋果日報》前編務副總編輯)

    〔推薦序之二〕跌入小說的情境裡�小城綾子(府城•南瀛,吳濁流文學獎得主)

    〔推薦序之三〕穿越時光縫隙的古老愛情�江夜生(影視編劇)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後記〕因為盼望,所以等待



    ?





    推薦序之一



    只為與你相遇

    張曉芳(《蘋果日報》前編務副總編輯)




      「我那麼遠趕來,就想讚美你無處安放的沮喪」



      詩人余秀華這首詩,像煞丹尼爾在姜妍耳邊的囈語。姜妍�丹尼爾、東方�西方兩條平行線,各自有婚姻家庭子女,在古玩店相遇,同時注視著一塊清咸豐「敬姜貽風」匾額,瞬間把關於匾額、嫁箱、木板畫、古董白對椅……所有塵封的記憶一一掀開,牽起不可思議的情緣。



      這段深戀有現實生活的困頓,跋山涉水,但冥冥中始終有股力量牽引著彼此,兩人抗拒排山倒海壓力攜手偕老,其實就是想找個心貼著心的另一伴,過著尋常安穩的小日子。最後在馬里蘭州小鎮的老宅裡安頓落腳,令人驚奇的是,老房子剛好跟匾額同年代,這不是命中註定,什麼才是命中註定?



      但這不僅是單純動人的愛情故事,也是兩人拋開生活桎梏,勇敢追求自我的詩篇,對照兩百年前清末女子巧顏欲迎還拒,壓抑欲望死守匾額的遺憾,姜妍代替巧顏跨越東方西方藩籬讓印記復活,這一次是為自己,而不是高舉家族榮光、貞節虛名,重新做了抉擇。



      作者多年來筆耕不輟,擅長以景喻情,以情寫景,穿越古今不顯山水,最令人拍案叫絕的是,過去婚姻的沮喪,以車裡車外三次勾勒一氣呵成,宛如錢鍾書「圍城」巧喻……



      兩人交往,志傑約會遲到,騎著機車追公車,像齣鬧劇!在全車人的注視下姜妍被半強迫下車,埋下伏筆。



      兩人冷戰,志傑路邊接走女兒,沒等姜妍上車咻地開走,「原來,想下山不一定有台階給妳下。」



      兩人離異,讓姜妍終於懂了「下就下吧,每個人上了車後,終歸要下的,也許,早就該下了,或者,根本就是搭錯車了也說不定。」



      丹尼爾自異鄉趕來的情緣,也正好在姜妍下車後展開……



      兩人相遇,因為姜妍不會開車而開始。



      兩人惦念,進而想為姜妍完成一個學會開車的夢想。「我只是著急地看著妳車內的背影,怎麼還不出來呢?然後妳下車,很快地看我一眼,又低下頭,那樣深受欺負的眼神,讓我心裡一陣陣地痛起來。」



      兩人擁抱,在考上駕照後。「她一下車,就看見櫻花樹下的丹尼爾張開雙臂,給了她一個擁抱!粉色花瓣隨風飄落。」



      的確,上車下車、車裡車外,男女間姻緣分合無關對錯,重要在行駛對的方向,才能攜手前行。黃昏裡的花香會淡去,但是請別憂傷,請相信會有人從遠處趕來,「讚美妳無處安放的沮喪」。



      希望這本書,能帶給每個車裡車外的人,一點小小的觸動。



    推薦序之二



    跌入小說的情境裡

    小城綾子(府城•南瀛,吳濁流文學獎得主)




      夏日午後,斜陽西照,窗外蒜香藤優雅伸展的枝葉映在百葉窗上,風吹葉動,光影迷人。



      這樣的一個尋常午後,我在窗前小桌細細品讀長篇小說《The Sign,等我,在馬里蘭》,腦海不禁浮現亦江纖細嬌小的身影和淡淡地、微微害羞的笑容。



      認識她,始於多年前部落格全盛時期。



      那時大約是二○○六年吧?我們在浩瀚的網海遇見了彼此。



      她在美國,我在台灣。



      她分享馬里蘭州的異國生活,我則以圖文書寫我所在的南方小鎮。



      很巧地,我們也寫小說。



      因著這些共同點,也因著亦江生動精彩的好文筆,我得空總是喜歡鑽進她的格子津津有味地閱讀她的每篇文章,久久忘了「回家」。



      我是相信緣分的。在當年如雨後春筍不斷冒出的眾多格子中,兩個分屬不同部落格平台的我們,因被彼此的文章吸引而有了互動。儘管從未見過面,這條文學牽起的情緣卻未曾斷線,一晃悠悠十一年。



      所以得知這部長篇小說──《The Sign,等我,在馬里蘭》即將出版時,昔時那些美好的記憶又回來了。



      故事由一段前世未了的情緣揭開序幕。



      古董店的一塊匾額,穿越清朝來到現代、從中國飄洋過海來到美國,串起了書中主角姜妍和丹尼爾的前世今生。



      小說主軸巧妙地安排了古典與現代、中國與美國。在時空的轉換中,自然流暢絲毫不顯突兀的技法毋寧是讓人讚嘆的。



      此外,作者寫情寫景的文字功力也甚是了得,如



      「姜妍扶著路邊的木椅,坐下。黃昏攫上她的衣角,染開晚春的夜色。」



      「牆上青綠山水的長軸揉進灰黑,成了丹尼爾的眼神,灰綠中夾著橘黃霞彩,像黃昏湖面上的清朦……」



      小說的文句,不經意間便沾滿了詩的氣味。



      又如寫姜妍在婚姻門裡門外擺盪的心情:



      「四周是一片無人的草原,幾隻黑色的牛在低頭吃草,一捆捆捲成滾桶形的乾草,零落地散著,這地方也許從來沒變過,不變的景色總是令人心安,只是現在,她想改變嗎?抽離現在的狀態,投到另一個未知的世界,好嗎?」



      「吵鬧的婚姻之所以還能持續,是因為習慣。習慣於不變的生活、不變的人,即使爭吵,也比未知讓人心安。」



      短短幾句,如實道出即使愛已成往事,許多夫妻卻仍維持著婚姻關係的癥結。



      小說中也寫出書中主角婚姻無法繼續走下去的痛與無奈:



      「有時候,人與人間,需要一個朦朧的地帶做屏障,掀開了,雙方都無所適從。」



      「『下車!』志傑大吼!大女兒哭著說:『不要吵了!你們不要吵了!』姜妍忍住氣,下就下吧,每個人上了車後,終歸要下的,也許,早就該下了,或者,根本就是搭錯車了也說不定。」



      「十二年的情份,就這樣,在短短的兩個星期內裝箱完畢。感情沒了,分割起身外之物,像是分贓一樣。」



      婚姻走到這一步,淡靜陳述中隱含的無奈不禁教人深深嘆息了。



      再如寫姜妍與丹尼爾的前世─巧顏和查爾斯:



      「天井處有下人正在清掃庭院,竹帚聲在靜謐的午後掃著規律的音律,巧顏兩手支額,好似聽著聽著,就可以到那個夢境去了。」



      「巧顏沒回答,送查爾斯進前廳,關上門,從窗口看見查爾斯在天井處回頭,帶著滿滿的笑,走了,走進塵埃裡……窗台已濕。」



      「許我們來生再聚吧!我愛你且深,願上蒼再贈與我們一次機緣,我再不要失去你了!」



      前世,舊禮教阻卻了巧顏追尋愛情的腳步,即便獲頒那塊對巧顏來說毫無意義的貞節牌坊,卻是伊人已遠,紅顏已老。



      今生,當愛已成往事,姜妍該選擇放手?或顧忌世俗眼光,摀著愛情的傷口繼續走下去?



      這諸多世間情事,感情糾葛,且待讀者進入書中慢慢咀嚼、回味。



      讀亦江的小說,不論是文字或情節,總教人讀著讀著,便跌入了小說中的情境裡,隨之笑與嘆,惆悵與歡喜……



    推薦序之三



    穿越時光縫隙的古老愛情

    江夜生(影視編劇)




      一顆星子隕落後,孤單的宇宙,並不在意那黑暗永恆的小小缺憾;一片秋葉翻墜後,孤佇的喬木,也不明瞭那枯黃脈絡的小小寂寞。萬物之間的萬有引力,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生滅,若無親身經歷,恐怕無法體會冥冥之中的來情去意。但即便我們嚐遍冷暖滄桑,看盡月圓月缺,恐怕也無法分辨那飄渺緣分裡,暗自芬芳的情愫醍醐。



      我與亦江以文會友相識頗早,初閱此部小說時,望見一段中年之戀的楔子,刻畫在一個「敬姜貽風」的匾額上。只是那匾額已不是匾額,而是一張古色古香的仿古木桌。



      我們常常聽到類似的故事:有人經歷過幾次戀愛後,結婚生子、成家立業,此時此刻忽然發覺,自己的生活似乎在哪個環節上出了差池?大多數的人或許就這麼過了一生;少數幸運的人,往往在驀然回首的分秒時刻,才能找到此生真正的靈魂伴侶。



      然而那都是錯覺。



      面對愛情,我沒有複雜的念頭,總是這麼想的,「一生都能把對方當作對的人而付出的努力,就是愛。」小說的女主角姜妍就是這樣的女性。她付出愛,付出青春,遠渡重洋,在異鄉建立家庭,只為了編織一場中國傳統女性終身追求的夢,一個小確幸的夢。可惜最終回報她的,只剩婚變,還有丈夫志傑的變心。姜妍並沒有發現,她對志傑的愛,有個注定悲劇的泡沫。



      那麼,姜妍不幸嗎?



      或許絕大多數人,會認為姜妍是不幸的。但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這世界沒有真正的好與壞,有幸福就會有煩惱,有悲傷就會有快樂,除非我們甚麼都不要,才有可能擺脫二元對立的糾纏。所以我認為,姜妍的不幸,才是走向真實幸福的必經旅程。



      小說裡,總是不經意的出現魔幻寫實的時空錯置,中西畫面元素的跳接,總讓人有今夕是何夕的感覺。這種感覺無以名狀,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兩個歷經紅塵顛簸的男女,終於相見了,那份恍如隔世、久別重逢的情緣,在人情澆薄的現代社會裡,越發顯得珍貴無比。



      我是這麼以為的,要有很深很深的緣分,才會將同一條路走了又走,同一個地方去了又去,同一個人見了又見。丹尼爾與姜妍的前世今生,藉由這個流落他鄉的清代匾額,最終還是連接了起來。人與人的相逢與離別,並非是無意義的隨機碰撞,如果沒有深刻的緣分吸引,是不能橫越現實世界的諸多阻礙。



      透過這部作品,我更深一層的認識了亦江,彷彿也看見了她的前世今生,特別是姜妍與丹尼爾相遇後,我的腦海裡總是浮現林憶蓮的歌聲:「等你說你愛我,好讓這些日子,沒白白寂寞過」。



      兩個孤單的靈魂,劫波度盡,情緣猶在。雖然現實世界的某人離開了,可我深深地相信著,真正有情的人,手裡總是握著一條纏綿的線索,彼此牽引,永不分離,所謂「情之深,無窮盡,山水有相逢。愛之切,銀難斷,明月時時圓。」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



      正如小說裡的姜妍與丹尼爾,無論變換了多少次時空,更迭了多少次容顏,依舊是山水有相逢,明月時時圓。



    後記



    因為盼望,所以等待




      因為盼望,所以等待



      這其實是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十三年前寫的,起因是一個網路小說獎。



      「試看看啊!」他說。



      「可是我從沒寫超過一萬字的小說!」



      「妳可以的,要對自己有信心。」



      「你又看不懂中文小說,怎麼知道我能寫?」



      「我對妳有信心啊!」



      我斜睨他一眼,這跟父母盲目寵信自己的孩子有啥不同呢?「你真會說話,那我寫什麼呢?」



      「就寫『The Sign』吧,寫我們家那塊中國匾額。」



      「我不會編故事啦,不像你們律師很會瞎掰,我只能寫記敘文。」



      「瞎掰多簡單啊,隨便胡謅沒人知道哪裡寫錯啊!」



      於是,他幫我構思、上網找鴉片戰爭的史實,還印出道光和咸豐的畫像,編出這篇跨越清朝到現代、東方到西方的歷史愛情小說。他幫我寫英文簡介、幫我寫英文作者簡歷,取英文書名,甚至,想幫我在亞馬遜平台上推書,想幫我找記者開推書會??????他說,這也是他的小說,我得為他賺一台賓士的錢!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長,有什麼特別出眾的地方,是個沒臉孔的人。



      他說,「我得想辦法教育妳。」



      讚美,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它會讓你漸漸以為是真的,那些外在的形容詞,不管真假,或者說,無關真假,說實在的,不過就是主觀的認定,是好是壞充其量也只是個人觀感。他以無數的讚美肯定我,最後真的讓我花了十多年修修改改,寫完了這部十萬字的小說。



      寫得好嗎?我不確定。但是他喜歡逢人便介紹我是作家,是出過書的作者,他說,我是他的獎盃。



      我終究沒得過什麼大獎,有的,只是一些零星的入圍與入選肯定;更遺憾的是,以他為主角的律師故事《Words at War,一個律師的文字戰場》,拖到他走了才問世,雖然很榮幸地入選文化部主辦的「106年改編劇本書推薦」,但是,他卻沒能和我一起翻開第一頁。



      生命最可貴的是什麼?在人生的盡頭,會讓你眷戀的是哪個時刻?哪一塊缺角會讓你遺憾?我總是在需要答案的時候求助於他。



      我記得那次,大女兒從學校放假回來,說她們的圖書館正在特價賣書,一本美金一元,她買了十本。幾天後他看完女兒的書,抽了其中一本紅皮的薄書說,「這本不錯,妳可以看看。」



      書名是「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我皺了一下眉,「這?天堂?有點??????好像宗教味很濃耶,我不愛說教的書。」其實想說的是,有點觸霉頭。



      「不會喔,妳會喜歡。」女兒和他同聲回答。



      我微笑接過,聳聳肩,放上書架。



      那是三年前了吧?直到他走了,整理房間時看著滿牆他的書,突然想起那本他覺得我會喜歡的書,為什麼他覺得我會喜歡?是可以回答我的疑問嗎?即使我不喜歡,至少在看書的過程中,也許可以經歷他體會過的心境?像是有他在我身邊陪伴?這是多麼讓人懷念的回憶啊!於是,我翻開書。



      「五個你在天堂會看見的人」,第四位是主角早逝的太太,男角很激動地說:「妳太早走了,讓我失去一切!」



      「你雖然失去了所愛,可是你知道嗎?回憶會變成你的伴侶。生命終有盡頭,可是『愛』,永不止息。」



      當時候到了,必須往前跟天堂的下一位使者見面時,我跟著書中的男角一同流淚:「可是我不要離開妳,我不要往下走!」



      「沒有任何人生是白費的,唯獨花時間在怨嘆孤獨是最大的浪費。」



      「天堂的存在,是讓人了解你的昨天是怎麼回事。」



      是了,難怪他曾告訴我:「等我走了,我會想辦法告訴妳這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又說:「妳知道嗎?基督教不相信有前世和來生。」



      我看著他,忍不了激動的情緒,淚水從臉龐滑下,像是想要跟死神至少做點商量:「那?我們以後怎麼再相逢?」



      「噓…噓…噓…」他把我擁進懷裡,在我耳邊說,「我們都沒信仰,但是如果天堂願意收我的話,我會在那裏等妳,我必須先走才能等妳啊,不然妳這麼會迷路??????」



      十多年前無意中編造的故事,編造一段女角要男角等她相逢的約定,想不到竟落在自己身上!「等我,在馬里蘭」是一個多麼心痛的請求!



      在如此未知的世界裡,假若有來生,請求上蒼讓我們下回的緣分能長一點吧,請求彼此能記得那些共同擁有過的信物,想起曾經說過的誓言;如果沒有來生,期待他會在身後的世界裡等我,給我那熟悉又溫暖的凝視與擁抱,告訴我,這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生命於我,是一種存在的形式,在這世上,我曾經被這樣愛過,那是一種最欣喜的存在;是的,生命之所以美好,應該是那種曾經被注視過的存在,有人看見你的內心,把你放在心裡,是那種無法取代的凝視,讓你我的生命無憾,繼續心存盼望,期待下一場時空的約定。



      回憶,真的變成我最好的伴侶了;僅以此部小說,紀念今生這場美麗的際遇。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