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二樓討論區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腳踏車與糖煮魚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4501908
吳敏顯
九歌
2018年5月30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詳情可參考『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4501908
  • 叢書系列:九歌文庫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九歌文庫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在山海環伺原本翠綠的田野,有我永遠挖掘不盡的礦脈。只要我繼續寫它,任誰去填平稻田溝渠,任誰去蓋豪華農舍,鋪再多的道路,砍除再多樹木竹圍,我還是能夠從記憶中去填補存真。——吳敏顯



      蘭陽平原是哺育吳敏顯成長的故鄉,這裡的溪河溝渠、風土人情,不啻是他尋常生活的風景,也是他的心靈原鄉與創作來源。他大部分的散文或小說,都以這片土地作為舞台,《腳踏車與糖煮魚》,還是以素樸溫厚之筆,描繪回憶中已不復存的老街景、熟悉的鄉民、填平的河川稻田、被遺棄的神仙與老祖宗……

    ???

      作者召喚久遠的影像,栩栩重現日治時期〈那一年半載〉,貧窮匱乏的婦女背著嬰兒「跑野米」貼補家用,可愛奶娃以另類的方式參與抗日;漁村孩童輪番學騎村裡第一輛腳踏車,準備長大後載新娘子回家,以及吃過便惦念難忘的里長的糖煮四破魚,拼貼成北部濱海公路上純樸的漁港風情畫。回顧單純動人的往事之餘,吳敏顯不忘活在當下,以幽默詼諧的筆調,刻畫現代人如何周旋詐騙電話,應對一則則「寂寞芳心等你來電」的簡訊,追尋被歲月塞爆而走失的記性。

    ???

      過往的人事流轉,在吳敏顯的記憶中,散發出珍珠般璀璨的光輝,而現在的日常浮想聯翩,經由他真誠的書寫變得有滋有味, 像吃盤生菜沙拉般新鮮爽口, 於嬉鬧妙語中閃現人生智慧。



    本書特色



      ★幽默趣味的在地書寫,親切易讀的日常散文


     





    ●卷一

    那一年半載

    牙仙寶盒

    尋找或遺忘

    狙擊手

    分身



    ●卷二

    田野的光璨

    樹屋

    波光

    冷天的陽台

    自己的影像



    ●卷三

    永遠是我的城鎮

    神仙隱居的村落

    寂寞的老祖宗

    雜貨店

    耳聞目睹

    ?

    ●卷四

    三峽四疊

    紅瓦牆

    腳踏車與糖煮魚

    舊居

    聽石獅子說話



    後記





    後記



      閱讀的樂趣



      三百多年前,張潮在《幽夢影》寫說:「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機暢也。」把讀書的要訣與享受的情境,做了非常精闢的剖析。



      我寫了幾本散文和小說,從來就不知道該建議別人什麼時候讀它才適合,因為這些文稿既沒有經史子集那般深厚的學問,更禁不起推敲考證。充其量,不過是一個筆耕幾十年的作者,真誠地描繪出自己日常的浮思遐想與周邊見聞,讀它大可不忌春夏秋冬,不避晴雨寒暑,廚廁車床隨處坐臥,皆可翻閱。



      可惜近年來樂於閱讀書籍的同好,越來越少。無論讀本出自古今中外大師嘔心瀝血創作,或歷經歲月淘滌而留存的名著經典,往往不如網路上一則笑話或一幅漫畫來得討喜受歡迎,更遑論現代人書寫的散文和小說。任何人寫出文稿編印書冊,想覓得知音,都要有自知之明。



      其實在電腦網路發明之前,讀書除了應付升學考試求職,會把它跟唱歌、遊戲、打牌、喝酒等諸多嗜好併列的,並不太多。二十幾年前,我寫過幾則有關閱讀的真實故事,正好用來證明個人絕非信口開河。



      故事之一:帶尺來量



      在宜蘭市區開過書店的郭小姐,營業期間曾把店裡庫存的一套遠景版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精裝本,搬到羅東書展會場以二點五折低價陳售,展示幾天乏人問津,迫使她分冊零賣。果然,一口氣就賣出三、四十本。



      我得知消息趕去選購時,卻發現個怪異現象。其中,蕭洛霍夫四冊的《靜靜的頓河》,竟然只剩第一冊和第三冊;湯瑪斯曼上下兩冊的《布登勃魯克家族》,也僅存上冊孤單的留守,令人百思不解。探究原因,竟然扯出一段買書人拿尺來量的故事。



      話說前一天店員輪班看場時,來個衣著不俗的士紳,瞧見這套紅色封面又燙金圖案的精裝書,認為買回家擺進新裝潢的客廳壁櫥裡,和收藏的洋酒放一塊兒,肯定氣派搶眼。細問每本價格竟然只要幾十塊錢,等於稱斤買賣,馬上從口袋掏出一條兩頭打了結的塑膠繩,橫在書架上左右比畫,準備買個幾十本回家當擺設。



      當他發現塑膠繩末端那本書厚度超出繩結,就從中間挑出一本稍厚的書冊挪到比畫範圍外,然後找本較薄的替代。一次不盡理想,便行抽換,直到所挑的三十來本精裝書總厚度符合那打結繩索的長短,立刻付錢裝箱帶走。



      面對這樣的結果,郭小姐哭笑不得地頻頻向我致歉。我安慰她說,對方買回去的畢竟是文學經典,多少能在家裡散發書香,比起某些拿彩印的書牆影像壁紙逕往牆壁貼,要實在得多。



      故事之二:電話簿也算藏書



      有個老鄰居到一所國中任教,她希望教室內充滿書香氣氛,方便培養年輕孩子讀書習慣。即規定班上每個學生必須帶三本課外書到學校,做為班級圖書館藏書。等學期終了,再各自取回或與其他同學交換。



      按她估計,班上四十名學生,每人三本,全班就有一百二十本課外書,扣掉重複部分,每個學生每學期至少能讀到幾十本甚至上百本的課外書,喜歡看書的孩子整個學年下來,就可以讀一兩百本課外書。



      她想,這樣的安排絕對能夠養成年輕孩子閱讀習慣,從書香薰陶中改變氣質,增進學識。



      等班上學藝股長把書收集得差不多,她才發現,縣政府和鎮公所印發的《農民曆》就有三十幾本,高居榜首;其次,地區農會編印的《農保手冊》、《農藥使用須知》,電信局編印的《住宅電話簿》、《工商消費電話簿》皆被當作班級叢書。大?只有零星幾本雜誌、故事書、漫畫書和言情小說,勉強算是課外讀物。



      學藝股長見老師愣在那兒半天沒說話,便吞吞吐吐的向她報告,本來還有同學交來幾年前印的農民曆和電話號碼簿,全被他退回了。



      她把一些交農民曆和電話簿充數的學生找來,問他們平日身上有沒有零用錢,家裡為什麼連一本課外書都買不起?



      多數學生的答案是,身上的確有幾十塊到百來塊可供花用,但他們每天要喝飲料、吃零嘴,星期六下午及星期天還要看場電影或到遊樂場玩耍,這點零用錢根本不夠花,哪來錢買書?



      故事之三:班級書箱



      我還有個朋友早年被派到冬山鄉下小學擔任校長,當時學校沒有圖書館,他就想出窮人家的克難辦法,請老師們分別到羅東街上一些雜貨店去要來裝肥皂用的木條箱子,刷洗乾淨後發給各班充當「班級書箱」。再由學校和家長會籌錢買書,希望孩子們有機會多讀一點課外書。



      過沒多久,校長卻發現班級書箱裡的書經常短少。想持續為同學添購新書,在這鄉下學校可是個大負擔,要計畫很久且得到處省錢湊合始能如願。



      他只好要求各班級任導師,鼓勵學生讀書時縱使把書本讀舊、讀破,也不能把書讀丟,讀得屍骨不存,教後續想閱讀的同學沒書可讀。校長同時和學生們約定,哪個班少掉哪幾本書,便由那個班同學負責買來賠償。



      這位校長朋友告訴我,等到學期終了逐一巡視後發現,大部分班級書箱的書儘管一本不缺,完全符合他的要求。但整箱書籍,竟然嶄新如初,書頁裡外連個小手印都找不到。



      重述這三則老故事,讀者朋友不難明白我的意思。



      現在社會多元,任何人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人。何況已經少有家庭把書架書櫃做為必備的家具去設置,那些擺洋酒的客廳大概也不做興間雜幾本書冊,更不知道還有多少校長老師願意為孩子們籌設班級書箱,鼓勵孩子多讀點課外書。



      如果有,作家寫書出書還有機會充當門面,直等到書冊裡長出霉點黃斑這段歲月,多少總有一絲希望:在其中某一天會遇上知音。



      和朋友聊天,只要談到寫書讀書,我都不忘提醒對方,如果讀了還能認同,就請推介給同好。若翻個幾頁,仍然引不起興趣,那就轉送給其他朋友。



      把買來的書它當成一張賀卡、一束花朵、幾粒水果、半打飲料或一盒餅乾送人,算是為書找到好歸宿。多少可以幫所有作者,減輕為印書而砍樹造紙的罪過。



      讀書的樂趣,有時候像攬鏡自照,有時候像推開一扇窗子面對風景。每個人不但能夠保有原本的自己,又可以去探索尋覓書中更多的知音,與作者分享現實生活的煩憂和喜悅。這也是書籍寫作者樂於追尋的。



      以上是今年一月我在《文訊雜誌》刊登的文字,就充當這本書的後記吧!



      《腳踏車與糖煮魚》裡的二十篇散文,是近兩三年來發表於各報刊的文稿,自認為寫得認真誠懇,應該值得一讀,應該能夠讓大家讀出一些趣味。




    其 他 著 作
    1. 坐罐仔的人
    2. 山海都到面前來
    3. 宜蘭大病院的故事
    4. 三角潭的水鬼
    5. 我的平原