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虜、以及逃離伊斯蘭國的日子

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虜、以及逃離伊斯蘭國的日子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1373652
娜迪雅•穆拉德
洪世民
時報出版
2018年4月27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1373652
  • 叢書系列:People
  • 規格:平裝 / 304頁 / 25k正
    People


  • 人文史地 > 世界史地 > 人物史/傳記

















      ★ 中文版獨家收錄娜迪雅•穆拉德專訪

      ★ 2016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 獲2016年哈維爾國際人權獎

      ★ 喬治•庫隆尼夫人──維權律師艾瑪•庫隆尼(Amal Clooney)作序

      ★《紐約時報》編輯選書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經濟學人》強力盛讚

      ★ 何榮幸、李雪莉、阿潑、房慧真、胡忠信、張鐵志、黃哲斌、陳鳳馨……等新聞工作者一致好評




      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

      聯合國人口販賣倖存者尊嚴親善大使

      伊斯蘭國奴隸脫逃者

      娜迪雅•穆拉德 自傳



      「當娜迪雅告訴我她的故事時,伊斯蘭國對亞茲迪人進行的種族滅絕已近兩年。數千名亞茲迪婦孺仍在伊斯蘭國手裡,卻沒有任何伊斯蘭國成員在世界任何地方的法庭因這些罪行被起訴。證據不是失落就是湮滅中。正義的希望渺茫。」──艾瑪•庫隆尼(Amal Clooney)



      二○一四年八月,伊斯蘭國(ISIS)入侵伊拉克一個樸實寧靜的小村莊克邱,遂行種族滅絕。所有成年男性排成列,遭集體槍決;年長女性被屠殺,丟入亂葬岡;年幼男孩被強迫洗腦,加入好戰分子;其餘女性則全數被送進人口黑市,成為在好戰分子之間交易流轉的奴隸。──這是伊拉克亞茲迪族人的命運,他們遭受這一切,只因為作為少數民族的亞茲迪教沒有聖書,被ISIS認定為不信神者。



      伊斯蘭國強占克邱的這一天,娜迪雅目睹好戰分子一次處決她的六個哥哥,被迫跟所有親人分離,並被送往他城,淪為奴隸。她不過是一位剛滿二十一歲的學生,一天前還夢想著未來要成為一位歷史老師,或是經營一家美容院。



      被俘虜的這段日子,只有不分晝夜的強暴、毆打和囚禁。娜迪雅曾試圖逃跑,隨後遭受輪暴處置,直至昏厥。其後甚至在不同好戰分子手中轉送多次,如同商品。她想過自殺、想過毀容,到最後失去希望、失去恐懼,只剩下徹底的絕望和麻痺。



      最終,娜迪雅幸運逃出受監禁的房子,獲得一戶遜尼派穆斯林人家庇護。那戶人家的長子冒著生命危險,將娜迪雅偷渡到遠方她僅存的家人身邊。但這並不是快樂的結局,因為當我們慶幸有一個像她這樣的女孩脫逃,就表示背後還有千千萬萬個亞茲迪女孩仍正被奴役和虐待。



      娜迪雅寫下這本書,讓世界看見她滿目瘡痍的國家、支離破碎的亞茲迪社會、無數被戰火摧毀的家庭,以及千萬個身心受創的戰爭罪受害者。這本書不僅揭露了伊斯蘭國所犯下慘絕人寰的惡行,也對所有沉默的目擊者提出抗議,更要讓世界知道,發生在亞茲迪族的種族滅絕事件仍未結束,並應該對此有所作為。遲至二○一七年九月,在娜迪雅和維權律師艾瑪•庫隆尼的奔走下,聯合國安理會終於正式通過一項決議:成立調查小組蒐集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的罪證。此時此刻,這本書的出版,將成為娜迪雅持續反抗恐怖主義的最佳利器。



    名人推薦



      《報導者》總編輯 何榮幸

      《報導者》總主筆 李雪莉

      獨立記者 阿潑

      作家.記者 房慧真

      歷史學者、政治評論家 胡忠信

      政治與文化評論家 張鐵志

      News98財經起床號節目主持人 陳鳳馨

      新聞工作者 黃哲斌

      ──共同推薦



      「拒絕沉默、勇敢控訴,這本書的力量勝過刀槍,照亮最黑暗的種族滅絕迫害角落。」──何榮幸(《報導者》總編輯)



      「古老的偏見硬化成仇恨,口語與肢體的暴力於是應生。亞茲迪人的悲劇告訴我們,忘記偏見比忘記恐懼更難。」──李雪莉(《報導者》總主筆)



      「伊斯蘭國是當前這世界最殘酷的恐怖主義組織,而這本書就是一個女孩用勇氣對抗殘暴的時代見證。」──張鐵志(政治與文化評論家)



      「一部令人震驚的回憶錄,堅定不移地敘述了穆拉德的經歷,同時質疑默許他人受苦的目擊者,應視為共犯。」──《紐約人》(The New Yorker)



      「穆拉德讓我看到那些暴行如何摧毀她的家庭、幾乎消滅她脆弱的社區。這是一份勇氣十足的回憶錄;要將那些犯下可怕罪行的暴徒繩之以法,本書是重要的一大步。」──《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



      「娜迪雅•穆拉德勇氣十足的紀錄句句驚悚、非讀不可……凡是想了解伊斯蘭國的人,都該讀這本書。」──《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這本著作令人警醒,也深具啟發意義。」──《時人》(People)



      「一部震撼又激勵人心的回憶錄,呼籲世人趕緊行動。」──《柯克斯書評》(Kirkus)



      「精湛而熱切……清清楚楚地記錄了伊斯蘭國的殘暴。」──《出版者周刊》(Publishers Weekly)星級評論



      「強而有力……令人心碎,悼念一個破碎族群的輓歌。」──《Booklist》



      「這可能是今年最激勵人心的女權回憶錄。」──《Bustle》雜誌



      「悲慘而勇敢的著作,人類韌性的明證。」──《進步》雜誌(The Progressive)



      「穆拉德讓我們得以一窺亞茲迪的豐富文化。她的回憶錄強而有力、令人心碎,勢必激勵世界起而行動。」──《圖書館雜誌》(The Library Journal)


     





    中文版獨家收錄──作者專訪

    推薦序──艾瑪•庫隆尼(Amal Clooney)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後記





    推薦序



      娜迪雅.穆拉德不只是我的委託人,還是我的朋友。在倫敦經介紹認識時,她問我能否擔任她的律師。她解釋,她無法提供資金,而訴訟可能相當漫長且無勝算。但她說,在你決定之前,聽聽我的故事。二○一四年,伊斯蘭國攻擊娜迪雅在伊拉克的村莊,於是,還是二十一歲學生的她,人生毀了。她眼睜睜看著母親和兄長被強行拖走處死,她自己則被伊斯蘭國戰士賣來賣去。她被迫祈禱,被迫盛裝打扮讓人強姦,一天晚上甚至被一群男人凌虐到不省人事。她給我看她被菸燙和毆打的傷痕,還告訴我,從頭到尾,伊斯蘭國的好戰分子都叫她「骯髒的不信神者(nonbeliever)」,並揚言征服亞茲迪所有女性、讓她們的宗教從地球徹底消失。



      娜迪雅是數千名被伊斯蘭國俘虜進而在市場及臉書(Facebook)販賣的女性之一──賣價有時低到二十美元。娜迪雅的母親跟其他八十名年長女性被處死,並被埋進無名墳墓。她的六個哥哥則在同一天和數百名男性一起遇害。



      娜迪雅告訴我的這些已屬於種族滅絕。種族滅絕並非偶然發生,必須得事先計畫。在展開種族滅絕前,伊斯蘭國的「研究調查與法特瓦部」已研究過亞茲迪人,他們斷定:亞茲迪人做為說庫德語的族群,卻沒有聖書,即是不信神者,將其奴役不過是「伊斯蘭教法(Shariah)中已肯定確立的一部分。」這就是為什麼,依據伊斯蘭國扭曲的道德觀,亞茲迪人──不同於基督徒、什葉派等等──可以「有系統地」被強暴之因。確實,這是摧毀他們最有效的辦法。



      接踵而至的是以產業規模建立起的邪惡官僚制度。伊斯蘭國甚至發行名為《對待俘虜和奴隸問答》(Taking Captives and Slaves)的小冊子來提供更多指導方針。「問:是否允許和未達青春期的女性奴隸性交? 答:若該名少女適合性交,則允許和未達青春期的女性奴隸性交。問:是否允許販賣女性俘虜?答:允許買賣或贈送女性俘虜和奴隸,因為她們只是財產。」



      娜迪雅在倫敦告訴我她的故事時,伊斯蘭國針對亞茲迪人進行的種族滅絕已近兩年。數千名亞茲迪婦孺仍在伊斯蘭國手裡,卻沒有任何伊斯蘭國成員在世界任何地方的法庭因這些罪行被起訴。證據不是失落就是湮滅中。正義的希望渺茫。



      當然,我接下了這個案子。而娜迪雅和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戮力為正義奮戰。我們多次和伊拉克政府、聯合國代表、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成員和伊斯蘭國的受害者會面。我編纂報告、提供草稿和法律分析、發表演說,懇求聯合國採取行動。跟我們對話的人大多告訴我們這不可能:安理會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面對國際正義展開行動了。



      但就在我寫這篇前言的時候,聯合國安理會已正式通過一項指標性的決議:成立調查小組蒐集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的罪證。這對娜迪雅和伊斯蘭國的受害者而言是重大的勝利,因為這意味證據將被保存、伊斯蘭國的個別成員可送交審判。決議無異議通過之際,我和娜迪雅並肩坐在安理會現場。看到十五隻手高高舉起,我們不禁相視而笑。



      身為人權律師,我的工作通常是代替聲音被壓抑的人發言:牢裡的新聞記者,或上法庭奮戰的戰爭罪受害者。伊斯蘭國綁架、奴役、強暴和凌遲娜迪雅,並一天殺掉她七個家人,無疑是要她噤聲。



      但娜迪雅拒絕沉默。她反抗人生貼給她的所有標籤:孤兒、強姦受害者、奴隸、難民。她反過來創造新的身分:生還者、亞茲迪領導人、女權倡議者、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人、聯合國親善大使,以及新銳作家。



      在我認識她的這段期間,娜迪雅不僅找回自己的聲音,還為每一個遭受種族滅絕迫害的亞茲迪人、每一名受虐婦女、每一個被棄之不顧的難民發聲。



      那些以為施暴就可讓她靜默不語的人,錯了。娜迪雅.穆拉德的精神沒有崩潰,聲音不會減弱。



      而且,透過這本書,她的聲音將比之前更響亮。


    艾瑪.克隆尼(Amal Clooney,人權律師)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